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075章 难以下咽

正文 第1075章 难以下咽

    这以貌取人的行为,古往今来,皆难改变,看来,这长得好,就是要占有优势一些,也怪不得那么多人选择花大价钱去高丽国做整容。

    胡铭晨含含糊糊的应了两句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与孔智贤他们坐在一起。

    虽然现在普遍生活条件变好了,但是再食堂里面开小灶吃炒菜的依然还是少数,因此食堂方面上菜还挺快。

    没一会儿,两桌子菜就上了一半,胡铭晨作为地主,打开饮料给大伙倒。

    人怕出名猪怕壮,胡铭晨在朗州大学倒也不算什么名人,认识他的人还不多,然而,这个世界就是小,有些讨厌的人,就是想躲也难以躲开。

    这不,胡铭晨刚给大伙的饮料杯子倒满,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就出现在屏风的接口处。

    “哎哟,不错嘛,开小灶吃炒菜哦。”伴随这人的出现,同时还响起了及其不和谐的声音。

    胡铭晨循声望去,眉头也就皱了起来。

    “小晨,是你朋友?是你朋友的话,叫坐下一起吃吧。”相对靠近屏风接口处的胡建强站了起来左右看看道。

    “三叔,你自己坐下吃,哪里是什么朋友,你就当是听到蚊子嗡嗡嗡的吵人而已。”胡铭晨没好气的道。

    原来,出现在口子上的这人不是别人,就是与胡铭晨斗过嘴,还差点动了手的杨堃。

    “胡铭晨,你”胡铭晨的话让杨堃很是恼怒,他本想激烈的反击胡铭晨一番,可是才说了几个字,就紧急刹车,他的脸色由怒变成了嘲讽的淡淡微笑:“就这样动嘴是没意思的,有些人,以为进了系学生会就是个人物了,其实,那就是挂个名头打杂而已。对了,我好心提醒一句,这单独炒菜是挺贵的哟,别到时候没钱付就丢人了。”

    杨堃这家伙真是有点猪头,他也不想想,要是胡铭晨连这点饭钱都付不出来的话,怎么会带家人和朋友来二楼点菜吃。

    “怎么,听你的口气,是打算学雷锋做好事,替我们把帐给结了?”胡铭晨乜了杨堃一眼道。

    “你们吃饭,我凭什么给你结账,你还真是搞笑,吃不起就别吃。”杨堃叉着腰提高音量道。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们在这里吃饭,你又凭什么冒出来唧唧歪歪,吃着你家的了?你家都是属狗的吗,就是改不了这狗逮耗子的毛病吗?”胡铭晨放下筷子,激烈的反讥道。

    之前之所以同杨堃不愉快,产生一些过节,不就因为这家伙自以为是,多管闲事的插嘴嘛,没想到,现在吃个饭他也冒出来,简直岂有此理。

    从胡铭晨与杨堃的对话中,其他人再傻也听出了两人的斗嘴和不愉快。

    “年轻人,你也真是的,我们没有碍着你什么事嘛,怎么就无端端的冒出来说这说那呢?我们吃不吃得起,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你还是哪里来的自己回那里去吧。”胡建军扭头看了杨堃一眼,凝视着他不徐不急的道。

    “你们给我等着,哼,到时候就有你们的好戏看。”杨堃变得咬牙切齿道。

    “吓唬谁呢,滚,看着你就烦。我们等着你能拿我们怎么样,不等着你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动不动就撂话,你丫不无聊吗?”胡铭晨沉下脸来,很不耐烦的道。

    杨堃这家伙灰蒙蒙的来,架子尾巴灰蒙蒙的走。

    “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嘴欠,他以为他是谁的,自以为是的家伙。”杨堃走了之后,孔智贤朝他的背影挖了一眼后道。

    “我们吃我们的,和这种人计较,真的是不值当。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越是正眼瞧他,他就会越得意,对付这种人的最好办法,一是漠视他,二是反击回去,别给他好脸。”胡铭晨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道。

    胡铭晨并不会将杨堃这种人当回事,更不可能将他看作是对手。

    “先生,让一让,你们的鲫鱼汤来了。”这时两个服务员分别端着一个陶瓷大碗进来。

    大碗里面各盛了大半碗乳白色的汤,汤里面还各有一条并不算太大的鲫鱼。

    为了照顾到各人的口味,胡铭晨点菜的时候,辛辣的和清淡的各点了一些。

    这鲫鱼汤,不但老人吃合适,女生吃也挺好。

    将鲫鱼汤放下之后,两个服务员就退了出去,只不过其中一个服务员退出去的时候,眼光很不自然的多瞟了胡铭晨两眼。

    “大家喝汤,这汤看起来挺鲜的。”胡铭晨招呼着道,顺便自己用小勺子给自己的空碗盛了半碗汤。

    着鲫鱼汤的鲫鱼其实吃不吃无所谓,汤还是要喝的,鱼身上的营养和味道,已经被熬进了汤汁里面。

    胡铭晨盛汤喝,大家也跟着他。

    “噗”胡铭晨端起汤来刚喝了一小口,嘴巴就忍不住,将口腔里面还没咽下去的鱼汤一口就喷了出来。

    也幸好胡铭晨反应快,脑袋歪了一下,喷溅出来的汤汁才没有给众人洗脸。

    “小晨,怎么了?”江玉彩马上关心又好奇的问道。

    胡铭晨接过夏雨芯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着鱼汤你们还是别喝了。”胡铭晨说了一句之后,就朝着屏风外面喊道:“服务员,服务员”

    “别喝?这是为什么?”刘春花不明就里的问道,似乎是为了自己找出答案似的,问了之后,她就端起那份盛上了的鱼汤抿了一口。

    “啊呸呸呸,着是什么狗屁鲫鱼汤啊,怎么那么难喝。”刚抿了一口,刘春花就扛不住了,急忙往外吐口水。

    其他人看到胡铭晨喝刘春花的反应,也都浅尝一小口,而无一例外的,统统抿了一口之后就赶紧吐出来。

    “又苦又涩,还有一股子恶酸的味道特码的,着哪里是鱼汤啊,简直比中药还难喝。”胡建军皱着眉头,骂咧咧道。

    “就是,这里面一定加了某种坏东西,呸呸呸,这汤别说人了,就是给猪吃猪也不会吃的。”胡铭勇擦着嘴道。

    这时,给胡铭晨他们端汤的那个服务员进来的,可人家不是被胡铭晨叫来的,因为她手里还端着一盘糖醋排骨,就是来上菜的而已。

    “你们这汤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难喝?这是给人喝的吗?”服务员一出现,胡铭晨就质问道。

    服务员慢条斯理的先把糖醋排骨放在胡铭晨他们桌子上:“这位同学,这汤不就是这个味儿吗?”

    听到服务员的这个回答,胡铭晨眉头就皱得更深了。

    “鱼汤是这个味道吗?你是唬我们没吃过怎么着?喊你们经理来,我要问问他,哪家的鱼汤会是这个味道?”胡建强一拍桌子道。

    “这位先生,请你文明一点,着是大学里面,再说了,要是拍坏了我们的桌子,拿是要照价赔偿的。”女服务员根本没有被吓住,反而还将了胡建强一军。

    “赔,赔个毛线啊,我不找你们赔就算是烧高香了。你别废话,赶紧的,叫你们经理来。”胡建军气不打一处来道,“就一张破桌子,还好意思说。”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经理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的。”这位女服务员淡定坦然的道。

    “那把你们主管叫来,我有话问他。”胡铭晨忍着气,摆了摆手道。

    “同学,我们主管也出去办事去了,有什么事,和我说也是一样的。”女服务员不卑不亢的道。

    “和你说得着吗?你一进来我不是告诉你,这汤有问题吗?你耳朵不好使,听不见?”胡铭晨指了指那碗鲫鱼汤道。

    “同学,我耳朵好得很,我也回答你了,我们的鱼汤没有问题。”女服务员眨了眨眼,不看胡铭晨道。

    “没问题?没问题的话,那你喝,你自己尝尝,看有没有问题。”胡铭晨另外盛了半碗汤摆在餐桌的边上。

    “同学,我们不能吃客人的东西,再说你这碗是你用过的,我用不太合适。”女服务员翻了翻白眼,随便找了个借口道。

    “你那你就直接用勺子尝一尝。”胡铭晨尽可能的压抑住自己的怒火道。

    就在胡铭晨和这位女服务员嘴上交手的时候,另一个服务员却没闲着,将江玉彩他们那桌的糖醋排骨端上来之后,又去将其他剩下的菜陆续送了上来。

    “同学,我不能尝,否则我的工作就要被辞退,我们有我们的管理规章制度。”

    任凭胡铭晨怎么说,人家就是不配合。

    “哎呀,着糖醋排骨一点甜味都没有,反而是咸得要死。”这时,尝了一口糖醋排骨的顾亦菲道。

    胡铭晨疑惑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品尝了一下,真的就如同顾亦菲所言,着糖醋排骨咸死人,根本就没办法吃。

    “你们到底是要干什么?是谁在搞鬼?说,谁在搞鬼?”胡铭晨气得将筷子扔掉,拔高音量问道。

    胡铭晨看出来了,着并不是什么失误,而是有人刻意的整蛊他们。

    如果一个菜有问题,可那一看作是失误,可连着两三个菜有问题,没办法吃,那就不会是巧合与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