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205章 史考兵

正文 第205章 史考兵

    伊丽莎白号邮轮在海面平缓航行,次日才能抵达东京。

    高成穿过空旷的走廊,找到船上的电话亭联络小哀。

    “明天应该就到东京了……那颗蛋没什么事,不过好像还有另一颗蛋……”

    “另一颗蛋?”阿笠博士宅邸,小哀带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处理文件,闻言手指一顿。

    高成拿着话筒道:“啊,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回忆之卵里的确有一块后来安装的镜片,上面有线索指向了香阪家的城堡……另一个蛋大概就藏在城堡里,那个白痴大叔是这样判断的。”

    “然后呢?”小哀继续处理文件,“基德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暂时失踪了而已……”

    高成没把神秘狙击手的事告诉小哀。

    现在还不清楚狙击手的目的,告诉小哀只会平白让小哀担心,毕竟连基德都栽在了对方手上……

    挂断电话,高成回身走出电话亭。

    到东京后他还暂时回不了事务所,而是要去一趟横须贺,也就是香阪家城堡所在地。

    事情没有结束,他还要为了另一颗回忆之卵跑一趟,因为柯南和毛利大叔也要去。

    这就是忘记剧情的坏处,太过被动,不过跟着柯南走总是没错的,这个世界虽然不完全只是动漫世界,但至少柯南还是主角,还是那个的死神小学生。

    偌大的船上没什么人,显得有些冷清,好在一行的房间被安排在一起,高成还没回房间,便被园子抓壮丁般拉向了小兰房间。

    豪华套房里有个小客厅,香阪夏美还有穿着一身红色旗袍的浦思青兰已经坐在沙发边享受着点心茶水。

    香阪夏美的柔美长发,仿佛上班的邻家姐姐般,活泼可爱温柔。

    浦思青兰则是比较有棱角的中短发,女强人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穿旗袍,下摆很短,白花花长腿晃得高成眼睛疼。

    “夏美小姐从二十岁起就一直呆在巴黎啊?”小兰惊讶道。

    “是啊,”香阪夏美笑了下,“所以我的日语怪怪的。”

    柯南盯着香阪夏美看了一会,疑惑道:“咦?夏美姐姐的眼睛颜色……”

    “是灰色的吧?我母亲跟祖母也是灰色,”香阪夏美凑近朝柯南笑了笑,“我想,应该是遗传我曾祖母的吧。”

    “说起来青兰小姐的眼睛也是灰色的耶。”

    “中国人眼睛也有灰色的吗?”

    “中国人?”高成愣了下,重新打量浦思青兰,“青兰小姐是中国人?”

    完全看不出来啊喂……

    “对了,城户学长还学过中文呢。”小兰聊得挺开心。

    “是吗?”浦思青兰意外看了眼高成,“不过我在国外长大,中文不是太好。”

    “哦……”

    高成和浦思青兰视线对在一起,心头无端升起一股寒气,刹那间就消失无踪。

    浦思青兰脸上平淡笑着,和小兰几个谈起年龄的事,看不出什么异常。

    错觉吗?

    “城户,”园子闷着一张脸,“一直盯着青兰小姐看,太失礼了!”

    “啊,抱歉……”

    黄昏,晚霞布满天空,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橘红。

    一行人没有在小兰房间呆太久,而是应邀到甲板上欣赏风景。

    “晚餐已经开始准备了,先到这边休息一下吧。”

    浦思青兰和香阪夏美一同走出船舱,甲板上毛利大叔几人已经在一起喝酒。

    “哦!”大叔殷勤道,“青兰小姐,夏美小姐,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方便吗?”

    “当然方便了,请坐请坐!”

    大叔帮浦思青兰拉开座位,看到高开衩旗袍下撩起的长腿,眼睛都直了,好色嘴角显露无疑,更加热情地帮忙倒酒。

    “来来,请用!”

    “谢谢你,毛利先生。”

    “哼。”高成嗤之以鼻地坐到旁边一桌。

    大叔的定力就是这么小,一点点美色就忘乎所以了。

    瞥了眼长腿,高成微眯起眼睛打量船头。

    不只是这个浦思青兰,那个大块头领事馆代表,面目阴险的美术商,还有一直带着摄影机的轻浮青年……这些人都这会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了甲板上,每一个似乎都不简单的样子。

    觊觎回忆之卵的不只是基德一个啊……

    “啊?”浦思青兰忽然注意到寒川当作项链挂在胸前的一枚戒指,急声道,“寒川先生,那个项链是……”

    “不愧是罗曼诺夫王朝研究家,”寒川轻哼一声取下项链递给浦思青兰,“你注意到了吗?要不要看一看?”

    浦思青兰慎重接过戒指项链,借着夕阳光线查看:“这该不会是尼克拉二世第三个女儿玛丽亚的戒指吧?”

    “你说是的话,那就是了。”寒川一把拿回戒指项链,没有再理会浦思青兰,轻笑着转身走回船舱。

    高成奇怪看了眼离开的寒川,视线扫过另一边各自站着的美术商乾将一等人。

    七点多钟,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可是晚餐依然没有准备好,众人纷纷回了自己房间,高成也不例外。

    这次他真的有种很不妙的感觉,总觉得明天的横须贺之旅不会平静,搞不好那个狙击基德的神秘人物也会出现。

    “哒!”船舱走廊,一阵轻微脚步声响起,黑影熟练地给手枪装上消音器,脚步停在一间房间外面。

    “咚咚!”

    “嗯?”高成正抱着洞爷湖小憩,忽然被敲门声惊醒。

    “城户侦探,”西野在外面喊道,“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哦,我马上过去。”

    高成坐起身,看了看窗外夜空里的月亮。

    时间过得很快,偏偏有觉得很漫长,宅在事务所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看来他实在不适合坐船。

    放好洞爷湖走出房间,忽然发现不知道餐厅在哪。

    “那个,西野先生……”

    “呃啊!”走廊另一侧突然响起西野惊恐的呼喊声。

    “怎么了?”

    “城、城户侦探!”寒川房间外,西野面色恐惧地连连后退,“大事不好了,寒川先生好像死了!”

    “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西野?”铃木会长还有园子听到动静赶过来,疑惑看向脸色糟糕的西野。

    “会长……”

    “这是杀人事件,先联络警方吧。”高成沉声走进房间。

    寒川尸体正对着门倒下,头部流了一地鲜血,周围满是凌乱的杂物,花盆破碎,桌椅倾倒,还有不少散落的羽毛。

    整个房间仿佛进过强盗般,到处都被翻得乱糟糟的,衣柜,抽屉,连羽毛枕都不被人为割破,现场的羽毛就是从枕头里漏出来的。

    “现在时间是8点,确认死亡,”高成蹲在尸体便检查情况,“尸体才开始僵硬,死亡时间应该在30分钟内,致命伤是右眼……枪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