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460章 都不简单

正文 第460章 都不简单

    “王叔叔,快请。”付坤殷勤的延手道。

    “你请,走我们一起”王汉客气道。

    今天付坤请王汉吃饭,为了表示对王汉的重视和尊敬,他特意到白云山庄主楼前迎接王汉,而且,王汉的车停稳,付坤还主动帮忙开车门。

    下午的时候,王汉接到付坤的电话,说要请他吃饭,当时王汉想婉拒,可是回头一想,吃顿饭也没什么,就答应了。

    当然,王汉能答应付坤的邀请,很大程度上自然与付坤的身份有关。

    付坤是前任市长付长远的儿子,付长远担任了三年多市长之后,他想接市委书记的位置,可是却没有成功,转而去当了市的主任。

    付长远调任市人大之后,看起来像退居二线了,可是他在凉城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况且新任的市长和书记都是省里面空降下来,这无形中更加凸显了付长远的影响力,毕竟市里面不少重要干部是付长远提拔起来的。

    到了市人大之后,付长远并不甘于寂寞,不管是市里面的重要会议还是有关接待与考察,总是能看到他的身影。

    真是基于付长远的位置和影响力,王汉多少得给付坤面子。

    付坤三十来岁了,他没有走体制这条路,反而当起了商人。

    作为凉城首屈一指的衙内,付坤的名声还不算太坏,除了有一些**共有的点点毛病之外,没听说他做过什么坏事。要是付坤是那种飞扬跋扈,坏事做尽的人,王汉也不会光顾白云山庄与他会面。

    王汉这个公安局长并不是付长远提拔的,也不是现在的市长和书记给的,而是省厅推荐给市里面,由市里面任命。

    公安系统实行双线领导,省公安厅对各地市的公安局长任命,一样有很大的权利,至少它可以推荐和建议,而且就算是市里面自行任命,工作上依然要接受省厅的领导和指挥。

    “王叔叔,我一直就想找个机会与你吃顿饭,可是也晓得你平时工作太忙,在家里面就常常听我们家老头子提到你,他对你的工作热情可是佩服得很,今天终于找到机会了,谢谢王叔叔赏光。”安排到包间坐下后,付坤热情洋溢道。

    从付坤的言语就晓得他不是草包,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作为**,付坤对人情世故比一般人要明了,接触得多了,也听得多了嘛。

    就因为付坤不是草包,所以他很多生意上的事情都不是自己出面,而是在幕后遥控指挥。至于那种得罪人的事,他更是不会站在第一线,所以他的名声才会不太差。

    付坤不喜欢整天举着付长远的大旗到处晃悠,那是很lo的作为。

    付长远的大旗好不好用?当然好用啊,要是不好用,付坤也不会钱越赚越多,而且稳稳当当。付长远的大旗很多时候其实是以一种宣示或者说威慑力存在,只要与他打交道的人晓得他是付长远的儿子就够了,这层关系只要不假,那该给他的方便别人就会给他。

    “谢谢付主任,付主任身体还好吧?好像付主任现在是带队到沿海考察去了。”

    “好,他身体比当市长的时候还好。我爸这人啊,就是闲不住,时时刻刻不忘记咱们凉城的发展。他这次去,一方面是想看看人家沿海城市是怎么搞经济的,另一方面,也是看看能不能为咱们凉城招点商。我劝她,既然到了人大,就做好立法和监督的工作,可反过来我还被批评。”付坤道。

    这时工作人员鱼贯的将精致的菜肴一盘一盘的端上来,付坤则亲自打开一瓶茅台给王汉斟满。

    “这说明付主任真的心系凉城嘛,他是我们这些下属学习的榜样,等付主任考察回来,我寻个合适的机会找他汇报一下工作。”王汉道。

    王汉听得出来,付长远并不安于在市人大待下去一直到退休。

    实际上在市里面,不少人都在传言,说付长远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去市人大,只是过渡一下,他自己本人也在积极争取,希望可以做更多的工作。

    “王叔叔,还寻什么机会啊,你只要提前打个电话,我爸绝对愿意和你聊聊治安工作。我爸对公安局的工作是很支持的,记得他离开市政府前,还专门挤出一千多万给市局改善办公条件。来,王叔叔,我先敬你一杯,我们边吃边聊。”说着付坤朝王汉举起酒杯。

    “好好,边吃边聊。”王汉也举起酒杯与付坤碰了一下。

    付坤很圆融,他的酒杯故意举得比王汉的低了那么一点点,以示对王汉的尊重。

    不要以为付坤今天请王汉吃完就是为了白先勇的事,这样想的话就把付坤看得太低了。

    谈白先勇的事只是顺带,他更重要的是,希望通过与王汉的接触,将他给拉到付长远的阵营里去。因此听说王汉想要找付长远汇报工作,付坤立马就代为答应。

    现在付长远有一些不方便接触的人或者不方便说的话,都是由付坤在中间代为传递通融。

    官场一样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有些人脉关系要是不处理好,等以后自己需要的时候,已经被人家给全部收编了。

    如果付长远甘于就这么轻松的退休,那也无所谓,可他并不想啊,那王汉这种手握实权的中层干部就显得很重要。

    而且付坤也听说了,王汉极有可能还要往上爬,人家在省里面也是有人的,否则也不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直接从省里面拿到市局局长的位置。

    而王汉的策略也简单,市里面的大头,他谁也不得罪,和谁都处好关系,不管是书记,还是市长,乃至于付长远这个人大主任。多个朋友多条路,反正谁也不知道他们未来会怎样。

    按理说像王汉这样脚踏几只船很危险,官场上最不喜欢这种人。可是王汉就这么做了,他的这种平衡艺术,使得不管是哪方都不会去得罪他,反而要拉拢他。话说回来,王汉没有要追随的人吗?当然有,否则他就真的危险,只是他追随的人不在凉城,而是在省里面罢了。

    付坤和王汉推杯换盏,东聊一阵,西聊一阵,就是半天都没有扯到白先勇那里。

    付坤帮付长远拉拢王汉的话,也是点到即止。到这个位置的人了,许多话不需要说那么白,说白了反而落下乘。

    “王叔叔,我听说王婷妹妹前段时间出了点事?”付款给王汉上了一支烟,在帮他点烟的话,随口问道。

    王汉眼珠子一转,打量了付款一眼,点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怎么,有人找你说情?”

    “哈哈,说情,说什么情啊,那些家伙就是不知死活,撞到枪口上,算他们活该。照我说,不弄死他们也得刮下一层皮来才够,简直就是瞎了眼睛。不过王叔叔,你怎么不把王婷调出来呢,基层派出所矛盾是非多,比如把她弄到财政局,财政局的老郑和我熟,王婷去了财政局,安全不说,未来的路子也好走嘛。”付坤一听王汉的口气有点不大对头,急忙转弯道。

    “我也想过的,可是她非要干警察,之前我说调他到局机要室去,结果一个星期没和我说话。算了,由得她,要干就干吧,反正我也是从派出所开始的。”王汉的话等于是婉拒了付坤的好意。

    王汉如果要给王婷找个安稳的位置,还是不难的。他没有必要去欠付坤这个人情,如果真让人把王婷安排去了财政局,那王汉就真的靠到付长远那边去了,这目前还不是王汉要的。

    “我始终觉得女孩子干警察不是好选择,整天面对的不是流氓就是各种犯罪分子。不过她励志要做警察,还真的是拗不过,呵呵,只是希望她能好好的保护自己。”付坤顺着王汉的话语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提醒她的。付坤,是那个白先勇找你了?”王汉抽了一口烟,突然问道。

    王汉哪里看不出来啊,付坤提到王婷的事情,就是想要当说客。他刚才故意流露出点点不悦,就是想看付坤如何应付。结果付坤立马转向,这点让王汉满意。

    只不过话说回来,王汉也不能一点点面子都不给付坤,所以他才又把话给绕回来,而且还问得十分直白。

    “呵呵,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王叔叔,您不亏是老公安。是,白先勇是找了我,他在帮我做事,所以他既然找了我,我就帮着提一嘴。王叔叔,我并没有要求怎么样的意思,每个人都得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有人欺负王婷,我也是看不过去的。所以王叔叔还是公事公办,该怎么惩戒那些人就怎么惩戒,我鼓掌叫好。”付坤人情义理面面俱到的说道。

    王汉在心里觉得付坤这小子不走体制的路子有点可惜了。就凭他察言观色和会说话这点,就一定混得不赖。

    明明是要说情,可是偏偏一句说情的言语都没有,反而是处处帮着王汉讲话,这种谈话艺术,不愧是付长远的儿子。

    王汉知道是白先勇找的付坤一点不稀奇,否则他这个局长就白当了。何况还是关于自己女儿的事情,王汉当然要面面俱到。王汉想不想整白先勇,当然想,所以才希望白练生往上咬,只要白练生说出白先勇,白先勇就会立马被抓。

    白小帅是白先勇的儿子王汉知道,白先勇是帮付坤做事王汉也知道,那付坤找他吃饭故意提到王婷,不是白先勇请付坤帮着求情有还会有谁呢。

    “他的儿子跑了,我想惩戒暂时也找不到人。”王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

    “那王叔要不我让白先勇把他儿子叫回来?他的儿子跑去了哪里,他这个当爹的不可能不知道。”付坤试探着问道。

    如果白先勇知道付坤不但没有帮他求情开脱,反而是想将他的儿子提出来当投名状,心里会作何感想。

    “呵呵,哈哈哈”王汉笑了。

    “王叔叔,那我现在就给白先勇打电话,让他明天带着白小帅自己去自首。”付坤可不是说着玩,他掏出手机来真的要打电话。

    “算了。”王汉制止住付坤,“你要是打电话叫他把儿子贡献出来,那岂不是为难你?他如果真的把他儿子喊回来,以后恐怕也不为你所用了。”

    付坤拿着电话,暂停拨打:“王叔叔,一个白先勇算不了什么,就算不为我所用,我也可以很快找到另一个来代替。相对您和王婷那边,一个白先勇微不足道。只要你点头,我保证你满意。”

    “你告诉白先勇,我可以暂时不追究他,他的儿子我真心想抓,也跑不掉,除非他出国了。你既然开了口了,那我也不能让你难做。从今往后,白小帅最好别在凉城出现,他的夜总会,不可能还给他。那一帮子兄弟,就看他们身上犯了什么事处理吧。”王汉很有气势的抬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