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112章 我不需要你好心

正文 第1112章 我不需要你好心

    “住这里?你付钱?卧槽,老子都还没怎么住过呢,就这酒店,你晓不晓得多少钱一晚上?”听说建议住在这里,山哥顿时就激动得郁闷起来,没好气的道:“普通房间,也不下七八百块钱,我们那么多人,一晚上就好几千,还有你说能开锁,人家那是扫描的,你怎么开?你会开电子锁?”

    “我”问是不是要在这里住的兄弟伙被山哥问得哑口无言,根本不晓得怎么回答。

    光是那一句:“你付钱?”,就足矣将他噎死。他们不说有没有那么多钱,就算有,也没有谁愿意在这时候付出几千块去请大家享受高级酒店。

    干他们扒手这一行的,可以说平时来钱快,可是他们也是没什么钱的那群人。好吃懒做的,要是真的会存钱和理财,也就不用干犹如过街老鼠一般的扒手了。

    “走,找个小宾馆先住下来再说。”见对方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山哥看了已经没有了胡铭晨和郝洋背影的酒店大堂两眼,郁闷的道。

    山哥他们去找小宾馆下榻去了,而已经跟在胡铭晨走进酒店大堂的郝洋却是正在好奇的四处打量。

    魔幻假日酒店是一间西式的豪华酒店,整个酒店大堂,以充满富贵的金黄色为主色调。

    整个酒店大堂有半圈装饰罗马柱,头上是哥特式建筑的穹顶,穹顶下方的那一盏水晶吊灯,直径差不多和两个人伸直了双手差不多,在其边上,是一圈小水晶灯,这些灯光发出清丽柔和的光芒,在墙壁和地面的反射下,让这座大堂更加的富丽堂皇。

    地面上的大块大理石地板光滑明亮,服务台的后面挂了八块代表八个国际知名城市的当下时间挂钟,在那些挂钟的两边,有两幅用金黄色边框裱起来的世界名画。

    就连酒店大堂休息区的真皮沙发也是浅黄色的。

    郝洋有兴致参观和打量那些装饰,可是胡铭晨却没有什么兴趣。

    在这座城市,这魔幻假日酒店或许算是不错的,可是,比它高级的酒店胡铭晨已经住过不少,自然就不以为意了。

    郝洋在此之前,他可没有好好的住过酒店,就算是外出有必要在旅店过夜,也也是旅社而已。没有进过这么高级的场所,注意力和神态自然就会像个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

    当他们两个要走到服务台的时候,站在后面的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漂亮工作人员就微微躬了躬身:“欢迎光临魔幻假日酒店。”

    虽然因为佩服所导致的专业性缘故,对方处于针对所有客人的基本尊重,摆出了对胡铭晨和郝洋的服务姿态,可是他们的眼神里,却对胡铭晨和郝洋有些漠然,感觉就像是胡铭晨和郝洋住不起这里似的。

    实际上,在酒店旋转门的旁边,还站在这个带着红色圆帽的服务人员,那个工作人员仅仅只是机械的延了一下手而已,并没有动手说要帮他们两个拿行李。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胡铭晨和郝洋被当成了走错门进错地方的无知小青年。

    这些人常年在这酒店里工作,哪些人是真来住酒店的,哪些人只是来晃一晃,他们还是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和判断。

    平时来梦幻假日酒店消费的,那都是当地的高端人士,要么就是外地来投资和考察的客商,哪个不是穿金带银,哪个不是穿着得体的一身名牌。

    而胡铭晨和郝洋,郝洋就别说了,一身的地摊货,就他的那牛仔背包,都有点要褪色了。再是白痴也看得出来,并不是能负担得起高消费的那种人。

    即便是胡铭晨,一身衣服看起来还像是那么回事,可是裤子竟然是破的,其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胡铭晨的裤子被罗平给划了个口子将钱包偷走,胡铭晨虽然带得有可换的衣服,但是一直没有换裤子的环境和空间。

    在火车上,如果不挤的话,胡铭晨还能去厕所换一下,可是一想到厕所门口就是人挤人,好不容易进到厕所里面,时间没有一分钟就会被敲好几下门,胡铭晨干脆也放弃了。就等着下了火车,找到个住的地方,好好洗个澡睡个觉再做衣着的更换。

    “现在还有房间吗?”胡铭晨对于对方那敷衍的神情,就假装没看见,到了前台之后,双手往台子上一搭,就开口问道。

    “我们现在还有商务套房和标准大床房,不知道你们是要住哪一种?”服务台的工作人员抬头扫了胡铭晨他们一眼之后回答道。

    “嗯那就给我们开两间标准大床房吧。”胡铭晨本来想说开商务套房的,可是一想到郝洋在,沉吟一下就做了临时改口。

    胡铭晨并不是舍不得那点钱,不让郝洋住得好一点。而是觉得一下子就请他住豪华的商务套间,显得太高调了。

    否则的话,那一点点房钱,胡铭晨根本就不在乎。光是在大堂,郝洋就有点点目不暇接的意味,要是一下子就住商务套间,他能不能睡得好估计就得打大问号了。

    “先生,我们的标准大床房是一千零八十八一个晚上,你确定是要开两间标准大床房吗?”前台服务员没有马上开房,而是先报了个价格,然后等待确认一下。

    在她想来,报出了一千零八十八一个晚上的加码之后,胡铭晨和郝洋就会找个借口离开。

    “一千零八十八?没打折吗?就你们这酒店,能要得了这么高的价?”胡铭晨虽然没有离开,可是,却砍起了价格来。

    本来住酒店的,不少人都会询问一个折扣价,这本身是正常不错的,就算是有钱人也不希望多花冤枉钱。但是胡铭晨的砍价却被当成了即将退让的前兆。

    另一个服务员释然面带微笑看着胡铭晨:“对不起,我们目前没有打折,就是这个价。如果你们嫌贵的话,可以到其他地方再看看。”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你的口气,就好像是我们住不起似的。”胡铭晨脸一沉道。

    “胡铭晨,胡铭晨,一千多的价格太贵了,要不我们还是到别处再看看吧?”郝洋从后面窜上来,赶紧劝阻胡铭晨道。

    听到一千多价格,郝洋就吃惊的吓了一跳,他晓得这是本市最好的酒店,可是没想到价格会贵到这个地步。那个价格,足够他在学校里面过两三个月的了,就算是胡铭晨花钱,他也觉得肉痛。

    “看什么看,既然来了,就别换其他地方了,我现在就想洗个澡,然后饱饱的睡上一觉。”胡铭晨道。

    “价格太贵了,一千零八十八呢,不舍得啊。”郝洋叹了口气道。

    “贵不贵不是问题,问题是值不值得。”胡铭晨回应郝洋道。

    “先生,我们是本市最好的酒店,五星级装修,四星级标准,又是在这主干道上,一千零八十八会贵吗?我们都是明码标价,不存在值不值得,不信你自己看价目表。”后面说话的服务员耐着性子朝胡铭晨道。

    如果不是在培训的时候,经理一再强调服务行业要具备服务态度,像他们越是高级的酒店就越是要注意,这个服务员恐怕对胡铭晨的话就更不好听了。

    在他们的身后,的确是挂得有一块铜色的价目表,上面也的确写了标准大床房是一千零八十八,可是一般那个价格是有点虚高的,没有几家酒店会是一成不变的按照那个价格收费,多多少少都会有所下调,除非是热门旅游城市的旺季,那些就不降反升。

    可是郝洋家的这边并不是什么旅游城市,现在更不是什么旺季,没道理价格原封不动。

    “我没搞懂,你们是打算载客吗?一间大床房就要一千多,呵呵,价格不觉得有点点离谱吗?”胡铭晨冷笑着道。

    “我们是明码标价的做生意,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一千零八十八的价格没有少,你们要住,我们就开房,要是不住,尽快却找别的住处,免得晚了人家满了没房间。”前一个接待胡铭晨的服务员生硬的道。

    说白了,人家就是不打算给胡铭晨和郝洋优惠。再说白一点,人家更不相信他们能住得起,能有这个消费能力。如果胡铭晨能知难而退的离开,他们也会觉得这没什么。

    “得,一千零八十八就一千零八十八,开两间,我们就住了。”胡铭晨叹了口气道。

    明知道有点点被敲竹杠,可胡铭晨还是打算吞了算。既然瞧不起,那咱就住给你看。

    “先生,真的是开两间?”对方再次向胡铭晨确认道。

    “你耳朵是不好还是怎么着,我不是说了要两间房吗?还问,真是的。”胡铭晨本来就不爽,再被这样东问系问的,他一下子就爆发了。

    “我也是为了你们好,标准大床房住得下你们两个的,没必要花费冤枉钱,怎么好心反而没好报了呢。”对方道。

    “我不需要你好心,你要是真好心,就不会这样,一千零八十八就一千零八十八,我自愿被宰了,就开两间,哼。”胡铭晨也许奚落道。

    到这时,服务员终于相信自己看走眼了,人家真的住得起。两人急忙帮胡铭晨和郝洋做登记,给他们开放。

    “明早九点以前我们有自助早餐,凭房卡就可以享用,我们虽然贵一点,但是这个价格还可以免费游泳和蒸桑拿,并且可以按摩一次。”感觉看走眼得罪之后,开好了房间,服务员还不忘好意的提醒道。要不然的话,他们今天的价格其实八百八十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