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771章 输得太巧了

正文 第771章 输得太巧了

    “我的牌我还没看,赢不赢我也不是很晓得,话还是别说太满。”胡铭晨道。

    “那你看就是了啊,还闷吗?你可就剩那么点钱了。”郑飞指着胡铭晨面前的一千多块钱道。

    “既然你那么有信心,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闷了送给你的了,再来十手。”说着胡铭晨抽出四百块钱扔进去。

    “十手,你不是都一百手了吗?还能减少?”

    “这有什么的,咱们是一百块封顶,之前就是数手数的嘛,当然是可以高可以低,怎么,你真的要我一百手一百手的来?”胡铭晨道。

    “呵呵,一百手?你面前的钱也不够啊。”郑飞揶揄道。

    “你如果喜欢,真的要那样,那我也无所谓,不够,不够的话可以拿啊,你能喊你老婆拿钱,我也可以。”胡铭晨说完扭过头来看着江玉强,“四舅,要不你就回去找外公,把那几万块拿来,算我借的,他喜欢,咱们就五百手的来。”

    “好,我这就跑回去拿,十分钟就回来。”说着江玉强就要转身。

    “别,别,不用了,何必玩那么大,当然是可高可低的,还是先紧面前的玩吧。”郑飞连忙伸手拦住江玉强。

    好家伙,五百手的来?那他闷两万,郑飞就得五万,开牌也得五万。真让他拿钱来,他闷得起,郑飞也开不动。

    郑飞可不愿意拿了一把天杀的好牌,结果因为开不动牌而功亏一篑。

    郑飞拦住江玉强,立刻就引来一阵讥笑。

    “郑飞,那就让他去拿钱来闷嘛,你稳赢你怕什么?”

    “第一次看到你嫌钱多哦,呵呵呵。”

    “五百手,开不动啊,没有五万块下去,开不了牌,再好的牌也是白搭。”

    “瞧你说的,郑飞会开不动?他有钱,五万块,小意思了。”

    “**的,卢强,要不你来?站着说完不腰疼。”郑飞尴尬着脸骂道。

    “我来?哈哈哈,我来不了,还是你来吧,我怎么能抢你的钱呢?”

    “郑飞,到你跟了,快跟吧,别和他嗦,快,一千块去。”

    看了看自己手里所剩无几的钱,郑飞犹豫着要不要开牌。

    火拼到这个程度,胡铭晨面前没什么钱,他郑飞的手里一样没多少钱了。

    “郑飞,你跟不跟?你不跟的话,我投资五百块跟一把。”见郑飞犹豫,王刚军道。

    王刚军可不是好心,而是他看过郑飞的牌,晓得他稳赢不输,就想投资一点,将前面投进去的捞一点回来。

    “行,那就让这一手给你跟。”郑飞沉吟一下,就真的将这个机会让给了王刚军。

    郑飞这是收买人心,同时呢,他也是留着点钱必要时开牌。

    王刚军根本没有一千块了,干脆就找大牛借。大牛从王刚军的眼神里看到了十足的把握,就拿了一千块借给他投资进去。

    王刚军投资这一千,如果郑飞赢了,那他就得到一千四,如果郑飞输了,那这一千块钱就打水漂。

    “再闷五手。”王刚军投资了一千之后,胡铭晨又丢进去两百块道。

    “看来这小伙子是不把面前的钱闷完不会看牌的了。”

    “我怀疑他就是故意送钱给郑飞,否则,根本就没这种打法,就算看牌了,估计也就是丢。”

    “说的也是,清一色都吃不动,起码要豹子,但是他能闷得起豹子来吗?简直就不可能。”

    “豹子也要看什么豹子,你没看出来吗?郑飞的就是豹子,要是比他小,那也是输好不好。”

    “哎,还是太年轻了,不会玩,败家子一个。”

    “你管人家败不败呢,人家有钱,你能有什么办法。”

    “呵呵,江玉富输了几千,结果他侄儿一来,一把就输万,这家人,还真的是送铜匠啊。”

    当地人说送铜匠,就是送财的意思,专门送人家钱。也算是败家子的另一种说法。

    这把牌玩到这样的地步,江玉富已经连想提醒叮嘱一下的心思都没有了。阻拦了几次,这个侄儿胡铭晨根本就不听他的,提醒了也没有什么作用。反正该去的都已经去了,多的都投资了,又还会在乎这一点点吗?

    “五手啊,那我自己跟。”这回胡铭晨闷的少,就二百块,所以这跟的五百块,郑飞就打算自己出,不再让给王刚军。

    “我这里还有五百块钱,呃再来五手。”胡铭晨想去看牌,可是稍微沉吟一下,他忍住了,还是选择闷钱。

    郑飞此时手里只有三百块钱,要想再跟,已经不够了。

    “老婆,在哪点钱来。”郑飞只能向他老婆求助。

    “拿钱,哪里还有钱啊,家里面的钱全部都拿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站在郑飞后面的老婆拒绝道。

    郑飞的老婆只是拒绝,而不是抱怨,因为她很了解自己的男人,不是非常有把握,是不会赌到这种程度的。

    “我曰王刚军,你还跟不跟,你要跟的话就让给你。”郑飞可惜的叹了口气道。

    “跟,我跟,大牛,还有没有钱,拿来,拿来跟,到时候我分你一百。”见还有自己机会,王刚军很兴奋,朝大牛伸手要钱道。

    大牛弯下腰去,从袜子里面又拿出一张几百的递给王刚军:“我就只有这点了。”

    “嘿嘿,没事,一会儿就还给你了。”王刚军笑着道,“跟了。”

    “再闷两百。”胡铭晨将剩下的一百块钱拿起来当成小扇子扇了扇风道。

    这回就又轮到郑飞为难了,跟,没那么多钱,开牌,又不甘心,稳赢的呢,干嘛要主动开牌,不把对方赢得干干净净,怎么对得起这么傻的小子。

    “江凯凯,那一千块钱借,一会儿就还你一千一。”王刚军已经没钱了,郑飞干脆就朝刚才跟着他去找江玉富要账的一个小伙子道。

    “飞哥,我没有一千,只有四百。”江凯凯道。

    “四百就四百,拿来,一回还你五百。”现在对于郑飞来说,蚂蚱也是肉了。

    拿到江凯凯的那四百块,郑飞又从自己手中拿出一百,凑足五百块扔进去跟。

    “我只有一百了,那就闷一手吧,还有六十。”都到这个时候了,胡铭晨都还没有拿牌看的意思。

    “那我就跟一百。”郑飞又跟。

    这样的话,郑飞手里就只剩下一百块,胡铭晨只剩下六十块了。

    “你也挺有性格的嘛,真的要拼个干干净净啊,既然你都是这种人,那我就陪着,再闷一手,还剩二十。”胡铭晨老神在在的说道。

    “按理说我只有一百了,我应该开你的牌,可是我偏不,我就跟了,我又看你怎么办。”郑飞两个手指头夹着那张一百元轻轻丢进桌子道。

    “完了,我还以为你会开我,我只剩下二十,既然你不愿意开牌,那我”胡铭晨没说完话,站了起来,从裤兜你摸出一张二十块的丢进桌子,“既然你不开我,那我就吃点亏,我闷开你。”

    “哇,不看牌,直接闷开啊!”

    “哎呀,现在我真的想看看他到底闷出个什么牌来。”

    “会不会是三个a啊,那样的话,郑飞就死大了,一把牌输了几万。”

    “你以为三个a是想拿就拿的啊。”

    别人以为胡铭晨要慢慢悠悠的伸手去拿起牌,然后再细细微微的捻开来看牌,哪晓得,胡铭晨压根就没有这么多花招,伸手去翻起三张牌就直接摊在桌子。

    胡铭晨喊开牌,郑飞也舒了一口气,这把牌终于结束了,桌子的钱终于可以收入囊中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胡铭晨一翻牌,就双手先把钱先拢到面前再说。

    然而,当看到胡铭晨翻开来的三张牌,郑飞整个人傻眼了。

    我靠,怎么怎么会这样郑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235,原来是235,哈哈哈,闷了一万多,居然闷出这么个小牌,哈哈哈。”

    “我擦,这也太小了。”

    “郑飞不用看牌都已经赢了。”

    “不对哦,万一郑飞是豹子呢,刚才你不是还说他的牌一看就是豹子的吗?”

    “对啊,差点忘了郑飞完了,他的脸垮得那么难看,看来他真的是豹子。”

    “我曰,235杀飞机?老子还从来没看到过呢。”

    当胡铭晨翻出个235来,江玉富脸色顿时就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但是再一看郑飞,一点点喜色都没有,他马就变脸了。

    “郑飞,开牌啊,我侄儿开牌了。”

    “还开个球啊,你家赢了,他是大豹子,老子几十年还有这样的?这小子的运气形容不了了。”看过郑飞牌的王刚军心情十分复杂的道。

    一方面自己输了钱,扔牌了都还投资了一千五进去,并且这一千五还是找大牛借的,另一方面,自己看到了一场十分出乎预料和经验的牌局,王刚军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他只是很羡慕胡铭晨天神一般的运气。

    竟然闷了个235,到最后牌也不看闷开,偏偏遇到三个k的大豹子,这也太经典,还不可思议了。

    “哈哈哈,我们赢了,我们赢了,小晨,你赢了,这些钱都是你的了。”王刚军那样一说,江玉富就马不可抑制的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