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708章 高忠国被抓

正文 第708章 高忠国被抓

    胡铭晨寸步不让,现场的气氛就有些剑拔弩张,似乎混战又要一触即发。

    然而高忠国他们还是忌惮于方国平的实力,别看他并不威猛,但是刚才他一出来,三两下就将纠缠在一起的人给分开了,力气大,下手快和准。

    别看高忠国他们这边人多,可实际上真正可以打的没几个,说的是可以打,而不是能打。一多半是老弱妇孺,真要动起手来,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然而硬话已经说出口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就这么偃旗息鼓,那么多没面子啊。

    而且,高忠国还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要是胡铭晨他们将几个老人妇女给打倒了,那么正好讹一笔钱出来。

    反正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钱,通过何种方式并不是特别的重要。

    “你们这些外地人欺人太甚了,以为两三个人就可以吓住我们,以为我们是吓大的吗?大家一起上,为我爹报仇。”高忠国举起手来挥舞着怂恿道。

    蛊惑完了之后,高忠国就打算率先动手。

    总得有人先动手才行,只要自己冲了,对方还手了,自己这边的亲朋好友就不会另眼旁观。

    “住手,别动,干什么呢。”恰在此时,一声断喝在门口响起,将高忠国给吓了一跳。

    高忠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到几个警察站在门口,其中一个身穿制服戴着大檐帽的中年警察沉着脸带头走了进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眼里还有没有法律,眼里还有没有**?啊?”这位带头的警察扫视了周围一眼,板着脸训斥道。

    “警官,是我报的警,他们这群人,无理取闹,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冲到我们公司来,将我们公司的占领,严重影响了我们公司的经营秩序,使得我们完全无法办公。这还不算,面对我们的阻止,他们竟然使用暴力。”吴怀思走到这位带头警官的跟前,三言两语将过程陈述了出来。

    “你是谁?”尽管看着吴怀思问道。

    “我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吴怀思。”吴怀思回答道。

    “好,你现在站到一边去,将你们公司的人收拢”这位警官指了指旁边道。

    “尽管,你可别听他一面之词,别听他瞎说,我们根本就没打算占据他们的办公室,更没有暴力,暴力的是他们,你看,我们的人都受伤了。”高忠国一下子变得老实,急忙辩解道。

    “是他们?你以为我眼神不好?我进来的时候,看得清清楚楚了。我不管你们什么原因,这么多人一窝蜂的冲到人家的单位里面来,影响人家的办公秩序,就是不对,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你们,这些人全部站到那边去。”尽管沉着脸看了看高忠国道。

    “警官,他们放火烧了我们的房子,我们是来讨个公道而已。他们才是坏人呀,我们是受害者,现在住的地方都没有。”于文强这时候站出来道。

    “你说他们放火烧了你们的房子?你们就是住在朝阳巷的?”警官疑惑的问道。

    “对对对,我们就住在朝阳巷,他们要收我们的房子,我们不同意,他们就动手脚烧了我们的房子”于文强猛然点头道。

    “你胡扯,哪个放火烧你家房子了?我告诉你,别满嘴跑火车,小心我们告你诽谤。你哪只眼睛看到,你有什么证据?信口开河的造谣,警察同志,你们得管管。”胡建强忍不住喝道。

    “你别给我动不动就证据,我告诉你,我们心里都有数,不是你们,根本就不可能,我就认定是你们了。”于文强胡搅蛮缠道。

    “你认定算数吗?要是你认定就行,那还要我们警察做什么?不管什么事情,那都是要讲证据的,你们要是没有证据,就不能信口开河的冤枉人。”这位警官严词对于文强教育道。

    “警察同志,谢谢你能替我们主持公道,希望你们可以将他们给抓走,他们每天这样没完没了的无理取闹,实在弄得我们公司没办法正常经营。以前他们还只是堵门口,现在,直接发展到了占领,下回,还不知道会闹出多么荒唐的事情来。”吴怀思道。

    “你放心,我们公安部门,不但要保障人民群众的安定生活,我们也保护各个投资企业的合法权益,我们不会让一小戳人影响到我们镇南的发展大局的。”警察同志掷地有声道。

    可以理解成这位警察说的是场面话,也可以理解他这是表明一种公正严明的态度。

    “你们几个,来,给他们双方都做登记,将情况了解清楚。”表明态度了之后,带头的尽管就指示其他警察分开工作。

    “来,你们站到这边来,带身份证的将身份证给拿出来,没有带的也要*****号码哪个单位的”

    “你们都是这家公司的吗?公司负责任是谁从头到尾,将事件的经过讲一讲”

    带头的警官指示完了之后,几个警察就分开工作,开始了解情况和登记。

    就在这时,带头警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就走到门外面去接电话。

    “看来又是要和稀泥,他们就没有抓人的打算,估计稍微登记了解一下,就完事了。”胡建强嘟哝道。

    “你说什么呢,我们办案,还用的着你指挥吗?我们有我们的程序,该怎么做,我们有数。”面前一个登记的警察对胡建强的抱怨严正批评道。

    “三叔,我们要相信警察同志的公正。”胡铭晨捅了捅胡建强道。

    这个时候,就别再节外生枝了,不管他们抓不抓人,反正这些人他们是要驱离的,不可能还会让这些人继续留在公司里面。

    高忠国他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对于警察的工作也很配合,有问必答,反正就算暂时离开了,他们还是会随时再杀回来。

    而警察这一方其实也有他们的难处,如果是一帮小伙子干出这种事,他们估计已经先上手铐了。可是,这些人是一些老弱妇孺,一看就不是那种专门闹事的地痞流氓,对于这种人,能网开一面,警察同志都会酌情考虑的。

    两三分钟后,那位到门口接电话的警官回来,他的神情比刚才严肃了不少。

    “你们谁叫高忠国?”警官走到高家和于家那些人跟前径直问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纳闷,怎么这位警官能够叫得出高忠国的名字,而且一个电话之后,他谁也不问,就独独问高忠国一人,这到底是有什么事呢?

    “警官,我就是高忠国,叫我有啥事啊?”高忠国原本正在向一位警察诉苦,听到这位警官单独径直问他,高忠国就有点紧张。

    高忠国这个时候不可能不站出来,他敷衍不过去的,不但他们那边的人都知道他,胡铭晨他们这边也可以将他指出来。

    “将他给我铐起来。”高忠国冒头之后,还以为警官会和他说点什么,哪晓得,人家板着脸就下令抓他。

    “干什么,干什么,凭什么抓我?”

    “你们不能随便抓人啊,为什么要抓人啊,他犯了什么事啊,我们是来找公道的,有没有闹事。”

    高忠国紧张得后躲,其他人也炸了锅。

    “其他无关人等,请让开,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妨碍我们警察办案。”警察同志一脸正容道。

    “我又没干什么,你们你们凭啥抓我,你们收了钱?”高忠国额头上冒着小汗珠畏缩道。

    “为什么抓你?你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没数吗?还胡乱指我们收钱,我看你是无法无天了。抓,将他给我抓起来,其他人胆敢阻拦,也一起抓起来。”这位指挥的警官声音越来越严厉,到最后,直接是吼出来。

    面对警察同志的正常办案和强硬,高忠国的那些亲友,稍作象征性的抵抗就败下阵来,一对银灰色的手铐咔嚓一声就套在了高忠国的手上。

    于家那边的亲友,那是一个帮忙的都没有。

    反正又不关自己的事,抓的是高忠国,又不是于文强,他们干嘛要出头逞能啊,没听到吗,阻拦的也一样要被抓,他们才不会干那么傻的事情。

    虽然抓的是高忠国,可于文强的心里面也是担惊受怕的。

    到兴盛公司这边来闹,可不是高忠国一个人的事,他于文强也是组织者和怂恿者之一,没有他的掺和与带领,他的那些亲友也不会参与其中来。

    这人呐,大难临头各自飞。别看为了共同的利益,于文强和高忠国这段时间那是亲密无间,称兄道弟,甚至一杯酒下肚,豪迈的表态要共同进退。

    现在人家警察同志动真格的了,那些豪言壮语立刻烟消云散。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是偏袒他们,你们是一伙儿的把我放开,我要告你们”高忠国双手被拷住了,嘴巴还不老实,大喊大叫道。

    而高忠国的其他亲友,这时候也激动起来,他们阻止不了高忠国被戴手铐,可是他们竟然堵住了门口,不讲个清楚,他们不让警察将高忠国给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