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687章 给个面子行不

正文 第687章 给个面子行不

    “大哥二哥,这种事,回去再说,在这里怎么好讲呢。”胡建强看了看周围一眼道。

    旁边虽然没有人,可是附近的亲戚并不少,有些话,要是说出来被人听到,那就不好了。

    “哦,也对,那一会儿忙完,回去就一起商量一下这个事吧。”胡建军一看这环境,也的确不适合谈事情,而且还是谈这种有牵连性的敏感话题。

    胡建强和胡铭晨的话才吃完,胡建春就和胡铭晨岔河这边的大爹胡建明来找胡建强。

    “建强,来,找你谈点事。”胡建明道。

    “大哥,什么事?”

    胡建强跟着胡建明和胡建春来到屋后芭蕉地的旁边,胡建军也跟了过来。胡建业有点心虚,就躲了开去。

    “建强,你和我们村的江海涛熟不熟?”胡建明径直问道。

    “江海涛,杜格村的村长?我和他倒是认识,你问这个干什么?”胡建强疑惑道。

    “是这么个事,今天我们找了风水先生去帮助找地,结果呢,看中了三家寨那边的一个位置,一问呢,是江海涛家的地,我和他不认识,就找别人去问,结果呢,江海涛不愿意卖。先生已经看过了,下葬的时辰最好的就是后天早上八点半,如果错过这个时候,就得多等十天。你晓得这个天气,要是多等十天,怕你二哥都臭了。你二哥这个事发生得很突然,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临时要找一块合适的地,不容易啊。你本事大,所以就找你想想办法了。”胡建明道。

    “大哥,讲什么本事大啊,这种事,能帮哪个会不帮,江海涛,江海涛,我和他也只是乡里面开会认识,不太能说得上话啊。”胡建强道。

    胡建强是黄泥村的村长,江海涛是杜格村的村长,他们互相之间真的谈不上有好关系。这种买阴宅的事情又不像买别的东西,不行就换别家,这牵扯到风水的问题。

    “那怎么搞,总不能让你二哥就一直这样躺在堂屋里面啊,说起来,这个事,胡建业家也要担责任,你二哥是去帮他家建房子,还给喝醉了。他家也是的,人喝醉了,要么就留住一晚,要么就派尔年轻的送一下,就这样让他一个人黑黢黢的回家,否则也不太可能出这种事。”胡建明说着说着就带了点气。

    胡建强是实话实说,并不是推责任,但是胡建明他们心里本身就不舒服,就感觉胡建强是在推脱一样。

    “大哥,大哥,后面的话,我们先不要说,因为我天黑了才回来,给我讲,我也不了解情况,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二哥的地敲定。”胡建强赶紧说道。

    “你不了解情况,你二哥胡建军是在家的,他是了解情况的啊,我可没有说胡话,这道理讲到哪里都讲得通。你讲到地,叫你来不就是说这个的吗,你帮都还没帮,马上就推脱,这不是让哥哥心寒么?”胡建明道。

    “大哥,这个事情你不要扯到我嘛,我是在家,但是我也没和他们一起喝酒啊,我都是在街上的门面里头,咋个就了解情况。”胡建军赶紧撇清道。

    “算了算了,你们这个时候扯这些干什么,也不看看,现在是时候吗?先搞正事吧,这些事情,等二哥的事情了了之后,该怎么谈再怎么谈。”胡建春这时打圆场道。

    的确也是,就只有一天的时间了,如此紧迫的情况下,一旦焦点变成了追责的问题,那么就偏离了方向,后面还有很多很多事情呢。胡建春也是兄弟,可是他还算保持理智。

    “大哥,这么着,我现在就去找江海涛,我先和他谈一谈,如果不行,我再想办法,无论如何,我负责将他家的地拿下来,如何?”话赶话的讲到了这个地步,胡建强也只有硬着头皮应承下来了。

    胡建强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帮助大哥胡建业家抵消一些岔河这边兄弟子侄的情绪。从胡建明的言语中,他发现,这边很多人虽然没有说,但是心里面的确是有埋怨的。

    内心中,连胡建强都有点埋怨胡建业。人家帮你家盖房子,喝醉了,怎么着都要留住一晚啊,怎么还放他一个人乌漆嘛黑的回去呢?出这个事,只要讲点道理,胡建业家都有点责任。

    “胡建强,这大晚上的了”胡建春道。

    “大晚上怎么了?要是今晚上不解决,明天怎么挖井,怎么安排,后天还怎么下葬。建强,你就今晚上去找他,能不能成,都要回来报个信,好让我们心里有数。你二哥这个事,就靠我们这些叔伯撑起,他三个儿子虽然也都大了,可是并没有结婚,所以,我是大哥,我当管事,你们就得听招呼。”胡建明打断胡建春的话道。

    “是,是,是,大哥你说的有道理,我们不管是哪家,你怎么安排怎么干。那我们就不拖延时间了,我现在就去找他,免得夜长梦多。”胡建强道。

    “大哥,四哥,那我和他去。”胡建军道。

    “建军,你就不用去了,你找几个小年轻,在门口地里面搭出一个棚子来,二哥上山前移出来,得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胡建军要溜,胡建明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胡建明都直接将任务分了,胡建军也只能接下来。一方面刚才胡建强已经那样表态,而一方面,这种大型红白喜事,家族中的人,除非不来帮忙,来了就得听管事的安排分配。

    “三叔,大爹他们找你什么事?”胡建强离开芭蕉地,就来找胡铭晨。

    “你二大爹下葬的地,先生看中了三家寨江海涛家的地,说那个地方合适。但是他们没有拿下来,就把这个任务分给了我,应该说压给了我,我现在要去找江海涛,我已经打包票了,这个地我一定拿下来。”胡建强道。

    “江海涛?他不是杜格村的村长么?”胡铭晨一听名字,也晓得对方是谁。

    在乡下,一个村长的名字,那是响当当的,反正整个杜格乡也没多少个村,何况杜格村和黄泥村还是挨着的。

    “就是他,这个家伙不太好说话,这个地,看来不是那么容易能买下来。”胡建强摇摇头道。

    “三叔,那我和你去。”

    “你和我去啊,好。”

    “建强,等一等,我带先生和你们去,要不然你们不晓得地的位置。”这时候,胡建春带着一个风水先生追了上来。

    “好嘛,四哥,那我们就一起去。”胡建强不可能不答应。

    胡建春一起去,有两个作用,第一个就是的确要去确认土地,第二个嘛,估计也是安排他去看看,胡建强是不是真的出死力。而胡建强也觉得,有这边的一两个人跟去也是好事,起码他做事怎么样,有人能看得见。

    四个人开了辆牧马人就下山往江海涛家去。

    “建强,你这个车很像那个吉普车啊,以前只有县领导才坐得起呢。”坐在车上,胡建春摸了摸里面的真皮坐垫道。

    “四哥,大不同的,这个车,买你说的那个吉普车,起码买两三个。”胡建强带有点炫耀的口吻道。

    “两三个?那么贵吗?”胡建春感到惊讶。

    “是的,随随便便两三个,好几十万呢这车。”

    “哇,看来你真的是起坎发财了,随便一个车就几十万,真的有钱了。”胡建春语气满是艳羡道。

    胡建强他们开着车道杜格村,倒也没有打听就径直来到江海涛家门口,胡建春认识他家居住的地点。

    敲门之后,江海涛正好在家,只不过他已经准备好要睡觉了。

    “哟,这不是黄泥村的胡建强嘛,不是听说你没在家,去外面搞大生意了吗?”江海涛一看登门的是胡建强,就有点戏谑的道。

    “江哥,难得上你家门一回,就这样让我们站在门口说话么?”胡建强将一军道。

    在农村,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上门,都要请进家,否则就不仅仅是失礼的问题,而是直接不会为人。在农村,那是真的上门就是客,即便是仇人主动上门来,也不会拒之门外。

    “行,进来坐,不过我家封火了,没有开水泡茶。”江海涛让开身子,将胡铭晨他们让进堂屋里面。

    “有没有茶不要紧,有碗凉水就行。”胡建强也不客气,进到江海涛将堂屋,拉了把椅子就直接坐了下来。

    江海涛看了看胡建春和那个先生:“我晓得你们来是为了什么,不过不好意思,我家的地不卖。”

    这个先生在周边是专门给人看阴宅的,江海涛见过几次。再加上有胡建春陪着,他们的来意就不言自明。

    “江哥,给个面子行不,我二哥的日子紧,而这周围目前就你家有一块地合适,你就放一放吧,大家都不是什么外人,何必呢?”胡建强道。

    “呵呵,我们好像也不是亲戚嘛。这么说吧,他们看中的那块地,是我留给我爷爷的,我爷爷也瞧中了那个地方。真的是没有办法,不是我不帮。要不,除了那个地点,重新选个地方?”江海涛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