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33章 血色琴谱

正文 第33章 血色琴谱

    次日中午,高成黑着眼圈等到了东京方面过来的警察,不出意外地又是目暮警官。

    “我就知道又会遇到你们,”目暮看了眼呼呼大睡的毛利小五郎,“我们要在村公所进行调查询问,你们先好好休息一下晚点再过去,事情我会问毛利这家伙的。”

    高成打了个哈欠,发现柯南几人也开始睡了,摇摇头起身道:“我就不在这边睡觉了,还是先去村公所那边吧。”

    “啊,这样好吗?”

    “没问题的。”

    高成精神不太好地带着洞爷湖到了村公所,本来是打算跟着调查询问的,结果迷迷糊糊就坐在外面椅子上睡着了。

    到下午六点,柯南一行人也哈欠连连地到了村公所,发现调查居然还没有到他们。

    “那种地方果然不适合睡觉。”

    柯南没精打采地看向一边椅子上抱着洞爷湖睡觉的高成:“高成哥哥还真厉害……”

    旁边的毛利兰和浅井成实也深有其感。

    “睡觉都抱着刀,不愧是现代的左文字耶。”浅井成实好奇地看着洞爷湖。

    没什么特别,只是一把普通的木刀……

    “什么现代的左文字啊?”毛利小五郎没好气从侦讯室出来,“这家伙明明说了要来帮忙,结果自己一个人睡到现在了。”

    “爸爸,”毛利兰揉了揉眼睛,看到毛利小五郎,急忙打起精神问道,“怎么样?知道犯人是谁了吗?”

    “你别傻了,”毛利小五郎有气无力地摇头道,“来参加法事的关系人就有38个,不会就那么简单结束的。”

    浅井成实靠近道:“请问……什么时候轮到我呢?”

    毛利小五郎看着他睡意惺惺的样子,连忙不好意思道:“我知道了你真的很累了,不过还是排在最后的……”

    “既然这样,侦讯之前我先去洗个脸。”浅井成实起身离开。

    “叔叔,”柯南趁机问道,“后面还剩下几个人需要进去侦讯?”

    毛利小五郎扫视一眼等候室里的人:“包括成实医生在内的话,差不多都在这里,村长女儿黑岩令子,她的未婚夫村泽周一,村长候选人清水正人,村长秘书平田和明,还有现在正在侦讯中的西本健这6个人。”

    说到西本健,毛利肯定道:“不过这个家伙相当的费时啊,不管问他什么都是默默不语,我的直觉,犯人就是这个家伙!”

    柯南一脸黑线:又是直觉……

    傍晚六点半,高成在黑岩令子大喊大叫声中被吵醒,发现浅井成实居然就坐在自己身边。

    “你就不能客气点吗?”侦讯室内,黑岩令子站起身朝目暮嚷嚷道,“我根本就不可能有杀死川岛先生的动机嘛!太过分了吧!”

    “令子小姐还真厉害耶,”毛利兰咂舌道,“她已经大吼大叫十几分钟了……”

    “抱歉,”高成坐起身看了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侦讯还没结束吗?”

    “只剩下几个人了,”浅井成实关心道,“你还好吧?”

    高成笑道:“没事,倒是你们好像都没什么精神。”

    “当然啊,那种地方怎么可能睡得好?”柯南嘟嚷一句。

    “我也是没怎么睡好啊。”

    高成听着侦讯室内的吵闹声,也没什么帮忙的兴致了,索性和浅井成实闲聊起来。

    “成实医生为什么会到这种小岛上来呢?我记得你说过自己是东京人吧?”

    “是啊,所以周末的时候我通常都会回东京探望父母,感觉上倒有点像是兼职的医生,”浅井成实笑道,“不过我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很向往,我希望能够在这种被自然包围的小岛上工作,所以才决定呆在这里,这样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呢。”

    高成看着浅井成实清丽面容上浮现出的一抹复杂感情,又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副奇怪的样子。

    那种哀伤,好像不只是不想再验尸这么简单……

    “那个,成实医生,”高成犹豫着问道,“昨天晚上你……”

    “嗯?”

    成实清澈的眼睛看向高成,等着下文,村公所却突然响起了《月光》的第二乐章,轻快的音乐仿佛死亡之曲一般在整栋村公所回荡开。

    “这是……”高成面色一变地站起身。

    “音乐是从哪里来的?”

    “是广播室!”

    所有人都带着不祥预感地冲到二楼,正好看到那个贼眉鼠眼的西本健正一脸惊恐地瘫倒在广播室门口。

    高成往广播室里面看去,身子瞬间一紧。

    广播室的播音台上,黑岩村长全身是血地趴在上面,背上插着一把致命的利刃,鲜血将播音台也跟着染红,在悠扬的钢琴声中看起来让人心寒。

    “谁都不准进去!”目暮一把拦住众人,朝部下喝令道,“马上叫鉴识跟验尸人员过来!”

    “警官,”警员报告道,“验尸人员因为川岛先生的解剖,傍晚已经去东京了!”

    “什么?”目暮头疼起来,“可恶!居然在这种时候……”

    “那个,”浅井成实站出来道,“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成实医生?”

    目暮愣了愣,点头道:“也好,那在鉴识组人员过来后就要麻烦你了。”

    高成面色沉重,趁着警方验证现场的空档,他跟着走进广播室,看向已经被平放到地上进行验尸的黑岩村长。

    和之前的川岛一样,这人瞪大着眼睛,仿佛在死前见了鬼一般……

    “我认为死者是在尸体被发现的前几分钟惨遭杀害的。”浅井成实验尸后汇报道。

    “嗯,的确如此,”目暮从播音台取出《月光》第二乐章的录音带,“这卷录音带的前面有五分三十秒左右的空白……这样的话,也就是说凶手还在这个村公所里,只有那几人有嫌疑了……”

    “目暮警官!”鉴识人员忽然喊道,“这边的椅子下面好像用血写了一些东西!”

    “哦?”

    目暮蹲下身子:“这是乐谱?”

    地板上用血断断续续画着几行五线谱,同上次一样好像也蕴含着什么讯息。

    毛利小五郎苦苦思索:“难不成这也是被害人留下来的遗言吗?”

    “不是的!”柯南一点也没有给毛利面子,一边掏出笔记本记下地上的乐谱,一边反驳道,“如果还有时间跟体力用自己的血来写这些东西的话,早就可以到外面去求救了啊!所以这应该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

    毛利小五郎脸色越来越黑,忍无可忍地给了柯南头上一个大包。

    咚!

    “臭小子,给我一边去!”

    “哼。”柯南不高兴地走到门口,看向同样拿着小本本在研究乐谱的高成。

    “城户,你有发现什么吗?”

    “暂时还没有……”

    高成皱着眉头,整个现场他都看过了,却还是没什么头绪,至于这种好像暗号的乐谱,就算有了钢琴知识也完全无力的样子。

    他这点可怜的推理能力,恐怕花个几天都解不出来……

    高成默默打开系统光幕。

    一分钟时间太短,面对这种复杂的案件根本不够,不过现在已经进入死胡同了,必须先想办法破局才行,找不到凶手的话,说不定杀人事件还会继续……

    高成蹲到血迹乐谱前,随着一分钟名侦探模式开始,所有线索都在脑海里迅速进行重组。

    首先完成的是解读暗号,几乎没费什么时间,乐谱中的讯息直接便呈现出来。

    从钢琴琴键最左边开始,将英文26个字母依次放入,对照乐谱就形成了独特的解密钥匙……

    之前钢琴房里的乐谱讯息解读出来是:明白吗,下一个就是你。

    而广播室地上的讯息则是:业障之火的怨恨在这里消除……

    算不上太有用的讯息,高成脑海里杂乱的线索继续进行排列,忽然注意到地上用来画乐谱的血液已经干了。

    他对医学不了解,不知道血液多久会干,知识的缺憾即使是一分钟名侦探模式也没办法……

    但不至于会这么快干才对……

    趁着还有时间高成紧紧看向黑岩村长尸体,接着又转向播音台,视线扫过播音台上的设定键位后,神色蓦然一震。

    脑海里一道亮光闪过,几乎在一分钟结束的前一刹那,线索瞬间连在一起,一道不可思议的身影浮现出来。

    高成身体僵硬地看向站在一边的浅井成实。

    虽然还有疑问,但只是这里找到的线索都可以锁定凶手就是浅井成实这个负责验尸的人了。

    可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