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79章 认栽不掏钱

正文 第79章 认栽不掏钱

    “什么?一千块?怎么那么多,刚才不是还五百块的吗?”听说价格翻了一倍,江玉彩激动得差点就翻白眼。

    别说江玉彩,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秦虎这边的和吴蹈辉,其他的也都吃了一惊,包括胡铭晨在内。

    刚才说五百块就够多的了,现在竟然翻了一倍,这也未免太离谱了。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们浪费了我们这么多的时间,还逼我派人去请吴村长带人来帮忙,这些都是成本,自然要算在你家的头上。五百块刚才不愿意掏,现在就是一千,要是现在不愿意掏,那进了派出所就不是这个价,选择权在你家。”秦虎大咧咧说道。

    “秦警官,一千块这也太多了,我们家本来就条件不好,拿不出来的呀,就算了把粮食全部卖了也凑不出来的,你就少点吧!吴村长,我家的情况你是了解知道的,你帮我家说说话,一千块太多太多了,少点吧,拜托你们了,求你们了”江玉彩边作揖边祈求道。

    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恐怕江玉彩都要跪下去了。

    一千块钱对现在胡铭晨家来说,的确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还嫌多?那我们也别废话了,抓起来,到时候我看你家怎么去和法律说,现在拿不出来,等进到牢里可能就拿得出来了。”秦虎大手一挥道。

    秦虎说完,他的那些小弟就作势又要抓人。

    “吴村长,吴村长,你帮忙说句话吧,求你了,我家胡建军才在外省受了伤,治疗花了几千块,哪里还会有一千块交罚款呀,你不能这么看着啊!”江玉彩抗拒着别人的抓捕冲着吴蹈辉大声说道。

    “秦警官,他家男人的确才在旧州那边受伤回来,你高抬贵手,少一点吧,他家的条件确实是艰苦一些,法律无外乎人情嘛,你看”老神在在的吴蹈辉似乎看不下去,帮着江玉彩说道。

    吴蹈辉这边一说话,那边的动作就暂停下来。

    不过秦虎带来的人已经将江玉彩他们团团围住,个个手里拿着手铐,一个说不好,他们就会扑上去将人铐起来抓走。

    “老吴我说你你是村长,你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帮犯罪分子说话呢?我是在执法,搞得像是做人情一样,这样怕是不好吧?”秦虎显得很为难的对吴蹈辉说道。

    “秦警官,我又不是让你包庇嘛,是不是。他家确实是困难,我只想反应一下实情,如果是在你的权限范围之内的,就少一些,要不然他家真拿不出来,都是杜格乡的,给点人情,也是说得过去的嘛。”吴蹈辉不徐不疾的说道。

    “哎,你真是让我为难行了,我就给你面子,八百块,一分钱都不能再少了,就这个数,你也别再说了。要么给钱接受罚款,要么抓人去关,没有别的选择了。”秦虎看吴蹈辉还要说话,急忙抢先一步堵住他的嘴,“面子和人情我已经给到这个地步,何去何从,就看他家的了。”

    “八百块啊,真不能再少了吗?八百块还是很多呀。”江玉彩沮丧的说道。

    “江玉彩,你就别再诉苦了,你也看到了,我能说的话就只能到这里,再说人家都不给我面子了。我能帮的也只能道这里,大伙都看到了,能拿你家就拿了交罚款吧,谁叫你家弄那么多煤呢?我们这周围,还没有哪家找这么多人背煤过呢。”吴蹈辉手一摊,似乎事情就只能这样了。

    “妈算了,你也别求了,既然他们要抓,那就让他们抓吧,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人家现在拿着鸡毛当令箭,你这样求人是没有用的,一会儿五百,一会儿一千,一会儿又八百,被抓住了,我们家就认栽吧。”胡铭晨冷眼旁观的瞧着这一切,他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如果只是几十块,或许胡铭晨还会考虑交点钱就完事了,可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五百涨到一千,两句话后再降到八百。胡铭晨就觉得,就算是执法,对方也太儿戏,简直就是敲竹杠。再者说了,就吴蹈辉那样,就算交了钱,似乎还得欠他的大人情,既然如此,还不如不交。

    那个吴蹈辉,以其说是在帮胡铭晨家说话,不如讲他有点唱双簧,要是这点胡铭晨都看不出来,那他也妄自重生一遭了。

    要交八百,胡铭晨不是说交不起,关键是他不能当这种瘦了自己肥了他人的冤大头。

    “小晨啊,我们家认栽倒没什么,可是你大嫂,你徐二爷童二婶他们不能受我们家连累啊我你”江玉彩真的很想叫胡铭晨拿出八百块来交罚款算了,可是一想到自己刚才还在哭穷说交不出来,她就有些说不出口。

    “小晨,我们是帮你家背煤的啊,这不能让我们去蹲班房哟。”李秀梅脸色难看的说道。

    “是啊,我们很无辜嘛,江玉彩,我们房前屋后的,真不能让我们去受那种冤受那种气啊。”宋春美跟着说道。

    “童二婶,徐二婶,你们放心,绝对不会让你们白受冤气,刚才我不是说了嘛,要是你们真的被关了,我家一听补你们五十块,就算是卖房卖地,也一定做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可能说话不算数。”胡铭晨豪气的拍着胸脯下保证道。

    “你一个娃娃,你说卖房就卖房,你说卖地就卖地啊。”李秀菊语气针对的道。

    李秀菊说的是实话,胡铭晨一个小孩子,他说什么都可以,反正到时候不算数,也没人拿他怎么样,童言本来就做不得数,顶多就当成个玩笑罢了。

    “妈,你来说,咱们家绝对不能交这个不清不楚的钱,但是也不能让帮我们家的人吃亏,你来讲,到时候你还不上我来还,放心,你就给二婶他们一句话。”胡铭晨抬头看着母亲江玉彩道。

    胡铭晨的话不算数,那江玉彩说的话总能算了。

    “小晨我这个”江玉彩结结巴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种事江玉彩还真是下不了决心,卖房卖地真不是说说就行的。一天五十块,要是他们这些人都被抓去拘留十天半个月,那还不得好几千块啊,要是照这么算的话,还不如交罚款来得划算呢。

    在农村,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保证,那就算是没有合同,也是很难赖账的,

    “妈,咱们现在还能有好的办法吗?你就大胆的说吧,你不要怕,这不还有我嘛,反正我是没有钱交罚款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见母亲犹豫不决,胡铭晨干脆来个釜底抽薪。

    只要胡铭晨不愿意拿出钱来,江玉彩是绝对没有八百块的。这时候胡铭晨也不管忤逆不忤逆了,总而言之一句话,胡铭晨就是不愿意让这些居心叵测的人占便宜。

    “哟,还真是雄起,冲得很了呀。一天五十补贴也不愿意交罚款,了不起,了不起啊。既然那么牛皮哄哄的,就讲吧,就给这些乡亲一个保证交代吧。我还真的想看看你家有多少钱补,想看看你家房子土地能卖多少钱?讲,随便讲。”秦虎站在一边冷笑的说风凉话。

    秦虎气不过,他也看得出来江玉彩讲不出那种话,因此偏偏要挤兑一下。

    今天秦虎是带着人来捞钱的,要是捞不到钱,那他就不介意将胡铭晨家整惨。

    胡铭晨家条件不好秦虎是知道的,可是秦虎更知道胡铭晨家没有什么过硬的关系,到时候,该怎么整,还不是他说了算。

    “秦警官,你就放我们家一马吧,我家真的穷啊。”秦虎说话了,江玉彩顺势就找他继续求情。

    “你家穷个毬啊,你家不是要补贴一天五十吗,我看你家有钱得很,我不但不会少,而且罚款就是一千,没得什么话讲。”胡铭晨要硬,那秦虎干脆就加码,看到时候谁实力硬。

    “啊,又涨一千了呀,怎么会涨了呢?”江玉彩等着眼睛道。

    “因为你家有钱啊,你家既然那么有钱,那为什么要少,甚至我还想要一千五呢。”秦虎两只手掌搓了搓道。

    “妈,看到没有,你交得起吗?算了,我们就跟着去派出所吧。去了派出所,也许还要不了这么多呢,我就不信政府会连一个讲理的都没有。我们又不是真的倒卖,怕什么嘛。你越怕,人家越狮子大开口,这就是个无底洞,填不满的。”胡铭晨冲江玉彩说了之后,又转身向着龙翠娥他们:“各位婶婶叔叔嫂子,真的对不起你们,这么多钱我家一下子真的拿不出来,你们要说倒霉也好,要说认栽过分也罢,今天这一趟,是免不了的了。你们要是信得过我家,那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如果吃了苦,我家一定会补偿,要是你们信不过,那你们自己和这些开口要钱的人说,看他们放不放过你们。”

    胡铭晨直白的说出这种话,宋春美他们还真的是瞪眼。让他们自己去说,他们怎么去说啊,现在明摆着,人家就是要针对他们了嘛,胡铭晨家不拿钱,人家愿意放过他们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