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208章 走自己的路

正文 第208章 走自己的路

    有了胡铭晨的插手帮助,胡雨娇的这件麻烦事情总算是得到了完善的解决,有武春丽的出面解释,胡雨娇就避免的请家长的要求。受害学生的家长都不介意了,老师也不可能继续揪着不放,没那个必要。

    胡铭晨是事后知道熊晓琳的妈妈叫武春丽的。

    武春丽并不是杜格乡本地人,她是从外地嫁过来的。

    关于武春丽在电影院做事的建议承诺,胡铭晨没有废多大功夫就说服了胡建军和江玉彩。

    每天靠江玉彩从家里面做饭送到电影院去,的的确确不是长久之计。劳累不说,确保能吃上热乎饭菜是可观存在的困难,尤其是在天气转凉了之后。

    当然武春丽还不能马上工作,因为电影院没有可以做饭的地方。不过这难不倒人,电影院院子里的区域够大,在背一点的地方搭出一个厨房来,并不是难事,只需要消耗一点木料,砖头水泥和石棉瓦而已。

    自从这件事之后,胡雨娇和熊晓琳原本不太对付的两个小女孩子,竟然渐渐的成了好朋友,尤其是在武春丽到电影院做饭之后,他们两个更是形影不离,不是姐妹甚是姐妹。

    十月份过后,胡建军就不在电影院帮忙了,他的位置由江玉彩取代,电影院的所有业务,几乎就有胡建强一人掌握。

    胡建军去哪里了呢?他去主持修房子去了。

    胡铭晨既然已经晓得牛马市场这边要改建,并且宋乔山还专门给李乡长做了建议,那么胡铭晨就更肯定,这块地方迟早会成为杜格乡真正的街道中心,那他就不能等了。

    既然地基已经买了,就必须要谋取最大的利益。

    胡建军对修房子的热忱远比照看电影院来得大,这不仅是因为他是不是会被人请去修房子,有相关经验,更重要的是,这是他家第一次在街上有房子,所以不放心完全交给别人,一定要自己全程参与,甚至自己动手。

    在资金上,胡铭晨家一下子是不可能有钱同时将所有房子都修建起来的,但是,他家可以采取添油战术,电影院这边每个月起码有一万多的收入,将这些钱全部投入到房屋建设当中,能够确保工程的顺利推进。

    当听说胡建军家要在牛马市场修房子,羡慕者有之,嘲笑着有之。

    羡慕的人以黄泥村和家族中的人为主,不管牛马市场那块地方怎么样,起码是属于街上,距离乡镇府并不远。而胡建军家是黄泥村和胡家家族中第一件在街上买地基和置办房产的人,周围的人自然会羡慕他家。

    而嘲笑的,当然就是街上的人,其中就包括江大河。

    这些人觉得胡建军家做的简直就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有钱要买地修房子,完全可以靠近路边来嘛,将钱花在那个又脏又臭的地方,和打水漂没什么区别。那个地方就算修起房子了,生意不能做,租也没人要租,就是自己住,也没有一个好环境,十足的脑袋进了水。

    为了这个,江大河还跑去找胡建军,半真半假的劝他一番,并且建议,他要是现在拿钱去和他修房子,还是会分他一个门面的,总比把钱花在这粪水横流的地方要好得多。

    之所以说江大河的劝谏是半真半假,是因为胡铭晨能察觉得到,他或许更多的想法是调侃和奚落胡建军一下,而不是真的从胡铭晨家的角度去为他家着想。

    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怎么看待,胡铭晨和胡建军决定走自己的路,既然当初选择了这里,就像是赌博下注一样,那就只能走下去,听天由命。

    根据规划设计,当然,这不可能是找什么正规设计单位做的规划设计,就是胡铭晨和胡建军根据地形和自己的想象弄出来的一个抽象图而已,他们甚至连一张稍微谈得上专业的图纸都没有。他们家要在这里修建一长排六个门面,根据资金的投入情况,再看要不要在上面加第二层。

    “小晨,这个地方也修门面,会不会太大了?”胡建军和胡铭晨站在一个黄土堆上,胡建军指着前面的一块空地问道。

    因为所有的地基是找几家人买的,因此形状并不规则,又长又短,有宽有窄。

    目前为止,街上的门面最大的也不过四五十平方米,可是胡建军指着的这块地,要是弄成一整个门面的话,起码两百个平方。相较之下,胡建军就有所疑虑,担心门面太大了,到时候不好利用。

    “照我说,这么大的地方,可以继续隔起码也应该隔成两三个,弄成这么独立的一大个,到时候干什么都不好用。”胡建军继续道。

    “爸爸,这一线拉过去,小的门面已经有几个了,没有必要再隔。你放心吧,现在看起来是很大,不好使用,但是,等你修好了,一定有他的作用。”胡铭晨心里有底的说道。

    胡铭晨当然心里有底,只要历史轨迹不变,到时候,这个处在边上的门面就会是黄金交叉口,地段那是好得没话说。

    目前来说,杜格乡街上的确没有商业活动能够用到这么大的门面,不管是杂货店,农药种子店,烟酒店,还是小餐馆,乃至于五金店,都不需要这么大的面积,也用不了这么大的面积。

    但是胡铭晨知道,有一种店,绝对可以用得上两百平方米的店铺,甚至,这个面积还小了呢,那就是市。

    作为进入内地稍晚的商业模式,市现在只有在城里面才有,在杜格乡,还未有人投资。

    胡铭晨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眼光敏锐的商人愿意在这一块着墨,一旦杜格乡的市开起来,绝对会对其他的烟酒店和杂货店造成极大的冲击,抢走他们大部分的生意。

    而只要宋乔山建议的那条路打通了,按照靠近城里的标准建成了,那有人要开市的话,胡铭晨家的这个门面基本上就是必要的地方,除了这里,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位置了。地理位置佳,面积够大,价格可以由胡铭晨家自己决定。

    要是别人不愿意,那也可以在别的地方修出大的门面来,但是地理位置上就会差一截。

    退一万步说,就算没有商人愿意来租,没有人愿意投资市事业,胡铭晨家还可以自己干嘛。甚至有可能自己开市比租房子赚得更多得多。

    “能有什么作用啊?我实在看不出来这么大能做什么?怕开个幼儿园都够了。”胡建军还有点抵触。

    “呵呵,爸爸,你的眼光挺不错的嘛,开办幼儿园,也是很不错的投资哦,呵呵,可以考虑,不行的话我们家就自己开个幼儿园。”胡铭晨调侃道。

    “越说越扯,我就是那么一说,开幼儿园有谁会读啊?我们杜格乡就不会有人家会花钱送孩子上幼儿园。”胡建军沉着脸道。

    在杜格乡,小孩子一上学就是一年级,乡里面不但没有私立幼儿园,就连公办的幼儿园也没有,在幼教这一块儿,杜格乡就完全是空白。

    只不过那是胡建军不了解未来的趋势,再过十年,别说街上的孩子会读幼儿园,就是乡下人家,四五岁了的孩子也会送到幼儿园里接受教育。

    胡铭晨就记得重生之前,杜格乡街上就出现了两家私立幼儿园,生意很好,老板每年不但从家长的学费中赚钱,还能从政府申请到补贴。据说一年可以有近百万的利润,确确实实是一个比较有前途的产业。

    “那是现在,以后就难说了。好了,我们就不扯那些远的了,老爸,你就放心按照我说的修吧,到时候要是利用不出去我负责。说实话,你嫌大,我还嫌小呢,要不是考虑到旁边的门面可以拉成一条直线,我都想再并两个进去。”胡铭晨信心满满道。

    “那我就奇怪,你嫌小的话,干嘛又要在门口留出这么大一块空地出来了,我看差不多有四十几平方,留这么大地方干嘛?简直就是浪费。”胡建军驳斥道。

    “呵呵,留出来自然有留出来的道理,爸爸,现在不好给你做详细的解释,以后你就明白了,我绝对不是浪费的人,不要可惜,留着是有用的。”胡铭晨高深莫测的说道。

    既然是开市,那市门口怎么能连个空旷的地方都没有呢,就算不为停车,也可以摆上一些桌椅,让购物或者过往的旅客行人能歇歇脚。要是商家要做活动推广,也有个适合的场地。

    总而言之,胡铭晨曾经去过的在中心位置的不管是商场还是市,门口都有足够空的小广场,这似乎成了核心商业区的标配。

    杜格乡不管偏还是穷,胡铭晨既然将这个位置的设定成中心地段最适合开市的地方,那留一块地,就是合理的选择。

    “我就搞毬不懂你的算了,反正是你出钱,以后房子修好了也是你的,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吧。”胡建军无奈,可还是不得不接受胡铭晨的安排。

    胡建军就只有胡铭晨一个儿子,按照农村女儿不分家产的习俗,这一切未来当然都是胡铭晨一个人所有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