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270章 选定不回头

正文 第270章 选定不回头

    从放窝到杜格,几乎一路下坡,换句话说,从杜格到放窝就是一路爬坡。

    整段路总体来说坡度爬升还算平稳,不过,在磨砂垭口那一段两三公里的地方,坡度不但变得陡峭,而且还有两三个急转弯,过往的车辆,不管是从面下去,还是从下面来,到了这里,速度都提不起来,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出事故。

    更麻烦的是,从磨砂垭口往下,十来公里左右的地段,路两边都没什么人家。

    通过询问和胡又灵的讲述,胡铭晨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郭文龙接了一个单,从银杏县运送五头牛到高山县,他们到房尔镇境内之后,就离开省道,选择经过杜格乡抄近道。结果在到了磨砂垭口的第二个大急弯的时候,路忽然出现了两块大石头。

    开始的郭文龙还以为那时候是从旁边的坎掉落下来的,就打算小心的从旁边绕一下。哪晓得他才绕道路边,忽然间就有两块石头从坎砸向了挡风玻璃,惊吓之下,郭文龙开的车就撞到了路边。

    车头撞到了路边,可是并没有完全损坏,要开还是能够再次发动开走的。可是,这时歹人就出现了,四个人提着刀就从坎飞身跃下。

    胡又灵被一把就从副驾驶的位置提扔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她有所反抗,所以手臂被划了一个大口子,脚也被崴了一下。

    郭文龙为了保住车以及扯的牛,就打算倒车,再强行将车开走。然而人家根本不给他机会,两把杀猪用的尖刀很快就从窗口伸了进来。郭文龙的胸口挨了一刀,肩膀挨了一刀。

    伤了人之后,那些人就没想过他们的死活,收走了他们身的钱财,牵着车的黄牛扬长而去,将胡又灵和郭文龙就丢在路边,任其自身自灭。

    后来还是遇到路过的好心人帮助,他们两个才得以被送到市医院救治。

    “报警了吗?”胡铭晨听完胡又灵的讲述之后问道。

    “当时没电话,是到了医院之后才打电话报警的。”胡又灵道。

    “那怎么一个警察没见到,这些人都吃屎去了吗?我们都到了,警察还没有到,混账玩意。”胡铭晨听说报警了,可是并没有见到警察,气得大骂。

    “可能人家已经去磨砂垭口处理了吧。”胡又灵不确定的道。

    “废话,人在医院,去磨砂垭口有什么用,那里就只有一辆车,难道车会讲话吗?你等着,我再去打个电话报一次。”

    胡铭晨要去借用护士站的电话报警,可是刚走到楼梯口,他就见到胡建强陪着三个警察从下面走来,而且其中一个还是胡铭晨的熟人。

    “小晨,你也来了,我听说了,受伤的人是你的三孃。”秦虎看到胡铭晨,打了个招呼道。

    “你们先说一下,我拿给医生,那些人不看到不动手的。”胡建强招呼一声,拿着两张就跑去找护士。

    “秦哥,怎么是你们来,这不应该是市里面的公安局来吗?”胡铭晨看着秦虎和他带的两个同伴问道。

    “局里面将案子转给了我们,事发地点是在磨砂垭口,那个地方还属于杜格乡的辖区,既然是在杜格乡的辖区,就归我们杜格派出所管。宋乡长在开会,我就来了。”秦虎解释道。

    怪不得他们会来得比胡铭晨和胡建强还晚,原来是要从杜格乡那边来。

    “怪不得,秦哥,你们一定要重视啊,那些混蛋王八蛋实在太嚣张太凶残了,不抓住绳之以法不能平民愤。”胡铭晨义愤填膺道。

    “当然重视,不重视我也不会来了,走,先去见见你三孃,我给她录个口供再说。”秦虎拍了拍胡铭晨的肩膀道。

    拦路抢劫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重要的案子,何况这还牵扯到胡铭晨,秦虎自然会格外认真的。

    等胡铭晨他们走过去,医生安排胡又灵到治疗室去打算给她重新清洗和治疗伤口。

    “秦哥,过程我先给你们说一遍吧,刚才我已经问过我三孃了,等他们出来,你们还可以让他们补充。”胡铭晨招呼秦虎在墙角的长凳坐下来道。

    “也好,可以节约点时间。”秦虎与胡铭晨的关系本就很好,对于胡铭晨的提议当然不会不允,况且现在两个当事人都在接受治疗。

    于是胡铭晨把从胡又灵那里听来的内容原原本本的告诉给秦虎,坐在秦虎旁边的一个年轻干警拿着笔记本做记录。

    “四个人,都提着刀?”

    “是的,那些人选择在磨砂垭口作案,是经过谋划有选择的。”胡铭晨点头道。

    “太猖狂了,放心,这伙人,我们一定想办法将他们抓住,妈的,在我们杜格乡的范围内犯案,这不是给老子们添堵吗。张胖,你去打个电话回所里,让他们先派人去搜寻,找人不好找,先从那几头牛的身下手吧,只要找到牛,就可以找到人。”秦虎摘下警帽,骂了两句之后就开始做出安排。

    张胖就是站在一旁听,并没有做记录的那个有些微胖的警察。

    秦虎不愧是在乡下干了多年警察的人,办案还是有几把刷子的。晓得找人无疑大海捞针,而那几头牛,不可能马就进行处理,从牛的身下手,比从人的身下手好得多。

    经过医生的重新清洗缝针和包扎,胡又灵的手臂没有大碍,只是暂时不能随便运动,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

    那个郭文龙就严重很多,也幸好的胸部的那一刀并没有扎进去,否则他哪里还有小命在。就算这样,胸口加肩膀的伤情,他不在医院住十天半个月,也出不了院。

    秦虎他们后面找胡又灵将胡铭晨所说的内容核实了一遍之后,就回去想办法破案去了。郭文龙还处在昏迷之中,所以并没有找他问话。

    本来胡铭晨还以为秦虎他们回去之后,要不了多久就会案子告破,将那些胡作非为的混蛋给抓捕归案。

    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等胡又灵和郭文龙都出院了,杜格派出所还是没有抓住凶犯。

    “三孃,你还是和我一起回杜格去吧,你这样长时间不回家,奶奶会有意见和想法的。”郭文龙他们出院的这天,胡铭晨正好来城里,于是就同胡建强一起去接他们出院,然而出院了胡又灵并不愿意和胡铭晨一同返家。

    “我要回去,她才是更有意见和想法,我不会回去的,在说,你三姑爹现在也需要人照顾,我回去了,他怎么办,我等过年了再回去。”胡又灵坚决的说道。

    “这,三三姑爹?”胡铭晨的目光不停的在胡又灵和哪个郭文龙的身来回扫视,皱眉头诧异道。

    胡铭晨根本没想到胡又灵会当面冒出这么一个称呼来。

    郭文龙是有家室的人啊,两人年龄又差距巨大,胡铭晨只希望胡又灵仅仅是暂时的懵懂和糊涂,迟早会离开郭文龙而去。他们现在说起来只能是一种暧昧的关系罢了,结果胡又灵竟然是要胡铭晨称呼郭文龙三姑爹,这代表她是真的陷进去了,是要豁出去了。

    “三姐,你可要想清楚啊,这来不得玩笑,老妈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同意的呢。”胡建强愕然的提醒道。

    胡建强和胡铭晨帮郭文龙,可不是将他当成姐夫和三姑爹,只是因为他们两人是一起受的伤,而且也有那么一层暧昧的关系存在,抹不开脸面而已。

    而现在胡又灵似乎就要同郭文龙过了,还打算用一个称呼将其给公开化,一时间胡建强和胡铭晨都有点接受不了。

    “她同不同意是她的事,我的日子我自己过,我的道路我自己选,与旁人无干。”胡又灵倔强道。

    看来胡又灵对钟英反对他和郭文龙在一起很不以为然,成见很深。

    “又灵,要不你和他们回去吧,我已经好多了,是可以照顾自己的。”一直尴尬站在旁边的郭文龙这时说道。

    他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要说点什么,不管怎么样,总是一个态度嘛。如果一言不发,也许会更难堪。

    “你能照顾什么啊你,你为了我,和老婆孩子闹翻,我就不能为了你做点事吗?就你现在胸口和肩膀都绑着绷带的样子,你是能洗衣服洗澡还是能做饭吃啊?既然选择了,我就不后悔,晚几天回去又会有什么关系。兄弟,这回你和小晨帮了我们,做姐的谢谢你。不过我现在是真不能回去的,随便你们怎么讲都没有用,你们垫付的医药钱,等过段时间就想办法弄来还你们。”胡又灵很爽快又坚决的说道。

    胡又灵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做事情很有自己的想法,倔强起来,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不管对和错,只要她选择了,就会勇敢的走下去。

    在家里面,能够和钟英正面吵架的,几个兄弟姐妹中,也只有胡又灵一人。其他的不管是胡建军还是胡又琴,又或者胡建业和胡建强,面对钟英,基本就是选择推让我甘拜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