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452章 冒出心仪者

正文 第452章 冒出心仪者

    做完课间操,回到教室,胡铭晨在从抽屉里拿书本的时候,意外看到了一张纸条。

    胡铭晨左看右看,没见到明显的送直跳人,他就将纸条打开,看到纸条上写着一行清秀的字。

    “你完全好了吗?前几天你没来上课,我好担心,希望你以后能够多加保重。”

    纸条没有落款,但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出自某个女生之手。

    胡铭晨将纸条折起来放进兜里,既然没有落款,那胡铭晨就不能回纸条。她又扫了班上的女同学一眼,还是没发现特别之处。

    摇摇头收回目光,胡铭晨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遇到情窦初开的女生对自己表达关怀,着实有点让胡铭晨意外。

    胡铭晨在班上学习成绩最好,但是他并不木讷呆傻。能够给胡铭晨留这么一张纸条的女孩子,绝对不会是单单出于同学情谊表达关心。胡铭晨只希望这个女孩子,能够不要陷进去,从而影响到学习。

    初一的时候,对任何情爱的想法和理解都还比较单纯,甚至说幼稚,它只不过是青春期发育的某种心理反应而已。

    “老大,你在找什么?”孙壮武从外面进来一屁股坐在旁边问道。

    “没,没找什么。”

    “呵呵,老大,你的桃花运来了,我可真羡慕你啊。”孙壮武也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胡铭晨神态的异样,坐下就笑眯眯的说道。

    “桃花运?你小子瞎说什么,哪里来的桃花运,一张纸条就算桃花运了吗?你羡慕个鸟啊!”胡铭晨就像是被猜到小尾巴异样,立刻反应道。

    “哟,你还真神了,老大,我太佩服你了,你怎么知道我给你带纸条来?有女生给你写纸条,我当然羡慕啊,就没有人给我写呢。”

    “你给我带纸条?我抽屉里的纸条是你带的?谁啊,谁让你带的?”胡铭晨疑惑问道。

    “抽屉里的纸条,什么抽屉里的纸条,给你带的纸条还在我身上呢老大,呵呵,意思是你还收了别的纸条?拿我看看,我看看嘛。”孙壮武先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条,随即立刻意识到胡铭晨言语中的另一张字条,顿时就好奇了。

    胡铭晨额头上顿时就爬上三条线,靠,搞了半天说的不是一回事,真是大意了。

    “少**的废话,看,看什么看啊。你手里的纸条是谁让你送的啊?”胡铭晨作为老大,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摊在其他人的面前嘛,尤其是孙壮武这种。

    “老大,给我看看嘛,就看一眼,看是哪个姑娘给你写纸条。”孙壮武说着就要去掏胡铭晨的桌箱。

    胡铭晨一把捏住孙壮武的手腕,让他的手不得寸进,随便将他手里的纸条给缴械到手。

    “哎哟,老大,你也太暴力了,你说我拿给你就是了嘛,捏得我好痛。”孙壮武收回手,苦着脸道。

    “我已经说了的,是你小子要动手,就怪不得我了。”胡铭晨心安理得的道,随即将这张纸条打开来看。

    这张纸条上的内容就比前一张留在胡铭晨桌箱里的纸条来得暧昧了。

    “胡铭晨,你好,我是初一四班的张萌,我们班上有一个漂亮的女生挺喜欢你,想和你交个朋友,希望你能答应。”

    “这是谁交给你的?就是这个张萌?我都不认识她。”看完纸条之后,胡铭晨将纸条扔还给孙壮武。

    这样的纸条不是信件,没有装信封,胡铭晨知道孙壮武这小子一定提前看过了,所以不介意他拿到纸条再看。

    “嘿嘿,当然是张萌啊,不是她还能有谁。怎么样,老大,你答应吗?有漂亮女生想和你做朋友呢。”孙壮武轻佻的笑着道。

    “答应,答应你个头啊,做朋友,做什么朋友,所有人都是我朋友。”胡铭晨敲孙壮武一个爆栗道。

    “你敲我干啥,这个朋友不是那个朋友,人家明显是想做你的女朋友嘛。我告诉你,他们班的余思思真的是很漂亮,一点不差我们班的周岚,我觉得张萌说的那个女生就是余思思,不错的,别拒绝啊。”孙壮武揉着脑袋道。

    初一四班的那个余思思胡铭晨当然见过,一张瓜子脸,丹凤眼,皮肤白皙,尽管年纪还不大,可是依然给人柔美的感觉。

    如果是在重生前,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喜欢胡铭晨,那他会十分欣喜。可是重生之后,胡铭晨的条件与视野大为不同,再加上心理年龄的差距,胡铭晨现在是一点点心思都没有。

    胡铭晨当然不反感谈恋爱,可并不是现在这个时间段,起码也得等到高中之后才会恰当一点点。初一二的女生,说不好听一点,发育都还不完全呢。

    “少**给我来这一套,以后别帮我接这样的纸条,小小年纪,心思不放在学习上,竟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成何体统。”

    孙壮武还以为自己是给胡铭晨干了一件好事,哪知道,他不但不领情,还反过来批了一顿。

    “那怎么办呀?这已经收了,你也看了,总得回个话啊,怎么回?”孙壮武两手一摊无奈道。

    “你自己接的,那是你的事,干脆你就说你没给我就行了。”胡铭晨坐正身子,掏出笔来在课本上做记号道。

    “老大,你这样可不行啊,我接也是为了你啊。我要是给张萌说我没给你,那她还不扒了我的皮啊。我们那个小区,就张萌那丫头最凶,她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的。不就算不愿意,那也得救救我啊,否则我没法交代的呀。”孙壮武邀着胡铭晨的手为难道。

    “你摇什么啊,你看,害我画偏了。那你就直接帮我回,我不乐意,就完了啊。”

    “行,我就照着你的意思回过去。”

    “慢着,等等。”胡铭晨愣了一下,朝孙壮武伸出手来,“算了,你给我,还是我自己回吧。”

    胡铭晨临时改意,是他突然想到,要是照前面那样说,弄不好会打击和伤到一个天真少女的心。最好还是委婉一点才行,过于直接了,对方或许受不了。

    于是,胡铭晨就在那张纸条上,写了一段委婉拒绝但是又很鼓励的话,希望张萌和她的朋友可以认真学习,只有学好本领,才能把握未来的人生方向。

    不管胡铭晨回的内容是什么,只要他愿意亲自回话,孙壮武就可以交差。

    第三节课一下,孙壮武就急冲冲拿着胡铭晨回的纸条跑出教室,他选择第一时间回过去,免得夜长梦多。

    孙壮武本来就是去回个纸条即可,哪晓得,这个家伙竟然又帮胡铭晨拿回了一张纸条来。

    “你小子是不是疯了,怎么又带字条回来?我不是给你说了嘛,叫你别干这种事了。”对于孙壮武这么八卦,胡铭晨真有点生气。

    小弟不停大哥的招呼,胡铭晨当然不乐意。

    “你就别怪我了,你以为我想啊,我也不想的啊。我送纸条过去,张萌就不让我走,非得让我再帮着捎信过来,我惹不起她啊。”孙壮武皱着眉道。

    “哦,你惹不起她,那你就惹得起我啊?”

    “我也惹不起你啊,可是你不会和我翻脸,但是那丫头回。她要和我翻脸,我放学之后,在我们那小区就没法混了。她可以发动大家不跟我玩,老大,你就行行好,别为难我了。”

    “我靠,我们两个谁**的为难谁啊,是你为难我啊老弟。”胡铭晨沉着脸,哭笑不得道。

    “哎呀,你那么有才,再写几个字打发就是了嘛。拜托拜托,这对你来说,小菜一碟。”孙壮武双手作揖道。

    胡铭晨叹了一口气,拿孙壮武没辙,这时候就算是揍他一顿也无济于事。

    胡铭晨不情愿的将他带回来的字条打开,好在上面没有再提交朋友的事情了,反而转到了学习内容上。

    张萌说,胡铭晨的学习成绩超级好,他们很羡慕,希望胡铭晨周末的时候,能够叫上他们一起学习一起做作业,帮助他们补习一下功课,从而实现共同进步。

    看起来内容挺正面,然而目的隐隐约约的还是那个。大家要是真的能周末一起学习了,不就是交上朋友了吗?唯一区别的就是学习成了主轴。

    这个要求,胡铭晨拒绝不是,接受不是。

    帮助一下同学校友,胡铭晨义不容辞,可是他也不是每个周末都有时间。而且,胡铭晨也怕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反而会增加更多的暧昧,变得更无法收拾。

    为了减少麻烦,胡铭晨只有狠心的回复自己周末一般没时间。建议他们自己组成学习小组,胡铭晨帮助互相鼓励。

    “我告诉你,这回你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啊。否则,你小子可别怪我不客气。”将纸条交给孙壮武,胡铭晨板着脸叮嘱提醒道。

    “晓得,晓得,这回我去扔下纸条我就跑,这总行了吧。也真是的,我也不差啊,他们干嘛不找我嘛,找我的话,我就答应了啊。”孙壮武一边接纸条,一边抱怨道。

    胡铭晨以为这个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谁知道,才是开始呢。

    当他下午放学,打算去市图书馆找几本书来看的时候,竟然被张萌和他的同学在图书馆门口给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