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568章 走,上车

正文 第568章 走,上车

    胡铭晨在镇南多耽搁了一天,才得以动身前往琼州,只不过他改变了交通方式,而是从镇南机场坐飞机前往。

    胡铭晨能够顺利搭机,还是丁耀阳的功劳,他帮胡铭晨找了机场的人打招呼,胡铭晨才得以以未成年人的身份单独乘机。

    在购买机票之前,胡铭晨给陈学胜打了电话,让他通知那个那个小管,别在雷江浪费时间了,他可以自己先回家。

    然而胡铭晨在琼口市机场下飞机的时候,那个小管竟然等在了旅客出口处,手里还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迎接胡铭晨先生。

    “你好,我是胡铭晨,你是管先生?”胡铭晨见此情形,不可能招呼不打就自行离开,因此他就走了上去。

    “哦,你好,我就是小管,管延和”自谦的介绍了自己后,管延和就觉得有点点不对。

    胡铭晨不管怎么看,都比他还要小,自谦为小管,感觉不是那么的对劲。

    “呵呵,辛苦管大哥了,害你在雷江多等了一天。”胡铭晨没有让管延和尴尬多久,立马就以一个很恰当的回应化解的囧囧的气氛。

    “不辛苦,不辛苦,陈总交代过,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服务好你。胡先生,我们是现在马上去西单县吗?”管延和殷勤的道。

    “嗯,马上就去,从琼口过去,是坐火车方便还是坐汽车方便?”胡铭晨已经来晚了,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浪费。

    “相比之下呢,当然是坐火车要快一点点,不过,我已经提前谈好了一辆的士车,他可以直接从机场将我们送去,这样就最简便,最节约时间。”管延和道。

    “那感情好,的士车在哪里?我们马上就走吧。”

    “胡先生,要不你先吃点东西?机场那边有两排餐厅”

    “不必了,在飞机上已经吃过飞机餐,走,宜早不宜迟。”胡铭晨摆手拒绝。

    管延和是服务胡铭晨的,胡铭晨既然那么急,那自然就他怎么说怎么好。

    陈学胜反复交代过他管延和,对胡铭晨要做到百分百的尊重和服从,在他在琼州期间,一定要服务好他。只要能够让胡铭晨满意,等他回到鹏城,就给他加工资和提职务。并且陈学胜还给了他一条便利,就是为了服务胡铭晨所有的开销,公司都会给他报账,要他不必担心。正因为如此,管延和才包的士车,否则,他是宁可去火车站坐环岛铁路火车的。

    两人下到机场停车场,果然有一辆的士车等在那里。

    上车后,司机打火发动,就开车离开机场,详细而去。

    西单县距离琼口市有两百多公里,一路过去,路况不错,省道宽敞,司机用了五个多小时就开到了西单县城。

    “胡先生,咱们到西单县了,你是要去”

    管延和只知道胡铭晨要来西单县,却不知道他要去西单县的具体哪个位置。

    “等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胡铭晨道。

    然而胡铭晨拨打裴强的电话,是关机的。

    “电话打不通,管大哥,你知不知道这边有一个陆战队的训练基地?”胡铭晨合上电话问道。

    “陆战队的训练基地这我没听说,我只晓得,在王堂镇那边的海边,有一个海军的体能训练基地,不知道你要去的是不是那里。”管延和想了想道。

    “那应该就是那里了,走,咱们去。”裴强也没有告诉胡铭晨确切地址,胡铭晨只能猜测,应该就是管延和说的这个地方。

    西单县只是一个海边小县,不可能有多个军方基地。

    “咱们之前说好的价钱只是道县城,要去下面的乡镇,得额外收钱哦。”司机道。

    “师傅,走,你放心,少不了你的,这里到王堂镇没多远,十七八公里,你去了,多给你三十块钱。”为了胡铭晨,管延和才不在乎钱,何况这个费用是可以报销的。

    在管延和的指路下,的士车开到了王堂镇的一个靠海的军营门口。军营门口并没有挂出牌子,但是大门上头的军徽明亮闪耀,而且,军营门口还有岗亭,岗亭里面的战士身背钢枪,挺拔威武。

    到了这里,的士车自然是不可能往里开了的,胡铭晨和管延和只有下车。

    管延和一路上疑惑重重,他实在不知道胡铭晨要来这样一个军事基地干嘛,他又不是军人,听他说起,他也不像军属。

    下车后,胡铭晨将行李交给管延和,自己则是往岗亭走去。

    “同志,我想请问一下,山狼突击队的人员是不是在这里训练?”

    胡铭晨很有礼貌,他以为他这样问了,对方就会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

    哪知道,站岗的战士打量了胡铭晨一眼:“这里是军事禁地,请你赶快离开,你打听的内容也是军事机密,我无口奉告。”

    “同志,我不是坏人,我和他们是一伙儿,我来晚了而已。”胡铭晨怎么能就这么离开,那他岂不是白跑一趟。

    站岗的战士再次扫了胡铭晨一眼:“你和他们是一伙儿?你要是和他们是一伙的,你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而且,你这个样子像当兵的?”

    “我我说的是真的,你要不信,如果他们在这里的话,你可以问他们的主官裴强队长嘛,是他让我来的。”胡铭晨感到这个问题真的很不容易说清楚。

    “我不认识,我只知道,你们不能在此久留,请你们尽速离开,除非你有上级文件。”战士板着脸,威严的道。

    “我哪有什么文件啊,我就是来找人而已嘛。”胡铭晨苦着脸道。

    “我不管你找谁,请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将对你们采取措施,然后移交给派出所。”站岗的战士油盐不进的道。

    胡铭晨敢和民警对着干,但是在这里,他却再无奈也没办法,因为那块写着“卫兵神圣,不可侵犯”的牌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和站岗的战士说不通,胡铭晨只能气馁的选择离开军营大门口。

    “怎么?没找到人?”见胡铭晨垂头丧气的样子,管延和就大概猜到了状况。

    “他直接就没帮忙找,说这里是禁区,我问的问题是机密。”胡铭晨将自己的行李包接过来,甩背在肩膀上道。

    “那怎么办?这人也真是的,帮着打听一下怎么了,干嘛要那么死板。你等着,我帮你去问,对了,你要找里面的谁来着?”管延和争取试图表现道。

    “算了,他更不会告诉你。我们暂时离开,回头我再打电话联系一下吧。哦,到了西单了,你赶紧回家去吧,我自己一个人等等就行。”胡铭晨拦住管延和道。

    “呵呵,没关系的,我忘了告诉你,我家就是这王堂镇的,从这里去我家没多远,四十分钟就成。”管延和不好意思的笑着道。

    怪不得他晓得这边有一个海军的体能训练基地,怪不得他对道路很熟悉,一路上指路就没错一次。

    “哦,呵呵,那还真的是巧了。”

    “要不,你先和我去我家,要是找不到你要找的人,就先住在我家。”管延和邀请道。

    “算了,就不去打搅了,我随便在街上找一个小旅店住一住就行。”胡铭晨表示婉拒。

    “还是去吧,我们这王堂镇,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宾馆。这边比较偏僻,没有旅游业,也没有繁荣的工商业,镇上就只有一个镇政府的招待所,可是上面来了人,宁愿住在西单县城,也不愿意住那招待所,你还是和我去我家吧。”管延和继续邀请道。

    既然陈学胜老板那么在乎这个小青年,那管延和就觉得胡铭晨不是一般人。而且他也觉得镇上面的那个小招待所还不如他家干净,起码胡铭晨去了,被褥床单什么的,一定会给他换干净的上去,招待所的房间,还不知道多久没人睡了呢。

    “那行吧,我就叨扰了。”在管延和的游说下,胡铭晨稍作沉吟,答应了他的盛情邀请。

    人家又接又送的,去他家看看也好,怎么说,这个管延和也算是自己的底下员工。作为老板,胡铭晨理应了解一下员工的家庭生活。

    军营的大门口是一条不太宽的水泥路,周围没有多少人家户,路边的棕榈树高大挺拔。的士车已经走了,胡铭晨他们就只有沿着水泥路往管延和家走。

    他们俩刚走了两百多米,就看到前面开了一列军绿色的吉普车。前面就是军营,有军用吉普车经过实属正常,胡铭晨他们也就没有太在意,只是观察的打量了两眼而已。

    然而,当第一辆吉普车从胡铭晨他们旁边开过去几米之后,嘎吱一声刹车的刺耳声响,那辆吉普车紧急停了下来,前面一停,后面的就跟着紧急制动。

    “嘿,你小子怎么走了啊?”从吉普车上跳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军装平头男朝胡铭晨他们大喊一声。

    一听这个声音,胡铭晨就欣喜,他听出来了,那就是裴强的声音。

    “哎呀,强哥,是你啊,我能不走吗?卫兵不但不让我进,而且还不帮我打听情况。”胡铭晨小跑上前去。

    “走,上车,那位是”裴强招呼胡铭晨一声,又疑惑的看着管延和。

    “哦,他是当地人,是他带我来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