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809章 离家出走的内情

正文 第809章 离家出走的内情

    “胡铭晨,你好霸气啊,他们两个大人,居然在你面前就和小学生差不多,怎么会这样你真的只是和他们认识”回到城里,一下车,宋茜就迫不及待的问他。

    胡铭晨和贾克他们谈了半个来小时,之后贾克用车将胡铭晨他们送回城。既然遇到了,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贾克哪里还能让胡铭晨去坐公交啊。

    “呵呵,那你觉得应该怎么样,难不成你还能觉得我是他们的老板”胡铭晨笑了笑道。

    “切,你才多大啊,就当人家的老板,显得你多能似的。”宋茜嗤之以鼻道,“雨娇,你觉得呢,你哥哥是不是太自高自大了”

    “我不觉得啊,我哥很有本事的,应该他就是老板吧。”胡雨娇偏着脑袋,看了看胡铭晨道。

    胡雨娇毕竟是家里人,他清楚胡铭晨挣钱的本事,家里面能够如此改善条件,就是哥哥的功劳。

    尽管胡铭晨小小年纪就当那么大的老板胡雨娇也觉得不太可能,但是胡铭晨今天的表现,的确让她有那么一种真实的感,或许,极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的话,那两个大人为何会什么都听他的。

    “切,那人家干吗不叫他老板,要叫他什么胡少和胡先生。”宋茜反驳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难道是我三叔我三叔才是老板吗”胡雨娇天真的眨了眨眼,沉吟道。

    “就应该是这样,胡铭晨,你说,是不是这样,你是不是狐假虎威”宋茜立刻点头同意胡雨娇的猜测。

    “你们说是那就是吧。”胡铭晨含糊其辞道。

    胡铭晨根本不在乎她们怎么认为,他也没有必要要在她们两位的面前去显摆,因为没有什么意义。

    在景区吃东西没有吃成,三个人的肚子都有些饿了,于是胡铭晨就请他们去吃烤鱼。

    吃完饭之后,胡雨娇和宋茜还不想回家,要去人民广场逛一逛,既然难得出来,他们要玩,胡铭晨干脆就陪他们玩个尽兴。

    到了九点过,户外很冷了,胡铭晨才将两人给带回去。

    刚进家门,胡铭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胡铭晨一看号码,是宋乔山打来的。

    “你爸爸的电话。”胡铭晨还以为宋乔山打电话来是要找宋茜,所以拿起电话就告诉她一声。

    “嘘千万别说我在你这里。”一听是宋乔山的电话,宋茜就显得紧张,而且急忙给胡铭晨做手势,让他别透露自己的行踪。

    “怎么不能说你在我这里呢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不能欺骗师傅的啊。”听宋茜那么一说,胡铭晨就没有马上接起电话。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不能说,你要是说了,我以后就不再理你了。”宋茜为了让胡铭晨替她保密,干脆耍起了无赖。

    此时手机还在叮铃铃响个不停,胡铭晨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接起了电话,他暂时只能帮着宋茜瞒一下了。

    “师傅,还没有休息啊”

    “现在才九点过,我休息什么啊,哪里那么早睡,怎么才接电话,你在忙”

    “没有忙,是刚从外面吃饭回来,刚才在开门。”胡铭晨扯了个谎道。

    “哦,小晨,我问你一下,宋茜有没有来找你啊”看来预料不错,宋乔山这个电话打来,还真的是和宋茜有关。

    胡铭晨看了宋茜一眼,宋茜急忙摆手,就是要求胡铭晨不能说,胡铭晨心里是紧张的,可是看到宋茜那哀求的样子,他只有一咬牙,第一次对宋乔山说了假话。

    “师傅,没有啊,宋茜不是在镇南吗现在也还没有道假期,她怎么回来,师傅,怎么了”

    “没什么,那丫头离家出走了,她外公外婆找不到她,她妈妈也找不到她,昨晚上就没有回家,今天整个白天也没有回家,所以我就打电话来问问你。”宋乔山道。

    “离家出走他干嘛离家出走,家里面呆得好好的,没道理啊,她不像那种意气用事的人啊。”胡铭晨看着宋茜,不解的问宋乔山道。

    “哎,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宋乔山落寞的叹了一口气道。

    认识宋乔山八年了,胡铭晨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这种语气呢。

    “哦,师傅,你也别担心,她也许就是找个朋友玩玩去了,她已经快成年了,我相信她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更何况,她继承了你的衣钵,不会轻易吃亏的。”胡铭晨安慰宋乔山道。

    宋茜就在他的面前,胡铭晨自然要安慰宋乔山不要担心。

    “再怎么说,她毕竟是个女孩子,社会上各种人都有,就怕她上当受骗,何况离家的时候,她有没有带什么钱。”

    “师傅,她才出走了一天,你们不用担心,或许她明天就自己回家了也不一定啊,是吧”胡铭晨现在除了安慰宋乔山,他什么也做不了。

    “算了,如果她来找你的话,你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宋乔山没有再和胡铭晨聊下去的兴趣。

    “好的,师傅,如果她真的来找我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呃那我挂了,再见。”

    “师傅,再见。”

    胡铭晨挂了电话,就默然不语的打量着宋茜,等着她主动说话。

    “哥,宋茜姐,你们这是大眼瞪小眼”胡雨娇从厕所开门出来,看到胡铭晨与宋茜互相瞪着,她就感到好奇。

    “雨娇,你作业做完了没有没有的话赶紧去做,还有,你该提前预习功课了。”胡铭晨拿学习来吧胡雨娇支开。

    胡雨娇和胡铭晨住在一起,她的学习就是胡铭晨负责督促,在这方面,胡雨娇也往往要听胡铭晨的,不仅仅因为胡铭晨是哥哥,更重要的是,胡铭晨的学习成绩在他们学校是蓝波湾。

    “哦宋茜姐,那你和我哥聊一下,我先去学习了。”胡雨娇不是太甘心,可是看胡铭晨沉这个脸,她只能不情愿和宋茜打了个招呼后,自己进了自己的房间去学习。

    “来,你和我到我房里来。”胡铭晨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宋茜招了招手。

    宋茜不太乐意,可还是站起,跟着胡铭晨进了他的房间。

    胡铭晨进到自己的房间,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就自己坐了下来:“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宋茜站在门口,靠着墙,眼睛不看胡铭晨:“什么怎么回事啊”

    “哟,你还问什么怎么回事你这同志的觉悟可真够低的啊,明知故问的装傻是吧”胡铭晨白了宋茜一眼,没好气的道。

    “我就是不知道嘛,玩了一天,也该累了,你休息吧,我自己回房休息了。”宋茜说着就要开门离开。

    “站住,想跑啊,给我站好。”胡铭晨断喝道。

    “我凭什么听你的啊”宋茜拉开门,背对着胡铭晨道。

    “凭什么,刚才我为你撒谎,你还问凭什么,如果你不说清楚,我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说你在这里。”胡铭晨板着脸威胁道。

    宋茜重新关上门,双手抱胸,很不高兴的瞪着胡铭晨:“你什么意思啊不就是帮了我个小忙嘛,不就是在你这里住了一天嘛,你至于这样吗”

    “你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关心你啊。你看,为了你,我都欺骗你爸爸了,那也算和你是同一战线的了啊,那我是不是可以知道点内情呢,是吧你总得告诉我点什么嘛,万一你爸爸,或者你妈妈再打电话来呢,那我又该怎么说。何况纸是包不住火的,他们迟早会知道你其实就在我这里,我可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背黑锅嘛。”胡铭晨放软语气道。

    宋茜看了看墙壁,又看了看灯,她不是无视胡铭晨,而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胡铭晨实情。

    胡铭晨也不催促,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过了两三分钟,宋茜一屁股坐在胡铭晨的床上:“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爸和我妈要离婚了,我不愿意他们离婚,所以选择离家出走。”

    “师傅要和你妈妈离婚不会吧”胡铭晨吃了一惊道。

    “难道我还能拿这样的事情骗你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讶异罢了。”

    “其实他们这几年,聚少离多,感情也一直不好,大多数时候,都属于冷战的状态。上个星期,我听到他们说,他们要协议离婚,为了不让他们离婚,我只有出此下策。”宋茜语气黯淡的道。

    “宋茜,你的感受我能理解,可是离家出走始终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劝你,但是我晓得,如果你爸爸他们夫妻双方要是没有感情了的话,那你就算离家出走,他们也不会一下子就变得恩爱甜蜜。大人有他们的思维和想法,我也不赞成他们离婚,可是,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要是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对他们,包括对你,其实也都是一种折磨。”胡铭晨语气沉重的道。

    站在胡铭晨的角度,他无所谓支持还是反对,不过,这么些年来,胡铭晨的确很难感受到宋乔山和徐洁的恩爱感情。

    宋乔山在杜格乡工作的时候,徐洁没有来过杜格乡看望他,上次去镇南徐仁家,胡铭晨明显的觉得,宋乔山和徐洁是疏远的。

    或许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注定是悲剧,那以其痛苦的在一起,还不如轻松的分开。

    只是胡铭晨没想到他们会那么快就走到离婚的这一步,之前胡铭晨还觉得,为了互相的仕途,为了孩子,为了长辈,他们就算心里面已经不那么爱对方了,也还会继续维持明面上的婚姻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