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293章 死亡魔术第二幕

正文 第293章 死亡魔术第二幕

    充当剧场的酒店别馆坐落于一处水池中央小岛上,只有一座吊桥与酒店相连,高成带着灰原穿过吊桥时,魔术团成员也纷纷进入了剧场。

    “啪啪啪!”

    阶梯状分布的剧场内灯光全部打向舞台,那个个性差劲的贵公子由良间一身白衣披风站在聚光灯中间,举止优雅仿佛白马王子般。

    和私下完全是两个人……

    高成寻视一圈昏暗的观众席,在门口靠后的座位坐下。

    “各位!欢迎来到死骨原车站剧场,”由良间在台上绅士礼开场,“我是幻想魔术团的由良间……”

    高成前面几排都没什么人,只有酒店经理长崎抱着一个木盒正襟危坐。

    “你那些罪孽深重的弟子们的表演就要开始了,”长崎经理怀恋地打开木盒,微眯着眼睛喃喃自语,“一起来看吧,玲子小姐……”

    “嗯?”高成疑惑看向长崎,隐约看到盒子里有一个小人偶。

    “那是……”

    “大概是近宫玲子的提线木偶吧,”白马探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高成身边,“五年前在这个剧场里丧生的知名魔术师……”

    “近宫玲子?”

    “你应该看过宣传册吧?近宫玲子是幻想魔术团前身近宫魔术团团长,我第一次见到她还是小时候跟着……还是在伦敦的一场魔术演出上,她创造的魔术每个都别出心裁精妙绝伦,可惜五年前在这个地方彩排时意外去世……”

    白马探感叹看着舞台上的表演。

    “现在幻想魔术团表演的大型魔术,大多都是她创作的,就连现在压轴的‘活木偶’……虽然说是她死后魔术团原创,但是具体是怎么就不好说了。”

    “哦?”高成诧异打量白马探,“白马同学是魔术迷吗?我还以为像你这种高中生侦探都不怎么喜欢魔术……”

    他印象中,柯南看魔术表演基本上都挺无聊,也就只有拆穿手法的乐趣。

    “算是吧。”白马探尴尬笑了笑,就近在过道对面坐下。

    “各位!”舞台上实习魔术师打扮成兔女郎登场,“接下来就是万众瞩目的——我们幻想魔术团引以为傲的‘活木偶’魔术哦!”

    高成注意力被舞台吸引:“是里美小姐啊,这样看起来身材真不错,长的也很可爱……”

    灰原小脸一塌:“越是漂亮的说不定越危险……”

    “里美小姐是凶手?不可能吧?虽然在列车上是她发现的尸体……”

    高成思索间,舞台压轴表演已经开始,一个和真人差不多大的提线木偶静静坐在舞台中间,现场气氛也跟着陷入沉寂。

    “我是提线木偶,只能被丝线摆弄的悲伤的提线木偶……”

    木偶缓缓站起身,一把剪刀剪断身上的绳索后开始激动地自由活动。

    “这就是活木偶吗?”高成紧盯着舞台研究,“肯定是有另外不明显的丝线控制吧?很一般嘛……”

    白马探笑道:“可是它在跳绳呢……”

    高成脸上流汗:“肯定是两边丝线拽着……”

    “现在开始交叉跳了。”

    “奇怪……”高成头有些大,“不可能啊,到底怎么操控的?难道木偶是机器人?”

    看着台上木偶突然七零八落散架,又自己组装身体,高成有些自我怀疑起来,迷糊地咬着手指。

    就算是魔术也不可能颠覆物理吧?奇了怪了……

    看着木偶开始自己系上剪掉的绳索,高成一脸懵逼。

    靠丝线控制绝对不可能做到,一定是木偶做过什么手脚。

    “滴滴滴!”表演接近尾声,目暮带在身边的手机突然又响起来,几人脸色骤变。

    “怎么样?幻想魔术团的魔术还好看吗?”古怪声音邪笑道,“‘活木偶’结束了?但是好戏还在后头呢,呵呵,我就让你们看个难得一见的大魔术好了,尽情欣赏死亡魔术表演第二幕!”

    “啪!”

    剧场内灯光突然之间全部熄灭,舞台连同观众席都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回事?”高成唰地站起身,寒毛直竖。

    “这也是演出的一部分吗?怎么全黑了,什么也看不到……”

    “啪!”几乎几秒钟的时间,舞台灯光再次打开,高成直直看向舞台,聚光灯照耀下提线木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贵公子由良间的尸体坐在椅子上。

    尸体缠绕着绳子,心脏处一把匕首穿过玫瑰插入,鲜红的血液在灯光下异样醒目,配上由良间金色长发下瞪大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

    “啊——!”观众席先是死一般沉寂,紧跟着骤然迸发出一阵惊呼声,目暮警官等人还有魔术团众人匆匆赶到舞台,脸色都变得惨白。

    “由良间先生!”

    “已经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目暮阴沉地拿着已经挂断的手机,“那个混蛋!居然说什么死亡魔术表演!”

    “跷跷板原理……”时津润哉忽然开口道,“你们看看天花板,绳索另一端挂着刚才的人偶,看来是尸体从天花板上落下时的重量把人偶拽上去了。”

    “真的……”

    众人抬起头,果然看到之前的提线木偶和绳索一起搅在天花板架子上。

    “不只是这样,”高成走上舞台,“这里只有一个出口,我一直坐在门口那里,没有看到有人离开,也就是说凶手现在还在剧场里。”

    “还在这里?”目暮凝重转向高木,“马上确认一下,看有没有观众离开过座位,顺便检查所有可能多人的地方,看有没有可疑人物!”

    “是,警部!”

    半刻钟后,高木带着盘问结果回到舞台:“从灯光熄灭到尸体出现,观众中都没有人离开过座位。”

    高成问道:“可疑人物呢?”

    “都搜过了,”目暮摇头道,“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躲着,现在唯一的可能……杀害由良间的凶手,就在魔术团成员当中……”

    “等、等一下,”左近寺嬉笑道,“警察先生,不要这么突然下结论嘛,我们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啊,凶手利用跷跷板原理利用天花板横梁把人偶替换成尸体,这是我们魔术师常用的快速魔术没错,不过……

    “凶手要在天花板上才能这样做,从那边下到舞台两侧需要走一个很陡的楼梯,花的时间不少,但是灯亮后,我们都马上赶到舞台这里了吧?”

    “对对,”山神夕海满头大汗附和道,“从顶棚下来要花一两分钟的……”

    “那可不一定,”时津轻笑打断道,“如果凶手跟着尸体一起下来,一瞬间就够了,可以问一下人偶的重量吗?”

    “70公斤的样子,”高远遥一翻看笔记本,“以前戴上飞机时测过。”

    “由良间呢?”

    “大概60公斤吧,去年体检时测的……”

    时津笑得更加肯定:“这样一来,更加说明凶手是和尸体一起下来,因为只有加上凶手的体重才能超过70公斤木偶。”

    “就、就算这么说,”山神夕海神色难看道,“不管谁都可以使用这个手法吧?”

    “的确,你们谁都可以,”时津润哉视线扫过魔术团众人,嘴角上扬道,“不过鄙人正巧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关于列车上尸体消失之谜,甚至尸体怎么出现在酒店,鄙人都已经有了些头绪……”

    “你已经知道了?”目暮诧异道,“那尸体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现在还不能说,”时津轻笑着瞥了高成一眼,双手插在裤兜里走开道,“等解开了整件案子,鄙人自然会全部告诉你们的。”

    高成皱起眉头看着时津走出剧场。

    这家伙到底发现了什么……

    “城户老弟啊,”目暮心里一阵着急,郁闷道,“你怎么就被一个外人抢到前头了呢?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高成默默摇头。

    时津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他不知道的线索,看样子是别指望这家伙说出来了……

    真是讨厌的家伙。

    不过嫌疑好歹缩小到魔术团成员之中,只要仔细调查一定能够找出更多线索,未必没有可能找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