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巨变 > 正文 第1253章 与柳春秋的谈话

正文 第1253章 与柳春秋的谈话

    胡铭晨最终还是没有将劝阻的话说出来,因为他说了,文澜也未必会听,况且,现在的市场环境变了,化妆品的网络公司大有可为也未可知。

    再退一步,即便最终发展不好,可是目前的市场就是对互联网经济十分追捧的,前期一定可以高速发展,只要文澜把握好时机,在关键时刻撤出来,那么不但不会亏,还能大赚一笔。

    在客厅与文澜聊了一会儿,吴妈就过来通知开饭。

    也不知道是因为知道胡铭晨要来,还是柳惠子家的生活水平比较高,这顿饭的餐桌十分丰富,八菜一汤,虽说清淡了些,但是胡铭晨吃起来倒也挺合口的。

    胡铭晨在医院里面的饮食也不差,柳惠子还时常给他带一些精心烹调的菜肴给他打牙祭。但是十多天来,这顿饭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到餐桌来吃。

    柳春秋问胡铭晨能不能喝酒,可以的话,陪他喝点。

    胡铭晨本身是不好酒的,但是长辈问了,胡铭晨还是应下了半杯白酒。

    柳惠子晓得胡铭晨那也不算什么受伤,故而并未劝阻他。

    一顿饭吃完,柳春秋就把胡铭晨叫道他二楼的书房,说是要那点好茶给他品一品。而文澜从外地给柳惠子带了两条裙子,也拉着她去试试看。

    “叔叔,不是泡功夫茶的话,我来吧。”柳春秋从柜子里拿出茶叶罐,要去拿杯子,胡铭晨就急忙前揽活儿。

    柳春秋要去拿的杯子是那种大号的玻璃杯,而开水房间里就有饮水机。

    柳春秋也不矫情,将茶叶罐递给他:“功夫茶?那玩意太耗费时间,我也不喜欢。我喝茶,就是解渴,不大口喝,还不行。”

    “呵呵,我和叔叔一样,我也没那个闲心去摆弄功夫茶,因此,根本就掌握不了那技能。”胡铭晨边说边拿出杯子来往里面放茶叶。

    在放茶叶的时候,胡铭晨明显给柳春秋的被子里多放了一些。这个小细节落在了柳春秋的眼里,不过他没说什么,就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罢了。

    接开水,胡铭晨先双手将一杯水摆放到柳春秋的面前,之后才给自己的那一杯加开水。

    柳春秋端起茶杯,吹了吹漂浮了茶叶,啜了一口,放下杯子:“小伙子,你这次玩得有点大啊!”

    胡铭晨愣了一下,旋即恢复正常:“叔叔,这次还得多亏你的帮忙呢。”

    胡铭晨知道柳春秋将他叫到书房,应该不会真的就是品品茶那么简单,只是没想到他不废话就开口进主题。

    当然,这也附和柳春秋军人的特性,相比之下,军人还是普遍直率的。就算柳春秋已经是高级将领了,身以然保留着这种优良传统。

    “帮忙?我帮了什么忙?我根本就啥也没做。我很欣赏你的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气神。”柳春秋点一支烟,看了胡铭晨一眼后道。

    “柳叔叔,我不愿意与谁为敌,可是当我被逼得走投无路了的话,这兔子急了还咬人不是。在我的面前,就没有其他的另一种选择。”胡铭晨不卑不亢的道。

    “我并不是想为霍德培说什么话,我只是觉得,你这样锋芒太露了,对你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霍德培可不是一般人,要整他下去,想轻松办到是不可能的。”柳春秋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茶道。

    胡铭晨有点疑惑了,这柳春秋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呢?告诫他?还是委婉的表达什么意图。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mimiread\\ 】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要说柳春秋与霍德培关系多好,胡铭晨不太信,毕竟他做的那些事情,柳春秋也是或多或少给与了一些协助和帮助的,尽管他不承认,可是从柳惠子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是这么证实的。

    可要说他不是为霍德培说话,但表达出来的意思,又多多少少有那么点。

    “谢谢柳叔叔的告诫和提醒,晚辈一定遵守,今后一定注意。”既然柳春秋不明说,那胡铭晨干脆也就跟着装傻。

    柳春秋饶有兴趣的打量了胡铭晨两眼,而胡铭晨也迎着他的目光,不忐忑,不畏惧,也不自卑,就是那么平平静静坦坦然然的与他对视着。

    柳春秋吁了一口气,在心底里对胡铭晨做了一个正面的肯定。

    着小伙子,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定力,实在是不容易不简单。

    “小胡啊,这次,据说你是利用了国外来的大资本,这才当成杠杆挑动了层的这块平衡大局的?”

    “柳叔叔,有些东西,并不是我能左右的。我的能量有几斤几两,我很清楚,要是你所说的大局真的稳定,那么我挑不挑都无所谓。如果那所谓的大局本身就不稳定,随时会动,那么那么我觉得我就是拿一根杠杆而已,真正想要挑动的人并不是我。换言之,这盘棋,我不是下棋的人,顶多就是个棋子罢了。”胡铭晨沉吟想了想后道。

    “看来,你对这个局面还是看得很清楚的,是能做到心中有数的嘛。”柳春秋满意的夸了胡铭晨一句道。

    “我其实也是这两天才想明白的,只不过,如果再来一次,我估计还是会这么干。”

    “这又是为什么?你既然知道自己是棋子,怎么还甘愿被利用呢?”柳春秋奇怪的凝视着胡铭晨问道。

    “因为棋子也有利益,因为棋子也要自保,没有那一颗棋子是甘愿被牺牲而扫下去的,就像刚才我说的,我其实并没有多余的选择。如果不是被冒犯到了,我根本不愿意多事,更不愿意惹事。”胡铭晨有理有节的道。

    对胡铭晨的话,柳春秋若有所思。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干了之后,你们在本省的投资,就很难真的开展下去了?”

    “以前我不知道,我觉得扫除了障碍,正好可以大展拳脚,可是,这两天,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对于一些人来说,所谓对大众的谋福利并不是最主要的。就算霍德培下去了,我们的投资如果落实下去,估计各种各样的刁难也会接踵而至。霍德培能那么多年屹立不倒,门生故吏相信是起了很大作用的。”胡铭晨毫不隐瞒,将自己内心中想清楚了的情况告诉给柳春秋。

    “你果然够聪慧,怪不得,小小年纪就能取得这等成就,不简单。”柳春秋点着头道。

    “柳叔叔冒昧的问一句,是不是有人找你,想要给我打个招呼什么的?”胡铭晨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会这么问?”柳春秋凝神道。

    “因为我有感觉。”胡铭晨直视着柳春秋道。

    柳春秋没有马回答胡铭晨的问题,而是站起来,走到窗口,眺望了一小会外面的花园。

    柳春秋的这个反应,更加验证了胡铭晨的猜测是正确的。

    同时胡铭晨也在权衡,要是柳春秋说了,自己该不该给个面子,放一马。

    “的确是有人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可以的话,给你带个话,冤家宜解不宜结。不过,我和你聊过之后,我决定放弃。”半响后,柳春秋转过身来面对着胡铭晨道。

    “柳叔叔,能告诉我是谁找的你吗?”胡铭晨好奇的追问道。

    “这个你就别问了,也别管了。反正我都放弃了,还提他干什么。不过你要是真想投资什么的话,还是不要选择在这边了,东部沿海这边,并不太恰当,起码现在是这样的。回到你的老家去,我感觉就不错的嘛。”柳春秋没有将答案告诉给胡铭晨,而是给他指了一个方向道。

    既然柳春秋不说,胡铭晨也不能逼问,问了,应该也很难会有什么结果。

    “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沿海的经济已经够发达的了,反而是内陆地区,因为受到各种条件的制约,与沿海省份的差距越来越大。不过我还是要谢谢柳叔叔你给我指路,你们看问题会比我们更加的高瞻远瞩。”胡铭晨道。

    自从出了这档子事,胡铭晨就知道,罗光聪要谈的那个项目,应该就此黄了。真要落实的话,那些钱十有巴九真会打水漂。

    两三百亿的损失,胡铭晨可以不在乎,他完全能承受得起,可是,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

    朗州那边投资的条件或许没有沿海地区这么好,可是当地一定会真心实意的重视,再加地头熟悉,胡铭晨也有心把项目给挪回去,起码还能给家乡做点贡献。

    “对经济,我完全就是门外汉,你自己衡量。”柳春秋微笑了一下道。

    “咦,你们在聊什么啊?聊得那么投机。”这时柳惠子笑吟吟的推门进来,身也换了一条黑白相间的淡雅长裙,“你们看,我这条裙子怎么样?”

    柳惠子虽说问的是“你们”,可是她的目光却是锁定在胡铭晨的身。

    “好,我闺女穿什么都漂亮。”柳春秋明显就是没有标准的一昧讨好夸奖。

    “挺适合你的,落落大方,亭亭玉立,中间的收腰恰好衬托出你的苗条,而这个颜色,也显皮肤,不过,你似乎要换一双高跟鞋才成,我觉得黑色更好一些。”胡铭晨下扫了一遍之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