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152章 晦气的宋开华

正文 第1152章 晦气的宋开华

    胡铭晨是真不愿意去管胡铭勇的这点破事,应该让他好好的长一回教训,否则的话,类似的事情,难保以后就不会再发生。

    可是考虑到方方面面的人情世故以及家族的面子,胡铭晨最终还是勉为其难松口了,为了出了一个点子,也算是默认胡建强帮忙出钱的事情。

    胡铭勇这边的事情暂时倒是没什么问题了,按照胡铭晨的说法,他估计是不用进班房了的。

    不过,胡铭勇这边的事情暂时有了眉目,可是胡铭晨待人从河边煤矿将吊车抢走的事情却还没有摆平。

    当天陈强接到宋开华的电话后,就马不停蹄的往矿上赶,因为他是在攀云县那边办事,等他赶道杜格镇的时候,不仅吊车已经被抢走,而且胡铭晨已经护送江玉彩到市医院去了。

    “你个废物,就眼睁睁让人把吊车开走?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平时不是很能的吗?”看到吊车已经被开走,陈强顿时就对宋开华一顿臭骂。

    而宋开华却是有苦说不出,心里面无比的郁闷。

    吊车哪里是他眼睁睁的看着人开走的,简直就是被人抢走的嘛,为此,他不但挨了胡铭晨的耳光,还和原来的吊车司机干了一架呢。想他平时就是坐办公室,在陈强后面拍马屁,论打架,哪会是一个司机的对手,现在身上都还酸痛。

    宋开华就想着,等陈强来了,然后就进言让他将那司机给开除掉,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骂了个狗血喷头。

    “陈总,对不起,是我没用,我的错。”宋开华了解陈强的脾气,在他发火的时候,最好别找理由别辩解,那样的话只会火上浇油,既如此,还不如先承担下来再说,反正等他气消了点,还可以好好将过程汇报给他知晓。

    “废话,你当然是没用,当然是错了,我特码还每个月给你几千上万的工资,早晓得还不如养两条狼狗。”见宋开华承认,陈强二郎腿一翘,烟一点,又开始骂人了。

    陈强的话真是有点损,他这么骂,那岂不是说宋开华还不如狗吗?

    对于这样的比喻,宋开华心里面也是恼怒,但是他敢怒不敢言。且不说陈强每个月给他开的工资的确不低,在矿上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平时很享受这种地位,就是陈强的狠毒为人,也让宋开华再有不满也只能深深的埋在心底。

    像宋开华这种狗腿子,也就应该有这样的待遇。

    “对不起,陈总,我辜负了你的厚望。”面对陈强的咆哮,宋开华唯一做的就是唯唯诺诺,他说是啥就是啥。

    看到宋开华那低头哈腰的样子,陈强的怨气果然就消了一些:“吊车还没还回来吗?”

    “陈总,还没有呢。要不我派个人去看看?”宋开华点头后,试探着问道。

    “那还傻愣着干什么呢,猪脑子啊,要我发话吗?我不用鞭子抽一抽,你特码就不会动吗?”陈强一口烟喷出来,又开始骂了。

    这时宋开华才赶紧转身,安排人去事故发生地点看看,他们煤矿的吊车还在不在。

    其实,那辆吊车用完之后,就被扔在了那里,无人管。

    始作俑者已经陪江玉彩去市医院了,而他在走之前又没有交代说那吊车要怎么样处理,所以开吊车的那小伙子在完成任务之后,就将吊车扔在现场不管,反正吊车又不是他的。再说,就从这吊车的来路上看,他也不会傻乎乎的自己开着吊车回到河边煤矿去还车,万一自己在里面被揍了咋整,那得多冤枉啊。

    当时胡铭晨答应给这小伙子十万块,其他跟着去的人一千,这个帐胡铭晨可没有赖。只不过,事后是胡铭义负责登记,钱是由胡建强拿给他,他再分给那些人。

    胡铭晨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一定是会兑现落实的,要是对乡亲都说大话假话,那今后他还怎么在杜格镇混,以后谁还会发自内心的看得起他家。

    看到吊车在,宋开华就让人将车给开回来,只不过,当他觉得自己做了一回正确的事情时,哪晓得又被陈强发火臭骂了。

    “你让人开回来干什么?你让人开回来干什么?我特码怎么就用了你这么个猪头三,我特码就是让你派人去看看吊车在哪里,我让你们开回来了吗?我的话你左耳进右耳出吗?你脑子里装的时豆腐?”得到汇报说吊车开回来了,宋开华就被当成三孙子一般。

    宋开华真是郁闷得想要吐血,今天自己是撞邪了吗,怎么那么倒霉,又挨揍又挨骂,我特码招谁惹谁了。

    刚刚自己没有派人去看看,挨骂,说不抽一抽就不会动。现在好了,自己不经请示,就指示人将车开回来,怎么还挨骂,宋开华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难不成就是陈强看自己不顺眼?

    “老板我那是我们的吊车,不开回来的话那丢了咋办?”宋开华挠挠头,撑起胆子小心翼翼的应道。

    “你特码的,让老子说你什么好,我们的吊车不就是丢了的吗?不仅是丢,还是被人抢了的,这本来是一桩抢劫罪过,你你特码现在把吊车开回来了,那还算抢劫吗?这就等于丢了东西却找回来了,那还怎么下手整人?”陈强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宋开华一眼道。

    要不是想着这家伙平时还算忠心,刚刚又被人揍过,陈强真是恨不得给他几大耳光,踹他几脚。

    “哦你瞧我这脑子,真的是笨死,我错了,陈总,我错了,不晓得你是这样的安排。”这回宋开华是发自内心的认错。

    于是同时,宋开华也明白了,陈强是要拿这个件事来说道说道,做文章。更明确点说,宋开华就是要报复了。只不过,非常好的报复条件,却被宋开华给消弭了。

    对于胡家,现在宋开华是十分愤恨的,就凭胡铭晨揪着衣领给他几下,宋开华就难以原谅。

    只不过,依照他的能力,想要报复胡家,拿是根本做不到的,蚍蜉撼树差不多。

    可是陈强就不一样了,人家也是有钱的大老板,也是由各种各样的关系,由他来报复的话,拿就再适合不过,可以帮宋开华出那口恶气。

    “老板,要不,我叫人再把吊车开送回去?你看”真心的承认了错误之后,宋开华紧接着又出了一个馊点子。

    之所以说是个馊点子,是因为这个点子马上就被陈强否决,并且又是一顿臭骂。

    “我看?我看你妹啊我看,你怎么蠢成这样,我看你丫今后就得笨死。我们把车开回来了,再自己把车开回去放着,着特码算怎么回事?是我们不要那吊车了吗?要是吊车真的不见了,那算是你的还是算是胡家的?人家只要反说一句,吊车是我们开去扔在那里的,你让老子说啥?啊?”陈强将手边的一个文件夹拿起来扔去砸在宋开华的身上大骂道。

    宋开华没想到陈强会如此,也就没有预判的去躲,那一个文件夹就堪堪的仍在他的脸上,砸得鼻子酸酸的。

    着鼻子一酸,泪腺就开始分泌,紧接着,眼泪就从眼角流了出来。

    “哭,你丫还好意思哭?我特码连骂你都骂不得了吗?当着我的面,你着哭算个卵的怎么回事,老子冤枉了你?”宋开华这一流泪,顿时又惹到陈强了。

    陈强明显是误会了宋开华,只不过,误会了又怎么样,陈强难道还能去给宋开华道歉不成?

    “老板,不是的,我不是哭,就是”宋开华极度委屈的想要解释两句。

    就像刚才说的,陈强这个人,就不喜欢下属解释和找理由,越是那样越没好果子吃。

    “你当老子眼睛是瞎的吗?你不是哭,难不成你狗曰的还是笑?别给老子哭丧,老子看着就烦,要哭就给老子滚远一点哭。真特码的晦气。”果不其然,宋开华刚解释了一句,陈强就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大声的呵斥道。

    陈强说他晦气,而现在宋开华才是觉得自己真的晦气,感觉做什么事都不对,说什么话都是错,只见他赶紧抹了一把脸,将眼泪擦干了之后,就老老实实的低头站在陈强的面前。

    陈强让松开话滚远一点哭,但是宋开华却不能真的滚,他要是现在闪了,估计就永远回不到陈强的身边了,那个与他打架的司机还没被开除,他应该就会先行一步被开除离开。

    宋开华闭嘴不再说话,陈强也没有继续进一步的为难他。陈强也醒悟过来,这家伙应该是被那文件夹砸到鼻子才自然而然流泪的,然他并没有要承认和道歉的意思,因为他是老板,宋开华是打工的一条狗。

    又给自己点上一直中华烟,陈强就在盘算,要怎么报复胡家,要怎么讨回这个公道。

    如果吊车没有被开回来,那他还可以拿吊车说事,现在车开回来了,就只有从别的角度去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