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528章 就喜欢坐马车

正文 第528章 就喜欢坐马车

    这人开口也真是大,动不动就要一群中学生买房子,哪有这样的啊。

    就算在你家新房子里面生了火,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当地习俗,可是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啊。

    他家的这所房子孤零零的在这山顶湖的湖边,买了住也不好住,更别说做生意了,而且,这里的交通还不是那么的方便。

    “你家的这所房子打算卖多少钱呢?”胡铭晨问道。

    “胡铭晨,你别打听这些,难道还真的买他家的房子啊,这破房子买来啥用处也没有,你这一打听,到时候就绕进去了。”班上一位家里是做小生意的同学扯了扯胡铭晨的衣服提醒他道。

    胡铭晨拍拍他表示感谢,让他稍安勿躁。

    “一万,数一万块出来,这房子就归你们了。我和你们在这里绕什么啊,赶紧想办法同志你们的家里面,我不管你们是一起凑钱还是哪家出钱,反正我这房子的运势已经被破坏,你们必须负责到底。”男子伸出一根手指头出来道。

    “一万块?立刻别蒙我,你这房子能值一万块吗?位置那么差,粉刷都没有粉刷,房顶还是盖瓦的,门口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这周围偏得鸟都不拉屎,你觉得你这房子值一万块吗?”胡铭晨看了身后的那所房子一眼,心平气和的说道。

    胡铭晨一连串的贬低,说得那个男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你少**说这些没用的,你们到底喊不喊大人来?”那男子最终有些恼羞成怒。

    “你这是要讹诈咯?要是不喊,你打算把我们几十个人怎么样?关起来还是杀了?你最好别乱来,否则,怕你要把牢底坐穿。”胡铭晨不是那种很容易就被吓住的人,像个大人一样沉稳的一字一句道。

    “你吓唬我啊,你们在我家新房里面生火,难道你们还有道理了?以为城里人有什么鸟毬不起吗?”男子气结了一下道。

    “没什么了不起不了不起的,在你家新房生火的确是我们不对,我们承认,也赔礼道歉了,现在就看你打算怎么解决。动不动就要一万块,你就这过了,别欺负我们小孩子不懂事,你这房子修起来,哪里需要一万,你怎么也不能讹我们这么多啊。”胡铭晨态度无意中稍微软化了些许道。

    “用不了一万,那你说多少钱?”男子凶声恶气道。

    “五千,顶多五千块。”胡铭晨伸出右手道。

    谁也没想到胡铭晨会如此认真的在这个事情上讨价还价。

    “五千意思是五千你们就买吗?”男子看着胡铭晨犹豫道。

    “如果是五千的话,那有得谈。”胡铭晨可没有把话说事。

    “说了半天,**的还不是废话,耍我啊。”

    “这怎么能算是废话呢,一点都不废,一万的话,那是直接不用谈,五千的话,可以谈,这区别是很大的。”仿佛不经意间,变成了胡铭晨掌握谈话的主动权。

    胡铭晨话说得云淡风轻,一点不像是在谈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旁边的同学,不管以前对胡铭晨是何种态度的,现在,小心脏里面都对胡铭晨佩服的不行,暗暗的为他竖起大拇指。

    “谈,谈,谈,谈个屁,就这么干谈有个鸟用,我答应你,你拿得出钱来吗?”男子气急道。

    “你不用管我是否拿得出来,那是我的事情,起码,咱们得把条件谈拢了。而且,光是我们两个这样谈也不行。”胡铭晨老成持重的道。

    “我就说了,你小子就是糊弄我,尽说些废话,不这样谈还能怎么谈,敲锣打鼓的谈吗?是不是还要找人来唱一场戏啊?”男子道。

    男子的话,将胡铭晨身后的好几个同学都给逗笑了。原本一件很恶劣的严重事情,他们说起来就那么像是开玩笑的滑稽呢。心情放松,他们刚才的那种紧张和害怕也得到了极大的舒缓,起码,现在没有几个人感觉到恐惧了。

    “唱戏倒是不至于,但是敲锣打鼓还真的是要。你想啊,你家卖房子,那怎么着也要找几个见证人,找村里面公证一下,写个材料啊,对不对。如果就我们这样谈,就算谈成了,最后谁翻脸不认账怎么办?”胡铭晨道。

    “你敢,你翻脸试试看,你要是不认账看我怎么收拾你。”男子指着胡铭晨道。

    “我是怕你翻脸不认账啊,这里都听不出来?”胡铭晨神情漠然,但是说话的语气里那股子调侃,却是谁都听得出来,“如果你真的是要卖房子,可以,就像我刚才说的,咱们把见证人找了来,还有你的婆娘什么的,说清楚讲明白了,买就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让人没话讲。这是我们做人做事的原则,怎么办,现在就看你的了。”

    “行,你小子嘴巴会讲,但是你再会讲也没鸟用,你一个小屁娃娃做不了主。你找你家大人来讲,让他出钱,要找什么公证,我去喊。”

    “没有问题,但是有一点,你得先放他们走。”胡铭晨点头道。

    “放他们走,没那么好的事情,事情没办好,说也不能走,都走了,到时候我找谁去啊,你当老子是傻瓜吗?”

    “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不好听呢,他们走了,不是还有我的嘛,是我要买你的房子,又不是他们要买,留他们下来有毛用啊,他们一个都是娃娃孩子,当个见证人都没资格。你到底是要卖房子还是要拦路绑架?把话讲个清楚明白,你要是拦路绑架,那我还和你讲个屁的价钱,还喊什么大人,直接报警得了,该怎么办怎么办。”胡铭晨不卑不亢道。

    胡铭晨将道画下来,那个男人还真的是不好办。他的目的当然不可能是拦路绑架,说难听的,这可是几十个人,他要绑也得绑得过来啊。只要一声喊,几十个人到处一跑,他追都追不住,顾得了西边,必然就顾不了东边。

    胡铭晨是的确想买这个房子,可是在班上其他人看来却不是这样。他们只觉得胡铭晨这是舍己救人,通过他自己的牺牲,将其他人全部换出去。

    这样的误解乌龙,反而一下子将胡铭晨的形象无限拔高,就连上官文清,也敢动和崇敬于胡铭晨的这种作为。

    胡铭晨真的是伟大,不是她能比拟的,下湖救人不含糊,现在舍身为人,一样的不含糊。怪不得他能够在班上威望那么高,一般人的的确确做不出来他的行为。

    “你把你家大人喊来我就放他们走,不但放他们走,我还找人用车将他送进城。”男子道。

    “你能找到车,什么车?马车吗?”

    胡铭晨原本是认真的问,但是却让那个男子以为胡铭晨是看不起他,揶揄他,取笑他,讥讽他。

    “你**的狗眼看人低,以为老子们农村人就只有喊得起马车吗?老子找两个拖拉机不行吗?老子现在真想抽你。”

    “别骂人,有话好好说。拖拉机就不必了,那得烧油,费钱,你能不能找几辆马车呢,我这些同学喜欢坐马车。你可以的话,那我就喊个大人来解决这个事,行不?”胡铭晨耐着性子解释道。

    “曰**的,喜欢坐马车,这他娘的怪。喊,赶紧喊,记得别光喊,要带钱来。你家大人来了,我负责找马车送他们。别再和老子叽叽歪歪了啊,我耐心有限。”

    “行,走吧,我们和你到你们村子去。”胡铭晨说着拿出手机来打电话。

    胡铭晨的电话当然不是打给胡建军或者江玉彩,这种事情,找他们来是不合适的。胡铭晨的这个电话是打给方国平,他是大人,他只需要出面就行,这个事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胡铭晨之所以要这个男人去把村里的人喊来,他的目的可不光光是这个男人家的房子,如果只买他的房子,那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胡铭晨宁可扔一千块钱给他完事。

    胡铭晨真正看中的是整个山顶湖,要是有可能,将整个山顶湖连同周边的区域给买下来。这片区域现在是还没有开发,也的确偏僻落后,但是,一旦整治开发好了,会是一个不错的所在,有湖,有洞,有瀑布,有小山,有草地,远处还有林子。弄一个小型景区完全没问题,即便不从投资角度考虑,这里也会是一个修建别墅度假区的绝佳所在。

    胡铭晨打电话给方国平,只是说了两句话,一分钟不到,童话就结束了。

    之所以会这样,就因为方国平其实距离胡铭晨他们并不远,甚至,他从远处就能看到胡铭晨他们这一群人。

    “他很快就来,我看,你还是赶紧去联系马车吧。”挂了电话,胡铭晨冲那个男人道。

    男个男人等胡铭晨挂了电话都还有点二楞二楞的。这么容易?真的有人家愿意花钱买这房子?即便胡铭晨已经让他赶紧去找马车了,他都还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