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54章 旗杆下的测试

正文 第54章 旗杆下的测试

    马艺老师希望别再弄出乱七八糟的事情来,难道就会如她所愿吗?

    “爸爸,那个胡铭晨”

    “别给我提他,一提起他我就来气。”晚上吃饭的时候,黄晓阳才提起胡铭晨,黄国华就将筷子拍在饭桌上。

    “国华,什么事啊?那个胡铭晨是谁啊?好像你对他”

    “你就别管这些事了,吃你的饭。”黄国华的老婆感兴趣的才问起,也被黄国华给喝止。

    今天黄国华实在是被气的够呛,而且还大丢面子。弄了半天,没有搞到胡铭晨这个混蛋,反而引起自己同罗德艳那个婆娘在曾邦超的面前吵了一架,想想都觉得烦闷和丢面子。

    “小阳,胡铭晨是谁啊?”老公不说,黄国华的老婆干脆就问儿子黄晓阳。

    黄晓阳先怯怯的看了黄国华一眼,这才小声的回答妈妈的话。

    “胡铭晨是我们班上的一个同学。”

    “哦,一个小学生而已嘛,国华,这么个娃娃,何至于将你气成这样吗?”黄国华的老婆李英道。

    “学生?娃娃?那就是一个混蛋。一想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滑得像个泥鳅,今天害得我和罗德艳吵翻,要让我逮到机会,看我不好好整他。”黄国华一抬头,将面前的一杯小酒灌下喉咙里,气呼呼的说道。

    “爸爸,我也恨他,我巴不得你将他整出我们学校。”黄晓阳附和道。

    “整出学校?怎么整,你以为我是校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蠢话,老子因为你,已经灰溜溜两次了,你就不能给老子争点气?还有这次考试,你怎么连那个胡铭晨都考不过?你是老师的儿子,你真是够给老子长脸的了呀。”

    “那是因为他作弊嘛!”黄晓阳低着头嘟哝道。

    “你怎么说人家作弊?老师不是说他没作弊了吗?”黄国华偏着脑袋盯着黄晓阳问道。

    “那是老师偏心,他以前的成绩那么差,每次考试都在后二十名,他绝对是作弊了,否则绝不可能。那天测试的时候,我明明看到胡铭晨和其他人嘀嘀咕咕老半天,好像胡铭晨还把书都拿到桌面上来了,这不是作弊是什么?我就是不服,要不是作弊,他怎么可能考得过我。”黄晓阳的这些话,将他对胡铭晨的不满意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了污蔑胡铭晨作弊,甚至黄晓阳不惜说谎,胡铭晨压根就从来没拿出课本来过。

    “你真的看到他把书拿到桌面上来了?”黄国华半信半疑的问道。

    “当然,我亲眼看到的,老师要走过去了,他才拿回到桌箱里。”话已经说出口,黄晓阳就只能一口咬死,说得煞有介事了。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我也不太相信那小子突然之间成绩就突飞猛进,他家一家差不多都是文盲,怎么可能呢?”黄国华丝毫没有怀疑他的宝贝儿子说谎了,他打算利用一下黄晓阳说的这个谎话。

    黄晓阳注定是要当一个坑爹的主了,这谎话就是谎话,那实在很难当成真的武器使用,偏偏黄国华气糊涂了,压根就不假思索和辨别。

    第二天,测试成绩要公布,这是三年级结束前的最后一次测试,根据公布的考试成绩,语文数学皆是满分的胡铭晨毫无疑问,不但成了三二班的第一名,同样也是年级的第一名。

    在城里面的学校,双科满分不稀奇,但是在落后的杜格小学,即便只是成绩测试,双科满分那也是极其罕见的。

    在杜格小学,两科能达到一百八十分,那就很了不起了。

    胡铭晨的成绩不但让马艺满意和高兴,他的突出表现还引起了校领导的注意。

    为了鼓励和表扬胡铭晨的优异表现,学校打算给胡铭晨发一张奖状,可是,奖状买来了,校长还没签发,黄国华就找到了校长潘孟安。

    “潘校长,为了一次测试成绩就发奖状,这是不是不妥啊,何况,我怀疑那个学生这次考试不寻常,极有可能是作弊的结果,您这边是不是慎重一下,这奖状发出去了,要想收回来,就不容易了哟。”

    “黄老师,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我听曾邦超说,你为了这个娃娃居然闹出不小的动静,你是对他有意见?”潘孟安校长放下手中的钢笔,抬起头来看着黄国华说道。

    潘孟安虽然是杜格小学的校长,但是他的年纪并不大,与黄国华相仿。他是从县里面下来的,为了提高杜格小学的办学成绩,激励更多的学生努力学习,潘孟安才采取超常规手段,对一个学生的月底测试成绩进行表彰。

    曾邦超将黄国华上次的事情给潘孟安提起过,潘孟安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倾向性的话。

    从县里面的学校来到偏僻的杜格小学,潘孟安希望可以团结所有的老师开展工作,因此,黄国华插这一手,潘孟安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恼怒,他也想借此机会了解一下这个黄国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潘校长,我对他能有什么意见呀,嘿嘿,我是老师,他是学生,就算有些想法,我也不可能真的去针对他呀。潘校长,我这完全是站在我们学校的角度考虑问题,你从县里面下来没多久,你是不知道,我们杜格小学的那些学生,啧啧啧,为了一点分数,那是各种手段都使得出来。它真不照比县里面那些条件好的小学,所以我才建议你谨慎点而已,为学校考虑,我也是为你考虑。”黄国华说得他一心为公似的。

    潘孟安听不出黄国华的虚伪吗?当然不可能,只是他不愿意揭穿罢了。

    “黄老师,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呢?你有什么想法?”潘孟安向后靠在椅子上,直直的看着黄国华问道。

    “潘校长,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啊,考核那个胡铭晨一下,如果他是自己本事考的,那咱们将奖状扮给他,如果不是呢,那不但不能给他奖状,还应该对他进行一番处理才是,你觉得呢?”黄国华双手撑在潘孟安的办公桌上,俯视着潘孟安说道。

    黄国华的这个动作,说起来有点对潘孟安无礼,他要么就在对面坐着,要么就站着,如此居高临下的俯视潘孟安,那算什么?人家好歹是一校之长。

    或许在黄国华看来,潘孟安一定是在县里面受到排挤,待不下去了,才会到杜格小学这个偏僻落后的山沟沟里来。否则的话,一般人宁可在县里面当普通老师,也不会在乎这个所谓的校长。

    在杜格小学,只要有本事有关系的老师,谁不是巴不得从这里跳出去,往城里爬啊?潘孟安却反着来,这只能说明他是被贬了。

    “那又该如何考核呢?”潘校长问道。

    “很简单,明天早上升旗的时候,拿一份卷子给他做,要是他做得好,那说明他是自己考的,没有作弊,要是做的不好这就只能说明他的测验是有问题的。”黄国华摇头晃脑的说道。

    这一招狠呐,选择升旗的时候总目睽睽之下做试卷,不管胡铭晨是不是真的真才实学,就是当着这么多人做卷子,能没压力?能不紧张?在压力和紧张的情况下,他能将试卷做好吗?

    “黄老师,升旗的时候让他做,怕是不妥吧,那么多人呢。”

    “这考试嘛,还分什么人多人少,他要是自己懂,就不会怕,他要是怕,只能说明他没学懂。而且那样做,不也是为了避免有人动手脚嘛。潘校长你觉得如何?”黄国华为了整胡铭晨,还真的是放下脸皮了啊。

    潘孟安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眺望着下面操场上那些跑来跑学的学生沉吟起来。

    半响之后,潘孟安才转过身来。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我也想看看他的斤两如何。”

    潘孟安答应了,他答应并不是什么迫于黄国华的压力,像黄国华这样普通老师,还不至于会让潘孟安忌讳。

    就像他自己说的,潘孟安也想看看胡铭晨的实力如何。

    当天下午各班的测试成绩被公布出来,不过就唯独三二班的成绩没有公布,班上的同学还不知道这一次到底考得怎么样。

    第二天,正式上课之前举行升旗仪式,以往的升旗仪式时间并不长,可是这一次,变得极其特别。

    以往升旗仪式不会从教室里搬出桌椅来放在旗杆下,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也就是站一下而已。

    但是这一次,不但在旗杆下摆放了两张课桌和两张凳子,而且,学校里没有一个领导和老师就坐,换言之,那两个位置是空着的,搞得好多人稀里糊涂,不知道这是卖的什么药。

    即便事先晓得情况的黄国华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摆放两套桌凳,难道一套是给胡铭晨,一套给监考老师?

    这没道理嘛,如此多的人在场,总目睽睽之下,哪里还需要什么监考老师呢,这里相当于人人皆是监考老师了嘛。

    不过很快黄国华就懂得为什么会放着两套桌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