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312章 感受到压力

正文 第312章 感受到压力

    “王叔,呵呵,不就是为了这个嘛,要不是因为这样,我也没时间上来啊。”胡铭晨答道。

    “哎呀,你们买了一百多亩,我只买了九亩多,早知道就听你的,多买一点。”王展惋惜的哀怨道。

    对王展的哀怨,胡铭晨无法有任何的评论,该建议的他建议了,胡铭晨已经尽到了一个朋友或者说一个晚辈的意思。

    当初的时候胡铭晨就表明了一个前提,那就是信任。既然王展对他的判断有所怀疑,或者说有所疑虑,那最后的结果胡铭晨也是无能为力的。

    王展也知道这一切都怪自己,因此对胡铭晨的沉默,他只能讪然一笑:“听说有很多人要买你们地,现在到什么价位了?我听说逼近十万一亩,有明确的买主了吗?”

    “价格嘛,有人出超过十万了,现在所有的意愿方都还在接洽当中。”

    正在这时,王展家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王展过去接,说了两句之后,将电话递给胡铭晨:“是找你的电话。”

    胡铭晨一头雾水,怎么找自己的电话打到王展家来了,谁那么大本事,能够清楚的晓得自己的行踪。

    “喂。”

    “小晨,我是徐叔叔啊,我打电话给n,他说你没有和他在一起,我就猜你是不是会在王展家,结果让我猜中了,还真的在。”电话那头的徐天才说道。

    “在市里面,我除了徐叔叔家这里,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啊,呵呵,徐叔叔,你找我什么事啊?”

    “你不是让我帮你打听那个龙腾公司的事情吗?”

    “哦,怎么样,徐叔叔,那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没想到这么快徐天才那边就有回馈,这个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啊。

    这实在是胡铭晨现在的身价不一样了,好歹马上土地转让出去就是千万身家,比他徐天才还要丰厚得多。如果胡铭晨他们还是以前那个样子的话,那么徐天才就算愿意帮忙,也不会这么急切和高效率。

    所以一个人受不受重视,这往往和他的社会地位有关,也就是和权与钱的能量有关。

    “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了解到一个大概,这家公司虽然是成立没多久的新公司,不过实力不容小觑,台面上负责这家公司的人叫白先勇,这个人当过兵,不过退役之后一直混迹江湖,在火车站倒过火车票,开过旅社,后来逐渐的搞了洗浴中心,据说在建设路那边还有一个。说直接一点,这个人从事的事情都是一些灰色地带,对了,他曾经因为砍人坐过牢。不过这都不是主要的,像他这样的人,按理说掌管不了这么大的一家公司,除了白先勇之外,公司还有两个合伙人,一个你可能认识,是你们杜格那边的,叫陈强”

    “陈强?”一听这个名字,胡铭晨就诧异,那家伙不是在搞煤矿生意吗?怎么涉足到土地开发中来了。

    “你真的认识啊?”

    “有过一面之缘,之前还叫我加入股他的煤矿呢,被我给拒绝了。”胡铭晨道。

    “你牛,当时你不愿意的话,可以介绍给我嘛。虽然我不认识他,但是我晓得他,还是很有钱的。除了在你们杜格那边搞煤矿之外,在其他很多地方都有生意”

    “除了他还有谁?”胡铭晨对陈强的兴趣并不是太大。

    作为同是杜格乡的人,胡铭晨对陈强的了解远比徐天才来的多。他从事的生意,可并不全部都是合法的,否则,他不太可能几年时间就蹿起来。

    好歹胡铭晨是重生回来的,他知道一些连陈强自己都未必晓得的情况。

    “另一个人没打听到名字,只听说应该是市里面的某个衙内。反正这个公司不简单,有财力,有黑白两道的关系。反正面对这样的公司,你们要很小心应付才行。”徐天才善意的叮咛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胡铭晨不得不小心面对了。不管是白先勇还是陈强,胡铭晨都不觉得对付不了,他们那种人,身上都不可能会干净,真的把胡铭晨惹毛了,鱼死破的情况下,胡铭晨不觉得他们就搞不定。

    可是冒出一个衙内来,那局面就大不同了,相当于人家有了保护伞。作为升斗小民,最不愿意的就是与官斗,通常情况,升斗小民都会输很惨。

    “好的,谢谢徐叔叔,我们这边会小心应对的。”胡铭晨沉重的点头应道。

    “对了,文萃那边的魏总今天找我了,他希望我再促成一次你们之间的面谈,你看”

    “他们根本就没诚意,那天你看到了,我说的全中,可是呢,对方却屁都不放一个,还给我扯那些五四三。”胡铭晨道。

    按理说面对着龙腾公司那边的压力,胡铭晨应该尽快将手里的地转手才是,文萃实业股份那边愿意接,就卖给他们。不过,就在徐天才提到文萃实业股份的时候,他敏锐的听到那边好像多了个人,这种情况下,胡铭晨就不得不多个心眼了。

    “人家还是很有诚意的,价格嘛,你们可以谈啊。商业交易都是来来去去的结果,不可能和买菜一样一锤定音。怎么样,见一见吧。”徐天才怂恿道。

    “他们能接受我的价格,那就见,如果不能接受,就算了,不如不见。”胡铭晨非常生硬决绝的拒绝道。

    “行吧,那我再帮你们沟通一下。”徐天才叹了口气道。

    挂了电话之后,徐天才才接过魏东方递给他的烟:“你听到了,这混小子固执得很。”

    原来徐天才打电话的时候,魏东方就在他的旁边,就因为魏东方的一个递烟的举动,让电话那头的胡铭晨察觉到了。

    “他们是怀璧其罪啊,不是有一家公司再找他们麻烦吗?要是不把地卖给我们,到时候他们的麻烦会不小。”魏东方打亮打火机,先帮徐天才将烟点燃有给自己的烟点上火这才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你也看到了,能帮我已经帮了,人家不愿意,我也没辙。”徐天才摊了摊手道。

    徐天才和魏东方可不是在徐天才那狭小的办公室里面,而是在一家新开的咖啡厅里。

    五年前,凉城完全没有咖啡厅这种高档玩意,是最近两年才冒出来的。他们两人呆的这家是年前才装修好,就位于开发区刚刚建好的人民广场旁边,上下两层,有雅座和包间,除了喝咖啡和饮料之外,还提供简餐和小吃,甚至在楼下的大厅还摆放着一台钢琴,周末的时候有人会来弹琴表演,这都是从外面大城市学来的。

    “知道知道,谢谢你了,你放心吧,你的帮忙,公司里面清楚,罗总那边也清楚,以后不管是在凉城还是在乾亮,要是你有要帮忙的,我相信不管是我还是罗总那边都会伸出手来的。”魏东方笑着道。

    “我主要是看重我们的交情,你都到凉城来了,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能不管吗?”徐天才也是n湖了,话说得很好听,“不过魏总,我觉得你们要是还能接受那个价格的话,还是尽快决定下来得了。那么好的地段,要是被别人抢了先就得不偿失了。”

    “如果没有你说的龙腾这家公司,那么我会建议公司接受,不过,既然有人帮我们施压,我们就再等等。在商言商,能少一点就少一点,他们也是太贪心了,当初才花了几十万,现在能卖一千多万,这样都还不满足。”魏东方品了一口旁边小桌上的咖啡道,“啧啧,这是什么狗屁的蓝山咖啡,在乾亮,就没喝过这么难喝的咖啡。”

    “小地方,这种新鲜玩意,估计难有正品。”徐天才嘴巴上道,心里面却在想,还不是你要来喝的,说人家贪心,你们公司还不是贪心,否则怎么就不给高点的价格。

    “下次你去乾亮,我请你和正宗的你刚才说那小子固执,所以我觉得,龙腾公司越是施压,他们就越不会卖给他。等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们再出手,相信那时候就容易谈了。”魏东方狡黠的笑了笑道。

    徐天才有点点后悔将胡铭晨他们面临的困难状况告诉给魏东方了。

    从私人关系来说,魏东方还不错,但是从生意上各为其主的角度,他的作为未必不对。但是这一定程度上就害到胡铭晨了,徐天才有点当了叛徒的感觉。

    “怎么?有麻烦?”一直在旁边听胡铭晨接电话的王展关心的问道。

    “呵呵,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除非不做生意,既然做了,那各种情况都会出现,我们就得有面对的心理准备。反正大家都为了钱嘛。”胡铭晨无所谓的笑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该退一步的时候,不妨退一点,钱是挣不完的。你们才来市里面发展没多久,有很多人,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要得罪,这对你们以后的发展和成长是有好处的。”王展陈恳的规劝道。

    “谢谢,王叔你说的很对,很真切,我会认真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