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250章 掺假的爱情就像假酒

正文 第1250章 掺假的爱情就像假酒

    霍加权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对他言听计从,一向为他马首是瞻的张恒,居然会出卖他,而且,他拿出来的很多证据,还是那么的确凿。

    张恒能够很快的拿出许多对霍加权极其不利的证据,是他自己本身的聪慧和城府至深吗?

    当然不是,张恒刚刚于霍加权接触在一起的时候,他根本不敢,也没有往耍手段的方面去想去做。

    而是在张恒的父亲知道了他们两个关系要好,并且打算利用张恒来疏通关系从而获得巨额利益的情况下,专门给张恒布置的任务,并且还时常叮嘱他要做什么。

    用他父亲的话来说,那就是于霍加权这种人相处,既要顺着他,利用他,可同时也要防着他,要不然,哪天自己就极有可能变成那替罪羊和祭品。

    因为霍加权这种人,为了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关键时刻是会不择手段的,就算他不是,霍德培也一定是。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弄一些把柄握在手上,这就等于有了像是原弹一般摧毁对方的同死护身符。

    你要是要拿我当祭品,要弄死我,那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正是有了父亲的要求和叮嘱,张恒在与霍加权相处的时间内,就很是留心霍加权的一些秘辛和**。

    同时,相处的时间久了,张恒自己也赢得了霍加权的信任,做的许多坏事也都没有瞒着张恒。霍加权自大的认为,张恒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背叛他,因为他只要敢那么做,霍德培捏死他们一家属于轻而易举。而张恒日常的那些吹捧和狗腿的行为,对霍加权也造成了极大的麻痹作用。

    张恒这边拿出的是关于霍加权的东西,让胡铭晨也没想到的是,柳春秋那边竟然也拿出了一些对霍德培不利的东西。

    像柳春秋这种手握重权的人,自然不会有心思对霍加权关注什么,但是像是霍德培这种有打交道有过来往的人,那又另当别论了。

    他们两者收集的信息资料,只要很好的做结合,那么拿下霍加权,扳倒霍德培就不是太大的事情,当然了,这里面还要看宋保国那边出多大的力气。他使出的力气越大,霍家就会摔得越重,反之,他们就有可能会软着陆。

    因为时间短,李洪杰那边倒是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就,但是他也是有些作用的。他安排的人,从网上找到了一些关于那些资料的佐证,甚至还查到了,霍家父子竟然还拥有他国护照。

    关于那些资料,胡铭晨给弄成的两份,一份通过其他渠道送了上去,另一份则是留在手里,要是送上去的那一份起不到作用,得不到胡铭晨想要的结果,胡铭晨就会找机会让手中的这一份发挥作用。

    胡铭晨足足在医院里面憋了半个月的时间,他才从医院里面出来。

    虽然胡铭晨所住的病房条件很好,可是,这半个月,还是将他憋得不轻,如果再不出来活动活动,他感觉整个人就差点要生锈了。

    还好这段时间柳惠子经常去医院看望胡铭晨,每次都用食盒给他带去一些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并且每天不重样。

    这一来二去的,胡铭晨与柳惠子的关系就获得了极大的进展,名义上他们结识才半个多月,可是两人相处起来,到像是多年的朋友一般。

    胡铭晨出院的这天,就是柳惠子来接的。

    “怎么还用你的来接我呢,你都知道我没什么大碍的嘛,这段时间完全就是无聊的休息而已。”在医院楼下,看到站在车边的柳惠子,胡铭晨温暖的笑着道。

    “说是这么说,我怕我要是不来接你的话,你又会有想法,觉得我忒不够意思,所以,我就逼着自己来了。”柳惠子缓缓走近胡铭晨道。

    “瞧你说的,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再说了,你这话,就是明着不想来的嘛,那又何必?”

    “哎呀,说你两句,给你点颜料你就打算开染坊了你,到底是我不想来还是你不想我来啊?还好意思说我呢,上车,赶紧上车。”原本还如沐春风的,一下子柳惠子就变脸了。

    只是柳惠子的变脸也不是那种明显生气了的表现,反而是两人关系亲近和融洽了的一种体现罢了。

    胡铭晨摇头笑了笑,乖乖的上了柳惠子的那一辆粉色的宝马车。

    拉开车门一进去,胡铭晨就闻到整个车里面都是一股香味,而这股味道,胡铭晨算是很熟悉了的,就与柳惠子身上的那股子味道一摸一样,既有淡淡的香水味,也包含了柳惠子那若有若无的体香味。

    听到胡铭晨嗅鼻子的声音,柳惠子娇羞着白了胡铭晨一眼。

    胡铭晨出院,身边当然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也是如影随形的,只不过胡铭晨上了柳惠子的车,他们也不可能江湖名称给拉下来,只有也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车辆,他们去哪里就跟着护送去哪里。

    “你是打算去阿牛公司呢,还是去酒店?”柳惠子上了车,边系安全带边随口问道。

    “我都无所谓,反正我在临安已经没啥重要事情了,甚至你送我去机场,都可以,学校那边也临近开学了,现在回去,正好可以报名。”胡铭晨耸了耸肩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给你安排一个去处。”柳惠子插进车钥匙,瞥了胡铭晨一眼道。

    “去哪里呀?说来听听。”胡铭晨好奇的问道。

    “是先不说你难道还不去吗?怕我害你呀?”柳惠子娇蛮的反问道。

    “那倒不是,我不可能往那方面去想,你怎么会害我呢?”胡铭晨急忙摇头道。

    和着女人谈话啊,这思维逻辑感觉稍微正常一点都不行,他们完全就不按常理出牌,而且还不给你发脾气的权力和机会。

    “既然这样,那你就既来之则安之,安安稳稳的坐好就行了。”柳惠子道。

    “行,我就暂时将我自己交给你了,任凭处置吧。”胡铭晨向后一靠,很放松的道。

    胡铭晨的话,引得柳惠子娇媚一笑,同时,脸颊上还飞升出一抹红霞。可惜胡铭晨眯着眼睛假寐,并没有看到。

    发动车辆,一脚油门之后,柳惠子就驾驶着她的宝马车窜出了医科大附院的停车场,其他随行人员则是连忙驾车跟上。

    后面跟着的其他人,柳惠子不问也不管,就自顾自的专心开车,只是偶尔会侧过无暇的脸庞瞟胡铭晨一眼。

    眯着眼的胡铭晨不可能睡着,他一直在偷偷打量路边景致,就看柳惠子要将他带到哪里去。

    出了医院,穿过一片繁华的街区,柳惠子竟然驾着车往西湖边而去。

    “你是打算带我去你的湖上会馆?现在还不到吃饭时间啊。”胡铭晨睁开眼睛,疑惑的问了一句。

    “谁告诉你去这边就是去我的会馆,难道带你去划船不行吗?”柳惠子白了胡铭晨一眼道。

    胡铭晨讨了个没趣,只得继续闭嘴。看到胡铭晨变得乖乖的,柳惠子轻微咧嘴一笑。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霸道,很刁蛮?”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年头的女孩子,又有几个是不霸道不刁蛮的,否则,那一部也不会那么火。”胡铭晨有气无力的道。

    “你这可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就搞得像是你很有经验似的,怎么,你在学校里面有很多女朋友?而且还都是一些霸道刁蛮的?那部电影不会是你要求拍的吧?”

    “怎么我是那种人吗?还好多女朋友,想什么呢你,我现在,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一个都没有,?至于电影,我就算要投资,也要投资本国片啊,干嘛去投资一部棒子国的电影。”胡铭晨刷一下就坐直了起来道。

    “你真的一个女朋友都没有?是分手了呢,还是压根没谈过啊?”柳惠子陡然间变得怯声怯气的问道。

    “压根就没谈过,都没有,何来的分手?”胡铭晨理直气壮道。

    “你们学校的那些女生都是瞎子吗?还是你们学校就没有漂亮的女孩子?你这样的男生,竟然没有女朋友,那可是我们女生的悲哀啊。难道就没有人打你这个钻石王老五的主意?”柳惠子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人家当然没瞎,那么大个学校自然也是美女无数的,而且,我看起来也不像什么钻石王老五。再说了,谈恋爱,如果不是奔着爱情本身去,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掺假的爱情就和假酒一样,属于不合格产品,属于对自身有害的产品。”

    “你这人,商人就是商人,竟然把爱情比喻成产品,也亏你说得出来。”

    “惠子女士,可别忘了,你也是商人。况且,我那就是做个比喻而已,如果我要是将爱情商品化,那还会到现在没有女朋友吗?是你的脑子净往歪处想,可不是我。”胡铭晨调侃打趣道。

    “我思想纯洁得很,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好了,前面马上就到了。”说着,柳惠子一指前面的小区院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