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448章 进击的服部2

正文 第448章 进击的服部2

    “真的下雨了”

    第二天,高成早早起床,看到外面阴雨绵绵愈下愈大的趋势,内心是崩溃的。

    小哀穿着围裙过来:“学校老师刚才打过电话了,远足活动取消了。”

    “没办法,只能再找个时间露营补偿了。”

    高成已经能够想象到步美几个小孩的表情,不过更多的是想到服部那张黑脸。

    这下那家伙应该很高兴吧?

    毛利侦探事务所,小兰跟和叶拉开窗户,失望地看着外面的大雨,街上打着雨伞的行人来来往往,雨水甚至淹没了部分街道角落,只有挂在阳太上的晴天娃娃依旧一副笑脸。

    “真奇怪,以前我挂上晴天娃娃的话第二天都是晴天的”

    “就是说小兰你的愿望没被满足嘛,”和叶盯着晴天娃娃看了下,忽然笑道,“你以前是为了工藤的足球比赛许愿,当然不同啊”

    “才没那回事啦!”

    “嘻嘻。”

    “早啊,”服部打着哈欠走过来,看到外面的雨势,一脸惋惜道:“没办法,唉,真没办法,毕竟天气是老天爷说了算的。”

    柯南半睁着眼睛看向没心没肺笑起来的服部。

    晴天娃娃昨晚是脸朝窗外,今天却反了过来该不会是这家伙偷偷取下来藏了一晚上吧?

    会遭报应的

    天气直到下午才放晴,高成见完客户回米花的时候则已经到了晚上,至于服部还有和叶两个则一直是毛利大叔一家在招待,听说去了一趟购物街,下午雨停后大叔、柯南加上服部3人又跟两名女生分开去了杯户町四丁目。

    估计是服部这家伙想和柯南比一比,大叔则纯粹是拉过去凑数

    时间将近晚上9点,高成才回到事务所不久就接到一通服部打来的电话。

    第四起火灾出现,这次是杯户四丁目的诸角家,一名女性遇害,就是大叔几个原本要去调查的那户人家。

    “拜托,你们都知道那边可能出事,还过去调查了,怎么还会变成这样?”高成纳闷道。

    “我有什么办法?”服部抱怨道,“我们来的时候,那女人突然说是自己疑神疑鬼把我们打发走了”

    “你们真走了?”

    “不然还能咋样?我们留在外面监视了一会,可是又没什么可疑的地方,谁知道离开后正好发生火灾?”

    服部凝重看向在消防人员努力下依旧熊熊燃烧的大火。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大叔的事务所在五丁目,我有点不放心和叶她们,可以麻烦你看着一点吗?”

    “我知道了。”

    高成挂断电话,对于柯南和服部的能力他是相信的,迟早能破解这一起纵火案。

    小哀看到高成老实的样子好奇道:“你不去现场看看?”

    “我又不是非要插手所有的案子,再说现在去也太晚了,”高成收拾好办公桌,叫住要准备晚饭的小哀,“直接去隔壁吃饭吧,正好小兰她们已经准备好晚餐了。”

    高成看得很开,这是好事,终于没有被卷进案件里,说明他和大叔一伙有本质不同,而且他也没有和服部、柯南争高低的想法,只要纵火案能够被顺利解决就行。

    “呼呼。”

    米花五丁目,一位戴着圆眼镜的中分胖子气喘吁吁靠在街道边上,穿着一身宽大西装,肩上还挎着黑色皮包,胖脸有些傻乎乎的,看起来像是一个跑业务的窝囊业务员。

    胖子擦了把汗,有些绝望地样子看着街道两旁,焦急间注意到对面走来的高成还有小哀。

    “你、你是城户侦探?”仿佛沙漠中遇到甘霖抓住救命稻草般,胖子惊喜地冲到高成面前,“可以帮我个忙吗?我想找两个女孩”

    高成头疼打量突然冲出来的胖子:“抱歉啊,那个你很赶时间吗?”

    “对对对!”胖子不等高成拒绝,慌忙拿出一个小盒子包装的钥匙链,“我会支付委托费,麻烦您快点找到对方,是两个买了很多东西的高中生女孩,五点多的时候,她们坐涉谷到利善町的公车回家,说是住在米花五丁目这里,我送了一串钥匙链给她们”

    “我说大叔,”高成打断说话直哆嗦的胖子,警惕问道,“你找两个高中生干嘛?”

    五点多,涉谷回杯户町的公车,购物,高中女生,米花町五丁目似乎不太难找,小兰与和叶就很符合条件

    不过,这个突然出现的胖子也太可疑了,现在还有这种恶心的大叔吗?居然还光明正大地找到他身上来了,胆儿挺肥的。

    胖子话语顿住,看着高成似乎卡壳般。

    “不不,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

    “是吗?”高成脸色更沉。

    火灾现场,经过消防员两个小时的奋战,大火终于被扑灭没能蔓延开来,不过诸角家的女主人诸角亮子却被夺去了生命,让这场大火显得有些沉重起来。

    大叔几个找到现场的警员,试图了解一些火灾情况。

    “拜托您了,”服部努力请求道,“能让我们进入火灾现场看一下吗?”

    “不行不行!”

    “那告诉我们从哪起的火也行”

    “是啊,就透露一点消息”

    “真的不行,”警员苦着脸看向追问的毛利大叔,“不管毛利先生您怎么说,不行就是不行。”

    一名满脸胡桩的年长警官看到这边的争执,咬着烟走过来:“喂喂,火灾现场是重案组的管辖范围吗?哦,说起来,你现在是侦探了吧?”

    “啊?”毛利大叔迷糊地回过头,看到来人后大惊道,“一课的火警大叔?!”

    “什么大叔?我说毛利,见到以前的上司,不该称呼火警大叔吧?!”

    “呃”

    毛利大叔神色尴尬,朝服部介绍道:“这位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纵火犯搜查一组的弓长警部,也是我以前的上司”

    “拜托,”服部奇怪道,“你以前不是杀人犯重案组的吗?”

    “是啊,之前也在纵火搜查组待过”

    “那个时候我可是被你害苦了哟,”弓长警官笑道,“一发生火灾你就断定是纵火,闯入现场把遗留在现场的物品踩得乱七八糟,消防署不知道抱怨过多少次”

    “呵呵,”大叔嘴角僵笑,“所以这一次”

    “对,这次的火灾一定是纵火,”弓长警官肯定道,“出现在现场的赤马和前三件纵火案一样,都是从同一模型制造出来的,而且市面上也没得卖一丁目、二丁目、三丁目,再到这次的四丁目,那家伙按照顺序放火,现在肯定在嘲笑我们警察呢,不过和之前不同,这次竟然死人了,可没那么容易了结。”

    弓长警官看着狼藉一片的火灾现场吸了一口烟,转向旁边的服部问道:“对了,这个小兄弟是谁啊?城户侦探?我记得他没这么黑,是毛利的助手吗?”

    服部眼皮连跳:“是、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