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529章 和服袖神事件3

正文 第529章 和服袖神事件3

    中午,柯南跟小兰还在交谊大厅看电视吃午餐的时候,一辆山形县警署的警车驶入雪村,最后停在琴屋旅馆前。

    “警官,”真先警官的手下拿着一份报告匆匆跑进交谊大厅,“东西送来了!”

    “是验尸报告出来了吗?”坐在沙发上和毛利大叔交流真先抬起头。

    “嗯,杀害两名被害人的凶器的确都是那把神刀!”

    手下汇报道:“头巾上染的血迹也证实是安西绘麻本人留下的,另外,从凶案现场跟和服袖神神社祠堂那里的折纸娃娃以及安西绘麻收到的便条纸,没有找到任何可疑指纹或者其他跟凶手有关的线索”

    高成正好从庭院回来,看了看大厅发愁的真先警官跟毛利大叔,又插着双手前往露天澡堂。

    案情他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不管是安西绘麻遇害还是柴崎明日香遇害之谜,渐渐也有了眉目,只是嫌犯的身份却有些不好肯定。

    他掌握的线索全都指向了言情家明智惠理,不管是对琴屋旅馆还是对和服袖神的熟悉程度,长期在这里创作的明智惠理都满足条件,包括作案时间与不在场证明也是。

    至少从明智惠理本身考虑,很多事情都能够合上

    “怎么?”小哀走来休闲大厅,看向站在扶梯边打量悬崖下方的高成,“找到犯人了吗?”

    “还差一点”

    高成视线扫过下方的露天温泉还有悬崖斜坡两边。

    因为视线遮挡的关系,看不到水池,只能看到扶梯尽头的澡堂入口。

    虽然逻辑上明日香在安西绘麻之后遇害,但凶器、电击棒还有安西绘麻的头巾的确是在澡堂发现。

    安西绘麻10点半之后遇害,可是10点半之后就没有人经过前往澡堂的唯一出入口,也就是休闲大厅这里

    高成看向休闲大厅另一边的旅馆房屋,悬崖边上同样也有客房跟走廊,从休闲大厅这边勉强能够看到面向悬崖的窗户跟阳台。

    既然人没办法下去,就只剩下物品了,单独将凶器还有头巾送到下面澡堂水池,这样一来整个案子就都能说通了。

    高成沉默一会,看向休闲大厅零星玩乐的旅客,因为发生命案的关系,不少人都退了房,或者就是呆在自己房里,不过不管怎样都免不了要接受警方盘问,还有心情玩乐也是够厉害的。

    “小哀,”高成忽然开口问道,“你怎么看待复仇?”

    小哀抬起头:“怎么突然问这个?是因为这个案子吗?”

    “昨天虽然答应了春美小姐调查铃鹿樱子的事情,”高成沉声道,“不过有些话我没有跟她说,毕竟是五年前的事情,而且铃鹿樱子还是自杀,就算找到了真相,恐怕也判不了明日香两个什么罪,就算定了罪,按照她们的家世,麻烦也不**律毕竟是死的,这个世界上罪大恶极被判无罪,甚至死刑变成死缓最后只坐了几年牢的也不是没有”

    “所以?”

    “所以某种程度上我也能够理解这次行凶的凶手”

    高成脑海中回溯出过往经手的大量案件。

    自从到了柯南世界后,除了日常生活,就是破案、破案、接连不断的破案,甚至都已经习惯了接触尸体,这么多案子的确让他有些迷茫。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小哀淡淡看向高成,“放过凶手?”

    “我”高成皱起眉头。

    他不可能不管,而且柯南也在这边,就算没有他同样可以找到真相。

    “犯罪就是犯罪,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骑士与恶魔的理论这些好像都是你说的吧?”小哀轻轻道,“不管怎样,做好一个侦探就足够了,你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高成苦笑看向说教的小哀:“你知道得真多放心吧,我不会想太多,只针对眼下的案子,还有,骑士与恶魔的理论是当初米花美术馆落合馆长说的。”

    他不能完全保证日后不会包庇罪犯,毕竟这个世界本身也很复杂,比如怪盗基德这种存在,不过明智惠理肯定不会是其中之一。

    露天温泉女汤池,真先警官疑惑地带着众人走到边上,一起的还有摸不着头脑的毛利大叔。

    “我说城户小子,怎么突然把大家都叫到这里来?”

    “因为两起命案之谜已经解开了。”

    高成放下手机后迎向众人,视线一一扫过保田编辑一行人。

    “首先是安西绘麻小姐丧生的和服袖神祠堂那里的密室之谜,雪地里只留下了绘麻小姐本人的靴子鞋印”

    “这还用你说吗?”毛利大叔黑着脸眉头跳了跳,“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凶手的脚印才成了密室杀人,我们正头疼呢,没有时间陪你闹”

    “先听我说完,大叔,”高成打断道,“其实你们已经有发现,绘麻小姐的那些脚印有些奇怪,应该是被什么东西从上面压过”

    “嘿,你该不会是想说有人踩着那些脚印去祠堂吧?”

    “当然不是,那样的话除非脚型完全一致才能够维持正常痕迹,不过,换一个做法就行了,就像大叔你们用毛巾盖住脚印一样,如果凶手使用的是大块木板呢?”

    高成看着毛利大叔道:“如果凶手用了两块木板,在绘麻小姐留下的脚印上交换着木板移动,就可以尽量保持脚印的完整了,代价是整块雪地都会下陷,脚印也会跟着变浅,虽然昨天下了好几场雪,但仔细调查还是能够找到压过的痕迹”

    “可是,”阪东京一追问道,“凶手怎么走到后门那里呢?昨天只有绘麻一个人过去啊。”

    “根本就没必要穿过大厅,用同样的办法绕路就行了,”高成继续道,“根据我的调查,后门左边的雪地踩上去,脚印深度会比右边浅,是因为昨天晚上同样被木板压过,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发现也不留下脚印”

    “那凶手”

    “对,凶手直接从客房那边出来,利用木板沿着屋檐先走到后门处,这样痕迹也不会太明显,就算有人走到那里,也很难想到凶手的这个手法。”

    高成视线落在人群中间的明智惠理身上。

    “惠理老师,雪地压过的痕迹一直延伸到了你的房间前面!”

    “惠、惠理小姐?”毛利大叔瞪大眼。

    “昨天惠理老师离开露天澡堂后回到自己房里,接着就用了我说的办法到祠堂杀害被她用阪东名义约过去绘麻小姐”

    “这样的确说得通,”明智惠理平静道,“可是明日香呢?她的死你又怎么解释?我回房间就没再去过澡堂”

    “是啊,10点半过后就没人过去了!”

    “根本不用去澡堂,因为柴崎明日香在之前就已经被杀了,凶手只是在杀害安西绘麻之后,用某种手法把凶器送到了澡堂里面”

    “那折纸娃娃呢?”毛利大叔沉声道,“那个和服袖般若的娃娃是10点半之后才出现在澡堂前面的,也是被凶手送到那里的?你说的这什么手法根本就不可能办得到”

    “纸娃娃一开始就在那里,准确的说应该是吊着澡堂入口的天花板上,只要一小块干冰就可以做到,证据就是被发现的时候纸娃娃还是冰凉的,至于送凶器的手法”

    高成抬起头看了看悬崖上方。

    “只要演示一下就知道了。”

    露天浴池被更衣室还有木墙围着,上面则是一个个雪坡,中间正好有一条连接旅馆客房与女汤池的雪道,对于熟悉滑雪的人来说,很容易就可以从上面滑下来,甚至都不用特意控制方向。

    但如果不是对这里特别熟悉,也很难察觉到这么特殊的地方,整个犯罪计划绝对不是一两天能够策划出来,事先也肯定测试演练过。

    “我知道了!”悬崖上方的阳台边,雪村派出所的小仓警官准备了两块木板,上面用雪固定了模拟凶器、电击棒还有安西绘麻头巾的道具。

    在接到高成指令后,小仓警官立马推下木板,让两块木板顺着雪道一直滑过澡堂屋顶,最后掉入女汤池之中。

    随着着雪团融化,几样道具也像凶器一样留在池底,毛巾则跟着木板一起浮上水面。

    “这就是昨天惠理老师使用的手法,时间应该是在10点50分左右,也就是大叔跟柯南听到女汤池啪嚓啪嚓声音的时候,”高成解释道,“只不过只不过木板被换成了冻成这个形状的和服腰带而已,所以才会在现场留下长袖和服跟其他腰带当作掩饰”

    “这样分析的确说得通,”明智惠理脸色变了变,很快镇定道,“不过为什么就认定是我做的?证据呢?就因为我房间前面的雪被压过吗?”

    “绘麻小姐有一只耳朵的耳环吊坠从现场消失了,”高成自顾自地说道,“在大叔要你们去和室客厅等待的时候,你却建议到交谊大厅,恐怕是因为到和室客厅要脱鞋,而自己的脚底板又因为被刺伤还在流血的关系没错,你在杀害安西绘麻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她掉落的耳环”

    明智惠理目光猛地缩了缩。

    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人将她花了好长时间策划的手法看得一清二楚,明明都只是一些小细节,到了这里却牵出整个事件真相,像一把利剑悬在她头顶。

    “你、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被耳环刺伤的?”明智惠理声音轻颤。

    “我没有找证据,这已经是警方的工作了,”高成插着双手和小哀走出澡堂,最后看向明智惠理道,“就在刚才,东京那边已经查到了资料,5年前自杀的铃鹿樱子原名是明樱子,被铃鹿家收养前还有个姐姐,你的姓不是明智而是明,这就是你的杀人动机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