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31章 月影岛

正文 第31章 月影岛

    假日,前往伊豆群岛的海面上,一艘轮船航行在白茫茫一片的雾气中。

    高成默默地走到船头,看向雾气中渐渐显现出轮廓的小岛。

    变成小孩子的那几天,他收到了麻生圭二的委托信,一同汇入账户的还有30万日元委托费,而就在他坐船到这里之前,系统也发布了这次的案件,正好就是月影岛的事件。

    对于这次事件,他唯一剩下的印象就是有一个叫浅井成实的伪娘,其他的完全一片模糊,感觉就像系统做了手脚似的。

    对于自己为什么会记得一个伪娘的事,高成也有些不明白,他性取向很正常的,记得浅井成实应该只是巧合,或许会是什么关键人物。

    不过……

    高成半睁着眼睛看向另一边喋喋不休抱怨的毛利小五郎。

    “真是的,明明就可以去赏花嘛,”毛利小五郎叼着香烟,余光瞥视高成一眼嘟嚷道,“为什么我这个名侦探毛利小五郎,非得和这种家伙一起去那座见鬼的荒僻小岛?”

    “我还想问呢,”高成不满道,“为什么同样都是侦探,有人的委托费有50万,身为名侦探的我却只有30万?”

    毛利小五郎愤愤道:“臭小子,你算哪门子的名侦探啊?如果不是你,我说不定就有80万了?”

    “好了,好了啦。”毛利兰看着不对付的两人,夹在中间苦笑劝道,“就当作是过来旅游,没什么好吵的嘛。”

    “哼!”

    高成两人同时别过头。

    同样在米花町开了家侦探社,距离还不远,本来就有生意上的竞争,最近冲突也更加明显了。

    在来伊豆这边前些天,毛利小五郎又靠着柯南在埼玉县那边解决了一桩案子,“沉睡的名侦探”名头越来越大,有好事的记者莫名其妙就将最近同样很活跃的高成提了上来和毛利小五郎摆在一起。

    最近几天,“沉睡的名侦探”和“现代的左文字”两种声音在报纸上争锋相对,吵得不可开交。

    “现代的左文字”是媒体擅自给他安上的名头,原因是他有好几次都带着木刀探案,正好和多年前一本侦探小说里的主人公左文字很像。

    虽然高成本身不喜欢这个称呼,但也不想被毛利小五郎比下去,最后到了见面也很僵的地步。

    毛利小五郎有柯南,他也有系统……

    高成目光瞥向在一边装小孩的柯南,只要努力点,未必没有在柯南之前破案的可能。

    ……

    月影岛村里的办事处,高成下船后首先就是和柯南一行到这里查找委托人麻生圭二的信息。

    寄给他和毛利小五郎的委托信都是用剪纸字贴成的内容,上面写着:下次月圆之夜,在月影岛上,影子将开始消逝,请你前来调查……

    只是上面除了盖着月影岛的邮戳外,就没有什么多余的信息了。

    “麻、麻生圭二?!”

    办事处主任惊骇地看着高成几人:“不,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掉了啊!”

    “什么?!”

    “他是在岛上出生的,过去是个很有名的钢琴演奏家,”主任面色骇然道,“但是十二年前一个月圆之夜,相隔多年回到故乡的他在村里的公民馆举行钢琴演奏会,演奏会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和家人封闭在家中,放了很大的火……”

    主任在毛利兰直打冷颤的目光中,沉声叙述道:“据说他用刀子杀死了妻子跟女儿,在熊熊的火焰中好像是被什么缠住的样子,持续不断地弹奏着钢琴,就是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月光》!”

    “可是这封委托信是怎么回事?”高成皱眉拿出委托信,“上面的确盖着月影岛的邮戳,而且委托费也付清了,应该不会是什么人在恶作剧吧?”

    “我想肯定是你们村里的谁冒名的吧?”毛利小五郎不甘落后地抓着主任道,“究竟有谁会这样做呢?”

    “这个,”主任下意识退后一步,“你们可以去问问村长,他现在就在公民馆那边。”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毛利小五郎余光看了高成一眼,干劲十足地问清公民馆位置后离开。

    高成没有立刻跟上,而是向工作人员询问道:“请问岛上有叫浅井成实的吗?”

    “哦,你是说成实医生啊,她现在应该就在那边的诊疗所里。”

    “谢谢。”

    月影岛诊疗所,高成找过来时,柯南一行人也跟在一旁,好像刚好就是去公民馆的路。

    这时候,浅井成实正好在诊疗所门口送一个小孩离开,本来只是高成要找她(他)的,毛利小五郎看到浅井成实后,忽然就挪不动脚了。

    “是成实医生吗?”高成看着完全一副漂亮女孩子模样的医生,迟疑着问道。

    “啊,是我,”浅井成实扎着一头长发,穿着修长的白大褂,“你们有什么事吗?”

    还没等高成回话,毛利小五郎已经挤到了前头抢话道:“是这样的,我们其实是收到了一个叫麻生圭二寄的委托信……”

    “麻生圭二?”浅井成实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是啊,”高成没有和毛利小五郎争的意思,不过还是解释道,“不过办事处那边说麻生圭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所以就想着有谁会冒充他找我们过来。”

    “我也不是太清楚,因为前几年才到这个岛上来,”浅井成实摇了摇头,好奇地看着高成几个道,“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吗?”

    毛利兰点头道:“嗯,我们是从东京来的……”

    “真的?我也是东京人呢!”浅井成实高兴道,“这个岛跟东京不一样,很棒对吧?不但空气清新,而且非常的安静……”

    “嘟嘟——!”才说着便有一辆宣传车从旁边经过,喧闹的喇叭声不断回响:清水、清水正人……请投清水正人一票!

    浅井成实尴尬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道:“不过这是例外,因为马上就要举办村子的选举了……”

    “村长选举?”

    毛利小五郎这才想起正事,连忙道:“我们正好也想去问一问村长呢。”

    “你们要去公民馆吗?”浅井成实提醒道,“今晚那里要举行一场前任村长龟山先生逝世两周年的法事,你们到那里问问说不定会有收获。”

    高成有些失望,他本来以为找这个自己唯一记得的人可以得到什么有用信息。

    跟着毛利小五郎找到公民馆,门口还有不少村民在对现任村长抗议,毛利小五郎向村子秘书说明来意后就在会议室外等待。

    不过高成没有跟这家伙呆在一起,而是趁着这个空档四处打量起来。

    柯南几个还没意识到那封委托信的意义,他却不同。

    不管是系统发布的月影岛杀人事件,还是他本身的一点模糊记忆,都很明白这座岛接下来不会平静,寄那封委托信的人显然也已经察觉到了……

    只是为什么要藏头露尾的呢?是有什么不能暴露身份的原因吗?

    高成对找出委托人的真正身份已经不抱什么期望了,现在最关键的是对这座岛可能会发生的事件进行调查。

    事件的起因看起来很有可能和十多年前麻生圭二之死有关……

    高成轻轻推开过道尽头的一扇房门,发现很大一间房里只摆放着一架黑色钢琴。

    说到钢琴,他最近得到了两次钢琴知识卡片,都还没来得及试验过。

    高成手痒地掀开琴键盖,借着脑海里的经验,仿佛本能般地将手指放在琴键上,原本应该从来没学过的,这会却犹如天助地流畅弹奏起来。

    “诶?”柯南跟在后面,诧异地看着试音的高成,“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弹钢琴嘛。”

    高成回过神,哼笑道:“你没想到的多了去了,我可是将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名侦探。”

    柯南一脸无语:现在说这种话未免太早了吧?

    “你们几个!”村长秘书听到钢琴声,慌忙冲进房间焦急大喊,“不能碰那台钢琴!”

    “啊?”高成被吓了一跳,“怎么了吗?”

    “那就是麻生先生在自杀当晚所举行的演奏会中,所使用的那台被诅咒的钢琴啊!!”平田一副害怕的样子。

    “诅、诅咒?”毛利兰正好也跟着进了钢琴房,听到这种字眼就直打哆嗦。

    “是啊,”平田忌惮地把高成和柯南推出房间,“不只是麻生先生……就连前任村长也……”

    “前任村长?”高成看着流冷汗的平田好奇问道,“是今天作法事的前任村长龟山勇吗?”

    平田关拢房门,轻舒了口气,用低沉的声音解释道:“事情发生在两年前,同样也是个月圆之夜,那时我正巧路过公民馆,应该没人的公民馆里却传出有人在弹钢琴的声音,当我开口问是谁在里面的时候声音就立马停止了……

    “等我走到里面,”平田一脸恐怖的表情,“龟山先生就倒在钢琴上,死因是因为心脏病发作,一直到他死前所弹奏的曲子,就是麻生先生当初在火焰中不断弹奏的那首月光的奏鸣曲啊!”

    毛利兰牙齿打颤,完全沉浸在恐怖气氛中:“该、该不会是麻生先生的鬼魂吧?”

    高成撇撇嘴。

    柯南这种侦探世界,有什么都比有鬼靠谱……

    “总之,”平田恢复平静,警告道,“在法事结束前你们还是出去等吧,不要再碰这台被诅咒的钢琴了!”

    公民馆外,满月已经出现在了夜空中,看起来很平静的样子,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诡异的气息。

    “真是的,”毛利小五郎气愤地掐灭烟头,朝高成抱怨道,“都是因为你这个家伙乱碰别人的东西,连我都被赶出来了!”

    “谁知道那家伙反应会那么大?”

    高成靠在门口,忽然看到浅井成实穿着一身黑衣,和一位中年人往公民馆这边走来。

    “咦?”

    “你们还在啊?”浅井成实意外道,“有见到村长吗?”

    “还没有,”毛利小五郎对把他晾在一边的村子也很有意见,“看来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成实小姐,”毛利兰没有理会小五郎的抱怨,开口问道,“你也是来参加法事啊?”

    “是啊,”成实笑道,“因为我到这个岛来的时候,第一次所验尸的人就是龟山先生,所以想来烧香祭拜。”

    说着成实又介绍自己身边的中年人道:“对了,这位是清水先生。”

    “你们好,我是清水正人,多多指教。”中年人亲和招呼道,国字脸颇有正气,笑起来也很是亲切友善。

    高成打量一眼:就是之前宣传车一直在喊的那个村长候选人啊,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不过这种人该不会是凶手吧?

    月影岛上村长之争好像很激烈的样子,现在又到了村长选举的时候,搞不好就有人起了杀心,而且无巧不巧的,两年前死的也是村长。

    “待会见好了。”

    浅井成实和清水正人一起进了法事会场,高成一行人也只好在门口坐下等待法事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