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388章 操纵傀儡的讨厌家伙

正文 第388章 操纵傀儡的讨厌家伙

    “没想到连句大会会变成这样我看今天还是就到此为止吧。”

    连句会众人看着高成跟随警方离开,心情沉重。

    “这样也好”

    “可是我已经想好下一句了啊!”柯南叫住众人,在便笺上写道,“我的是哪个人快点给我巧克力吃”

    “哈?”毛利大叔眉毛跳了跳,“你写得什么玩意啊,根本不像连句嘛!”

    “不是啊,”安藤礼子意外道,“柯南是从蚂蚁道联想到巧克力对不对?这句诗虽然稚气却很贴切。”

    柯南得意地笑了笑,转向椎名凉介道:“接下来要品花了对吧?椎名叔叔接第13句好了。”

    “啊?”

    “快点嘛,椎名叔叔难道不会接吗?”

    “这个好吧,”椎名凉介拿起便笺写道,“总有一天,父女俩能相偕共游花之寺怎么样?”

    “好奇怪哦,”柯南拿起旁边一份写好的便笺,“这个句子跟毛利叔叔刚才念给我听的一样耶你们看。”

    “啊?!”

    椎名凉介目光猛地缩了下,紧紧看向柯南手上的便笺。

    “这、这是”

    “我念的?”毛利大叔迷糊地指了指自己,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连连干笑,“其实我”

    “咔嚓!”大叔还没解释清楚便被一根麻醉针直直射入脖子,像喝醉酒般摇摇晃晃一屁股坐到柯南身前。

    “其实这句诗并不是我自己写的,”柯南躲到后面拿出变声器说道,“真正作出这句诗的是我们昨天在大厅里遇到的那位做证券的友永先生,可是牛漥先生却把这句记到了他自己的本子上”

    椎名凉介脸色变了变。

    “椎名先生,”柯南哼道,“我想你一定以为是牛漥先生自己作的诗句,而且根本就不认为他有资格念这么美的诗句,所以说,你在将牛漥先生杀害后,把这页从本子上撕了下来”

    “等、等一下!”椎名凉介强笑道,“刚才那句诗其实牛漥先生昨天就给我看过了,因为正好合适我才拿来用的”

    “真的是这样吗?”

    高成带着松江刑警们回到庭院:“以牛漥先生的性格会提前给你看吗?我听说他对你的态度可不怎么好,会随便把准备留在连句大会上用的句子透露给你?昨天他可是还特地赶走了友永先生”

    “城户侦探?!”椎名凉介回头看到高成还有警察,神色微震,“你不是”

    “我们没有去松江警署,只是单独和川口小姐聊了下而已。”

    高成让出后面川口水城身影,走到主位前拿起记录连句的册子。

    “在看到你在连句中藏字说自己是凶手的时候,我就想着离开的话也许会让你露出马脚,事实证明你果然把那句诗拿出来用了,喜欢描述父女感情的诗句,又正好碰到这种说出自己心声的句子,想想也不奇怪,对吧,柯南?”

    “嗯!”柯南走出来看向埋头的椎名凉介,“昨天在温泉澡堂里椎名叔叔说过,还说女儿被妻子带走了”

    椎名凉介紧紧拽住手指,抬起头笑道:“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吧?在诗里藏字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再说牛漥先生遇害的时候我有不在场证明啊!”

    “不在场证明?”

    “是啊,我忘记说了,10点左右的时候,我还在庭园美术馆的英国庭园,当时我还看到一个服务小姐帮迷路的小孩找到了母亲”

    “你说的这些根本不能作为不在场证明,”高成打断道,“因为只要事先在公园的灌木丛底下放台摄像机就行了,事实上你根本还没时间处理三脚架留下的痕迹,因为那个时候刚好有工作人员注意到了你”

    椎名凉介目光颤动着看向高成,手指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我刚才已经找川口小姐问清楚了,”高成转向川口道,“川口小姐,可以麻烦你再给大家说一遍吗?”

    “好好的。”

    川口水城低了地头走到众人面前。

    “其实,我起初去的不是松江城,而是直接去了月照寺,因因为我实在不放心八木泽。”

    “啊?”八木泽巧怔怔看着川口,“水城小姐”

    “我在公车上看到八木泽坐在一辆即将开往松江城的公车上,”川口水城瞄了八木泽一眼,“所以我就跟着去了松江城,等我走到竹林人行道的时候,却发现牛漥先生已经趴在那里了,而且,在他的食指前面还有一瓶八木泽落下的眼药水,我拿走眼药水后就立刻赶去了武家房舍”

    安藤礼子诧异道:“这么说水城你之所以说谎,是为了帮八木泽隐瞒,可是为什么”

    “先等一下,”八木泽着急道,“我的确去了松江城没有错,,但没有杀人啊,我也没有走人行道,而是去了城山的稻荷神社。”

    “稻荷神社?”

    “是牛漥先生约我去的,我到了月照寺以后,大概过了30分钟,牛漥先生传了一封简讯到我的手机,要我立刻到松江城的稻荷神社找他”

    八木泽把手机拿出来交给警察。

    “我在10点5分到的神社,然后又等了15分钟,可是一直没有见到牛漥先生,打他的手机也没接,没办法之下就又回了月照寺的”

    “既然这样,”椎名凉介插话道,“那你的眼药水又怎么会在现场呢?而且谁知道你说得是不是真的。”

    “八木泽先生说得应该是真的。”

    高成帮忙说话道:“虽然警方没有在牛漥先生的手机上找到简讯记录,也没有找到他的备用手机,而且刚才又在月照寺的莲花池里找到凶器警棒还有八木泽先生的雨衣”

    高成顿了顿看向镇定下来的椎名凉介:“不过,椎名先生,你用来栽赃的手法太过刻意,反而更加让人怀疑,一般来说很少有凶手犯案后,会将凶器丢在自己出现的地点,更不用说还特意用自己的雨衣包裹起来

    “如果不是八木泽先生故布迷阵,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有人借用牛漥先生的名义把八木泽先生叫到松江城,从而让他成为自己的替罪羊”

    “城、城户侦探,”椎名凉介笑道,“看你说的,好像我就是那个人似的”

    “要证据的话我们也有,”高成看向旁边的刑警,“安来警官。”

    “嗯,”刑警拿出用证件袋装好的一双登山鞋,“椎名先生,就在刚才,我们在你穿的登山鞋第一个鞋环上验出了牛漥先生的指纹”

    “什么?”

    “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高成直视椎名凉介道,“牛漥先生留下的死亡讯息并不复杂,只是想要说明自己在登山鞋上留下了指纹而已

    “或许一开始正好指向了庭园美术馆方向才会让你误解,于是你在注意到后将他的手指移开,留下了原本就是用来栽赃嫁祸的眼药水瓶。”

    高成顿了顿,面向沉默的椎名凉介继续道:“还有一点,就是昨天晚餐时你的自导自演”

    “自导自演?”小兰迷惑不解。

    “就是抽签,”高成微微颔首,“椎名先生在抽签分配地点时利用帽子做了一点小把戏,先让牛漥先生抽,然后以年龄作为借口第二个抽,给自己安排了距离最远的庭园美术馆当时我以为你只是在玩魔术,没想到是为了杀人制造不在场证明”

    安来警官给埋头不语的椎名凉介戴上手铐:“跟我们去趟警局吧,椎名先生。”

    椎名凉介默默站起身,经过高成身边时忽然停下脚步,长叹一声苦涩笑道:“他说得对,我不是你的对手,或许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犯罪者”

    “他?”高成疑惑出声。

    椎名凉介没有回应,看开般望向蓝天:“不过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后悔,牛漥毁了我的家庭,就算再来一次我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且,能够像这样有机会和城户侦探来一场对决,真是太好了”

    高成微皱起眉头看着椎名凉介被警方带走,直到连句会众人纷纷收拾东西离开也没放松。

    “怎么了?”柯南趁着小兰去叫醒毛利大叔的空档走到高成身边,“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

    高成回过神。

    “感觉椎名先生说的那个朋友我或许认识,那个喜欢操纵傀儡的讨厌家伙可是这次椎名先生犯案却几乎没有那家伙的影子,以那家伙的个性来说,不会留下太多漏洞设计出这么稚嫩的犯罪手法”

    “高远遥一?”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我倒觉得不会,”柯南思索道,“以椎名先生这种在诗句中宣示自己是凶手的个性来看,或许他并不愿意成为别人的傀儡犯罪。”

    “爸爸!已经结束啦!”小兰突然在呼呼大睡的毛利大叔耳边吼了一声,苦恼地朝高成两个看来,“你们也想想办法嘛!”

    “啊?”

    “糟了”柯南苦着脸看向睡成死猪般的大叔。

    “没事,捶一下就醒了,”高成咧嘴笑道,“小兰你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