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238章 凶手玲香

正文 第238章 凶手玲香

    凌晨1点半,虾夷松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后找来一位住在附近的老伯。

    “留在这个村里的只剩下像我这样的老人了,”老伯两眼无神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怎么可能杀得了人呢?”

    “从外面进村只有一条路,有外人到村里也藏不住。”

    “那案发的时候,你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吗?”虾夷松追问道。

    “没有,”老伯颤声望向窗外,“不过我倒是看到鬼火了,就在雪夜叉出现的那个时间。”

    “鬼火?”

    “不会有错的,那是雪夜叉带来的鬼火。”

    老伯忽然痛苦地抱住头,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就在桥头的慰灵碑那里,一定是雪夜叉又出来杀人了……”

    高成走到本馆门口,看着老伯离开渐渐消失在夜雪里。

    这个村子里本身便流传着雪夜叉的传说,所以冰室一圣才会有那幅价值一亿的作品,甚至连远在东京的电视台也专门跑到这个北海道小村里拍摄外景。

    传说中一位少妇带着孩子逃亡似的回到这个终年积雪的背冰村,却不被村民接受,甚至连家人也不让她回家,最后在饥寒交迫下死在大雪中,死后化作雪夜叉,每逢大雪都会杀人。

    “尽管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老伯哽咽的声音仿佛依旧回响在别墅里,“人们冷淡事不关己的心还是让雪夜叉怀恨到现在啊……”

    “不会是真的吧?”园子吓得声音都发抖了。

    “什么真的假的,只是有人利用了传说杀人而已。”

    高成走出客厅,再次回顾了一下案发经过后,忽然脚步在走廊站定。

    走廊里雪夜叉的画还留在原位,可是冰室的自画像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之前有谁把画拿走了吗?”高成疑惑看向园子。

    园子迷茫摇摇头:“会不会是带到别馆去了?”

    “不可能啊,那幅画价值五千万,这里又有监控,没人会乱来的……而且这里还有一幅价值一亿的代表作……”

    “城户君!园子!”真理跑过来喊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出事了?”

    “什么?”

    本馆门口不远,原本留在客厅里的人全部围在一个破开的雪人边,虾夷松和时津润哉一起动手将明石摄影师从雪人中挖了出来。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冻僵,看来已经死了不少时间,”虾夷松检查过尸体后沉声面向众人,“从僵硬情况来看,恐怕失踪后就立马遭到杀害,也就是说,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明石在加纳理惠之前就被杀了。”

    “怎么会这样?”导演等人看到虾夷松怀疑的目光,焦急道,“警官,你不是也看到了吗?加纳被杀的时候我们都在别馆那边啊!”

    “真是没想到,”时津润哉同样蹲在尸体边检查,轻哼笑道,“只是偶然过来客串居然都会碰到这么精彩的不可能犯罪!”

    “不可能犯罪?”

    “可能犯罪的人全都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不是很有意思吗?”

    时津润哉没睡醒般的眼睛瞥了眼高成:“放心吧,我会解开谜题找出凶手的。”

    众人心事重重,陆续跟着回返别墅,别墅前只剩下盖上布的尸体还有高成和园子。

    高成蹲到尸体前,先查看过尸体伤口,视线注意到尸体紧握的右手,手指间似乎抓着什么东西。

    “干草?”打开手电看了看,发现只是干枯的草茎。

    村子里就有不少草垛,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

    至于死亡时间,虾夷松警官判断得没错,的确死了不短的时间,而且还被凶手藏在雪人里。

    “城、城户,”园子冻得双手通红,“还是先进去吧。”

    “我想回一趟别馆。”高成站起身看向隔川相望的别馆。

    “可是那个警察大叔不是不准我们离开吗?”

    “大家总要回别馆睡觉的吧。”

    ……

    早上6点,别馆。

    高成拜托江川给自己备份了一份录像带,从雪夜叉出现开始看起。

    “果然,”高成盯着屏幕画面,一晚上没怎么睡觉的眼里带着血丝,“事发时冰室一圣的自画像还在走廊里……”

    监控画面定格在雪夜叉转身劈砍镜头的时候,价值五千万的自画像就摆在后面,看得非常清晰。

    可是事发后自画像却不知所踪……

    园子在门口喊道:“城户,那个时津润哉说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让大家到外面去集合。”

    “已经知道了?”

    高成揉了揉眼睛,一头雾水地跟着园子到别馆外集合。

    除了冰室一圣外,所有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站在雪地里,高成出来的时候看到虾夷松和时津润哉正在别墅旁边的缆车边忙活。

    “这是……”

    “这是专门用来运送货物的缆车,”时津润哉用体重计称好几袋雪堆在缆车边,“就像各位看到的,缆车载重量只有30公斤,一般人坐不了,不过我们现在可以来做个实验,看看这个缆车实际上到底能承受多大重量……”

    时津润哉笑了笑,和虾夷松刑警一起开始往缆车中放雪袋:“首先是35公斤……然后是38公斤……”

    缆车开始在众人注视下来回运行,一次大概要花上10分钟。

    “接下来是40公斤……”

    时津润哉拉下开关,缆车慢悠悠离开,才走到一半,绳子突然绷断,雪袋全部掉入下面的背冰川里,不过时津没有气恼,反而笑了起来。

    “看来38公斤可以,40公斤不行,只有一个人符合条件。”

    “你这是什么意思?”高成皱眉道。

    “我差点忘了你刚才不在,”时津润哉笑道,“我就再说一遍吧,犯人其实事先就和加纳理惠还有明石摄影师商量好,拍摄一段让你们吓一跳的录像,你们在监视器里看到加纳理惠被杀的时候,她还活着,只是有人故意把转播换成了拍好的录像……”

    “那个时候加纳理惠还活着?”

    “没错,事实上加纳理惠是我们从别馆去本馆,这二十分钟内被杀的,凶手在我们去本馆的途中抄了近路,越过背冰川,杀人后又回到别馆。”

    时津视线落在身形娇小的玲香身上:“当时因为身体不舒服,和冰室大师一起留在别馆的玲香小姐,你就是看准大家离开的时候坐上缆车的吧,20分钟内往返杀人绰绰有余了。”

    “我?”玲香愣愣地站在雪地里。

    “玲香小姐,”虾夷松面色严肃地走到玲香面前,“可以在这里量一下体重吗?只要体重超过38公斤,就说明你不是凶手。”

    “我,我……”玲香不知所措地迎向众人视线。

    “怎么了?”时津润哉轻笑道,“还是说你不敢量呢?也是,像你这种明星,比一般人瘦也是很正常的。”

    “玲香……”导演等人看着玲香,眼里满是陌生。

    “玲香,就算你和加纳不对付,也不能杀人啊,连明石都……”

    “不是我!”玲香在众人视线下害怕地退后几步,眼里泛起泪花受惊似的转身跑进别馆,“我才没有杀人!”

    “站住!”

    “别让她跑了!”

    “切,外表长得可爱,骨子里却是个恶魔!”

    一行人跟着虾夷松骂骂咧咧追进别馆,留下神色复杂的高成和园子。

    “玲香真的是凶手吗?”园子担心道。

    “有点不对。”

    高成重新看向缆车:“事情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