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440章 一刀流

正文 第440章 一刀流

    “砰砰!”

    “这是什么木刀?!”西条接了两招便虎口发麻地退出战圈,看着徒弟们围攻下横劈竖砍的高成满脸惊骇。

    竟然有木刀能够抵抗妖刀村正的锋利,好像根本就无视刀刃撞击般。

    高成再次砍倒一名鬼面武士站到西条面前,同一时间感觉到一阵危险,寺庙围墙上冒出一排弓箭手借着火光举弓锁定。

    “住手!”西条咬牙叫住徒弟们,深陷的眼睛紧紧盯着高成,“你这是什么流派剑术?我从来没有见过!”

    “算得上是师从古剑术吧,不过没什么特别的。”高成藏刀腰间,弓箭手依旧没有撤去,周围倒地一片的鬼面武士们见状纷纷搀扶着退到西条身后,同时又有更多的武士从寺内寺外冲出来。

    不得不说,西条的义经流追捧者倒是不少,难怪不甘心失去道场……

    “师父……”鬼面武士齐齐拔出太刀警惕看向高成。

    “闭嘴!我说了不许插手!”

    西条严厉呵斥一声,冷眉凝重看向高成,拔出腰间另一把短一点的小刀。

    “只有杀伐才是剑术奥义,没有杀过人的你就算剑术再厉害又怎样?我会让你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古剑术!”

    说着西条哼笑一声,神色阴狠道:“我就提醒你一下好了,这把小刀可不是普通的刀,上面涂了会立即发作的剧毒,稍微被划到你就会立刻归西!”

    “这就是你的剑道?”高成顺着看向反光的小刀刀刃。

    “当然,就算没有剧毒你也死定了!”

    西条裂开嘴角笑了笑,手持双刀使出浑身解数杀机重重朝高成冲过来。

    “怪就怪你多管闲事!”

    “呼。”

    高成闭了闭眼睛,挪动步伐下移重心。

    或许古剑术一开始的确是杀伐剑术没错,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剑术绝对不是为了杀戮而存在……

    手指再次握紧刀柄,在西条近身的瞬间,木刀仿佛化作了一道弧光,一击挑开双刀后迅猛横切重重砍在西条腰腹间。

    “砰!”

    西条虾米般躬起身子,整张脸都变成了酱色,鼓起眼睛看了看面前斩成两半飘落的樱花花瓣,手上连太刀都拿不住,无力地缓缓倒在众多弟子身前:“怎么可能……”

    “师……师父被他打倒了!”鬼面武士们惊恐看向高成,迎上高成视线后纷纷惊疑不定地后退数步。

    高成快刀斩落几支射来的箭矢,没有理会周围逡巡不前的武士们,收起木刀看向中间咳嗽连连的西条。

    “古……古剑术……”西条脸色灰白,绝望地看向周围,“我的道场……”

    “道场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不管是义经还是弁庆的头衔,你都没资格拥有,从一开始就错了。”

    高成越过众人看向佛寺庙宇,周围武士一退再退,连弓箭手手臂都跟着打颤起来。

    “城户!”服部带着毛利大叔还有一群警察冲回玉龙寺,看到现场状况不由得一惊,正打算帮忙解围,鬼面武士却纷纷叫喊着丢下太刀一哄而散。

    “搞什么啊?”服部愣了愣,满头雾水地跟着小兰几个还有警察一起追捕犯人。

    “全都抓起来!”

    绫小路吩咐手下去逮捕逃跑的众多武士,擦了把汗看向沿着樱花树跳上庙宇屋顶的高成。

    “说好的有线索就联系我呢?这家伙……”

    “怎么了?”服部跟着攀上屋顶,看到高成看着周围发呆,“我看过西条那家伙的状况,厉害了,你到底在哪学的剑术?”

    高成没有回应,指着玉龙寺建筑结构道:“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问过,玉龙寺的名字好像有什么来由,你看,那张藏宝图不只是暗示了佛像藏在玉龙寺,也点出了佛像在玉龙寺哪里……”

    “这是?”服部惊讶看向房屋排列,“这间寺庙的形状根本就是个‘玉’字嘛!难道说……”

    看到前院代表玉字一点的钟楼,服部面色一紧,顾不上多说,匆忙从旁边的樱花树回到地面跑向钟楼。

    “奇怪,没有啊……”

    高成跟着进入钟楼时,服部还在里面翻找,只是钟楼空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暗格,只吊着一座大钟……

    “我想应该在阁楼屋顶,”柯南冷不丁冒出来,笑着分析道,“在玉字上面加个宝盖,就成了宝字,宝盖指的就是屋顶啊。”

    “真的有啊!”服部顺着梯子爬上屋顶,“工藤,你这家伙就是这种时候靠谱……”

    “拜托,这是什么话?”柯南没好气道,“快点拿下来送回山能寺吧,明天就要进行参拜了。”

    “这还用你说啊,我当然会送回去。”

    ……

    第二天,服部没有和毛利大叔说就偷偷将佛像还有水晶珠完整地送回山能寺,只是看着保管多年的水晶珠就这样没了,还是免不了有些失落。

    “到头来连唯一的线索都没有了,我恐怕是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孩了……”

    京都车站,服部送行的时候依然一副感伤的样子。

    高成轻轻笑了笑:“哪有女孩会像你一样随便溜进山能寺的?我听工……柯南说过了,那个女孩唱的歌词和京都本地有些不一样对不?早上和叶告诉我,其实八年前她跟你一起到京都亲戚家玩的时候,有去山能寺找过你,没看到人后就在樱花树下拍了几下皮球离开了……”

    服部瞪大眼睛,说话结巴起来:“真的?!这、这也就是说,那个樱花树下的女孩就是……”

    “说什么呢?”和叶好奇地和小兰园子一起走过来,“平次,你找到那个初恋女孩了吗?是谁?是不是那个舞娘?”

    “我才不告诉你,笨蛋。”

    “小气鬼!说说有什么关系嘛!”

    “想知道啊?过个千把年再说……”服部偷偷瞥了眼和叶,“小学三年级那次我们有一起到京都来玩吗?”

    “啊?你不记得了吗?那个时候亲戚家帮我穿上和服,绑上发髻,还帮我划了一点妆……”和叶不高兴道,“对了,我还在准备的时候,你就等得不耐烦,说什么去山能寺玩,我后来还去山能寺找你呢!”

    “有吗?”

    “当然有啊!”

    高成看到开心起来的服部,默默挂着笑意走开,看向车站外面连片的樱花树。

    西条大河还有那些弟子们都尽数遭到逮捕,有他提供的录音笔,警方那边摸清案件来龙去脉几乎费不了多大劲,这次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回东京后先帮小哀调查调查宫野博士吧……

    高成视线转向另一边,发现小哀和园子互相干瞪着眼坐在长椅上。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