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25章 首次谈生意

正文 第25章 首次谈生意

    经过将近三个小时的颠簸,胡铭晨和胡建强乘坐的班车终于停靠在了凉城市中心汽车站。

    从班车上下来,胡铭晨感觉到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重生之前几年,从杜格乡到市里和县里的道路经过硬化改造,不是变成了沥青路就是成了水泥路,那时候从杜格乡到市里面也就是一个半小时不到。

    哪像现在,摇摇晃晃三个小时不说,整个人还得受很大的罪。

    胡铭晨和胡建强还好,起码不晕车,他们这趟车上,有三个晕车的乘客,刚下车,就蹲在墙根下起不来了。

    “小晨,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走出车站,胡建强问道。

    “三叔我不饿,现在四点过,趁着批发市场还没有关门,我们赶紧过去吧,晚点我们还要赶火车呢,你说呢?”现在胡铭晨根本没有心思和时间吃东西,即便他有些饿,他也要忍着。

    “那行,你等着,我找个人打听一下批发市场在哪里。”

    “三叔,不用问了,我早就打听好了,批发市场就在向阳路,为了赶时间,咱们坐个三轮车吧,从这里走路过去,得四十多分钟呢。”

    胡铭晨当然不是真的打听过,而是这一切他其实比较清楚,重生前,他就到批发市场周围去过几次。

    97年的凉城市已经有了的士车的,只不过的士车相对较贵,就有很多人把三轮摩托车改装了一下,变成可以载客的车辆。而这些三轮车,可以说才是目前凉城市内交通运输的主流。只要不出城,两块钱几乎就能坐透透。

    甚至市里面还有那种人力三轮车,收费和摩托三轮差不多,只不过速度上人力三轮车就显得慢一些,而且,人力三轮车往往运营的只有下坡路和平路,那种带有上坡的路段,它们就没办法了。

    胡建强不疑有他,听从胡铭晨的建议,在路边拦了一辆红色的三轮摩托,上车后胡铭晨告诉司机,去向阳路的批发市场,司机发动摩托就径直开过去。

    向阳路的批发市场是目前凉城市内最大最齐全的小商品市场,实际上它的面积并不大,上下两层,而且房龄应该超过十五年了。它每一层大概有三十四个铺面,除了日用品之外,这里还批发糖果,玩具,小食品,文具等等。

    胡铭晨是极具目的性的来,就没有四处乱逛,况且,批发市场里头越来越少的人流告诉他,他没多少时间闲逛和了解了。

    所以胡铭晨就领头径直来到二楼靠近楼梯口的几家玩具批发门面。

    一走近这里,胡铭晨一眼就在店铺门口的大框里看到了那种自己需要的小卡片。琳琅满目,各种现在流行的动画图案乃至于一些儿童电视剧的主角图案都有。

    “老板,你这个怎么卖的啊?”胡铭晨选择了一家靠近路口的店铺蹲下来问道。

    “你要大的还是小的?”老板娘是一个胖女人,抬头瞄了一眼胡铭晨和胡建强,爱答不理的反问道。

    也不怪老板娘会有那种势利眼,实在是胡铭晨和胡建强的穿着打扮很土旧,感觉就不是会正常消费这种小玩意的乡下人。

    “大的多少小的多少?”胡铭晨拿起两种卡片问道。

    这两种卡片,大的能有扑克牌那么大,印制清晰精美,小的那种只比火柴盒稍大一点点,图案相对模糊和粗糙。

    “小的五毛,大的一块。”老板娘并不热情,很生硬的应付道。

    “哇那么贵,这不就两张好看点的小纸片嘛,在乡下都能吃顿饭了,小晨,你要买的就是这个?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不当吃也不当喝的!”一听说价钱,胡建强就吓了一跳。

    在胡建强想来,在这里都卖五毛和一块,那拿回去了该卖多少?不管往上面加多少利润,胡建强都不觉得在杜格乡那个地方会有人愿意买,也没几个小娃娃买得起。

    “哼,嫌贵就算了,这主要是城里面的娃娃玩的。”老板娘轻视道。

    老板娘压根就没想过胡铭晨会买这些玩意,因此语气才会那么不客气,否则的话,商人都是和气生财的。

    “老板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做生意图的是财,又不是图气,你这大门上也没有写只卖给城里人啊,怎么,看我们是乡下来的就以为我们买不起啊?”胡铭晨蹭的站了起来,像个小大人一样说道。

    “我不管你们买得起买不起,愿意买就拿钱,不愿意买就去别家,我这里还要做生意。”老板娘打量了胡铭晨一眼,似乎也觉得为了这个小事和两个乡下人争论起来没意思,反而影响生意,干脆就变相的下了瞧不起的逐客令。

    “哼,你现在拉我买我还不买了呢,有什么了不起,这里又不是只有你一家卖,三叔,走,我们去别家。”胡铭晨同样有着自己的目的,他也不愿意将无畏的时间消耗在这里。

    “啐,也不瞧你是什么样儿,就你们那鬼样,到天上你们也买不起。”胡铭晨和胡建强转身一走,老板娘就在后面鄙视道。

    “我日”胡建强听到了老板娘充满歧视的话,气不过,想返回去和那老板娘理论一番,却被胡铭晨给拉住。

    “三叔,算了,没有必要和那种人一般见识,她以为她高尚,实际上我还瞧不起呢,咱们不能为了那种不值得的人浪费时间,还是赶紧到别家看看吧。”

    “恶婆娘,狗眼看人低。”胡建强不情愿的向身后吐了一泡口水道。

    “早晚他们会发现,农村人也是值得他们羡慕的,走,走。”胡铭晨附和了一句道。

    在当下年代,城乡二元结构的因素,的确是使得大多数的城里人不太瞧得上农村人。根本的原因无非就是农村人穷,农村人脏,农村人没文化等等。

    而胡铭晨说的那句话并不是指十几年后美丽乡村和新农村建设的巨变让很多城里人改变了看法。他最核心的一点其实是暗暗的表明他的决心,他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富裕起来,会变得很有钱,到那时,即便她还是农村的,可是城里人也要刮目相看。

    “小晨,我劝你还是算了,我们就当来城里玩一玩得了,你要做的那玩意我看根本就做毬不成。”走在旁边的胡建强一只手搭在胡铭晨的肩膀上建议道。

    “为啥?”

    “能为啥,那玩意太贵,小的就比火材盒大点,五毛钱一张,大的也才和扑克差不多,居然一块。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卖多少,八毛?一块五?我告诉你,在杜格乡没几个人买得起。那恶婆娘有一句话没说错,这些小玩意是城里的娃娃才会买来玩的,我劝你还是打消念头吧,你要是花钱买了,会亏得血本无归的。”胡建强说出了自己担忧的理由。

    “三叔呵呵,或许你理解错了那个恶婆娘的意思。”胡铭晨停顿了一下笑笑说道。

    “我理解错了?我哪里理解错了?难不成我还会听错不成?”

    “你没听错,不过我们去下一家,你很快就明白,嘿嘿。”胡铭晨绕了个弯子说道。

    去一下家很快就明白?胡建强挠了挠头,很不能理解胡铭晨的说法。

    换了一个批发店铺,这回遇到的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了。

    胡铭晨还是像上一家那么问,可是得到的答案就有点点不一样了。

    “小娃娃,你是要买多少,我这里是批发,买的越多越便宜,如果零售的话,小的五毛,大的一块。”

    “老板,那你们多少数量起批,起批价格又是多少呢?”见老板和蔼,胡铭晨也笑着询问。

    “一百张起批,这起批价格嘛小的两毛五,大的六毛。”老板对胡铭晨的回答显得有些不那么干脆。

    尽管如此,老板的回答也足矣让胡建强傻眼了。

    刚才五毛和一块,现在这里就变成了两毛五和六毛,这变化也太大了。

    当然,胡建强也搞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人家之前说的就是城里的零售价,别人压根就没把他们当成是来进货做生意的。

    “老板,你这个价格也太贵了嘛,我问了几家了,就你家的价格最贵,我们是批量拿去卖的,你价格这么贵,真不好下单啊。你价格便宜点,以后我们才好长期进货嘛。”胡铭晨口气成熟的和店老板说道。

    老板也没想到这个十来岁的小娃娃会说出这么成熟世故的话来,反而是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大人一语不发。

    老板看了看胡建强,见他还是不发表言语,干脆就真的和胡铭晨谈起了生意来。

    胡建强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他顿时觉得自己还没侄儿懂的多,那就别瞎掺和了。

    况且,胡建强也没做过生意,他除了会种地就是跟着别人学修了一段时间的车,怎么谈买卖,他其实并不在行。

    “如果你拿得多,当然价钱是可以再少一些,实话实讲,小的最少两毛,大的最少五毛,这是行价。”

    “还能再少点吗?”胡铭晨犹不死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