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17章 解释安抚

正文 第117章 解释安抚

    第二天,胡铭晨利用午间的间隙,跑到街上挨个通知买主次日到他家去谈干姜的收购事宜。

    在通知的时候,胡铭晨并没有说自己要搞什么拍卖会,更不会说还请了其他人,这样的话,不管是徐明还是王成武或者其他人,就会以为胡铭晨家是要和他们某个人单独谈。

    胡铭晨这么框她们,还真的是有点怕他们私下底形成价格同盟。

    为了自己单独吃下这批货,他们自然而然就不会去和他人透露会到胡铭晨家谈收购的事情。

    不管是王成武还是徐明,或者其他人,得到胡铭晨的话之后,都欣然表示一定会准时去。

    在放学的时候,胡铭晨还遇到了来杜格乡拉最后一次货的张老板。认得那辆车和那个车牌,胡铭晨主动将车拦下。

    “张老板,还记得我吗?”胡铭晨笑嘻嘻的看着从副驾驶探出脑袋来的张老板。

    “记得,你家不就是烤干姜的嘛,怎么,找我是想卖给我了吗?”张老板显得很傲慢。

    “想是想,不过就看你有没有时间谈了。”胡铭晨天真烂漫的笑道。

    “时间倒是有,就怕你家没诚意谈。”张老板吃味道。

    “我家当然是很有诚意的,张老板,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欢迎你明天来我家一趟吧,到时候我们好好谈谈,反正成不成就这一回了,怎么样,愿意来吗?”胡铭晨双目清澈的看着张老板道。

    张老板沉吟一下:“行,那我明天去你家,今晚上我就不回去了,希望明天你家是真的想卖。”

    “我家当然想卖,干姜又不能当饭吃,不卖我家留着干什么,呵呵,就算是可以当饭吃也吃不了那么多。行,那我就回去了,欢迎您明天光临。”说完,胡铭晨挥挥手后就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老板,你明天真要去吗?我们不是说今晚上要回去的嘛。”胡铭晨走后,司机发动汽车,问张老板道。

    “呵呵,早半天晚半天有什么打紧,这小娃娃就算不找我,我也打算明天早上再去他家一次。他家的干姜的确很好,拿出去的话,卖个八块多没有问题,多留一天就赚上万块,干嘛不做啊。”张老板热情洋溢的说道。

    原来张老板刚才面对胡铭晨时的那种傲慢都是装出来的。

    第二天一早,胡铭晨锻炼回来,就和家里人一起在院坝里布置,没多久,胡铭晨家院坝里就搞得像是开村民会议一样。

    胡铭晨家已经截止收姜了,所以,已经没有人帮他家洗姜了,就连那两个立下汗马功劳的炉子,为了这次拍卖会,也在昨天被胡建军和江玉彩给拆除了。

    九点半的时候,距离拍卖会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可是胡铭晨家已经陆陆续续有人来造访了,当然,这些人也都是住在周围的邻居和亲友。

    当地人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叫拍卖,更没搞懂干嘛卖姜不简简单单的卖出去就行了,还要弄些噱头。

    所以,大家都想知道拍卖是个什么玩意,都想看看胡铭晨家今天要玩什么花招,当然,这里面也难保没有人是想看胡铭晨家的笑话。

    “胡建军,你家这搞得像是开大会一样嘛,呵呵,我们来看下热闹就可以了嘛,还将板凳弄得整整齐齐的招待,把我们当领导了说。”一个穿着拖鞋,披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衬衫罩着里面红褂子的中年人拉过那排凳子中的一条坐下来开玩笑道。

    “勇哥,这些凳子是给买姜的人准备的,我家凳子没有那么多。”胡建军说着将一支烟递给那个中年人。

    胡建勇是胡建军家族中的堂哥,他是从三家寨那边串门过来的。

    一听说那凳子是给买家坐的,胡建勇就要站起来。

    “勇哥,你坐你坐嘛,现在那些人又还没来,呵呵,没什么关系的,一会儿我找板凳给你坐。”胡建军赶紧按住胡建勇,同时掏出煤油打火机来给他点烟。

    胡建军之所以要提前点出这个区域是买家专座,就是怕到时候亲友们先把位置占了。可是呢,他又不能不顾及一下亲朋的感受,这才有这么一出。

    “莫关系,你一会儿招呼好别人就行,自己人没那么多讲究,我一会儿坐在那边石头上就可以。”胡建勇抽了一口烟,很好说话。

    胡建军也就是那么一说,来的人不是邻里就是亲朋,反正都是周围的人,他不可能面面俱到的顾及得过来。他不能得罪谁,也不能过分的讨好谁。

    还在农村人淳朴,也晓得胡建军家的目的是卖姜,没有人会想在这个时候给他家添麻烦。

    坐了两分钟之后,胡建军就自己起身坐到旁边的石头上,有他带头,其他人知道哪些板凳是给买家准备的之后,也就没有谁再去坐,或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边说话,或几个男的蹲在一旁抽烟吹牛。

    十点是时候,王成武作为买家第一个来了,陪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老婆吴玉英。

    “胡哥,这是你家要开会?”来到胡铭晨家,一看到那么多人,王成武就一头雾水。

    “不是开会,不是开会,这是为了卖姜,那什么小晨,你来说说。”胡建军递了一支烟给王成武,自己讲不清楚,赶紧把胡铭晨从旁边喊过来。

    “王叔叔,吴嬢嬢,你们来了。先请这边坐,请这边坐,坐下我给你们解释。”胡铭晨客客气气的笑脸相迎道。

    王成武和吴玉英稀里糊涂的在胡铭晨安排下在那一排凳子的中间坐了下来,胡燕蝶适时的端过来两杯茶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王叔叔,是这么回事,前段时间呢,除了你家,还有几个人到我家来谈收干姜的事情,我们家都没有答应。一想到乡里乡亲的,谁都不好得罪,卖给谁都不是,所以啊,今天才把你们请来,咱们当面把这个生意谈一下,合适了呢,今天就成交了。”胡铭晨模模糊糊的解释道。

    “你的意思说,除了我家,你们家还喊了其他人来?”吴玉英沉着脸问道。

    “是的,这也是为了避免”胡铭晨还没进一步解释呢,就被吴玉英不客气的打断。

    “哪有这样做生意的啊,你们家还把别人喊来,这个生意还怎么谈?那我家出的价,别人不是晓得了吗?你家卖东西,觉得哪个合适就卖给哪个嘛,看看,周围还有这么多人,我真搞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吴玉英板着脸,气冲冲的说道。

    “吴嬢嬢,这没什么不可以的嘛,公开透明,别人晓得你家的出价,反过来,你家还不是晓得他们的出价吗?这样也有利于你家有一个完整合理的评估嘛。我家这样做,也确实是为难,卖给你家吧,别人要说我家,卖给别人吧,你和王叔叔可能也会不高兴。我家一时间就是风箱里的耗子,两头都不讨好。不得已,才想出这么个对策来,有什么当面锣对面鼓的讲明白,这样不管哪个买去,其他人也不好怪罪我家了不是。”胡铭晨本着客户至上的原则,就算吴玉英的脸上能够拧下水来,他还是得客客气气。

    今天他们这些买家都是上帝,为了稳住他们,胡铭晨是什么话都可以说,甚至低声下气一点也没有关系。

    “讲明白,能讲什么明白,价高者得,哪个出的价格好,你家卖给哪个就是了啊,也根本不存在什么得罪不得罪,干姜是你家的,你家卖给谁,是你家的自由,哪个也不会有什么话可以讲。”王成武道。

    “王叔叔你说得好,我就是这个意思嘛,一会儿就是哪个的价格好,就卖给哪个,呵呵,不过我想那些干姜应该是王叔叔你的了,我们就是让他们闭嘴,心服口服而已,王叔叔你愿意出的价格已经是很高了的。”胡铭晨笑着拍马屁道。

    “既然我家的价格很高了,卖给我家就是了啊,何必还搞那些有的没的呢,多此一举嘛。”吴玉英道。

    “吴嬢嬢,给人家一个心服口服的机会嘛,呵呵,难道王叔叔还会怕了其他人?”胡铭晨见好好的解释不太通,干脆就使出了激将法。

    “我怕哪个,我哪个都不怕。”王成武顿时就说道。

    这男人嘛,在面子上没有谁是肯服输的。

    “就是嘛,王叔叔,我家真的很有诚意和你家合作,我更相信王叔叔有那个实力和信心。王叔叔,吴嬢嬢,你们坐着休息几分钟,十点半要是其他人不来,我们就卖给你家了。我到那边去一下,你们休息。”见暂时稳住了,胡铭晨就站起来,暂时撤退。

    这个时候如果还和他们坐在一起,难保他们两口子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拍卖会还没开始,胡铭晨怕自己说错话。

    此外,胡铭晨也是从江玉彩的眼神和收势上得知有其他买主来了,他得赶紧去解释和安抚一番,免得人家看到这个阵仗打道回府落跑。

    胡铭晨站起来走了几步,就看到徐明一个人从下面的小路上走上来,他赶紧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