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431章 对谁都是为难的

正文 第431章 对谁都是为难的

    虽然现在电影院胡铭晨家不管了,但是大年初一,还是一家人到街上的电影院去,在这杜格乡,过年的时候实在是没地方可去,电影院那边依然是全乡最热闹的地方。

    “小晨,你要看电影吗?我给你找个位置。”胡铭义从售票的地方走出来热情的招呼胡铭晨。

    “大哥,你忙你的,我不看电影,就是来转转而已。”

    “我已经不忙了,上午的票,全部卖完了,呵呵。”生意那么好,胡铭义脸上的笑容发自真心的灿烂。

    “早上的都卖完了啊,那不错啊,大哥,你准备了多少部电影过年啊?”

    “十六部,有一半是新片,另一半是曾经放过的老片子。不过过年的时候,不管是新片老片都有人看。”胡铭义笑嘻嘻道。

    “德华看来能帮你不少忙了。”胡铭晨见胡德华还坐在小房间里卖下午的票道。

    “那小子现在是能帮忙了,不过,心也野了,压根不想读书,就想来帮我打理电影院。”胡铭义转身看了一眼胡德华道。

    “大哥,这可不行,你还是和他好好说说,书还是要读的。以前是条件不好,现在条件好了,更加需要多学文化,否则会跟不上时代的,电影院又不能开一辈子,好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胡铭晨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啊,可是那小子根本就不听我的,你大嫂又护着他,打不得骂不得。对了,小晨你过年回来,你有时间,你就帮我做做他的思想工作。你有文化,有本事,他现在就佩服你,我说一百句,恐怕还不如你说一句,你帮我说说。”

    现在别说是小的一辈,就是上一辈的那些成年人,也没几个不佩服胡铭晨的。胡铭晨讲话,没有人会把他当成小孩子的无忌童言。

    “行,晚上回去的时候,我找他聊一聊。大哥你去忙,我到别处转悠一下。”胡铭晨沉吟一下应承道。

    “小晨,你要不就去看看电影吧,街上就这里热闹,小娇和晓敏他们都进去看电影了。”胡铭义挽留道。

    “不了,这些电影我都看过了,现在生意好,还是不与其他人抢了。”

    “呵呵,小晨不亏是在城里,这些竟然都看过了。那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你想吃什么?”

    这些电影,胡铭晨并不是最近看过,而是重生前就在网上看过了。但是对于胡铭义的误解,胡铭晨当然不会做解释。

    “不,不,不,大哥我不饿,你去忙,你去忙,好像这部片子快完了。你忙,我走到别处看看去。”

    电影院的周边人山人海,依然有很多人就算没买票进去看,或坐或蹲在外面听电影,似乎也是一种享受。

    从人群中挤出来,胡铭晨转到还没有完工的牛马市场那一片去。

    自从这边的改造工程开工,胡铭晨就没有亲自来看过,趁着这次回家过年的机会,胡铭晨正好可以巡视一番。

    现在过年,工地上全面停工,一个工人都没有,只有一些图近路的乡亲会从这里路过去街上。

    自从这里改造工程动工之后,那种臭气熏天的环境似乎一下子全部不见了,所有路过的人,已经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以前的那种厌恶神态。

    目前,新修的道路已经挖出了雏形,那个小广场的地坪也已经做了平整,甚至,两边房屋的地基也挖得差不多,到处都是挖出来的泥土以及堆砌的砂石和砖块,等到年后,正式的建设就会全面铺开和加快速度。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突然,一个声音在胡铭晨的后面想起。

    不用转身,光听声音,胡铭晨也知道背后的人是三叔胡建强。

    “三叔,你怎么来了?”

    “我去开车,打算拉你家来街上,哪晓得你家已经走小路来了。在电影院那边看到胡铭义,他说你没有看电影,转悠去了,我就猜到你一定是来视察工地。”胡建强走到胡铭晨的身边,掏出一支烟来点上道。

    “三叔,我已经能够想象得出,这里建起来会是什么样子。”胡铭晨道。

    “进度慢了点,等你放暑假的时候再来,应该就差不多了。前期工作耽搁了一些时间,过完年,村里面的很多人都会到工地上来帮忙。”胡建强解释道。

    “帮忙?”胡铭晨不解问道。

    “哎呀,也是要给工钱的,这里和村里面修路不同。村里面是白工,这里不可能不给钱了。”

    “哦,这还差不多。对了,我舅舅他们怎么样?没给你添麻烦吧?”

    “这个都还好,他们做事还可以,挺好的。”

    要是胡建强不犹豫一下,胡铭晨倒还信了他的话。可是他犹豫一下,以胡铭晨的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不是那么回事呢。

    “三叔,怎么了?你可没说实话啊,咱们现在谈的不是私人感情,而是在谈工作。咱们之间,有什么情况你可以直接给我说的嘛。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不好处理,可以让我来。”胡铭晨转过身来盯着胡建强道。

    尽管胡铭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胡建强还是心有余悸,不是那么能够放得开。

    “没什么情况就算有点事情,我也能够处理。”

    “你能处理?我看不见得吧,我又不是不了解你,你会得罪我妈?说吧,没什么的。”

    “其实也真没什么就是你大舅,又想挣钱,但是又不想自己做,他竟然把我给他的活转包给了别人,工程进度就是在这方面受到了一些影响。就像你说的,有些话我不能说,他是二嫂的大哥,是你的大舅,有些话说重了,就会得罪二嫂。不过你二舅还行,做事情挺踏实的。在这个工地上,有你大爹和胡铭勇,有你大舅二舅参与其中,这个平衡,有时候拿捏起来,有点考验人。”在胡铭晨炯炯的目光注视下,胡建强终于委婉的说出了他的难处。

    胡建强这样一说,胡铭晨就能够理解他的为难。

    干工作,最怕的就是亲戚参与其中,一旦有亲戚的掺和,管理起来,就会有些绑手绑脚,很难做到一碗水端平的公平。

    如果参与工程的只是胡建业和胡铭勇,胡建强到还没有那么为难,这种自家的关系,并且胡建业又比较老实,胡建强处理起来难度不大。

    但是江正富和江正城的参与,胡建强面对他们,有些话对别人能说的,对他们就不能。尤其是批评的话,更是讲不出口。否则,他们把那个话稍微添油加醋一些转到江玉彩的耳朵里,胡建强就有可能会变成里外不是人。

    这个工地虽然是他胡建强在负责,胡建军协助。可是真正的拥有者是胡铭晨家,讲难听一点,他胡建强也是帮着打工的。

    胡建强不仅不能说江正富,甚至,有些话他都不能告诉二哥胡建军。否则的话,胡建军回家去与江玉彩吵,他胡建强一样的难做人。江玉彩偏袒娘家人的个性,胡建强是知之甚深的。

    “三叔,你辛苦了。”胡铭晨感慨道。

    “呵呵,也没什么辛苦,忍一忍就过去了。小晨,我告诉你的话,回家千万不能和你妈说,更不能找你大舅,要是你说了,我就更为难了哟。”胡建强苦笑一声,随即对胡铭晨郑重的叮嘱道。

    “我知道。”胡铭晨点了点头。

    刚才胡铭晨话说得豪迈,可是当晓得这回事了,他胡铭晨一样的蹙眉头。

    同样的事情胡建强为难,难道胡铭晨就不为难了吗?

    这里面最关键一定就是江玉彩,他的确非常偏袒她的兄弟们,这一点胡建强知道,胡铭晨又怎么可能不晓得。

    当初胡铭晨就不太希望自己的舅舅们掺和其中,就是挡不住江玉彩的执拗和游说,才勉强同意。

    如果胡铭晨将江正富从这个工程中清理出去,不仅仅他会得罪大舅一家,甚至还会连母亲江玉彩一起给得罪了。

    作为儿子,胡铭晨倒不是那么非常在乎这个,最麻烦的是,江玉彩极有可能会对胡建强有看法,甚至还会与胡建军吵闹。这些都是胡铭晨极其不愿意看到的。

    家和万事兴,胡铭晨不愿因为钱而搞得一家人不和睦。

    “小晨,你大舅的作为虽然会对工程进度造成一定的影响和困难,但是的确无关大局。只要我这边多做协调的工作,一切都会好的。况且,他们还得从我这边拿工程款,我讲的话,一定程度上他们还是听的。你平常在城里读书不在家中,一家人只要和和气气的,那就比什么都好。”胡建强还是有点不太放心胡铭晨,继续提醒道。

    胡铭晨拍了拍胡建强的臂膀:“三叔,我晓得,你这样说,我就心中有数了。你放心,类似的情况,以后我会避开,做出合理的安排。”

    胡铭晨已经在心底里决定,以后在其他的项目上,还是要提前做规避。就算拿钱直接帮助舅舅们,胡铭晨也不能让他们再掺和了。

    胡铭晨不能让其他家族企业存在的那种通病,也发生在兴盛公司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