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219章 水中维纳斯

正文 第219章 水中维纳斯

    舞台后方,林雅人带着众人参观工作区域。

    “这里就是控制室,演出的照明、音乐还有各种机械的控制,全都在这边进行操作……”

    “然后这边有给工作人员放东西的铁柜……”

    林雅人沿路说明道:“这一间是化妆室,大泽和演出的工作人员都会在这里化妆换衣,再前面走廊尽头,是工作人员等待出场的休息室,,里面还有一个通往舞台上大蚌壳的水舱……”

    “哦?”高成只是随便看了看。

    后台其实都差不多,要是了解得太清楚,等会的节目表演就没什么意思了。

    “这位是我们这里的领班,村川先生,”林雅人介绍一名平头中年大叔道,“他在这一行已经做了20年了。”

    “你们好,”村川体格壮硕,穿着一件连帽卫衣,看起来有些木讷,平淡点头道,“不好意思,演出马上要开始,我还要去检查一下舞台装置,先告辞了。”

    “哦哦。”

    高成看着村川进入走廊尽头房间,转向林雅人道:“我看我还是先回观众席那边好了。”

    演出大厅,环形阶梯上很快就坐满了人,高成和小哀好不容易才找了个靠中间的位置。

    这时,灯光熄灭,只有作为舞台的水族箱被照亮,美轮美奂的海底景观中蚌壳开启,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倩影随着泡泡飘起,仿佛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真的再现了般。

    “好美!”

    维纳斯敞开的裙摆间,修长双腿小幅度摆动上升,带着鱼群在水里优雅畅游,现场观众都看得目瞪口呆。

    不过女人一头金色头发,显然不是之前的大泽小姐。

    “奇怪,大泽小姐呢?”高成疑惑道。

    “大泽小姐要等会才出场啊,现在表演的是第二位维纳斯峰岸百合子小姐,”柯南一副了解透彻的样子,“你们看,她是通过手上的香料袋控制鱼群的哦……”

    高成撇撇嘴,真不该和这家伙在一起看表演,难得的氛围都被破坏了。

    “啪。”随着金发女子表演结束,灯光再次变暗,等了片刻后同时数道灯光打向舞台正中,伴随着星光般的灯光效果蚌壳第二次打开。

    观众好奇注视下一道有着火红头发的身影浮出,只是却完全没有上一个维纳斯的优雅,灯光照耀眼睛瞪得老大,头发仿佛水草般飘动。

    现场顿了顿,尖叫声骤然沸腾起来。

    “大泽小姐?!”高成唰地站起身,紧紧看向水箱中一动不动死尸般浮着的大泽,“怎么会?”

    ……

    “这位死者名叫大泽美智子,今年25岁,死因是溺死……”

    休息室水舱边,鉴识人员将大泽美智子尸体平放着取证。

    “大泽小姐是这座水族馆水中表演的演员,”高木向目暮警官汇报道,“而且她还是大泽建设公司社长独女,最初大泽建设公司也参与了水族馆建设,现在开始接触营运……”

    高成站在旁边,默默看了眼柯南,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到水舱边。

    看情况是大泽在水舱准备的时候出现了什么变故,连舱底都沾上了一块粉底。

    事先明明还挺好的,也没见大泽美智子和其他人有太大冲突,顶多就是有点大小姐脾气,怎么也不至于被杀才对。

    到底是谋杀还是意外呢?

    “大泽小姐是在这个水舱里溺死的吗?”高成朝林雅人问道,“是不是工作人员操作出错了?”

    “绝对不会错的啊,我一直和工作人员在控制室操作。”

    林雅人带着众人进入控制室:“演员在水舱准备好后,这边的信号灯就会发亮,我们确认后才会开始朝里面注水,等到水注到八分满的时候就自动停止了,而且水舱里面也有控制停水和排水的紧急按钮。”

    “唔,”目暮沉吟道,“如果机器没有问题,就有必要深入调查了,马上开始试验一遍吧。”

    “是。”

    工作人员们应声开始准备潜水设备,通过实际操作来检查。

    高成趁着机会跟着目暮一起进行盘问。

    虽然还没有开始检查水舱控制流程,目暮和毛利大叔已经开始认定大泽溺死是场意外。

    因为大泽膝盖贴了贴布,以前又有过膝盖痛贴贴布的情况,很大可能是在水舱中由于膝盖痛才溺水。

    “有3个点,”柯南沉思着回到水舱边,看到同样在调查的高成,竖起3根手指,“第一,水舱底只有一处擦到了大泽小姐脸上粉底,第二,大泽小姐腿上有因为膝盖痛贴上的贴布,第三,化妆室散乱的化妆品还有贴布贴完后剩下的塑料纸……

    “看起来似乎是大泽小姐在化妆室突然膝盖疼痛贴了贴布,又匆忙去了水舱,注水时因为疼痛挣扎意外溺水……可是就算再怎么疼,不至于连按紧急按钮的时间都没有,而且……”

    柯南眼神泛发光彩道:“大泽小姐向来就很有专业素养,又非常在意观众的目光,贴着贴布上场实在太奇怪了。”

    高成脸一塌,他忽然明白毛利大叔的心情了。

    柯南这家伙每次臭屁的样子真的很欠扁,又喜欢像个熊孩子似的在凶案现场到处乱跑……

    “嗯?”毛利大叔板着脸走出控制室,从后面一把提起还要推理分析的柯南,“你这臭小子又在这边干什么?!”

    高成幸灾乐祸地看着柯南被带走。

    “怎么样?”灰原站到旁边问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

    “事情就像他说的,这次事件中有人故意想要让我们觉得是意外,”高成面色严肃起来,“凶手是谁我也已经知道了。”

    灰原挺意外:“这么快?”

    “那这家伙比我快多了,”高成看了看控制室门口的柯南,没好气道,“等机器检查完后,估计就要开始推理了吧,真是的,好不容易来看场表演,偏偏碰到他们,我看下次去哪里玩之前,先给他们打个电话好了。”

    “下次去哪里玩之前先努力工作赚钱吧。”

    “……”

    化妆室,高成单独把领班村川叫到一起。

    “那个,”村川迟疑地看着高成,“找我有什么事吗?警官他们已经开始实验了……”

    “杀害大泽小姐的凶手就是你吧,村川先生?”高成直接开门见山道。

    “啊?”村川愣了下,哈哈干笑道,“你在说什么啊?连毛利先生还有警官他们都说是场意外了……”

    高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村川,慢慢村川自己也笑不出来,紧捏着拳头道:“大泽溺死的时候,我就在控制室,怎么可能杀害她?这点你也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还知道,你在峰岸小姐表演的时候上过厕所。”

    高成平淡道:“那点时间完全足够你犯案了,我想,你应该是先到这里把还在化妆的大泽小姐迷昏,给她贴上贴布后又抱到水舱那边,水舱底部的那块粉底就是大泽小姐躺在那里的证明,等注水开始后,要不了多久大泽就会溺死。”

    村川面色一阵变换,咬紧牙关:“证据呢?你说了这么多都是猜测,连个证据都没有就说我是凶手……”

    “我只想问一下你,村川先生,”高成没有回应,而是反问道,“杀人真的能够这么随便吗?真的有必要对大泽小姐下杀手吗?”

    他就算在梦境战场中都有些难以下杀手,杀人后的阴影甚至影响到了现实,实在不知道这么多事件的凶手第一次杀人怎么能够那么淡定。

    “那个女人,”村川面目颤动,咬牙低下头,“两年前,我的老婆跟孩子被车撞了之后就死了,她就是那个肇事者,在她的父亲到这来的时候,我亲耳听到他们父女的谈话,还一面笑着好像在说一个故事……那个女人根本就不认为她犯下了天大的罪过,这次会惨死也是理所当然的!”

    村川说着深呼吸一口气,看向高成道:“这大概就是报应吧,所以才会意外溺死……”

    “那你呢?”高成打断道,“难道就没有一丝罪恶感?那样又和她又什么区别?”

    “我……”

    “如果要说证据的话,”柯南身形出现在门口,“村川先生自己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什么?”村川身形僵住。

    “刚才城户哥哥已经注意到了,叔叔你把自己的外套洗了挂在储物柜边,上面还有淡淡的口红印,其实叔叔的脖子上也沾到口红了哦,”柯南仰着小脸扮可爱道,“那一定是大泽姐姐的口红,对吧,城户哥哥?”

    “呃,是啊。”

    高成眉头连跳。

    臭小子,不出声没人把你当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