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294章 献祭的侦探

正文 第294章 献祭的侦探

    夜色渐深,观众陆续离开剧场,只有高成和小哀还留在舞台现场。

    “那个,”高成叫住收拾好道具准备离开的高远遥一,“高远先生,关于五年前近宫玲子的事,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啊?”

    实习魔术师残间里美和高远一起停下脚步,诧异道:“城户先生,你听谁说的?”

    “长崎经理之前也说过吧,”高成疑惑追问道,“五年前发生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高远遥一一脸为难,“这个不能随便说的啊……”

    “算了,高远先生,”残间里美摇头道,“这种事情本来一查就清楚了,近宫老师五年前的确是在这个舞台上去世的……”

    高成紧紧问道:“可以告诉我详细情况吗?”

    “好像是在彩排中失足了……”高远遥一满头大汗,似乎很害怕,“因为是我们入团前发生的事了,才来两年的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其他人哪怕只是听到近宫这个名字,脸色就会很难看,你千万别在他们面前提起……”

    高成点点头,继续问道:“你们都知道‘活木偶’魔术手法吗?”

    “诶?”高远愣道,“因为‘活木偶’是团长、夕海小姐、由良间先生还有左近寺四个人一起想出来的,所以其他人都不清楚……”

    “这样啊,我知道了。”

    高成最后打量剧场一周,和小哀也跟着回转酒店客房。

    “怎么样?”小哀看着高成问道,“有发现什么吗?”

    “没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离开剧场,凶手最有可能是魔术团那些人……”

    高成枕着手臂倒在床上:“而且,就由良间的尸体出血状况来看,恐怕在出现在舞台上时就死了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那场压轴魔术表演其实是凶手在表演……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凶手不但在魔术团成员之中,动机还和5年前的事件有关,近宫可能是被人杀害的……”

    高成静静看着天花板。

    虽然这么说,但地狱傀儡师到底是谁呢?

    而且列车中尸体消失的手法也还没能解开,时津润哉到底发现了什么?

    微微闭上眼睛,所有看过的画面清晰在脑海里浮现出来,周围又一次化为思维空间,海量细节线索汇聚……

    “唰!”

    画面定格在发现绅士山神尸体瞬间。

    这之前先是一通电话把他们叫到特别车厢,让他们看到尸体躺在红玫瑰还有气球当中的一幕……

    听到残间里美叫声后,众人第一时间冲到包厢前,立马被尸体所吸引。

    红玫瑰、气球、尸体……

    画面放大,尸体微微漂浮的手臂呈现在高成眼前。

    尽管有黑色的衣袍遮掩,甚至还有红玫瑰与气球吸引注意,在思维空间中还是能够清晰看到尸体异状。

    包厢环境包括尸体在内重构解析,迅速化为立体透视图,去除玫瑰、气球、衣物,扎成人形的气球全部显现。

    看似躺在包厢中的尸体竟然只有露在外面的头部是真的……

    画面再次流逝,冒烟、炸裂声、留在现场的红玫瑰还有气球碎片在高成脑海中化为一条亮线闪过。

    不管当时包厢内是不是只有头,头部之外的身体的确从列车上消失了,而且还是在之前就已经消失不见。

    “哗!”画面倒退,回到事发前凶手打电话的几个瞬间。

    第一次是玫瑰沙拉爆炸,第二次是造成炸弹骚动,第三次就是让给尸体被发现……

    “果然是这样。”楼梯口房间,时津润哉重新检查过绅士山神尸体状况,思索着摸了摸下巴,轻笑看向房间床铺。

    “果然没有共犯,全都是那家伙做的,谜题已经全部解开了……不过,只有我看到了他的举动,没有直接证据……”

    “呵呵呵。”一道黑影突然在窗外闪过。

    “嗯?”时津若有所感地回过头看向窗户。

    ……

    次日。

    高成睡得正熟,忽然被一阵喧闹声吵醒,迷迷糊糊间外面猛地一阵拍门。

    “烦不烦啊,大清早的……”

    “城户老弟!”目暮喊话道,“出事了!”

    “出什么事?”

    高成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起床开门。

    “我昨天晚上想案子本来就没睡好……”

    “那个时津润哉出事了!”目暮沉声道,“刚才地狱傀儡师又打了电话,我们赶到他的房间才发现根本没人……”

    “时津润哉?”高成清醒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部!”高木轻喘着跑进酒店,“找到线索了!脚印一直往树林去了!”

    “快点过去看看!”

    目暮托着肥胖的身子,带着高成一起冲出酒店。

    “呱呱——!”树林,光秃秃的树木枝干分布在茂密水草间,枝丫间不时可以看到乌鸦盯着路过的众人。

    “这附近是湿地,有许多地方特别危险,都是深不见底的沼泽,要是掉到里面就完了……”

    酒店经理长崎带着众人沿着小道摸索前行,额头满是汗水。

    看脚印的样子,居然一直延伸到了沼泽方向……

    不一会,众人在一片水泽边站定,平静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束红玫瑰。

    “脚印就到这里了……”

    长崎经理面色发白:“怎么会这样?要是掉进这里,连尸体都捞不上来!”

    高成蹲在水边问道:“时津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他房里的床铺还没动过,可能一晚上都不在……”

    “一晚?”

    高成沉默下来。

    既然地狱傀儡师打了电话,就该知道结果是什么了。

    居然连时津这个和魔术团成员无关的侦探也被杀了,是警告……还是说时津掌握了让凶手不得不杀的线索?

    早晨的雾气还很浓,水汽笼罩在沼泽上,加上周围干枯的树林,仿佛吞噬生机的阴冷地狱。

    透过丝丝冰凉,高成仿佛看到地狱傀儡师全身裹在衣袍中发出古怪笑声。

    “来……过来吧,可怜的小羔羊……”

    高成目光紧了紧,回过神朝众人道:“总之先回酒店再说吧,麻烦各位不要一个人随便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