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254章 外科医生杀人事件

正文 第254章 外科医生杀人事件

    高成沉下心进入8号车厢,没发现什么问题后又穿过8号车厢,很快就看到几名乘务员焦急地守在乘务员室门口。

    “发生什么事了吗?”高成开口问道,“刚才有名乘务员在找医生……”

    “你是医生?”几名乘务员狐疑看向高成,虽然穿着西装,打扮成熟了点,但怎么看都像个高中生。

    高成解释道:“我不是医生,不过对验尸方面比较有研究,我是一个侦探。”

    “啊!”一名年轻乘务员惊呼道,“难道你就是那个东京有名的城户侦探。”

    其他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城户侦探?哪个城户侦探?”

    “名侦探,是名侦探啊!”年轻乘务员提醒一句,连忙敲门喊道,“矢木先生!”

    乘务员室房门打开,列车长慌张道:“什么事啊?小声点,别让其他乘客知道了。”

    说着疑惑看向高成:“这位就是医生?”

    高成微微笑了笑走进乘务室,一眼就看到一位中年大叔倒在角落里,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旁边乘务员小声解释道:“他是东京的名侦探,会验尸。”

    “哦哦。”列车长关上门,强忍着害怕站在高成身后,“他是8号车厢的旅客,好像没有呼吸了……”

    高成检查过尸体状况,看起来像是心脏病引发的猝死,死亡时间应该在半个小时以内。

    但是具体情况他的能力好像有些不够,直觉上这人肯定不是简单的猝死……

    列车长继续说道:“我们乘务员发现不对劲后,怕引起旅客慌张,就把他带到这里了。”

    “矢木先生!”

    之前去找医生的乘务员回到这边,向列车长报告道:“不行,车上没有医生……”

    “如果要找医生的话,”高成回过头,“那个坐在7号车厢前排,过道右侧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应该是医生,他刚才就坐在我前面。”

    “啊!”乘务员认出高成,惊诧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真是的……”

    “侦探,他是侦探,”列车长催促道,“好了,快点把那个医生带来。”

    “是!”

    乘务员应声前往7号车厢,乘务室再次关上,列车长头疼地站在边上看高成在大叔口袋里找出钱包。

    “他有同伴吗?”高成问道。

    “好像没有。”列车长摇摇头

    “唔……”

    高成找到一张中年大叔名片,居然和他是同行,也是一家东京侦探社的社长,看样子和他一样是来出差。

    私家侦探这行的确是挺危险的,眼前这位大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调查遭到杀害灭口,如果是真的就麻烦了。

    列车上人这么多,想要找出凶手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将钱包放到一边,高成继续翻找起来。

    一个小药瓶,眼药水盖子,空的磁带卡盒,空的眼镜盒,香烟过滤嘴……

    很多东西都只有一半,而且最重要的手机居然不在,同样作为一名私家侦探,他手机基本都是不离身的。

    “还有其他行李吗?”

    “没有了。”

    “没有?”高成眉头跳了跳。

    很大可能是他杀了,就知道不会遇到意外死亡的案子……

    另一边7号车厢,乘务员循着高成指点找到还在看杂志的中川。

    “抱歉,”乘务员走到中川身边小声道,“可不可以请你来一下。”

    “诶?”中川手心一紧,皱眉看向乘务员。

    “拜托你了。”

    “干什么?”

    乘务员看了看周围,凑近道:“有位旅客突然发病了,所以……”

    中川怔了怔,奇怪道:“为什么找我?”

    “您是医生吧?拜托你了!”

    乘务员恳切地鞠了一躬,然而中川这会却已经没有心思管其他了,面色恐怖,强烈的不安感甚至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满心疑惑下,中川披上大衣外套,跟着乘务员走到乘务室外。

    这会高成刚好接到了阿笠博士打来的电话,朝中川点点头就让出了乘务室。

    “城户,”阿笠博士担心道,“新一又忍不住插手一个案子了。”

    高成无奈道:“我这边也遇到麻烦了,放心吧,再怎么样他也知道点分寸。”

    乘务室内,中川从列车长口中得知高成身份,惴惴不安地检查过尸体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城户侦探,为什么知道我是医生?”

    高成挂断电话,没有回应,而是反问道:“知道死因了吗?”

    “大概是心肌梗塞吧,”中川张了张口,暂时按下疑惑,指着小药瓶道,“这瓶尼古安就是治疗心脏病的药,看他没有痛苦表情,发病应该是一瞬间,连吃药的时间都没有……”

    “不愧是正式医生。”

    高成眨了眨眼睛,继续问道:“那医学上,有没有可能让人心肌梗塞的方式来杀人呢?比如通过药物的话,怎么才能在验尸的时候检查不出来?”

    “诶?”中川目光微微缩了一下,紧盯着高成说明道,“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本身人体就存在的物质,那就检查不出来,就好像氯化钾,大剂量注射,大约20cc就会致命……不过,城户侦探,难道你怀疑这人是被注射药物了吗?”

    高成视线落在中川大衣外套上,指着旁边被害大叔的随身物品:“有眼镜盒却没有眼镜,有过滤嘴却没有香烟,有照相机却没有底片,有眼药水的盖子却没有眼药水,有磁带盒子却没有磁带和单放机……不是很奇怪吗?”

    中川跟着看过遗物,顿了顿,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在行李中吧……”

    “没有行李,而且剩下的东西几乎都只有一半,说明还有个口袋……有人把他的外套拿走了,”高成装作漫不经心地伸手抓向中川披在身上的外套,“就好像这件一样,被害人把使用过的东西放到外套口袋了……”

    中川强笑着避开高成:“干嘛这么在意一件外套,可能丢在什么地方了也说不定。”

    高成不好强行检查外套,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才这么一会,但他差不多已经知道中川是凶手了,果然,这样的案件也是有的嘛,不是每个罪犯犯罪都那么高明,杀人手法像表演魔术似的。

    不过,比起知道谁是凶手,好像证明这人是凶手反而不太容易啊。

    真是奇怪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