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231章 信者无疑

正文 第231章 信者无疑

    “三叔,这一块,记住了,从这块大石头到那棵树,上面从那个包谷草堆到下面水沟,看到那条水沟了吗?就这块位置,你记下来,到时候找村里面,能拿多少拿多少。”胡铭晨站在一块巨石上指着下方看起来有十数亩的一块区域向胡建强叮嘱指示道。

    “嗯,你慢一点,我那本子记一下,免得搞错了。”胡建强规规矩矩的像个助理一样摊开笔记本写写画画道。

    “这一块,避开那一片小树林,小树林周边一两百米内的区域都可以下手,到时候打听一下这些地是那些人家的,再一步一步的去谈。”走到另一个新的地方,胡铭晨又指点道。

    “到底是一百米还是两百米啊?”胡建强追问,这个一百米和两百米,差距是很大的,他得问清楚,否则,就会造成很大的成本压力和损失。

    “这个”胡铭晨也有点不确定了,毕竟当时他并不是住在凤凰山,只是来过几趟,在这边吃过几次饭逛过两次街而已,“那就按一百米算吧,范围小一点。”

    胡铭晨记得,这片小树林的周边被开成了三个楼盘,只不过他没有到小区里面去过,不晓得里面占地具体多大。

    既然不能确定,那就往保险的地方靠,反正一百米是差不多一定要占的,那干脆就先吃有把握的这个部分。

    反正自己也没有那么多钱将看中的地都吃下来,捡重点挑就是一个必然。

    就这样在凤凰山上转悠了两个多小时,胡铭晨选择了三个地点下手。

    凤凰山这一片,所适合购进和开的区域当然远不止这三个地方,三十个地方都有余。关键就在于胡铭晨的资本太过单薄,眼看着有赚钱的大好机会,可是也拿不下来。

    “小晨,凤凰山上就这三个地方好?难道其他的地方都会由政府占了要用?这不可能的吧。”王展一路跟随,见证到了胡铭晨选地的整个过程。

    “当然不可能,只是我对这三个地方比较有感觉而已,很多时候做决定,我蛮相信我的第六感的。”胡铭晨没有说把握,而是说感觉,这就是留了很大的空间和余地。

    “那你也帮我看个地方吧,除了你挑的三个地方,还有哪些地方是比较好的。”王展道。

    “王叔,你让我帮你挑地方?”胡铭晨凝眉问道。

    “怎么?怕王叔我抢你的好处?或者是怎么了?”王展斜着眼看了胡铭晨一眼道。

    “瞧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我要是那种人的话,也不会允许你今天跟着来了呀。我只是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万一我挑错了地方,害你没挣到钱,那岂不罪过和对不起你。”胡铭晨犹豫着道。

    “做生意,谁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就算挑错了,我也没有说我要怪罪你,更没有让你保证什么啊。”王展坦然道,他倒是很放得开。

    “行,王叔你能那么信任我,我就给你指一个地方,不过王叔,你打算投多少钱啊?”胡铭晨试探着问道。

    “这和投资额有密切关系?”王展反问。

    “有关系,知道你的金额多少,我才晓得应该要推荐多大的地盘。这叫有的放矢嘛。”胡铭晨点头答道。

    “嗯你们拿出三万,那我也拿出三万吧。”王展沉吟了一下道。

    胡铭晨还以为王展会投下个十来万,哪晓得他只是愿意砸三万块。

    论有钱,王展当然比胡铭晨有钱的多,人家做生意的年份就比胡铭晨长很多年嘛,况且他的生意一直都不算差,所以胡铭晨相信他拿出十万块是不会太困难的。

    看来王展对胡铭晨的判断真的是有所保留,并没有达到那种百分百的信任程度,尽管胡铭晨已经做了各种解释和分析,王展还是只相信胡铭晨百分之五十。

    这也不怪王展,换成其他人,恐怕连百分之五都不太会信。毕竟所有的一切都还只是胡铭晨的猜测和大胆想法而已,不管胡铭晨说的多么站理,他也还是个小孩子。

    这还是王展,要是其他人,估计就当听了个不错的笑话而已,怎么会真金白银的砸下几万块。一个弄不好,这几万块就会被套住,只要凤凰山不开,这几万块极有可能就是亏了的。

    不管手上有多少地,那些地能挥经济效益才有价值,反正王展是不可能在当地做农民的。

    “三万那我带你去看山顶的一块地,那里大概十来亩的样子,我觉得还不错,只要开,应该会有大老板看中。”胡铭晨盘算着脑海里掌握到的地块资讯道。

    这几天爬山,让胡铭晨差不多将凤凰山的点点滴滴都装进了自己的脑海里。他基本上是用双脚将所有地方丈量了不止一遍了的,哪里适合做什么,他已经大概有底了。

    “山顶?那块地方不行吗?就是刚才我们小路上来,三岔口往右的那一片。”王展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

    “那块地方的确很好,够宽阔,也相对平整,但是按照我刚才所说的,那个地方你最好就别打主了,估计以后用来修学校的可能性大。征地修学校,会给你高价才怪。”胡铭晨肯定那块地的条件,但是否定了那块地的价值。

    在胡铭晨的脑海里,他清楚的记得,那个地方最终成了市第三中学的高中部,几十亩土地,全部被一所中学给占据了。为了这所学校,市里面投入了八个亿,但是在征地和拆迁上,支出却很少。

    那块地有没有价值,有,当然有,但是收益顶多就是现在的十倍,除开今后的物价因素,能赚的,也就是五倍左右而已,不是很划得来。

    “那块地的确适合建一所有规模的学校,可是如果是修建小区,也会是一个比较大的社区啊。”王展似乎还有点不死心。

    “王叔,我们谁都可能对,谁都可能错,这怎么决定,就要看你是相信我的感觉还是相信你的判断了。记得我之前来市里,一开始就和你说的信任问题。”胡铭晨没打算去强力说服王展,他就想考验一下信任度。

    如果王展死活不信,那胡铭晨怎么说也没用。要是他信,那胡铭晨似乎也不需要多费口舌言语。

    “那干脆还是听你的,去看你说的那个地方吧。”犹豫了一下,最终王展还是选择了相信胡铭晨。

    这个事本来就是胡铭晨提议的,而且一开始的确着重强调对他的信任,况且胡铭晨家本身就背水一战的将要投入几乎所有的资金。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王展选择与胡铭晨的想法背道而驰,或者说选择不相信他,未免有点显得太难看。

    既然胡铭晨家都赌了,那王展也决定小赌一把看看。如果真的错了,那也不过三万块固在凤凰山上,还处在他的承受范围。

    听王展选择跟自己站在一起,胡铭晨呼了一口气,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一般。

    带王展爬到山顶,胡铭晨指着碎石凌乱的一块荒地给王展做推荐。

    这块地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地里面碎石遍地,杂草丛生,怎么看都不会是一块好地。

    “你觉得这块地好?”王展又有点犹豫和没底了。

    实在是这块地太有些不成样子,况且还是在山顶上,难不成这山上还会修路不成?要是没有便捷的交通到达这个区域,那这块地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我觉得不错,至于怎么个不错法,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的感觉就是觉得这里挺好。王叔,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呵呵。”胡铭晨虽然这样问,但是他已经不打算再做进一步的解释了。

    信者无疑,疑者不信。要是今后每一件事都要解释得清清楚楚,那未免也太累。

    “顾虑当然是有一些不过你话都这样说了,那我就选择信你一回,好,我就决定对这里下手了。”胡铭晨都已经不打算解释,说说不上来了,那王展又何必再问,反正问了也等于白问。

    胡铭晨理解王展的顾虑,要是单单只开凤凰山,那胡铭晨介绍的这块地真不是太好,已经处在边上去了。

    但是胡铭晨更加知道,凤凰山的背后,是要修一条宽阔的主干道连通到宏桥去的。那条路一旦打通,他推荐的这个地方就成了交通便利之地。

    要知道,凤凰山顶比开区高了近两百米,但是,它的后面山腰位置却只比凤凰山顶低了二三十米。且不说山顶上本来就会修路,再加上一条宽阔的主干道从背后擦肩而过,这交通问题就变得不是问题。

    可以这么说,这个地方,胡铭晨就是故意给王展留着的。

    “这块地不像是哪家所有的私人地,你可能也要找村里面才能谈得下来。王叔,你过年期间就通过徐叔叔那边联系一下村里面的干部领导,你搞定了他们,这块地就应该是属于你的了。”王展答应之后,徐铭晨就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