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849章 钱还可以赚回来

正文 第849章 钱还可以赚回来

    “小晨,你觉得他可以利用吗我看这家伙滑头得很啊。”潘龙走后,孔令龙道。

    “滑头当然是滑头,这种人不仅滑头,而且做人还没有底线,不过呢,反过来,这种人也聪明,晓得如何选取利益最大的一面,晓得如何避害趋利。我相信他是可以利用的。”胡铭晨道。

    “我觉得也是,只不过,你刚才我还以为你真的要他吃屎呢。”方国平附和道。

    “就是吓唬吓唬他,真的让他吃了,那么他就不能利用了。一个心里面埋下一根刺和屈辱的人,是不可能真心为我所用的,他不摆我一道就够好的了。”胡铭晨得意的笑了笑道。

    “你真的连我们都给蒙蔽了,你当时看起来一点不像开玩笑吓唬他,我当时幸好没有反对和提醒你,否则就坏事了。小晨,你的心思越来越缜密了。”孔令龙跟着道。

    “呵呵,你可难得这么夸我,搞得我都怪不好意思的。行了,弄了那么半天,肚子饿了,我们也走吧,找个地方吃顿饭,然后打道回府。”胡铭晨站起来,说着抻了个懒腰。

    “小晨,你不去企鹅科技那边或者去鹏博电子那边了”方国平疑惑的问道。

    “不去了,反正去了也用处不大,何况我也没太多的时间。就算要去他们那边看看,也要等暑假的时候再说。”

    胡铭晨他们一起找了个餐厅随便对付了一顿,然后三个人就去往机场,准备搭乘下午的航班返回。

    摆平了潘龙,方国平也不需要长期呆在这边了。只不过为了监督潘龙,或者验证他的用心程度,方国平之后还需要时不时的去一趟。

    胡铭晨虽然认定了潘龙可用,但是他也要防止阴沟里翻船。

    胡铭晨回到凉城没多久,他就得到一个消息,镇南方面已经成立了一个调查组来调查冯旭以及他掌握的公司。

    这个调查组的级别并不高,牵头就是一个副处长而已,但是这起码是有了一个开头。

    能够有这样一支队伍来负责调查,还是金付宽撕破脸皮一力坚持的结果,虽然调查组的组长不是他的人,但是副组长却是金付宽推荐的。

    与罗皓才谈过话后,尤其是前两天新班长到观音山区视察之后,金付宽深受鼓舞。

    新班长到观音山区视察,了解新区的开发建设情况,金付宽得以一起陪同。通常金付宽陪同的角色很简单,就是跟着就是了,一般不太会有他说话的机会,他下面有观音山区的一二把手,上面有镇南市的一二把手,同时又还有一些相关的职能部门。如果新班长有询问,不是上面回答就是下面回答,遇到很专业的问题,可以有职能部门来回答。

    可是在这次视察的过程中,新班长竟然特意点名他金付宽问了两个问题,一个是观音山区的土地囤积情况,一个是观音山区发展吸引资金情况。

    表面上看起来新班长的这两个问题是中途的时候随口而出,问题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可是金付宽身在其中,他比别人更能体会其中的深意。

    首先直接点他的名就很不同寻常,这可不仅仅是说明新班长认识他,记得他,这同时还是一种很隐晦的方式宣告其他人,他金付宽已经可以是新班长的人了。

    要不是有这样的一个点名存在,金付宽推荐自己的人担任调查组的副组长,哪能轻易通过,同僚不是在给金付宽面子,是给新老大的面子。

    而且,金付宽既然搭上了这条线,极有可能是要更上一层楼的,毕竟新班长刚来没多久,在朗州起码要干个几年,而这几年不可能不对下面各地的班子做调整,否则他的工作还怎么推进和落实。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镇南市的一二把手,谁也不愿意过多的得罪金付宽,做人留一线,今后好相见嘛。

    其次,新班长问的那两个问题也是很有讲究的,他就是希望借助金付宽的嘴来曝露观音山区的发展局面和困难。

    现在观音山区囤积的土地很多,可是并没有扭转成市场资源,没有变成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

    而土地囤积又与资金引进有关,就因为那些土地没有做市场化扭转,吸引到的资金就很有限,从而导致观音山区发展缓慢,区域划了一大片,可是在GDP上和财政收入上,没有明显的体现。

    对这个问题,新班长当时是隐隐提出批评的,他甚至例句了一个沿海城市的新区和乾亮市的一个新区,这两个新区发展非常迅速,甚至一度飙高到百分之三十的水平。几年间,一座繁华都市就拔地而起,哪像观音山区这样,有点老牛拉破车的意思。

    深受鼓舞的金付宽自然是说干就干,他得尽快拿出点成绩来,否则的话,他在新班长那里就有可能变成无能的代名词。金付宽可不想这么绝佳的机会就此错过。

    “冯旭,你加快时间处理,有一些该舍掉的就舍掉。”

    “蒋先生,市里面已经成立的调查组,我们现在才去大动作,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和反弹。毕竟现在很多只眼睛在盯着我们了呢。”冯旭小心翼翼道。

    听说镇南市成立的调查组,蒋永通就急忙从外地赶回镇南来,他要亲自坐镇将屁股给擦干净。

    “没事,调查组的组长是我们的人,他会想办法拖延的。”蒋永通道。

    “哦,那我就放心了。”听说组长是自己人,冯旭就舒了一口气。

    “虽然组长是自己人,但是副组长是金付宽那王八蛋的人,所以还是要赶紧,要加快进度,能要的要,不能要的就舍,关键是资金要第一时间转出去。”蒋永通道。

    所说蒋永通说没事,但是他现在还是有些危机感了的。关键是他身份特殊,联系到的是后面的很多人,如果被人拿这事来大做文章,那他蒋永通就会成为家里面的罪人。

    “蒋先生,可是这样的话,我们会损失很大,保守估计,三几千万是要损失掉的。”冯旭有些惋惜道。

    “三几千万就三几千万,现在损掉的,以后再想办法从其他地方赚回来。钱财乃身外物,留得青山在,还怕几千万进不了兜吗”蒋永通这个时候,必须得壮士断腕了,别说几千万,就是更多些,他也得承受。

    既然蒋永通这么说了,那他冯旭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些钱损失了也是蒋永通的,和他没多大的关系。

    不过金钱好他没有关系,但是镇南酒厂的事情与他就脱不了干系了。

    “蒋先生,那那个镇南酒厂私有化的事情既然调查组的组长是自己人,能不能让他将那些资料给弄回来还给我们”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安排,我会做两手准备,如果他能弄回来在最好,弄不回来的话,你处理好镇南的事情,就立马出国,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你可以去中美洲,巴拿马或者洪都拉斯。等你下次再回来,你就是华侨了。”蒋永通安抚冯旭道,说明他有未雨绸缪的安排。

    “那行,我这就办,十天,给我十天左右的时间,我就能全部处理摆平好。”听说蒋永通准备了双保险,冯旭就心情大好。

    冯旭离开之后,蒋永通就生闷气,这次的发难,不仅让他大丢面子,失了方寸,而且还损失不小。

    沉闷的抽了一支烟,蒋永通就打了个电话给李明辉。

    “李公子,你那边是怎么办事的啊,狗你打不死就算了,还放回来咬我,害我这边损失惨重。”电话接通,蒋永通就抱怨。

    上回胡建强他们去鹏城的消息就是蒋永通这边提供给李明辉的,鹏城紧挨着,还以为他那边就近处理会手到擒来,哪晓得闹了一场空。

    蒋永通不用验证都晓得,这一次他遇到的麻烦就与胡铭晨他们有关系,要不然的话,金付宽根本不会像一条疯狗似的,紧咬着不放。

    “蒋先生,朗州可是你的地盘,这么一点小事你都摆不平吗我记得你是能呼风唤雨的啊。”电话那头的李明辉不以为意,轻描淡写道。

    “废话,如果我爸没调走,再多一个金付宽都给捏死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我现在想做很多事情,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了。而且,你们打草惊蛇,人家不可能没有防备。”

    “蒋先生,我相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相信那些对你来说就是小儿科,要是连这点麻烦你都搞不定,那还是你吗至于损失,我猜不就是几千万嘛,大不了我下次弄一笔生意给你,让你赚回来就是。说到损失,蒋先生,别忘了我也损失不小,你答应我的土地,还没到我手里就被你还回去了,要生气,我比你生气多了。”李明辉道。

    李明辉说的可是实情,这一两年来,他在蒋永通这里就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而是在股市上损失不少钱。

    “那你就不能在想个办法将他们给做掉”蒋永通道。

    “蒋先生,杀人的事情我从来不做,那是小儿科的手段。人家和我也没有那么大的仇恨,所以,我从来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

    李明辉可不傻,他是富家公子,怎么能干那种事。以他家的实力,只要不是那种重罪,他家就能摆平。但是杀人就不同了,他的人生还有太多享受等着他,他可不愿意为了点小事情就把自己给毁了。一旦让人知道他买凶杀人,他李明辉就身败名裂了。

    蒋永通这是想利用他,他又怎么会轻易让蒋永通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