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32章 死亡的月光奏鸣曲

正文 第32章 死亡的月光奏鸣曲

    几片薄云从圆月前飘过,寂静夜色下公民馆持续传来和尚们的念经声还有阵阵木鱼敲击声。

    高成有些无聊地靠在台阶上,脑海里还在思索着刚才的钢琴,忽然便有一阵悠扬的钢琴曲回荡开,连法事会场的声音都全部压了下去。

    “这首曲子……是《月光》?!”

    高成和柯南匆匆跑进公民馆,过道上已经有不少人看向传出声音的钢琴房,推开房门后,一具**的尸体骤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月光奏鸣曲优美的乐声中,岛上的村长候选人川岛趴坐上钢琴前,头部紧压着钢琴,手臂无力地垂在地上,流了一地水渍……

    已经死了!

    即使没有靠近,高成也本能感受到了身体对死人的恐惧。

    毛利小五郎上前探了下川岛鼻息,又测了脉搏,无奈地摇摇头,沉声道:“晚了一步,他已经断气了……”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怎、怎么会这样?”

    “小兰,快向警察局报案!”毛利小五郎回头喊道,“其他在场的人都先别走!”

    比起高成,以前就是刑警的毛利显然更专业些,等女儿小兰离开后又转向浅井成实道:“成实小姐,可以麻烦你负责验尸吗?”

    “哦,好的。”浅井成实点点头走到尸体边开始检查。

    “是诅咒啊!”平田恐慌后退道,“这个就是那台钢琴的诅咒啊!”

    “哪来的什么诅咒?”高成跟着站到尸体边,月光曲并不是什么灵异现象,而是钢琴上放着的一台录音机在播放磁带。

    按下停止键停下音乐,高成视线转向尸体。

    死者眼珠瞪得很大,张着嘴巴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外套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白色衬衫褶褶巴巴又沾满了泥沙。

    从地上的水渍拖痕来看,好像是被凶手从房间一扇朝向海边的后门拖进来……

    “总之啊,根据两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事件来判断,”毛利小五郎看了眼高成,好胜心大增,“这分明就是精心策划的杀人事件!”

    “杀人事件?”

    “喂喂,你不要一直在那里说些有的没的,”有人不满地看着毛利,“你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我?”毛利小五郎轻笑一声,整理了一下衣襟自豪道,“我可是从东京来的名侦探,我是毛利小五郎!”

    “哦!”众人恍然大悟,“是那个太空飞行员啊!”

    “不是,他常常出现在推理小说里面的,对不对?”

    “那个人是明智小五郎吧?”

    “诶?那这个人是谁啊?”

    议论纷纷的话语传到毛利小五郎耳中,打击得体无完肤,他感觉有些抬不起头,眼角不由得抽了抽,郁闷想到:城户这小子肯定早就已经想到了,所以才不开口的,可恶,接下来一定要先解开案件。

    高成没有理毛利小五郎,而是沿着水痕走到了通往海边的后门边。

    一直和柯南碰面,推理方面他还是没什么办法,不过观察力方面却已经提升了不少,至少一些明显的线索他不会漏过。

    门外面直接就是月光下起伏的海水,可以看到死者的外套还浮在海面上,凶手应该是在海边杀了人再将尸体搬到钢琴房,而且这边的后门和窗户全都已经从里面反锁……

    也就是说凶手还在会场里面?

    高成回头看向众人。

    毕竟他在案发前一直留在前面玄关前,后门和窗户又都锁死,有了这么多线索,不需要很强的推理能力都能判断出凶手就是会场里的人。

    这时浅井成实也已经验完尸,向众人说明道:“根据尸斑还有尸体僵硬的程度推断,死亡的时间应该是30到60分钟……看起来死因是窒息,川岛先生应该是被溺死在海里的,不过必须进行解剖才能确定真正的死因。”

    “成实医生说得应该没错。”

    柯南也同高成一样观察了整个现场,将同样的细节讲述一遍后,又走到录音机边。

    “这卷《月光》的录音带中,最前面还故意留了好几分钟的空白部分……凶手应该是从容布置妥当后,按下录音机开关,从走廊从容逃逸……”

    说着说着,见大家惊讶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柯南反应过来,急忙又一脸天真地朝毛利笑道:“是不是这样,叔叔?”

    “啊,是啊,说得没错!”

    把后续推理交给毛利,柯南心里郁闷地看向站在一旁的高成:可恶,什么时候可以堂堂正正地和这家伙一起比试一下……

    高成不知所以地打了个寒颤,奇怪地回头看了看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又走到了钢琴边,仔细观察间忽然发现掀起的钢琴键盖子夹着一张纸。

    “这是……乐谱?”

    高成疑惑地从夹缝中取出乐谱,在场的好几人瞬间脸色变了下,一个贼眉鼠眼的瘦削青年更是直接惊恐地跑了出去,大喊大叫仿佛看见鬼似的。

    “他是谁啊?”

    “他是西本先生,”村长秘书平田介绍道,“以前也相当有权势,吃喝嫖赌,总是大手大脚的,不过两年前前任村长死后,他就好像被什么吓到似的,成天躲在家里……”

    “对了,村长和他应该是童年时的玩伴吧?”平田转向现任村长黑岩道。

    “啊,是没错啦……”村长黑岩头上流着汗水,脸色也不太好看。

    “喂,城户,”柯南思索着凑到高成身边,小声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些人很奇怪?从看到尸体的时候好像就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有点,”高成视线落在黑岩村子几人身上,“说不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

    岛上的派出所只有一名年老的警察,被毛利兰喊道公民馆时,时间已经很晚,老警察只是记录了一些信息便把会场的所有人都放了回去,调查询问打算等到第二天再进行。

    “哪里是杀人啊,分明是麻生先生的灵魂作祟!”

    村民们三三两两离开,对于事件还是议论纷纷,和尚们也是不停地念着经。

    高成无语地看着这些人:“怎么可能有什么灵魂?都只是凶手的设计而已……”

    如果有鬼还要他们侦探干嘛,直接问鬼就好了。

    “那个,城户君,”浅井成实走在后面,些微疲惫地转向高成,“这样的杀人事件可以快点破案吗?我实在不想再做验尸之类的事了……”

    高成注意到成实神色间带着淡淡哀伤,愣了愣:“我……”

    “放心好了,成实小姐,”没等高成回应,毛利就直接抢上前,这家伙撑着腰胜券在握地笑道,“事情只要由我这个名侦探经手啊,都是非常简单的!”

    “是吗?”浅井成实面色又恢复了正常,甜甜笑道,“那就拜托了。”

    “高成学长,”毛利兰见高成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奇怪道,“你不和我们一起回旅馆吗?”

    “是啊,我就和警察老伯到这边过一夜好了。”高成默默目送着浅井成实离开。

    这次的事件线索还是太少,而且还扯上几年前的案件,谜团重重,他暂时摸不清头绪。

    不过,一旦有了足够的线索,他一定会把凶手给揪出来……

    “真是的,你在打什么主意啊?”毛利小五郎狐疑地盯着高成,顿了顿,朝毛利兰道,“小兰,你和柯南一起回去,我也留在这里好了。”

    “爸爸!”

    公民馆钢琴房,老警察擅自将尸体挪到了地上,因为有布包裹的关系倒也没有那么渗人。

    高成坐到钢琴前,又拿起放在夹缝里的那张曲谱。

    有着钢琴知识的他轻易便看出了是《月光》的乐谱,只是中间有一段却很对不上。

    尝试着在钢琴上照着弹了一下,果然是《月光》熟悉的曲调,但到第4段的时候却出现了完全不合拍的声音,一下子就破坏了曲子旋律。

    “你搞什么啊?”毛利小五郎被刺耳的杂音吓了一跳,“不会弹就别弹!”

    “是这个乐谱的问题……”高成重新看向乐谱中的第四段,皱眉道,“好像是什么人留下的讯息……”

    “讯息?”

    柯南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毛利愣了愣,忽然发现小兰跟柯南居然也跟了过来:“我不是已经叫你们先回去了吗?”

    “因为我们担心叔叔嘛,”柯南凑近看了看乐谱,天真地朝向高成道,“高成哥哥应该是已经知道那封委托信就是预告信了吧?”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孩呢……”高成瞥了这家伙一眼。

    这家伙总是靠着小孩子身份忽悠,居然没引起太大怀疑。

    “预告信?”毛利还没反应过来。

    “是啊,上面说影子消失,就是笼罩在光里的意思,杀人现场不是正好有《月光》的曲子吗?”

    柯南一边说着一边查看乐谱,“也许事件还没结束哦。”

    “如果这么说的话,”毛利小五郎脸色难看,“委托信其实是凶手对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所下的挑战书吗?!可恶!”

    骂咧一句,毛利小五郎又看向还在研究乐谱的高成:好险,这小子原来一开始就知道了,凶手很有可能再回钢琴房这边……

    “你们真的要在这里过夜吗?”高成摇摇头放下乐谱,转而问道,“小兰,你不是很怕鬼吗?旁边就放着尸体……”

    “啊啊啊,讨厌!”毛利兰缩着身子抱住柯南,一脸害怕,“干嘛突然提这个?!”

    “我还以为你不怕了,”高成看了眼红着脸的柯南,牙痒痒,“放心好了,没有什么鬼的。”

    “可是你好像也很怕尸体的样子……”

    “错觉!”

    不一会老警员就带来睡觉的铺盖,吃力的样子让高成看得心惊,生怕这个老警察出个什么事。

    “我来帮忙吧。”

    “谢谢,”老警员擦了把汗,“我还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的,怎么都留下来了,还带个小孩……”

    “抱歉,”才说着,浅井成实就忽然提着一袋东西出现在门口,“我打电话问了旅馆,听说你们都还在这里,就帮你们带了宵夜过来。”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饿了。”

    闻到香味,众人的肚子都咕咕响了起来,才察觉到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饭。

    “太谢谢你了,成实医生。”

    等成实铺开餐布摆上寿司饭团,高成已经和老警员把铺盖全部搬到了钢琴房,跟着围坐在一起用餐。

    在尸体边吃东西实在怪怪的,但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今天一天他都没怎么吃东西,体力却耗得不少。

    “成实医生,”高成咬了口饭团,囫囵问道,“2年前前任村长是你验尸的吧?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是心脏病发作,”浅井成实点了点头,回忆道,“只是他的脸显得相当紧绷,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那不就和这次的川岛一样吗?”高成动作一顿。

    “不会真的有鬼魂作祟吧?”毛利兰想到之前村民的议论,又变得害怕起来。

    “这么怕就回去嘛,真是的,”毛利小五郎将那张有问题的乐谱放进怀里,“总之,凶手有可能还会回来,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轮流守夜!”

    说着又看向高成道:“喂,你不是什么现代的左文字吗?干嘛不把那什么洞爷湖带过来?”

    “谁没事会带着一把木刀到处乱晃,”高成白了这家伙一眼,“我还听说你是柔道高手呢,凶手过来交给你不就好了。”

    “可恶,你从哪里听说的?”

    深夜时分,高成躺在睡袋里却怎么也睡不着,旁边的浅井成实还有毛利兰、柯南几个也差不多,倒是毛利小五郎和那个老警察睡得很香。

    真是服了毛利小五郎,这样一来他更加不好睡觉了,毛利兰虽然空手道不错,但碰到什么鬼怪沾边之类的事件就和一个普通女孩差不多,只有尖叫的声音够大……

    尖叫?

    “如果有什么问题就叫我吧,我先眯一会眼,等会再接替你们守夜。”高成提醒柯南等人一句,悄悄召唤出木刀洞爷湖抱在怀里后,闭上越来越沉的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