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67章 谜题解开

正文 第67章 谜题解开

    “城户?就是前几天电视里那个……”

    小桥贤见不可思议地看着高成:“可是你不是叫金田一吗?”

    “呃,之后再说吧,”高成尴尬地点点头,诧异转向女老师道,“绪方老师,你怎么来了?鹰岛呢?”

    绪方回头看了看:“有七濑照顾……”

    “啊——!”突然一阵打破玻璃的声音响起,紧跟着便传来鹰岛友代尖叫声。

    “不好!”

    高成神色一紧,急忙带头冲出房间,才穿过走廊就看到鹰岛房前燃起了熊熊烈焰,一道黑影借着火焰阻隔跑向了另一边。

    “可恶!是歌月吗?”小桥贤见顾不上救人,紧跟着便追了上去。

    “快灭火!”

    高成停下脚步朝鹰岛房间看了眼,窗户被从外面打破,碎片散落一地,好在鹰岛还有七濑都没有受伤,点点头,留下其他人救火后,他也跟着跨步一举越过火焰追击黑影。

    “发生什么事了……”有森裕二忽然从走廊拐角跑出和小桥贤见正面撞在一起,两个人同时跌倒。

    “好痛!”

    “怎么了?”其他人也纷纷跟着有森从对面赶来,诧异地看向混乱一片的现场,忙跟着灭火。

    “你们没看到什么人跑过去吗?”小桥贤见吃痛地站起身,朝几人问道。

    别墅走廊是回形,他追到走廊拐角也没用多久,可是歌月居然凭空消失了……

    “没有啊,”有森不知所以,指了指走廊另一边,“我听到声音就冲过来了。”

    “难道是跳窗逃走了?”

    高成视线顺着地面的泥水脚印看向拐角处的一扇打开的窗户。

    “应该不会吧,这外面是悬崖……”小桥贤见也注意到地面延伸到窗户边的脚印,迟疑着探出头,惊讶道,“悬崖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有手电筒吗?”高成转向女佣人问道。

    “我倒是有,”结城医生拿着一个手电筒从2楼下来,抱怨地揉着额头,“从刚才开始就吵吵闹闹的,本来就一晚上没睡好了……”

    “结城医生!”

    高成接过手电筒照向悬崖下方,陡峭的悬崖下海浪汹涌拍打礁石,透过灯光隐隐能看到漂浮在海面的歌剧院怪人面具还有黑色斗篷。

    “那家伙坠海了吗?”小桥贤见沉声看向海面。

    “从这里掉下去就没救了啊……”

    “是自杀了!”

    仙道丰几人灭掉火,和众人一起赶到回廊拐角兴奋道:“因为走廊两边都有人夹击,所以他一定是走投无路自杀了!和剧本里歌剧院怪人的结局一样啊!”

    “太好了,这样我们就都得救了!”

    “自杀吗?”高成往窗户外面仔细看了看。

    这种地方没办法藏身,爬上二楼也很困难……

    “我看可能是他急切下想从窗户逃走,却不知道外面是悬崖,”小桥贤见看了看高成,松了口气道,“虽然很意外,但这次的杀人事件到底还是结束了,大家都会去休息吧……”

    “还没有结束。”

    高成把手电筒还给结城医生,关上窗户道:“先不管凶手是不是死了,现在都还有那把被偷走的弩枪没有找到。”

    “城户侦探,难道你认为凶手还活着吗?”小桥贤见皱眉道,他实在想不出凶手还有活的可能,现实摆在眼前,即使是名侦探也不能否认。

    “总之大家都小心点,绪方老师,鹰岛学姐还是要麻烦你照顾。”

    高成提醒一句,独自一人再次前往察看一个个案发地点。

    “刚才你说城户侦探,”仙道丰奇怪看向小桥贤见道,“他叫金田一啊?”

    “这个……”七濑苦着脸解释道,“城户说想像个普通学生一样旅行,所以就用了金田一这个名字……”

    “等一下!城户……他不会就是那个有名的城户高成吧?这怎么可能?”

    仙道几人好笑地看着高成离开背影,只是经这么一说,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倒的确感受到一股不一般的侦探气质。

    “真的啊?之前居然完全没看出来……”

    ……

    别馆歌剧院。

    高成托着下巴回到舞台边,随着一分钟模式开启,思维再次开始极速运转,雷声雨声所有干扰排除,眼前只剩下一个虚构完成的别墅立体图,无数细节线索不断围绕着别墅浮现出来。

    悬崖下的歌剧院怪人面具,延伸到窗边的脚印……

    小桥贤见追击时的一幕在高成眼前再现,仿佛时光倒流般,现场所有细节线索组合排列,从怪人消失在拐角到小桥贤见与有森裕二相撞,再到仙道丰几人出现……

    如果怪人不是跳崖自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有森裕二就是那个怪人!

    有森趁着跑到拐角时将怪人面具、斗篷还有沾着泥水的鞋子全部从窗户丢到外面,接着再回头冲出和小桥贤见撞在一起。

    因为回廊的缘故,谁都看不到凶手,咋看起来还以为有森也是和其他人一样从对面走廊跑过来。

    高成手指飞快拨动,以有森就是凶手的条件进行推理演绎,一直倒推到桐生死亡都能够完美契合,只有日高之死还存在疑点。

    日高织绘惨叫时,除了他当时在二楼日高房间外,其他人都留在一楼餐厅,全都有不在场证明……

    一条线索猛然在高成脑海里闪过。

    他一直不太明白凶手为什么要特地放下舞台幕布,此刻在一分钟模式下却抓到了一点线索。

    “果然是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

    视线扫过舞台,眼前画面飞速筛选,最后只剩下关于有森裕二的细节画面。

    一开始有森就好像知道排练不会持续几天,提到梨加时表情也很奇怪,在剧院这边实施不在场证明手法的可能性也最大……

    “一定是有森没错。”高成神色肯定。

    剧院舞台这边的谜题他大致已经明白了,问题是没有证据,没有证明有森就是凶手的有力证据。

    有森手脚很干净,就连歌剧院怪人的道具都伪装成跳崖提前处理了,唯一有可能留下的就是那把不知所踪的弩枪……

    如果有森是凶手,没可能会放过鹰岛友代才对,现在那把失踪的弩枪就是关键,有森肯定还会杀掉鹰岛友代,问题是怎么杀。

    所谓的“歌月”跳崖自杀,并不是真的被逼到走投无路,有森应该一开始就是那样设计准备让“歌月”自杀,不然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做出反应。

    不过既然“歌月”被死亡,有森显然为鹰岛友代准备了另外的手法,结合失踪的弩枪来看,可能是某种触发式自动射箭的机关。

    而想要准确射死鹰岛友代,这种机关的设计方法还有位置应该是……

    “唰!”一分钟突然结束,高成头脑恢复正常,一瞬间有种从天堂跌落地狱的感觉。

    时间还是太短了,完全不够用。

    高成苦笑了一下,收敛心绪重新回到案件上来。

    虽然最后证据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但至少有了思路,当务之急是快点找到那把被用来当做机关的弩枪。

    别墅,因为一晚上的折腾,十分疲惫的众人又回了各自房间,只有那个高中生侦探还在回廊里徘徊。

    高成单独找到七濑,得知有森也已经回房间休息。

    “城户,”七濑迷惑道,“歌月真的还有可能活着吗?那种情况根本就没办法逃走了啊。”

    高成笑了笑,看着苦着脸的七濑道:“有时候真相比你想得要简单,好了,可以麻烦你找个借口跟有森学长呆在一起吗?”

    “诶?”

    “拜托你了。”

    和七濑分开后,高成又在鹰岛房间附近找了找可能藏弩枪的地方,但是都没什么收获。

    根本没有几个符合机关条件的地方。

    天色放亮,别墅外面的风雨渐渐也停息下来,看起来是个晴天。

    高成走进餐厅的时候,天树大叔一脸兴奋地迎过来道:“已经联系过了,十点就会有船过来接我们。”

    “没有台风了吗?”

    高成一晚上没睡,疲惫地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坐到餐桌边:“什么时候吃饭?我肚子饿得受不了了。”

    “早餐马上就好了,先喝杯牛奶……”天树大叔回头拿了个杯子,看到面前“金田一一”字样的牌子,一拍额头反应过来道“之前没想到你就是那个名侦探城户高成,等一下我给你换个牌子……”

    “这个就不用了吧,只是个名字而已。”

    高成一阵尴尬,下一刻视线却忽然在鹰岛友代的位置上顿了下来:“大叔,餐厅的位置一直都是固定的吗?”

    “怎么了?”

    “原来是这样,餐厅才是最适合的地方。”

    高成睡意全部消退,神色紧凝地四处打量,最后视线落在餐桌边柜台上放着的洋娃娃身上。

    小心地掀起洋娃娃宽大的裙子,一架被固定角度的弩枪呈现在高成眼前,紧绷的弩弦上利箭正好朝向鹰岛友代的位置。

    “这、这是?!”天树大叔惊骇地看着弩枪,“怎么会在这里?”

    “是犯人设计的机关。”

    高成拔下利箭,看向和弩枪绑在一起的一个时钟,时钟短针上固定着刀片,当走到七点也就是早餐时间,机关触发,箭就会射死座位上的鹰岛友代。

    这样一来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