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453章 干部子女

正文 第453章 干部子女

    “胡铭晨,你来找书啊!”

    胡铭晨还没走进图书馆的门,前面的台阶上就冒出两个女生挡在他的前面,其中一个还笑盈盈的看着他打招呼。他们两人都穿着市三中的校服,所以被对方喊出名字,胡铭晨倒也没太诧异。

    “你是?”

    “我是张萌,这是我们班上的余思思。”对方大大方方的回答道。

    张萌这一回答,胡铭晨反而有些诧异了。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张萌旁边的女孩子的确是瓜子脸丹凤眼的余思思,但是他们两人,此前并没有与胡铭晨正面打过交道。

    此时不但张萌是大大方方的面对胡铭晨,就连那个余思思也没有表现出对胡铭晨追求的那种害羞,她只是冲胡铭晨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话。

    胡铭晨心里暗忖,现在的女孩子心理素质就这么强大了吗?面对他不是应该感觉到不好意思吗?怎么那么的坦然呢。

    回头一想,胡铭晨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过保守了。既然人家都能淡然面对,那他一个男生,又岂能显得扭扭捏捏难为情。

    “你们好,你们也来图书馆看书啊,如果是要借书的话,得抓紧,五点半以后就不办理外借业务了。”胡铭晨坦然的打了个招呼道。

    “我们不借书,就是来随便看看。”张萌牵着余思思的手摇晃着道。

    “哦,这样啊,阅览室在二楼,那我就先上去了,我得到三楼找两本书。”胡铭晨招呼完就打算道别。

    “那我们也跟着你去看看,我们还没在图书馆借过书呢,不晓得流程,跟着你学一下。”结果人家根本不打算道别,反而要跟着胡铭晨。

    “啊,这个,那就走吧,不过要借书的话,得先办一个借阅证,有身份证的话可以用身份证,没有身份证的话拿学生证也可以。”人家要跟着,胡铭晨也不可能拒绝,只有答应一途。

    张萌和余思思跟着胡铭晨到三楼借了两本书,胡铭晨去二楼的阅览室浏览今天各种报纸,他们俩也形影不离的相随,胡铭晨尽可能的让自己表现淡然。

    “胡铭晨,你经常来这里看书吗?”胡铭晨将一份环球时报拿到窗边坐下来看,余思思也拿了一本演讲与口才的杂志坐到他的身边。

    余思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尽管是在安静的图书馆里面,也不会觉得是吵人的杂音。

    “有时间的话我就会来。”胡铭晨很有风度的笑笑道。

    胡铭晨注意到,张萌那个丫头站在杂志区故意拿着一本杂志心不在焉的翻,人不过来,眼睛却一直有意无意的往胡铭晨他们这边瞟。

    这丫头还真是个好闺蜜,不遗余力的帮助创造机会。

    “哦,怪不得你学习那么好,年级第一名,以后我也要跟你学习。明天我和张萌也来办一个借阅证,你明天还回来吗?”余思思道。

    “明天啊,我现在说不准,看有没有其他事情耽搁,没有的话,可能会来。”面对这种小女生,胡铭晨并没有把话给说死。

    “没关系,你要是不来的话,我们就先办,你看报纸吧,我先不打搅你了。”

    胡铭晨还以为自己这样说了之后,余思思会沮丧或者不高兴,结果却没有,就如同两人谈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似的。

    “哦,好的,那你也看吧。”

    胡铭晨眼睛盯着报纸,脑海里却在想着这两个小丫头。

    有点不对劲啊,他们两个怎么都能做到那么平静呢,而且,从见面到刚才,谁也没有提到纸条的事。按理说,既然写了暧昧的纸条给胡铭晨,甫一见面会有些难为情才正常,结果,不但张萌没有,就连余思思也没有。

    这两个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铭晨两只眼睛盯着报纸,可是心里面却起伏不淡定。

    这个事情胡铭晨反正不可能直接去问人家,只有等待以后慢慢看。

    胡铭晨盯着报纸的时候,余思思却拿着杂志走到了张萌的身边,两个女生在那边埋着头嘀嘀咕咕,也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反正有一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来图书馆的目的,绝对不是专心看书学习。

    胡铭晨将今天的环球时报浏览了一遍,没看到什么值得关注的重大消息之后,就将报夹放回到报架上去。

    “我要回去了,你们慢慢看,我就先走一步。”胡铭晨背上书包,与两位女生打了个招呼。

    “啊,你要走了啊,那我们也跟你一块走,我们也不看了。”张萌急忙将手里面的一本杂志放回去道。

    “是啊,图书馆要关门了,我们也走吧。”余思思附和道。

    两个女生要跟着离开,胡铭晨能怎么办,他只能耸耸肩一起。

    “胡铭晨,听说你家是在杜格乡,哪里好玩吗?是在哪里啊?”走出阅览室,张萌饶有兴趣的问道。

    在凉城市里面,绝大多数人没有去过杜格乡,甚至有些人会连这个地方听都没听过。

    这也不怪,杜格乡实在是太偏僻,太落后。那里又没有什么亮眼的特产和风景,也没有出现什么伟大的人物或者明星。实在很难吸引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除非是杜格乡周边的人才会对那个地方有所了解。

    不管是张萌还是余思思,一看就是城里面的孩子,他们恐怕连市区的周边也没有怎么走过,更遑论距离市区几个小时车程的小山沟。

    “哪里没有什么好玩的,没有漂亮的风景,没有吸引人的特产,甚至没有便利的交通。杜格乡是一个很贫穷落后的乡下地方,不少村子还没通电,看不上电视呢。从市里面去,坐车就得三个多小时。”胡铭晨没有掩饰,没有自卑的要去夸大和渲染杜格乡的好。

    “啊!还有地方没有电,电视都看不上啊,我还以为”对胡铭晨的描述,张萌有些诧异。

    “怎么,你以为所有地方都一样了啊,你以为你所看到的地方就是全部了吗?不是的,我们国家还有很多地方非常穷,我们凉城市一样的有不少地方还很穷。”胡铭晨淡淡的一笑道。

    “张萌,看来回去得给你爸爸说一声,别的不说,起码要让那边的小朋友用上电,看上电视嘛,如果动画片都看不了,那多无趣啊。”余思思道。

    余思思的话让胡铭晨脑子里砰了一下,给她爸爸说一声?她爸爸难道是供电局的领导?如果真是的话,那这条线倒是要走一走。黄泥村现在路通了,可是电还是不通,没有电的日子确实太不方便。

    人家很多地方要吃米面或者包谷面,已经用打面机了,可是黄泥村的人,还在用人力推磨,如果要找机器打面,还得辛辛苦苦背到街上。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回家去,我找机会好好批评一下他,怎么现在还有地方对了,那胡铭晨,你家也没有电可以用没有电视可以看吗?”张萌装个小大人一样一只手插着腰,可是话才说一半,立刻就转移到旁边的胡铭晨身上。

    “我家?我家也没有电,这没有电,自然就看不到电视啊。”胡铭晨道。

    “哦,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怜。”张萌先是声音低落,随即音量突然提高,“你放心,这个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我爸爸最疼我了,我回去好好给他说道说道,让他尽快帮助你家那边接上电线,有了电线就有电了。”

    “呵呵,那我就先多谢你了,要是真的让我加那边尽快通上电,我请你们两个吃雪糕。”胡铭晨笑着道。

    话是这么说,可胡铭晨心里清楚,哪里会像她讲的那么容易。杜格乡缺点可不只是黄泥村,就算张萌他爸是供电局的局长,也很难专门去优待一个片源山乡。更何况,政府做事,岂能随着一个小孩子起舞,张萌的保证,能实现的机会真不大。

    当然了,尽管张萌的老爸不大会真的卖他儿女的单,可人家既然是好心,胡铭晨也不能不领情啊。

    “胡铭晨,你放心吧,张萌他爸真的能做到,你要相信她,我替她保证。”余思思心思挺细腻,看出来胡铭晨的话有敷衍的成分,因此进一步加码道。

    “我相信,我相信,我代我们全村的百姓谢谢你们二位了,走吧,你们快回家吧,再晚回去,怕你们家里都要吃晚饭了。”余思思越是加码,胡铭晨就越是觉得他们在说小孩子话,更不能当真。

    “才不会呢,我妈一定会等我回去才开饭。”余思思骄傲道。

    “萌萌,萌萌。”忽然,胡铭晨他们听到有人在喊。

    三个人循声望去,见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路边。后排的车窗摇下,露出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此时正在向张萌招手。

    “爸爸,爸爸,你下班了。”张萌开心的跑到车边去。

    “是啊,上车,咱们回家。”中年人摸了摸张萌的脑袋,示意她上车道。

    “胡铭晨,我爸来接我,我们就先走了,思思,走吧,咱们搭顺风车。”张萌没有立刻上车,而是回转身道。

    “那是你同学?”车里面的男人看着胡铭晨问张萌。

    “啊,是,是啊,是我们同学,学习成绩可好了,全年级第一名呢。”张萌稍显紧张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