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68章 歌剧院落幕(一)

正文 第68章 歌剧院落幕(一)

    早上六点半,距离早餐还有一点时间,高成特地找到有森帮忙到剧院找弩枪,自己则把其他人提前叫到餐厅,故意空出鹰岛友代座位。

    “还是没找到……”有森回到餐厅,发现众人都在不由一愣。

    “麻烦你了,”高成点点头,“找个空位坐下吧,用餐前我有点话要说。”

    有森迟疑地看着唯一的空位:“可是这里是鹰岛的位置……”

    “没关系,等会再换过来,先坐吧。”

    高成看着有森坐下后,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站起身道:“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的身份了吧?抱歉,之前只是个人原因才用了金田一这个名字。”

    “你真的就是电视里那个名侦探吗?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嘛。”

    仙道几人看到被高成别在腰间的木刀洞爷湖,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电视里的名人出现在自己身边,之前还一直当学弟看待,感觉还真是微妙。

    有森眼睑跳了跳,跟着一脸复杂地看向高成,他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地在高成面前动过手脚,不知道会不会露馅。

    “我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人,”高成迎着众人视线笑了笑,“我和七濑是高中同学,只是高中毕业后就去当侦探了,大家还是把我当那个金田一看待就行了。”

    “城、城户侦探,”黑泽老板急切开口道,“我前些天也听诹访先生提起过你,而且诹访先生被杀害的那个案子我也听说过……现在你把我们都叫到这里,难道是……”

    “我现在要说的就是这次杀人事件的计谋还有犯人歌月的真面目。”高成环视众人道。

    结城医生摇头笑道:“侦探先生,听起来你好像在东京很有名的样子,可是现在歌月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这个叫鹰岛的女孩也没事。”

    小桥贤见也紧跟着看向高成,想知道这个年龄和他差不多却已经赫赫有名的侦探怎么说。

    “歌月的存在只是个障眼法而已,”高成不为所动,继续说道,“在我们到这里的前一天,犯人用歌月的名字登记住宿,留言不让人靠近房间后悄悄离开小岛,然后第二天又装作若无其事地换了个身份再次来到这个小岛住宿……”

    “你是说犯人就在我们里面?”小桥贤见脸色微变,“可是他怎么离开小岛的?再说,日高织绘被杀的时候,我们都在这个餐厅里,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反而只有你一个啊。”

    “我想那个旅行箱里原本放的应该是橡皮艇之类的东西,只要能悄悄离开小岛就行,”高成顿了顿,目光落在小桥贤见身上,“至于日高学姐被杀害的时候,的确只有我一个人不在餐厅,但那只是犯人的圈套而已,目的是制造不在场证明。”

    “圈套?”

    “我们听到的惨叫声其实是凶手一开始就录制好的,只是把昨天日高学姐排练时的惨叫声录下来用音响播放而已。”

    高成没有去看有森,只是沉声推理叙述着。

    “到了晚上趁其他人都在餐厅时犯人预先放下幕布,再把她叫到舞台,设置好音响室惨叫声的播放时间……在我们听到惨叫声时,日高学姐应该还活着,只是因为舞台幕布的关系没有听到扬声器放出的惨叫声,这点我已经亲自体会过了,在厚厚的锻帐里面,完全听不到七濑的喊声。”

    “啊,所以那个时候你才没有回应我?!”七濑想起来惊呼道。

    高成点点头,继续描述道:“听到惨叫声大家一起离开餐厅寻找日高学姐的时候,犯人直接就去了剧场,而且为了掩盖杀害日高学姐可能造成的动静,他先按下开幕钟,再切断照明钢架缆绳砸死日高学姐,最后才升起幕布,假装和大家一起出现在剧院。”

    “怎么会?那个时候日高她还活着吗……”

    “那桐生春美呢?”小桥贤见脸色难看道,“桐生春美被杀又是怎么回事?”

    “我在桐生学姐楼上,也就是日高学姐房间窗户边沿发现了钢绳勒痕……”

    高成脑海里又浮现出日高织绘和桐生春美前来小岛路上的身影,不管怎么可爱漂亮的女孩,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随时可能消逝的记忆。

    “桐生学姐的窗户上也还有痕迹留下,昨天晚上犯人在那里围着窗户装上钢索套绳,之后再从楼上日高学姐房间打了个电话,让桐生学姐把头伸出窗外后就尽全力拉紧钢绳,就这样直接套住桐生学姐脖子直到把她吊死。”

    高成继续道:“之后犯人再利用钢绳进入下面的房间,穿上桐生学姐的鞋子,把她背到树下,接下来就是将一切布置成我们看到的那样了……为了暗示是歌剧院怪人犯下的罪行,甚至还特地装扮成怪人的样子敲打七濑窗户。”

    “那凶手到底是谁呢?”小桥贤见忍不住站起身直视夏龙,他已经被仿佛亲眼所见的犯罪过程给吓到了,这种现场再现的程度他以前完全无法想象。

    “都别动,”高成看了看餐厅里的挂钟时间,“乖乖呆着别动,按照凶手的剧本,接下来应该还会发生事件,时间到了后凶手应该就会自己站出来的,千万别动!”

    “怎么回事?”仙道丰几人冷汗直冒,颤声道,“难道还会有人被杀吗?”

    “这点我也不清楚,不过凶手应该还会进行最后一次杀人,”高成装作神色严肃道,“总之大家现在绝对不能动,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在解开整个案件谜题后,并没有找到什么有力的证据,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想办法让有森自己露出马脚了。

    这次早餐时间是最后一个机会……

    时钟缓缓走动,餐厅里的众人愈发紧张起来,处境最危险的鹰岛友代完全没有刚开始的大小姐样子,头发凌乱,双臂抱在一起,一副无助绝望的样子紧紧看向高成。

    其他人也不好受,特别是坐在鹰岛友代位置的有森,简直是如坐针毡,紧盯着走动的时钟,冷汗直流,只有他知道现在弩箭正对着他的位置,只要时间一到就会发射。

    “滴答!”

    10分钟,5分钟……距离七点越来越近,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挂钟分针甚至秒针上,不时紧张地看看周围其他人,纷纷猜测着犯人会是谁。

    有森巨大压力下心绪一片混乱,抿了抿嘴视线紧跟着秒针移动。

    “咚!”随着第一声七点钟声敲响,有森身体一紧,猛地抱头从椅子上扑倒在地。

    “咚……”

    钟声接连敲响,然而预想中的弩箭却没有射出,有森诧异站起身,迎来的是所有人意外的目光。

    “有森你……”

    “没错,真正的犯人就是有森学长,这可是你自己证明的,”高成走到装有弩枪机关的洋娃娃旁,看向一头汗水的有森道,“不会有箭射出来的,因为太危险我已经拿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城户侦探!”小桥贤见不解地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