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553章 那我们就试一把

正文 第553章 那我们就试一把

    “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是公报私仇,是滥用职权。”一听说自己无辜变成了被调查的对象,贾克顿时就急了。

    邹警官的做法,也引得一些住客的不满,大家议论纷纷,傻子都看得出来,这姓邹的明显就是要偏帮,并且还要整治胡铭晨他们。

    “你们吵什么吵,该干嘛干嘛去,要是妨碍我们警察办事,也把你们带回去。”邹警官带来的协警指着那些看客气势汹汹的道。

    一听说自己也要承担责任被带回去,那些住客谁也不愿意惹祸上身,纷纷愤愤不平的议论着离开。

    “官威好大啊,现在连掩饰都不掩饰了,公然威胁与恐吓起老百姓来。走吧,我们都跟你回去,看看你到底还能玩出什么把戏。”胡铭晨冷峻着脸道,“对了,你们的警车坐得下这么多人吗?”

    邹警官他们是两个人,顶多开一个车来,甚至两人骑了一辆摩托车来都可能。而现在回他们派出所,全部加起来9个人,怎么可能坐得下。

    胡铭晨的话,一下子就问到点子上了。这个邹警官,并不是真的要带回派出所去调查,到了派出所,有些事情也未必是他说了算。他那么说,也是虚张声势,希望可以压住胡铭晨他们而已,起码得吓住贾克。

    “那我们可以叫人来支援。”那名协警气结道。

    “那就赶紧叫吧,叫得越多越好,你们俩可是碰到的大案子了,涉案金额可是五十块呢。再喊几辆警车来,或者赶紧向你们的指挥中心求助。”胡铭晨戏谑的激将道。

    胡铭晨当然是戏谑他们,至始至终,胡铭晨都很镇定,因为没有慌乱,他才能看得明白。

    一个涉案五十块钱的小案子,如果是正常的时候,警察只会在当场调解一下完事。这不仅是金额小,关键是,它还不属于刑事案,因为不是抢劫,也不是偷盗。在这样的情况下,费大力气将人带回派出所去,那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

    现如今,各个地方的警用资源都很有限,哪能经得起一点点小事的如此折腾。

    邹警官也是有点傻眼,他实在想不到,一个小娃娃能够如此淡定理智,在他过往的经历中,完全没有这样的例子。

    现在的局面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退维谷啊。

    “你倒是很能说,很能强词夺理,行,你们不是喜欢到我们所里去体验吗?走吧。”邹警官犹豫了一下后道。

    “听你的意思,他们不去?”胡铭晨反问道。

    “要去,他们自己走路去。”

    “呵呵,自己人不亏是自己人啊,当事双方还能分开去,这是优待我们咯?抱歉,我不同意,他们跑了怎么办。再说了,别忘了是我报的警,不是他们。”胡铭晨冷笑道。

    “你**的,叫你走你就走,一个娃儿,叽叽歪歪个毬啊。”那个协警不由分说,伸手就去拽胡铭晨的肩膀。

    胡铭晨一个下劈,就将协警的手臂打开。

    “**的,你还敢袭警,这回事情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了。”邹警官骂了一声道,“周强,把他给我控制起来,看我这回怎么办你。”

    这两个警察就像是逮住机会,闻到腥味的猫,顿时间就要对胡铭晨用强。

    看到这个局面,毛三和李春芝他们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看你这回怎么死的神态。

    周强得到命令,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甩开手膀子就要对胡铭晨下手,只是这个家伙也不想想,毛三他们是怎么受伤的,就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胡铭晨吗?

    见周强要对胡铭晨下手,胡建强就要帮忙,而胡铭晨却将他挡在一边。刚才的交手,让胡铭晨很自信他一个人能够对付。

    果不其然,那个周强要抱住胡铭晨,试图将他扭翻在第铐起来。哪晓得胡铭晨的力气一点不比他小,不但没能扭住胡铭晨,反而被胡铭晨很有技巧的一挡、一扭、一压,整个人就这样被胡铭晨给反扭住右手按压得动惮不得。

    邹警官见胡铭晨这么利索就将跟他来的周强拿下,他也忍不住了,问题是面子也挂不住。

    邹警官左手指着胡铭晨,右手往腰上掏,做出要掏枪的动作:“放开他,放开他,我命令你放开他你这是袭警的重罪老实点”

    事情搞得这么大条,其他人那都是能闪就尽量闪远一点,谁也不希望被牵连进去。

    摸了两下,见胡铭晨还是不放,邹警官就真的将他的配枪给拔了出来。

    “我警告你,放了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赶紧放了他”邹警官握住枪,不过枪口倒是没有对着胡铭晨,而是适当的乡下倾斜对着地面。

    “你知不知道你对我拔枪意味着什么?”胡铭晨瞟了邹警官握枪的手一眼,表情严峻,只不过话语里并不当回事,“我是正当防卫,你是警察,竟然对一个正当防卫的人掏枪,你还真够可以的啊。你是存了心要当保护伞是吧?我报警,你不替我做主也就罢了,反而还处处针对我们,处处为难我们,处处想整治我们,你算哪门子的警察?”

    “甭管老子算哪门子的警察,现在,你必须立刻放了他,否则老子就不客气了。你袭警,我是随时可以开枪打死你的。”邹警官越说越气,越说越火。

    “开枪打死我?那你就开啊。”胡铭晨毫不畏惧道。

    胡铭晨不怕,胡建强倒是有些怕了。作为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他可从来没有和警察乃至于国家工作人员顶牛过,在他的常识里,警察办案,最好是能好好配合,再不济也不能硬闹。

    “小晨,要不就先放了吧,为了五十块闹大了不值得。”胡建强全乎铭晨道。

    “三叔,难道你看不出来现在已经不是五十块的事了吗?人家这是铁了心的要颠倒黑白整治我们,他们就是狼狈为奸,蛇鼠一窝的一丘之貉。”胡铭晨应道。

    “那大不了那五十块我们不要得了。”胡建强道。

    “不要人家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了。”

    “你们不要冲动,不要冲动,这不是什么大事,有话好好说。”贾克站在远处相劝道。

    贾克怎么也想不到,为了五十块钱会弄到袭警和拔枪的地步。不过他对这两个办案的警察也是很看不过眼,他们的包庇行为,简直就是肆无忌惮。只不过现在不是讨论那个的事情,当务之急是先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下来。

    “你现在已经妨碍公务,马上放人,听到没有,不要逼老子,放人”邹警官不管贾克的劝告,继续对胡铭晨威逼警告道。

    “小伙子,你先把这位同志放了吧,啊,你先放了,小事情别搞成大事情啊。”贾克转而针对性的劝谏胡铭晨道。

    “我又没对他做什么,谈不上什么放不放。”胡铭晨清淡的说完,猛的将周强往邹警官的方向一推,周强就撞了过去。

    见周强撞过来,邹警官急忙收枪闪躲。

    邹警官刚避过周强,正要再次正对胡铭晨,胡铭晨就已经欺身到了跟前。他的枪还没来得及对准胡铭晨呢,就被胡铭晨一把捏住手腕,一劈一拍将枪夺了去。

    “你你你敢抢夺枪支,好大的胆子”自己的手空了,邹警官就为之一惊,再一看,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将他着实吓了一跳。

    从警十余年,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好警察的枪我不敢动,恶警察的枪,我还是敢下的。我总不能让你给白白打死,对吧?”抢了警察的枪,胡铭晨竟然还能做到不惊不慌。

    “你你知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今天你的行为,你是跑不掉的。”邹警官显得有些支支吾吾。

    “我为什么要跑?我是在见义勇为,揭露恶势力保护伞,我为什么要跑?我不但不会跑,我还会等你们市局督查室的人来。”胡铭晨一手拿枪,一手再一次掏出手机。

    这的实感挺好,也挺重的,不过胡铭晨在山狼突击队里面已经摸过好几种枪了,一只手握着这样一把枪没问题。

    毛三和李春芝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胡铭晨会是这样的猛人,修理他们就算了,连警察也敢下手。几个人对胡铭晨的恨意现在已经变成了畏惧,这家伙,根本不是一般人。

    就连贾克也怎么都想不到,胡铭晨看起来听老实的一个人,会做出这种惊奇的事情来,嘴巴能讲,伸手更是了得。

    胡铭晨拨打114查了个号码后就打给镇南公安局的督查室,他已经不相信解放路这边的派出所了。

    “别动,刚才你让我不要逼你,现在你也逼我。”见胡铭晨打电话,注意力有些分散,邹警官就像把枪夺回来。而胡铭晨后退一步后,枪口再一次指向了邹警官。

    “我不信你敢开枪。”邹警官现在还真的是有一名警察的无畏和威严,竟然不惧黑洞洞的枪口。

    “行,那我就不退了,我们就试一把,看我敢不敢,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十六岁不到,应该说十四岁,我不知道这个年纪开枪打死一个人会怎么样。”胡铭晨双眼畏缩,露出一道寒光道。

    胡铭晨的话说完,邹警官就不敢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