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674章 到底谁拿主意

正文 第674章 到底谁拿主意

    听他这样一说,胡铭晨他们马上跟着熊二爷一起来到葛老头家。

    葛老头家住在巷子的最里边,一家十口人挤在并不大的一栋老房子里面,门里面所有能够利用的地方全部被利用起来了,原本有一个小院子,现在除了中间一条狭窄的走道,也都盖成了勉强能够拜访一张小床的小屋子。

    他家屋檐下,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衣物,他们甚至将床单和被子拿出来晾晒。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种房子比较潮湿,如果床单被子不经常晒一下的话,会总觉得湿润黏糊,感觉很不舒服。而且那样对身体也不好,容易得风湿。

    “葛老头,我帮你把胡总他们给找来了,你看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和他们说。照我说啊,你还是搬过去和我们住挨着的了,大家经常能见面聊天,而且楼上干燥暖和,要不然啊,天一阴,你的脚就痛。”熊二爷走在前面,进门之后,他就率先向坐在正堂屋前面小竹凳上的葛老头道。

    “来,来,堂屋里坐,堂屋里坐,我家就是这么狭窄,你们就将就着点。”葛老头站起来,招呼熊二爷和胡铭晨他们道。

    实际上,葛老头家的堂屋一样不宽敞,墙边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物品,只有考右手边的沙发和饭桌处可以勉强坐得下他们这么些人,而且还要坐得挤挨着点才行。

    葛老头的老板在后厨洗菜,听到人声,急忙出来用老旧玻璃杯倒了几杯白开水放在饭桌上。

    以此同时,葛老头的两个儿子葛大壮和葛二壮也从两边的厢房出来进到堂屋里,他们一个坐在门口,一个站着靠着门框。

    “我呢,条件刚才已经给熊老二说过了,我家人比较多,所以呢,有一套房子不得低于一百二十平方,另外补偿四十万块钱的现金。要是能满足这个条件呢,我家的老房子就卖给你们,要是不能满足呢,那就算了,我们宁可挤在我们的这个小窝里。”坐下来之后,葛老头装好了一杆叶子烟,慢条斯理的点燃吸了一口道。

    “那一百二十个平方可不包括公摊哦,要的是实际面积。”靠在门口的葛二壮道,“要是算公摊的话,一百二十平方根本不够六口人住。”

    “不算公摊?那岂不是得一百四五十平方?这么算的话,你家的这老房子就百来万了呢。你家这房子能值这么多钱吗?”一听说不算公摊,胡建强就有些反弹。

    “百来万怎么了,我家这房子两百多平米,怎么算也要值那么多的嘛,周围房价都三千多了。”葛二壮道。

    “葛先生,你家的房子,正正规规有多大面积,我们都清楚,根本不超过一百六,你说的两百,可是连那些棚子算上的。至于价钱,这老旧得都东倒西歪的房子可以和崭新的平方比吗?住起来感觉都不一样。小区房下面还有绿化和健身设施,光线也完全不可比。如果不算四十万的现金,那倒还无所谓。既然外加四十万了,你这边又还要多要面积,这就有点点说不过去了。”吴怀思道。

    “棚子怎么了,棚子就不是房子了吗?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这房子是老旧,可是我们这等于是地基啊,你们买过去,随随便便就可以在上面加二层,三层,四层,说起来,是你们占大便宜,真以为我们不懂啊!”葛二壮理直气壮道。

    “呵呵,葛先生,要是能够像你这么说的,那就好了。如果能这样,那别说一百二,就是二百二也不亏。可是你觉得能修得了吗?如果这个地方能够修房子,那么估计早就有人买了修了吧。这周围你们比我们熟,你们自己看看,到处高楼大厦了,干嘛还留着你们这样一块地方?那些大老板都是傻瓜吗?你们这条巷子,照理说,位置很好,非常好,处在市中心的绝佳位置。可相应的,你们这里的位置又很差,谁叫你们和市政府一墙之隔呢,你说这里修房子,市政府会准吗?要不,你们自家花点钱盖得了,那样的话,你家就可以在市中心有独栋小楼,多舒服啊,反正几十万就修了,到时候还能卖一部分给别人呢,稳赚不赔。”胡铭晨沉稳练达道。

    “二壮,你就别犟嘴了,这里谁不知道啊,要修房,就得过市政府这道关,除非谁有本事把市政府的地盘也买下来还差不多,你有这本事吗?”熊二爷帮着说道。

    “我要有那本事,我还窝在这里干嘛,早就出去吃香喝辣去了。”葛二壮翻了翻白眼道。

    “那就是了啊,既然不行,说那些话就没啥用处。你们难道就真不想搬出去住外面的漂亮大楼?清月小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在旁边不远,难道临了了,还不给你爸妈享享福啊!”熊二爷道。

    “就是因为要让他们两位老人家住得舒服点,我才要大一点面积啊,我自己有两个小孩,我们一家就四口人。要不是为了老的,我才无所谓,我们年轻人住哪里不是住啊。”葛老二说得一副大义凌然样子。

    “胡总,既然这个地方不能修房子,那你们卖了去,到底打算在这边干什么呢?”葛大壮问道。

    “大壮,瞧你这话说的,胡总他们是好人,就是觉得我们住在这老巷子里面,环境太差,想要帮助我们解决一下居住条件嘛,这难道还能错了啊?”熊二爷帮着唱高调道。

    这个问题,其实所有人都想问,都想知道,可恰恰连胡建强都不知道答案。

    所以当初熊二爷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胡建强就只能忽悠他,净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搞得他们就和喜欢做善事的菩萨差不多。

    本身是忽悠的话,可熊二爷就信了,他觉得胡铭晨他们能够大公无私的救他,还给垫付医药费,那就是好人,是诚实人,不会欺骗他。

    “熊二爷,这种话就不要讲了,谁会信啊,这年头哪里还会有这种人。他们买这个地方,一定是有什么用途,否则,疯了还差不多。”葛大壮道。

    “我们的初衷,的确是奔着帮助大家的目的,所以我们并没有强迫任何一家将房子卖给我们,交易与否,全凭自愿。以后这个地方用来干什么,我们真不知道,也许修一个歪歪扭扭的公园,又或者装修整治一下,变成一条具有老镇南味道的老街,关键就要看今后政府怎么给我们批。反正我们现在就是觉得,能够帮助大家搬出去,改善居住环境,就是我们想做并且应该做的。”胡铭晨脸不红心不跳的往自己脸上胡诌道。

    无论如何,在这一片的收购项目没有完全达成之前,胡铭晨是不会将他的用途说出来的,包括自己内部的人,他也不会说。因为一旦他收购这条巷子的目的说出来了,这些人就不太会将房子卖给他,就算卖,其价格也一定是现有基础上的两倍,三倍,甚至五倍。

    胡铭晨一点不相信那句“我告诉你个秘密,但是你千万不准告诉别人”以及“我保证,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秘密就烂在我的肚子里。”,因为第二句完全做不到,第一句则是自欺欺人和太想当然。

    要隐藏秘密的最佳方式,那就是最好自己连自己都不告诉。只有自己不张嘴,秘密才会保持的住。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他们就是一心做好的。”因为自己的话得到印证,熊二爷激动道。

    “我家的情况有些困难,既然你们是存心要帮忙,那怎么就不能多给点呢?”葛老头道。

    “葛老爷子,其实我们已经帮不少了啊,这次给你们准备的房子,几乎全部是精装房,你们搬过去,啥也不用整,基本上就是拎包入住,在这上面,你们本身就省了十来万的啊。”吴怀思道。

    “你要不这么说,我还差点忘了。既然他们的房子是装修过的,那我也得要点装修费,你们多给五万,总数四十五万吧。”葛大壮道。

    “呵呵,别人谈判都是谈减少和让步,你们倒好,越谈要求越多,先是要求面子增加二三十平方,现在则是要现金多五万。你们一家三个,到底谁拿主意,以谁说的话为准?”胡铭晨轻轻一笑道。

    “葛老头,可不带你这样的啊,之前你和我可不是这么说的哦,你这样还怎么让我帮你说话啊,你家到底是你做主还是你的两个儿子做主?”熊二爷有点不高兴道。

    “这做主嘛,当然是我不过这个房子要卖,也得他们两个同意才行。我反正老了,以后不管是房子还是什么,都是要留给他们的嘛。”葛老头左顾右盼道。

    “房子面积是不可能在增加的了,你们要是愿意卖,那么可以多补贴五万块的现金。如果不愿意卖,喜欢继续住,那我们也没什么意见,你们继续住下去就是了。”胡铭晨沉吟了一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