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085章 吃饱才有力气跑

正文 第1085章 吃饱才有力气跑

    胡铭晨的淡定与自信,使得餐馆内的所有人都有些讶异,包括郝洋在内。

    他哪里来的自信啊,人家那么多人,他们就两个人,居然公开约架,怎么都可以。到底是真的勇武过人,还是傻大胆啊。

    “姓胡的,是你说的,你丫的可别后悔。”白小帅扒开同行人,上前来指着胡铭晨道。

    白小帅是晓得胡铭晨能打的,要不是他能打,以前在凉城上学时也不会在他的手里吃大亏。

    不过不管胡铭晨多能打,他也只有两只手,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况且他不但不老,还连师傅都算不上。

    白小帅被逼迫逃离凉城,窝身镇南,不能回凉城去,虽说时迫于王汉的威势,但是,这笔帐白小帅同样也将其算到胡铭晨的头上。

    刚来镇南时,由于地头不熟,白小帅可是蛰伏和吃了好一段时间的亏。就算白先勇打了招呼找人照顾一二,可是人家也不可能时时处处将白小帅带在身边,而自以为是的白小帅也不愿意被人当成累赘。

    现在白小帅总算在镇南站稳脚跟了,在清洗区这边,也算是有点力量,起码说话可以大声,也有人给面子。所以,他就一直想找回面子,一直想对胡铭晨有所报复。

    然而上次在清溪河边烧烤区的邂逅,让他对胡铭晨又有了新的看法。要对付这小子,简单的两三个人根本不行。

    正因为如此,刚进门的时候,见到胡铭晨也在这里,白小帅才会迟疑。

    现在胡铭晨放话,要怎么样都可以,白小帅就觉得机会来了。

    “话时小爷我说的,至于什么叫后悔,我还不知道,没听说过。赶紧走吧,别在我面前碍眼,影响我吃东西。”胡铭晨看都不看白小帅,将茶杯捏在手里转动着道。

    白小帅气得咬牙切齿,胡铭晨一丁点不将他放在眼里,这让白小帅忍无可忍。

    只是,白小帅也还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这个时候与胡铭晨发生冲突时不明智的,没有大的胜算。

    “咱们走着瞧,以前不知道,也许你很快就知道了。”白小帅咧着嘴道,然后一把推开店老板,朝他的同伴一挥手:“我们走。”

    在除了胡铭晨的众人注视下,白小帅带着人离开了,而他的那几个同伴,还一边走一边打量胡铭晨,似乎要将胡铭晨好好的记住,下次遇到了找回场子。

    “胡铭晨,你和他们以前就认识?”看着那些人离开,郝洋这才向胡铭晨问道。

    “认识。”胡铭晨点了点头,简单的用两个字回应道。

    “这位小兄弟我劝你们还是别吃了,趁着他们刚离开,你们也走吧,我看到他们时往右边走,如果你们时朗州大学的,你们赶紧出门往左,从学校后门绕回你们学校吧。”跟随着白小帅他们到门口的店老板回转身来到胡铭晨他们面前,好意的劝道。

    “老板,你都做好了,我们要是不吃,岂不是浪费。”胡铭晨淡淡一笑道。

    “这没什么的,不就是一盘菜嘛,算我的,我不要你们买单,赶紧走,要不然,我怕一会儿他们还会回来。”店老板人不错,忧愁着脸道。

    “我们怎么能让你亏本呢,老板,给我们端上来吧,没事的。现在我们肚子正好饿,要是不吃饱,一会儿怕是连路都走不动,更别说跑了。”胡铭晨不以为然的摆摆手道。

    听到胡铭晨说不吃饱没力气跑,后面那一桌就有人发出了会心的笑。还以为胡铭晨多能呢,搞了半天,时准备一会儿撒腿跑啊。

    “胡铭晨”郝洋忧心的道。

    郝洋刚说出胡铭晨的名字,就被胡铭晨将话给打断:“怎么?你怕?”

    “我也不是怕,我只是觉得打架对于我们来说总归是不好的,以前你们是不是有过过节啊?”郝洋怯怯的道。

    “放心吧,不会牵连到你的,有什么事,我一力承担,老板,端菜上来,你只管吃就是了。”胡铭晨看着郝洋说话,同时还向店老板招招手吩咐。

    “同学,他们可是周围这片混的,你真的就不怕我是为了你们好呢,在他们这种人的手底下吃亏,真的划不来,你们有前途,可是他们已经是废了的。”店老板在胡铭晨不听劝的情况下,还是尽其能的再劝说一遍道。

    “老板,谢谢你的好意,只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情啊,就只有面对他,靠躲是解决不了的。你都说了他们是混这一片的,我们总不能就成天躲在校园里面吧。再者说了,朗州大学的校园的开放式的,他们要找茬的话,还不是可以追到学校里边去。相较之下,再校外解决,总比再校内遇到要好一些。两害相权取其轻,谢谢你的提醒,我晓得,快上菜吧,要不就凉了,而我们也真的饿了。”胡铭晨面带微笑的致谢和解释道。

    见胡铭晨冥顽不灵,店老板叹了一口气,转身去给端那盘整治好的大盘鸡去。

    反正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要是后面吃了亏,也怪不得谁。

    面对着用铁盘装着的大盘鸡,胡铭晨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刚才的小插曲似乎就没有一丁点影响到他的胃口。

    而郝洋却显得有些没有胃口,忧心忡忡,吃得慢慢吞吞。

    “怎么?不合胃口?我觉得挺好吃的啊,老板用料挺足,这里面起码有一斤半鸡肉呢。”胡铭晨放下一块鸡骨头,抬头看了一眼郝洋随口道。

    这一份大盘鸡虽说是小份的,可是,鸡肉的数量并没有比土豆明显的少,再加上洋葱和红彤彤的辣椒,油腻腻的,甚是可口下饭。尽管它属于西北风味,可就因为用辣椒爆炒过的缘故,挺适合胡铭晨的口味。

    “好吃是好吃,我就是担心一会你要不,我打电话给陈鹏他们,把他们也叫来?”见胡铭晨又要说话,郝洋急忙抢先:“我不会直接给他们说是要打架,我给他们讲来吃东西,这样就不算搬救兵了嘛。”

    “呵呵,你这小子,滑头啊,用食物引诱他们来,这不是等于蒙骗他们,将他们推进火坑吗。这种事,还是不要干,到时候,他们准埋怨你我。你就踏踏实实的吃,多大点事,还搞电话摇人那一套。”胡铭晨轻声笑道。

    “我们不叫人,他们也一定会叫人的啊,人多不吃亏嘛。”郝洋争取道。

    “他们叫不叫人随他们,别人是混社会的,我们又不是,没必要与他们一样。如果你要是怕呢,你现在就先走,他们想要针对的是我,就算遇到你,应该也不会为难你的。”胡铭晨收敛笑容道。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丢下你自己闪,那我算什么,我不是那种孬种,不就是干一架嘛,怕个球,干得过就干,干不过就跑。”胡铭晨让郝洋先行离开,一下子就刺激到了他,只见郝洋挺起胸膛,毅然决然的道。

    郝洋说不怕是假的,但是要他真的自己走,留下胡铭晨一个人,他也真的做不出来。

    自从进校之后,胡铭晨就对他没少照顾,可以说,再学校里,胡铭晨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丢弃朋友,只顾自己安身,有血性的郝洋,如果做了他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对嘛,干得过就干,干不过就跑。呵呵,那就赶紧吃吧,不吃饱,一会儿可没力气跑哦。”对于郝洋选择留下,没有真的离开,胡铭晨挺满意的。

    当然了,也是因为胡铭晨觉得没多大危险,要是真的面对的是其他危险人物,胡铭晨也不会让自己的朋友身处险境。

    “白哥,咱么就这么走了吗?这样是不是太没面子了?”从餐厅出来,走了没几步,挽着白小帅手臂的那个女生就柔声说道。

    总有一些女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而这种女生往往也是不成熟。他们就喜欢那种威风的男子,就像在初中里面,不少女生爱慕和钟情于那些经常打架,冲屌兮兮的男同学一样,觉得那样的男生有魅力,跟着他们挺刺激,有安全感。

    “老子做事还用你教吗?没面子?老子是那种不要面子的人吗?滚一边去。”白小帅甩开这个女生,满不高兴的骂咧咧道,“你们三个女的自己回去,我们一会儿要办事,玛德,老子今天就把场子一次性给找回来。”

    “白哥,那我这就打电话叫人,咱们多叫点人来,今天不将那混蛋打出屎来,老子就咽不下这口气,到时候再扔到清溪河里,淹死了算毬。”刚才被胡铭晨一把就扭住手腕的那个小年轻跳了出来,义愤填膺的道。

    “你们马上打电话,能叫多少人就叫多少人,要快,我怕他们只吃两口就溜了。”白小帅点了头,咬牙切齿道,“今晚摆平了他们,吃喝玩乐全部算我的。”

    “白哥,我们不走,我们要跟着看看,好久没看你打架了,让我们留下来吧。”被白小帅甩开的那个女生听见有大阵仗,两眼冒出兴奋的光芒,靠上去搂着白小帅撒着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