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15章 你小子真神了

正文 第115章 你小子真神了

    “你做的干姜生意怎么样了?”

    这天放学之后,胡铭晨在街上用公用电话打了个电话给王展。

    “王叔,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请你帮忙的呢。我家这边干姜整好了几千斤,可是,没有销售的门路啊。”胡铭晨打电话给王展,目的就是这个,两人的关系很亲近了,因此也用不着藏着掖着,有什么就说什么。

    “你找我,怕是找错人了哟,我做的是小孩子的玩具,又不做农产品,我可没办法帮你销啊。”

    “王叔,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要把干姜卖给你,我记得你老舅不就是做这一行的嘛,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外面的市场行情是怎么样的。说实话,这两天已经有几波人到我家来要求收购我家的货,可是他们的出价都不是让我满意,所以一直拖着。”胡铭晨赶紧说道。

    “你是怀疑他们在价格上不公平,是在坑你家?”王展问道。

    “王叔不亏是生意上的高手,一语中的,您的把握实在是太准太切实了。”胡铭晨立刻一顶高帽就戴到了王展的头上。

    “呵呵,你小子少拍马屁。”

    “我了不是拍马屁,我说的是肺腑之言呢,嘿嘿,王叔,你就帮我问问,打听一下,那样我就心中有底,什么价格该卖什么价格不该卖,就有个准绳了不是。我得赶紧挣到钱还你呢,要是我亏了,那可就没钱还了哟。”胡铭晨讨好的笑着说道。

    “没关系,还不上正好,用你的人抵债。”王展开了句玩笑道。

    我可是男孩子,还是未成年人呢,卖艺不卖身,抵什么债啊?要招我做上门女婿,那也还有几十年啊,而且,有听说过童养媳的,可没听说过童养婿啊。胡铭晨恶作剧的腹诽。

    “我这身肉没几斤,低不了那么多钱,呵呵。”

    “谁要你的肉了呀,你每个假期还给我干一两个月,三五年下来,不就行了吗?哈哈哈。”逗一逗胡铭晨,对于王展来说事一件挺有趣的事情。

    原来是这么个抵债法啊,那胡铭晨倒还不怎么介意。

    “行了,不过最好别走到那一步,到时候我怠工,你就亏了,还得贴上不少大米饭。”

    “好吧,为了不贴大米饭,我就帮你问一下好了。明天你再打电话来,我将答案告诉你。”

    愿意主动借钱给胡铭晨,王展就没想过那些,赚了固然好,就算是亏了,王展也不会太过为难胡铭晨的。

    “谢谢,谢谢王叔,那我明天再打电话来。”

    第二天,胡铭晨放学后只随便卖了一些卡片,就赶紧跑到街上给王展打电话。

    卡片的生意固然是能够挣一些钱,可是相比之下,干姜这边才是大头。

    电话打通之后,电话那头的王展语气明显变得比昨天激动。

    “小晨,你家真的有几千斤干姜?现在供需的旺季以及过去了啊,难道一斤都没有卖?”电话接通,王展激动的问道。

    “呵呵,王叔,瞧你说的,我还能和你开玩笑吗?那当然是真的,的确是一斤都没有卖,价格从一块多到五块,我都忍住了,我觉得价格还会涨,所以,就拖到了现在。”胡铭晨道。

    五块的那个价格不是张老板出的,也不是王成武出的,出乎预料的是,那是徐明跑到胡铭晨家出的价。

    看到那么多人纡尊降贵的主动上门来出价收姜,而且价格的确就和胡铭晨说的那样却来越高,这回不用胡铭晨说服,江玉彩和胡建军主动的配合了胡铭晨,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理由和给王成武的一样,就是要和家里面商量。

    胡建军和江玉彩在猜测,这个价格到底要到什么程度才会截止。一个说起码五块五,一个说应该可以到六块。

    不管是哪一种,至少说明他们的自信增强了,对价格的趋势属于乐观判断了。

    只不过他们也不敢说价格会超过六块,实在是,超过六块的话,对他们来说就差不多算天价了,他们根本不敢想。

    在他们心中存在的底线就是,价格只要真的到了六块,就会无论如何要求胡铭晨赶紧售出。

    胡铭晨正是因为如此,才要找王展打听一下行情,要是真的已经到了高峰,那他也只能见好就收。毕竟记忆是一回事,眼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另外一回事。

    “你家的干姜是什么价钱收的?”王展追问道。

    “便宜的时候九分一毛,后来一路涨,最高的来到两毛八,平均一扯,也就是两毛软一点的样子吧。王叔,怎么了?”胡铭晨实情相告。

    “怎么了?恭喜你啊,小子,你要发了,你家的干姜成本就相当于一块多嘛,呵呵,昨天你还吹捧我是做生意的高手,现在看来,你小子才是真人不露相,真正的高手是你啊,五块的价格你都能忍得住。”王展热情洋溢的说道。

    电话这头的胡铭晨,仿佛都能通过声音看到那边王展脸上展露出的笑容。

    受到王展的感染,胡铭晨心里面也在蹦蹦跳。

    毫无疑问,王展能这么说,那说明他打听到的价格有些出乎预料,否则,他不会有这样的一番表露。

    “王叔叔,您就别夸我了,你再夸,我就飘飘然了,还是赶紧给我说说,你打听到的价格怎么样?告诉我吧。”胡铭晨迫不及待的问道。

    “飘飘然?你是应该飘飘然,既然五块的高价你都不卖,那么你就猜一猜,现在外面的行情价是多少?”王展想考验一下户名的是市场眼光和判断力,于是并没有很干脆的一口告知。

    做这种生意毕竟和小孩子玩的卡片不同,那玩意几乎就不会有什么价格波动,可是农产品就不一样了,其价格跳跃起来,可以说和过山车差不多。那对一个人的眼光和判断力就是艰难的考验,准了,赚得盆满钵满,错了,也有可能血本无归。

    胡铭晨那个急啊,就像是被蚂蚁爬了一样,越是想知道,他还越是吊胃口。

    不过胡铭晨还不得不配合:“那我就大胆的猜一猜从您的反应上看,价格比五块高一些那是一定的高到多少呢王叔叔,我觉得外面行情应该超过七块五吧,王叔,我猜得怎么样?”

    虽然在胡铭晨的记忆中,今年的价格在尾声时达到了八块的天价,可是,胡铭晨并没有奔着那个数字去,而是选择保守一些。

    “你小子还真的是神了,你怎么就敢猜这么高呢?你确实比我那老舅厉害,今年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他竟然错过了。我告诉你,按品相,最便宜的七块五,中间的七块八,最好的干姜可以到八块,就看你家的是属于哪一种了。”王展的确是被胡铭晨给折服了,所以也不和他绕弯子,将自己打听到的答案原原本本的告诉他。

    听到王展说出的答案,胡铭晨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

    赌对了,终于赌对了,即便胡铭晨有所知晓,心理有所准备,可是当真的是如此,他还是难以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王叔,谢谢,我真没想到价格会这么好。”胡铭晨激动莫名的道。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厉害啊,小小年纪,一笔生意就可以赚几万,了不起,确实了不起,我觉得我这么多年的生意算是白做了。”王展发自内心的感慨道。

    “瞎猫撞死耗子而已,瞎碰的,我哪有什么本事啊,而且,这还不是得益于您的支持嘛。”胡铭晨谦逊客气的说道。

    “能瞎碰也算是一种本事。不过你得赶紧卖出去了,我老舅判断说,这个价格应该是到顶了,他虽然今年没赚到很多,可是常年做这一行,还是有些判断力的,你可要抓紧。”王展感叹之余,也没忘记叮嘱胡铭晨,差不多了。

    “有这个价格,我当然要赶紧卖,只不过到我们杜格乡的买家,怕是很难会有人给我这么高的价钱,找个好的买家,才是最重要的。”激动过后,胡铭晨很快就回到了现实面。

    不管什么样的价格,必须要兑现成实实在在的钞票才是王道。只有家里面那些货真的卖出去了,胡铭晨才能完全松那一口气。

    “我老舅隔得远了,要不然啊,我让他来给你买,你先看看吧,要不行的话,我再找他看看。”虽然很想帮胡铭晨,可是王展没有大包大揽,长途运输是他不得不考虑的。

    “我家的是最好的品级干姜,没关系,我先在这边看看,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再请他老人家帮忙,大不了,我出路费嘛。”胡铭晨可没有把话说死,要是那些人还是不出可以让他满意的价格,胡铭晨保不齐就找车把干姜给运出去。

    只要王展的老舅愿意指一条路,麻烦点胡铭晨也在所不惜。

    和王展打完电话,胡铭晨怀着复杂的心情往家走。

    他一边走一边掐指算到底这一单生意到底能赚多少钱,同时憧憬那些钱下一步该如何使用。另外,胡铭晨也在盘算,到底家里的干姜卖给谁比较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