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387章 凶手是我

正文 第387章 凶手是我

    岛根县松江警署,连句会成员被聚集在会议室接受调查,高成和柯南一起走到旁边过道,联络上昨天和牛漥会过面的友永久寿男。

    “对,我想问您一些关于牛漥先生的事情……牛漥先生除了在笔记本上记录股票方面的信息,昨天还写过什么吗?”

    “这个啊,”有永久寿男愣道,“昨天我们聊到俳句,然后我造了一句,牛漥先生听到很高兴,就立刻在本子上记了下来,我记得是,‘总有一天,父女俩能相偕共游花之寺’……”

    “谢了。”

    高成收起手机,转向柯南道:“接下来就分开行动吧,我负责庭园美术馆还有月照寺,盐见绳手还有县立美术馆那边就交给你了。”

    “好。”

    提芬妮庭园美术馆。

    高成下了公车后,第一时间就到了椎名凉介上午造句的地方。

    根据椎名凉介的说法,是看了美术馆里一幅《鹿之窗》的作品,受到启发作出“天地众神齐聚此,只为鹿之窗”的诗句。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椎名凉介案发事的不在场证明,毕竟从时间上来说,一上午的时间足够杀人后回到这边……

    “这位先生啊,”工作人员看到高成提供的照片,点头道,“我还有些印象,因为他在那个英国庭园的喷水池前站了好一会,自言自语地好像在写俳句。”

    “你还记得时间吗?”

    “好像是11点前后吧。”

    “11点?”

    高成走到工作人员说的喷水池前,眉头皱了皱,注意到旁边花圃树丛土壤里分布着三个圆洞,呈三角形规则排列,很不起眼。

    犯案时间在10点左右,即使庭园美术馆距离松江城最远,还是有足够的时间往返,椎名凉介并没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比较可疑的就是椎名凉介看了《鹿之窗》后,为什么要特意跑到外面这个喷水池边作诗,还有这三个奇怪的圆洞,看起来很像是固定三脚架的痕迹……

    盐见绳手,武家房舍,学生般的川口水城说自己从10点到11点都一直呆在休息室里,并且在休息室作了一首诗“日丽风和,枫红争艳”。

    柯南匆匆跑进庭院,找到唯一的一棵枫树,却发现与休息室中间隔着一棵树。

    “从休息室根本看不到枫树……”

    松江警署,高成再次和柯南汇合。

    “也就是说川口小姐是在说谎?”

    “对,”柯南点点头,“至于县立美术馆那边,都没有人记得礼子老师。”

    “我去月照寺问过住持了,今天11点左右的时候,住持看到八木泽先生一直在石龟前面想事情,”高成思索道,“椎名先生差不多也是11点被工作人员看到……”

    “什么?你们还要继续举办连句大会?”会议室突然传来毛利大叔的惊呼声。

    “对啊,”椎名凉介解释道,“警方还要继续调查,而且我们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祭奠下牛漥先生……毛利先生你要不要也参加看看?”

    “我?”毛利大叔小胡子翘了翘,连忙摆手道,“我还是算了……”

    “叔叔,你就参加嘛,”柯南附和道,“你不是日本第一的名侦探吗?”

    “日、日本第一?”大叔被戳到了心里,飘飘然间看到高成,立马咳嗽一声道,“这个,好吧……”

    “那城户侦探……”

    “我就算了,哈哈,”高成提鸡仔般一把拎起柯南,“让这小子来代替我吧。”

    “啊?”安藤礼子等人纷纷擦了把汗,“可是……”

    “放心好了,”高成笑道,“这小鬼很厉害的,连飞机都会开。”

    柯南臭起脸瞪向高成:我就知道会这样,拿别人当挡箭牌真的好意思么……

    “反正也是顺便嘛,”高成走到角落拍了拍柯南肩膀,小声道,“你也想在连句大会上揪出凶手不是吗?”

    “好吧,“柯南愤愤道,“记住啊,欠我一个人情。”

    “知道啦。”

    高成摇摇头,背后突然感应到一道视线,猛地回过头看向陆续走出会议室的连句会众人。

    “怎么了?”柯南走到旁边,顺着看向一行人,“你知道谁是凶手了吗?”

    “如果只是猜测的话,我的确有一个人选。”

    高成静静看着连句会众人背影。

    “手法并不高明,只是缺少关键性证据……”

    “是吗?”柯南嘴角上扬,“看来你和我想得一样,凶手就是他应该没错。”

    ……

    玉造白砂旅馆,高成和松江警方过来时,庭院草坪中间的空地上已经铺上了一片红毯,连句会众人围坐在一起,旁边还有石头围成的小水池,看起来颇为风雅。

    毛利大叔愁着眉头听安藤礼子讲述连句规则,看起来似乎已经后悔自己的一时口快……

    “我们这次采取十四句的连句接句方式,”安藤礼子主持道,“因为有两个初学者,为了让毛利先生还有柯南更加容易加入,就以接字尾的方式来进行,只要遵守几个基本规则,其他都可以自由发挥……

    “首先呢,我们就从五七五的发句来起个头,之后就以七七句和五七五句互相交替接句,最前面的两句要特别注意最后结尾的用字,接下来的句子就可以加入春夏秋冬等等不同的形容,其中必须有一句咏月,两到三句用来抒情,至于第13句,必须要品花,最后一句呢则要以咏春做个完美的收场。”

    “咕咚。”毛利大叔干咽了口唾沫,完全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

    一句都没听进去,可恶,干嘛要嘴贱答应……

    大叔忍不住看向另一边和警察谈话的高成,额头冷汗直冒。

    “还是没有找到凶器?”高成和松江刑警一起站在庭院边,“那目击者呢?松江城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们吗?”

    “我们的员警已经仔细问过了,”松江刑警安来警官眉头紧锁,“事发现场那里当时根本没什么人,公车司机也对他们没什么印象。”

    “这样啊……”

    高成回头看向庭院中间的众人。

    关键还是要弄清楚川口水城为什么说谎……

    “虽然大家做的句子都不错,”安藤礼子在连句薄上记录道,“但今天是为了牛漥先生,就用他的诗‘秋高气爽,如我人生毫无风霜’作为发句好了……接着由谁来作胁句?”

    毛利大叔愣道:“什么叫做胁句啊?”

    “就是第二句的意思,它得和发句咏叹一样的季节……”

    “我来吧。”

    椎名凉介举了举手,看着自己在长条便笺上写好的诗句念道:“群树蓊郁沉静,落果铿锵有声……这句怎么样?”

    “这个句子的确有承前启后的效果,”安藤礼子点评一句,记录在连句薄上,“下面就请八木泽来接……”

    “好的。”

    八木泽拿起便笺,想了想开始写道:“我作的第三句是‘月明风高,吸血鬼肆无忌惮’……”

    “啊?”毛利大叔傻眼道,“这样作诗也行啊?”

    安藤礼子笑道:“是啊,第三句越是突发奇想效果越好,吸血鬼这种取材很别出心裁……”

    高成塌了塌眼皮。

    怎么感觉这什么连句很掉底子似的,加上毛利大叔在,感觉档次好低。

    不过……

    高成看向似乎在构思句子的柯南。

    被害人牛漥那个笔记本应该是被凶手撕走了一页没错,而且似乎是因为牛漥打算放到今天来用的那句诗。

    如果凶手是连句会这些人,拿出来用的可能性很大,关键就在柯南能不能在这次连句大会上套出来。

    只是到现在也还不知道牛漥伸出的食指是什么意思,当然不可能是在指竹林,如果说是在指川口水城所在的武家房舍方向倒说得过去,而且川口水城刚好也说了谎。

    另外就是沾着血迹的指尖似乎碰过什么东西……

    等等。

    高成再次看向接句的众人,视线停留在椎名凉介身上。

    如果说死者不是在指什么,而是纯粹竖起一根手指,可能性反倒大些,毕竟指方向这种留言实在没头没脑,不够直观。

    既然牛漥先生是连句会的,或许和连句有什么关系。

    高成插着双手走到主持连句大会的安藤礼子身后,俯身看了看众人接的句子。

    “怎么样?”安藤礼子笑道,“城户侦探也有兴趣试试吗?”

    “呃,下次吧。”

    高成看向放在旁边的几本书,出了一本连句入门外,还有一本词典般的厚书。

    “礼子老师,这本是什么书?”

    “这个啊,这本是名词辞典,是专门在作连句的时候用的……”

    “就是连句中用到的素材吗?”

    高成快速翻了一遍辞典,翻到衣物鞋帽类时忽然顿了顿,视线停在一页介绍登山鞋的内容上。

    说起来,椎名凉介也穿着一双登山鞋,只是和案子好像没什么关系……

    “嗯?”

    高成视线再次扫过安藤礼子记录的连句,椎名凉介作出的句子全部一目了然,第7句的第7个字,第9句的第9个字,第11句的第11个字……

    连起来看竟然充斥着满满的挑衅意味,在连句中直接点出“凶手是我”。

    高成闭了闭眼睛,连句薄上的句子全部在脑海里闪过。

    庭园美术馆、月照寺……松江城事发现场画面,还有连句会众人的说辞全部聚集在一起……

    线索还是不够,警方效率太慢了,什么也没查到。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城户侦探,”安来警官小声问道,“有发现什么吗?”

    “还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高成放下辞典转向疑惑看来的众人。

    “川口小姐,你准备的发句真的是在武家房舍的休息室里想的吗?”

    “是、是啊。”川口水城紧了紧手心。

    “可是柯南去过那边,”高成目光微沉,“从休息室根本看不到枫树,可以请你解释一下吗?”

    “这个,说不定我是在别的地方……”

    “哪个地方?”

    “这个嘛……”

    “是在从江户城那片竹林去武家房舍时看到的对吧?”高成继续道,“如果说你不是凶手,为什么要说谎呢?”

    “不、不是的,我只是……”

    “还是说你看到了什么?比如说看到了八木泽先生的杀人过程……”

    “不是的!我没有看到他杀人,我只是去那里……”川口水城脸色大变。

    “去那里怎么样?”高成直视着低头不语的川口水城,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川口水城咬着嘴唇怎么也不回应了。

    安来警官皱起眉头走到川口水城身边:“川口小姐,有什么话等到了警局再说吧。”

    “水城……”

    连句会众人神色复杂地看着川口水城被带走。

    “怎么会这样?”

    “城户侦探,”椎名凉介担忧道,“水城小姐真的是凶手吗?”

    “暂时还说不准,”高成摇摇头,“不过如果她一直不肯解释清楚的话,警方就只能这么认定了……那么你们先把连句大会办完,我再去看看好了。”

    “拜托你了,城户侦探,我想水城小姐一定有什么苦衷。”椎名凉介嘴角难以察觉地微微上翘,迅速又转变为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