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561章 纯粹是报复

正文 第561章 纯粹是报复

    “你一个小娃娃出门,在身上带这么多钱干什么?你哪来的这些钱?”审问胡铭晨的那个警察倒是并没有立刻表态说要收钱,而是瞟了一眼那些钱后问胡铭晨道。

    胡铭晨差不多是要气急而笑,这**的算什么问题啊,老子难道出门还能不带钱吗?碍着谁了啊?

    “你这问题难道你们查房查到的每一个人出门都不带钱?出门在外,带点钱在身上防身使用,这不是理所当然和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很奇怪?你们出差你们去旅游,你们走亲访友,身上就一分钱不带?难道还要饭去啊?至于说钱是怎么来的,只要不是违法所得,谁能管得着?大街上所有人身上的钱怎么来的都要给你们汇报清楚?”胡铭晨压抑着怒火一连串的怼着反问道。

    “现在是我们在问你,你**哪有资格问我们?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队长,现在怀疑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人,还不知道是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要不将他带回派出所去接受调查?”守在门口的那个警察横眉瞪眼的朝胡铭晨大声吼道。

    “行,将他带去调查二十四小时。”审问胡铭晨的那个警察阴鸷的看着胡铭晨点头同意。

    听说要将自己带走调查二十四个小时,胡铭晨忍不住了,要是二十四小时后再出来,他的火车不知道去多远了。

    本来自己这次就晚了,要是再耽搁又耽搁,那这次琼州的集训还不如不去了呢。

    胡铭晨一把将审问他的那名警察推开:“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你是在滥用职权。”

    被胡铭晨推一把,这个警察自然就很不爽了,连同旁边的两个警察也暴跳起来。

    三个人一拥而上,就要对胡铭晨采取强制措施。

    一个掐住胡铭晨的脖子,另外两个则是要反扭胡铭晨的手。

    “**的敢袭警,这回有你好看。”一个警察一边动手一边骂道。

    他们动粗,胡铭晨也不是那种任人宰割之人。他一甩脑袋,就用头和肩膀主动撞向掐他脖子的这个警察,至于另外的两个警察,他们伸手去揪胡铭晨的手,但是却忽略了胡铭晨的脚。

    胡铭晨先是一脚猛跺在刚才守门口的那个警察的脚背上,那家伙今天穿的是一双软皮的休闲皮鞋,胡铭晨这一脚下去,他立刻就疼得倒吸凉席,感觉大拇指和中间两个指头就要被踩瘪了似的。

    趁着这人手一松,胡铭晨右脚向上一抬,膝盖就顶在了刚才翻他行李的那个警察胸口。

    通常情况下,一般的警察和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区别,有些人就算上警校训练过,可是当参加工作两年后,警校训练的那些底子也差不多耗光了。一对一单挑的话,不少警察也许还不如社会上的混混。基层警察并不像特警那样,时不时有高强度的训练,他们在平时,一样的被烟酒掏空身体。

    然而,胡铭晨虽然趁其不备,一击得逞,可是这个空间毕竟太过狭小,让他想进一步施展根本就施展不开。

    而且还有一点,胡铭晨只是要摆脱困局而已,并不是要对三人痛下杀手,这就有点让他有些畏首畏尾。

    三个警察尽管一开始吃了亏,不过他们毕竟是同事队友,有一定的合作默契,他们三个用身体紧紧的顶住胡铭晨,不给他逃走和施展的空间。

    胡铭晨力气是大,个子也不小,但是在三个汉子这么细小空间的夹击之下,对方六只手上下一起行动,胡铭晨最终还是被他们给控制住。

    “**的,还真有两下子,差点就摁不住你了,手铐拿出来,给他拷上。”那个刚才审问胡铭晨的警察一只手将他的头紧紧的按在墙上,另一只手则是从腰带上解手铐。同时,他的左脚还死死的顶住胡铭晨的胯部。

    另外两个警察则是双双两手扭住胡铭晨的一只手不放,上身也是前倾,紧紧的压住胡铭晨,不让他能够轻易动惮。

    “你们这么做,我一定会找回来的。”胡铭晨青筋暴起,睁目欲裂,咬着牙道。

    三人合力将胡铭晨的双手反铐起来之后,这才放心下来。

    一个警察一巴掌扇在胡铭晨的脑瓜上:“你**的还嘴硬,找回来,找尼玛个头,敢踩老子,看你这回怎么死。”

    说完,这个家伙还不解气,紧接着又一脚踢在胡铭晨的大腿上。

    此时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胡铭晨再不甘愿,心再愤怒,他现在也只能忍受。

    三个人拧上胡铭晨的行李,押着他就离开,在走之前,其中两个警察还笑着和宾馆的老板在前台打了声招呼。

    这胡铭晨就明白了,这些鬼儿子根本就不是什么随机查房,而是专门为他而来。他们应该不完全是为了钱,其核心估计还是打击报复胡铭晨居多。

    这时胡铭晨的脑海里就闪现出了几个人的身影,李春芝,毛三,还有上回的那个邹警官。

    这些人都是常年在火车站附近的,他们与胡铭晨都有过节,因此,三边都有对付他的理由存在。

    不过胡铭晨过滤了一遍之后,他自己认为,最有可能这么干还是那个邹警官。

    要出动三个警察,对于李春芝和毛三来说有些难度,在这一片他们并不是那种太上的台面的人。可是邹警官就不一样了,这些可以说都是他的同事兄弟,替他出个头办点事,可能性极大。

    上回胡铭晨离开市局之后,也不知道哪个邹警官后面怎么样处理,到底是处分了还是不了了之,他根本不得而知。

    在宾馆门口,停了一辆进车,三人将胡铭晨压出来之后就将他推上车,一个在前面开车,两个和胡铭晨一起坐在后排,将他卡在中间,防止他逃脱。

    从宾馆出来,半夜的冷风一吹,胡铭晨脑子清明了很多。

    这个时候,胡铭晨知道粗暴的反抗乃至于逃脱,已经不是可以采取的手段方式。那只会给他们进一步整治自己的理由借口,而今眼目下,得示弱,得想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否则对他来说真的是不利。

    这些混蛋能够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他给抓起来带回派出所,那谁又知道他们不会冒其他的险呢。

    虽然现在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但是执法环境还是存在许许多多的问题。在某些地方,基层执法部门也许还不如社会道上的人呢,他们黑起来,可能比土匪还黑。

    这些家伙存心要整胡铭晨的话,完全存在那种栽赃的可能。

    胡铭晨现在还未成年,一定程度上受到法律保护。可那是在光明的层面部分,在私下底,如果这些家伙给他搞个不轻不重的罪,将他整到少年劳教所,那他也受不了。就算以后翻了身,翻了案,前面吃过的苦头也是弥补不回来的。

    “放心,我不会跑,几位同志,你们是邹福海安排来的吧?”警车开动之后,胡铭晨沉吟一下试探问道。

    邹福海就是那个邹警官,胡铭晨是上回和他们到了市局督察处后才知道的名字。

    “跑,要你丫的跑得了。”胡铭晨右手边的警察戳了一下胡铭晨的后脑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开车的警察从后视镜里乜了胡铭晨一眼反问道。

    “不干什么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因为在镇南,我只得罪过一个叫邹福海的警察,应该和你们是一个派出所的。”胡铭晨偏了偏头道。

    “我告诉你,我们不是谁叫来的,就是正常执法,遇到你暴力反抗,就这么简单,啊,听明白了吗?”开车的警车悠然说道。

    这家伙这么说,胡铭晨就清楚,被自己猜对了,否则,他的话就不会这么刻意,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而且,他们对胡铭晨已经有了初步定性,就是抗拒执法,而且还是暴力性质。这样,就把错误完全推到了胡铭晨的身上,至于胡铭晨反抗之前的那些细节,人家提也不提,就像是没那回事。

    “是,是,是,没有关系,那你们打算怎么惩治我呢?”胡铭晨心里明白,却装出一副害怕的糊涂样子。

    “你倒是心里清楚,知道长坡岭那里有一个少教所吗?其实也不会怎么样,你要是都配合的话,就去哪里蹲一年半载算了。”开车的警察毫不掩饰的说道。

    尼玛的,够狠的啊,少教所蹲一年半载,那老子这一身岂不是毁了三分之一。且不说案底,就是那里也不是一个好呆的地方。弄不好,自己今后的学业还会遇到各种困难和阻碍。

    在车上只聊了几句,警车就开到了解放路派出所。

    虽然火车站有一个车站派出所,可是他们只负责车站范围内的治安以及火车上移交下来的案子。超出那个范围,就归解放路派出所管辖。换言之,火车站广场以外,包括解放路这一片,全部是归解放路派出所管。

    名字虽然叫解放路派出所,不过其所在的地方并不是解放路上,而是位于解放路与民主路之间的三林巷里面。

    这是一个独立的院子,办公楼有四层,从警车上下来之后,胡铭晨就被带到了二楼的一间问询室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