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295章 检验成果

正文 第295章 检验成果

    穿双排西装的青年最先反应过来,他从胡铭晨的左手边抬起手就要打。

    胡铭晨不但没有退让或者躲避,反而迎了上去,跳起来右手从他的脖子下面探上去,左手从后面抓住右手的手腕,对方举起来的右手以及脖子就被胡铭晨给勒住了。

    胡铭晨的力量齐大,勒住之后,利用身体的下坠以及腰部弯曲的力量,直接将比他高大的对手给反摔砸在地上。

    在身体的摇摆下,双排西装男的两条腿狠狠的踢在水泥地面上,咔擦一声响,也不知道是哪里骨折了还是出现了别的伤。

    反正双排西装男看起来年纪最大,却被胡铭晨就一招给摆平了,整个人抱着腿躺在地上哭爹喊娘。

    感觉耳边响起一阵风,蹲在地上的胡铭晨一个低头,躲过了穿波鞋那些人的一个侧踢。

    两个穿夹克的不可能干瞪着眼看胡铭晨将他们的两个兄弟给摆平,所以在胡铭晨将双排扣西装男反摔在地上蹲下的当口,两人同时向胡铭晨展开来的进攻。

    只不过他们两人是紧挨着站在一起的,穿波鞋的这位扫出自己的右腿,另一个就有点被挡住了,不好下手。

    躲过一记侧踢,胡铭晨急忙站了起来,右脚往地面一蹬,上身就摆向刚刚踢出右腿,还没来得及收腿的这个夹克男。

    胡铭晨可没打算要用身体去撞他,那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胡铭晨的身体还没撞着他,两个直冲拳就先一步到了。

    “噗噗”胡铭晨两拳分布上下击在这人的胸口。

    那人并没有倒下,而是抬起左手,要从上往下用拳头砸胡铭晨。

    然而胡铭晨的反应比他快多了,他的右臂刚刚扬起,胡铭晨右手的拳头就挥出去先一步打在那人的咯吱窝外侧。一阵剧烈的酸痛,他扬起来的手就像是力量被突然间抽走了一样,软耷耷的垂落下来。

    对方还没有失去战斗力,胡铭晨就不会那么算了,一把抓住他的右手,一秒钟内就在他的肚子上来了四个勾拳,打得他肚子里面翻江倒海。腰杆瞬间就弯软下去,胡铭晨又变拳为掌,一掌砍在对方的脖子上,不用推,这人就倒了下去。

    对方只剩下一个人了,就在胡铭晨砍他同伴脖子的时候,他已经一脚踹过来。

    胡铭晨左手反过来挡住他踢过来的腿,右脚顺势朝着他支撑身体的左脚小腿内侧踢去。

    胡铭晨这一脚看起来没使出什么力,可实际上这要看踢的技巧和本身顺便蕴含的力道。胡铭晨平平无奇的一脚,其实不但利用了身体的摆动,甚至还借助了对方踢出来的那一脚的力量。

    因此当对方的小腿内侧中招了之后,他的左脚就瞬间滑移出去。

    左脚出现瞬间的滑移,右脚又还没有收回来撑在地上,这就使得身体直接往下坠。

    不过胡铭晨也没有让他太为难,当他的身体下坠了大概五十厘米之后,胡铭晨的左手就放手了。只是即便胡铭晨放手,对方的腿也已经来不及收回去支撑身体,结果就只有在众人的面前表演了一个双腿朝两边分开的高难度一字马。

    “嗷呜”一字马可不是那么好玩的,如果不做长期的锻炼,那筋腱根本就拉伸不开,承受不住,最终只能导致拉伤。这人两只手,一只抱住大腿,一只护住裆部,非常痛苦的长啸一声。

    两条腿互相拉得真是笔直,如果是进行表演,那么旁人会给予热烈的掌声。只不过他现在扭曲的面部表情以及凄厉的惨叫,会让很多人感到肉麻,觉得挨痛的就是自己一样,甚至有些人还不由自主的捂了一下自己的裤裆。

    整个过程前后不过一分钟差不多,原本四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就被胡铭晨这个娃娃给拿翻在地,一个个全部失去还手之力。

    胡燕蝶和童小爱看到这个状况,两个小丫头瞠目结舌。尤其是童小爱,胡燕蝶好歹晓得弟弟每天都锻炼,天不亮就起来,晚上一个人在房间也是打得嘿嘿哈嘿不亦乐乎,而童小爱就不同了,她就算晓得胡铭晨跑步,可是也没想到他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搞定这几个流氓阿飞,而且,自己还一点点伤都没有受到。

    秦虎一样的大吃一惊。

    胡铭晨挡住他不让他插手,让他先压阵,还以为胡铭晨是小孩子的心性,不知天高地厚。

    就在胡铭晨主动进攻之后,秦虎就已经做好了帮忙的准备,他绝对不可能让胡铭晨在他的面前受到大的伤害,否则怎么向宋乔山交代,怎么向李朝贵交代,他家电影院开业,李朝贵就亲自到场祝贺的呢。

    结果自己根本没有找到帮忙的机会,战斗就一边倒的结束了。这战果根本不像是四个大人对一个孩子,反而像一个成年人对四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秦虎惊讶过后,就在内心感叹。胡铭晨作为徒弟都已经这么厉害,那宋乔山那个师傅得多妖孽啊。幸好之前一直没和他对着干,否则,这好果子可不好吃。

    胡铭晨能够有如此身手,宋乔山当然功不可没,可是胡铭晨自己的艰苦勤奋以及聪明机警也是分不开的。

    刚才对付这四个流氓阿飞,胡铭晨采用的就是自己在家同时打四个沙袋的模式,虽然他现在已经将沙袋的数量增加到了六个。

    一开始的时候,胡铭晨对付四个沙袋显得很吃力,每天都被砸得晕头转向,伤痕累累,胳膊上,胸口,后背,甚至于脸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就连膝盖,手掌也因为经常倒地而受伤。每天都是全身酸痛倒上床的,可是天还没亮,又得爬起来绑上二十斤的小沙袋跑向河边的桥下。

    功夫不负有心人,再被撞倒了无数次之后,胡铭晨的判断精准度,出拳的度已经身体的抗击打能力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渐渐的适应了四个沙袋的晃来晃去之后,胡铭晨又增加了两个。

    今天胡铭晨的不客气出手,一方面当然是气愤这几个家伙不长眼,竟然将龌蹉的主意打到自家姐姐的身上来,另一方面,胡铭晨也想检验一下这两个月来的训练成果。

    反正又秦虎在场,自己不管怎么着都不会吃亏,就算检验了打不过,秦虎只要朝天上鸣一枪,这四个家伙就得乖乖就擒。

    还好,一切都没白费,自己打赢了,而且还赢得相当漂亮。

    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流过的汗水,受过的伤痛,这一切,都转化成了成就感。

    当然,这四个家伙的战斗力的确很一般,他们不但没有练过,而且打架的经验看来也还比较欠缺。否则,胡铭晨不可能胜得那么轻松,不管怎么说,胡铭晨才十三岁而已。

    “秦所长,怎么了?生什么事?”这时被秦虎安排来电影院协助维持秩序的两个协警从旁边一个吹牛的摊子上跑到跟前来,看到秦虎在,急忙将帽子戴上急切的问道。

    这里一打架,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吸引,他们两个不可能还无动于衷。

    “这四个家伙在这里捣乱,将他们给带到派出所去。”秦虎瞪了那两个协警一眼说道。

    架都打完了才冒出来,真够可以的,而且,一身制服穿得松松垮垮,简直不像话。

    虽说招进派出所当协警的都不怎么受过训练,有些还是托关系进去的无业青年,但是,形象还是要注意的嘛,他们现在就是警察的代表,就是派出所的代表。

    “公安同志,我们我们没有捣乱,是他打我们,我们都没有打他。”最先被胡铭晨放倒的长毛抹了一把鼻子上的血,赶紧辩解道。

    “没有捣乱?调戏小姑娘还不是捣乱?我看你们是嫌这个年太好过了。不关你们几天,街上还不晓得被你们几个混蛋搞成什么样子。还好意思说人家打你,你狗曰的不调戏人家,他怎么会打你们,再说了,你们一个个牛高马大的,他才多大?十三岁,亏你还有脸讲他打你们。”秦虎虎着脸训斥道。

    秦虎这样一说,周围看热闹的群众才晓得是什么缘由,一个个看胡铭晨的目光立刻变得炙热起来,有些人还叫起了好。至于对这四个混蛋的批评和骂声,那更是此起彼伏。

    “一个个流里流气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打得好,就该打,年纪轻轻不学好,大白天就敢调戏小姑娘,真该打。”

    “这种人不好好教育一下,还不晓得哪家女娃子要倒霉,老子最恨这种人,最好打断腿。”

    “能不能送我去医院,我的腿好像断了,呜呜呜求你们了,我起不来,先医我的腿嘛”那个双排扣西装的瓜皮这时抱着自己的右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

    这家伙哪里还有点江湖混混的形象,俨然就是个被打残了的邻家小男生。

    秦虎看了胡铭晨一眼。

    “不可能断,估计就是大拇指骨折了而已。”胡铭晨耸了耸肩回应秦虎的关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