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651章 还是卖个他们吧

正文 第651章 还是卖个他们吧

    “那什么样的价格,你们才觉得是合适的呢?”胡铭晨饶有兴趣问道。

    熊梅和庄为民对视一眼,最终由庄为民来回答。

    “这个就得根据周边的房价来,你们应该晓得,我们的老房子虽然旧,可它位置好啊,紧挨着市政府,位于城中心,交通便利,周边繁华。周围的房价三千到三千六七不等,由此来推,我们的房子怎么着也不得低于五千。”庄为民不愧在公家单位上班的,报个五千的数字,前面铺陈好一番。

    “不低于五千?呵呵,你们怎么不去抢?还五千,干嘛不喊五万?”胡建强带着火气不屑的质问。

    “三叔,话不能这么说,谈买卖嘛,当然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庄先生有他的想法,没什么错。”胡铭晨温和的劝道。

    胡铭晨不想把事情给搞砸,毕竟有人送上门来要卖房是好事。至于价钱,又不是他们定了就算,何况,五千的这个数,差距还不是太远。毕竟胡铭晨算上装修费的话,已经四千四了呢。

    “买卖是买卖,可也要靠谱啊,他们是靠谱的人吗?”胡建强尤不解气。

    “我们怎么不靠谱,五千贵啊?你不知道房间年年涨了吗?”熊梅沉着脸看向胡建强道。

    “熊阿姨,熊阿姨,如果你们真行想卖,咱们好好谈,啊,好好谈,我们都别动气。”胡铭晨劝道。

    “我们没动气,可是他就像我们非求着卖给他一样。”熊梅瘪了瘪嘴道。

    “买房卖房,你情我愿,没有求谁也没有逼谁的**。我说句公道话,你们开出的价格呢,也不算太离谱,但还是稍微偏高了一些。刚才说了,周边房价目前就三千多,可是你们足足高了百分之五十,这就有点过了。我想知道,这个价格还能谈吗?”胡铭晨心平气和的道。

    “如果我们是楼房,那这个价格是高了点,可我们是砖瓦老房,这可不一样。”庄为民道。

    “就是,面积上,你们还得让出百分之五十才行,谁不知道,你们买了之后,立马就会修成楼房,那一下子就翻好几倍。”熊梅耿直脖子补充道。

    “呵呵,面积上还得让出百分之五十,意思就是你们实际面积要乘以一点五,是这个意思吧?”胡铭晨轻声笑道。

    “就是这个意思,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别的地方就是这么让的。在这个地段,百分之五十可不多。”熊梅道。

    “老板,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那种人,面积是要让的,前段时间,多宝山后面征收了一片来开发,人家就多给了百分之五十的面积。我们这个位置,可比多宝山那边要好不少吧?”庄为民跟着道。

    胡铭晨点了点头:“嗯,庄先生说的有道理,必须承认,这个地方是要比多宝山那边好得多,中心区,黄金地段嘛,可是你怎么不想想他们为什么买多宝山后面的那些房子那些地,而不愿意买你们呢?以前你们这里的房子经常有人来买吗?”

    胡铭晨很平和的问话,却让庄为民有点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有,怎么没有,大把多,上个月还有人来要买的呢,就是让百分之五十,价格四五千,我们还没有卖给他们呢。”熊梅瞟了瞟庄为民,目光闪了闪道。

    “哦,原来这样,三叔,给两位倒杯水。”胡铭晨点了点头,招呼胡建强道。

    熊梅和庄为民进来到现在,手边干巴巴的,胡铭晨他们连杯水都没奉上。

    见胡铭晨让胡建强给倒水,熊梅得意的露出微笑看了丈夫庄为民一眼,庄为民倒还矜持一些,不过对于胡铭晨的反应,他也表示满意。

    在他们看来,胡铭晨这是遇到了竞争对手的压力,所以要讨好了。

    “熊阿姨,熊二爷伤势怎么样了?”等胡建强不情不愿的将两杯水放在这两口子的身旁后,胡铭晨转移话题,亲切的问道。

    “挺好的,有意识,医生说休息几天,调养好点了可以动手术。”熊梅回答道。

    只是熊梅心底里纳闷,这问题不是进来就问过了吗?怎么还问。而且,不是在谈买房子的事吗,干嘛突然转移话题了呢。

    “哦,那就好,对了,那那个小偷怎么了?抓着了吗?”胡铭晨又问道。

    “虽然确定是个小偷进屋偷东西被我爸撞见,可是,小偷哪里那么容易抓啊。又不是什么大案子,派出所那边不会太上心的。”庄为民道。

    “庄先生不是也在公家单位工作的嘛,你去打个招呼,施加电压力,也许派出所就用心去抓了。这要是能抓住小偷,还能找他要点民事赔偿,减轻一下熊二爷住院治疗的费用负担。”胡铭晨好心好意的提建议道。

    “你就别提了,他就是个废的,打招呼人家也不买账。”提起这事,熊梅就有点气。

    “我怎么废,人家怎么不买账?瞧你这话说的,警察同志办案,有他们的一套程序和方法,人家会根据轻重缓急来。再说了,那小偷又不是写个名字沾脑袋上站在马路边等着抓,我再去打招呼有什么用。就像别人找我们教育局办事,也不能别人说什么我们就怎么动啊。”庄为民不舒服的驳斥熊梅道。

    其实说了半天,就是庄为民位不高权不重,如果他是个大领导的话,再难抓的小偷,派出所的人也能将他逮住,除非是那种干一票就换城市的流窜犯。

    反过来,他们区教育局也是这样的,会不会按照别人的意思动起来,还是看那个发话的人是谁。

    庄为民在区教育局就是个股级干部,谁会甩他啊,他的面子是真不大。

    “说来说去,就是你没用呗,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暴徒,哪有那么难抓。”

    “熊梅,我告诉你啊,你这话我不爱听。”庄为民指着熊梅很不爽道。

    “两位,两位,稍安勿躁,我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总有一天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的。每天发生那么多案子,警察同志的确不可能每件案子都全力处理,没那么多人手,没那么多经费。”生怕这两口子就这样吵起来,胡铭晨赶紧劝道。

    胡建强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样子站在旁边,他还有点怪胡铭晨阻止一场好戏的上演呢。

    “这段时间,老人住院,遇到这种烦心事,谁心里都不会好受,互相体谅一下,看开一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那两口子不说话了,胡铭晨又接着道。

    “可不是嘛,还有孩子上学要照顾。”熊梅道。

    “是的,是的,你们放心,欠我们的五千块钱不用那么急着还,拖个一两个月没问题,呵呵,你们今天来道歉,还买了水果,谢谢,有心了。”胡铭晨点着头,和悦的说道,就像是亲戚或者好朋友一样。

    只是,庄为民却感觉胡铭晨这明显有点没话找话说一样。那水果早就放在那里了,难道之前没看见啊?

    “这是应该的,你们帮忙救了我们的长辈嘛,理应如此。”庄为民敷衍道。

    说完之后,庄为民还用手肘有意无意的触碰老婆熊梅一下。庄为民这可不是挑衅,他只不过是要给熊梅某种暗示而已。

    “现在我们还是说说那房子”熊梅眼神飘忽着看了胡铭晨两眼,稍作沉吟后道。

    “熊阿姨,喝水,喝水,你们住的那个地方,距离老人家不多远吧?”胡铭晨没等熊梅讲话说完,就插了进去。

    “我们住在都市路那边,距离不远,不过要到这边来的话,还是要坐几站路的公交车。”熊梅本能的回答道。

    “哦,那不远不近的,走路估计的二十几分钟半个小时。不过虽然有点距离,我想你们还是会常常过来看望照顾一下老人的吧。”胡铭晨顺着这个话题搭茬道。

    “也没那么多时间,自己有自己的事情,一个星期过来一趟吧,有时候遇到事的话,半个月才回来。”庄为民道。

    “要是能够买个房子,住挨着,或者换个大点的房子,那就好了。”熊梅叹了口气道。

    做闺女的,熊梅不管处事怎么样,她不可能对老人一点孝顺之心都没有。

    “那确实是,住在一起的话,方便照顾,老人年纪大了,是该好好享受一个舒心的晚年。”胡铭晨附和道。

    “呵呵呵。”熊梅和庄为民互视一言,然后两人就干笑了两声。

    “呵呵,喝水,喝水,请喝水”胡铭晨也敷衍了笑了一声道。

    熊梅和庄为民只能尴尬的又抿了一口水,两人像是要说什么话,欲言又止的,一个用眼神暗示另一个。而这一切,全落在了胡铭晨的眼里,可是他却就当做是没见到。

    “那什么刚才我们聊房子,呵呵,聊得好好的,被岔开了我们的那房子你们还买吗”经过一番无言的沟通和鼓励怂恿之后,熊梅不好意思的断断续续道。

    “嗯?你刚才不是说上个月有人找你们买了吗,人家给的条件是真的不错,我建议你们还是卖给他们吧。”胡铭晨做出一副恍然的模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