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530章 目标是毛利大叔

正文 第530章 目标是毛利大叔

    下午雪村又飘起了细雪,村子和服袖神神社前光秃秃的百年樱花树仿佛开出了灿烂的樱花般。

    警方在旅馆搜寻另一只耳环吊坠的时间,高成陪着明智惠理再次来到树前。

    “我妹妹自杀的时候,我正在波士顿攻读学,一直到一年后才知道,”明智惠理感伤地看向树枝间飘下的雪花,“我那个懦弱的妹妹,居然会被人栽赃贩毒,最后走上自杀这条路为什么她不和我说呢?我是她的姐姐,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就这样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那两个人实在欺人太甚,难道不该杀吗?”

    “杀人就舒坦了吗?”高成无从回答,只是沉声道,“杀人这么可怕的事,你真的没有一点恐惧吗?樱子小姐她,肯定也不希望你这个唯一的姐姐来承受这种罪恶。”

    “城户侦探如果五年前也有你在就好了”

    明智惠理眼角流下温热的泪水,在两名警员陪同下离开神社,只留下高成一行人。

    高成牵住小哀,默默看着明智惠理背影。

    的确,如果是他在应该可以救下铃鹿樱子。

    可是5年前连原主都还没上高中呢。

    “哼,”毛利大叔臭着脸站在旁边,瞥了眼高成,“说得好像自己杀过人似的”

    高成回了毛利大叔一眼,没有说话。

    他是在银魂世界杀过人,但没有对普通人动手。

    比起一般人,他更加明白人命的意义。

    柯南世界这里,暂时除了琴酒那些人,还没有人让他觉得该杀,柴崎明日香和安西绘麻是有点讨人厌,但毕竟不是童话世界,现实世界人是复杂多变的,很少有绝对的坏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人。

    明智惠理也是一样。

    “走吧,”高成呼了口气,拉着小哀踏上台阶,“雪村这里是待不了了,在记者听到消息赶来前还是快点离开好。”

    这次案子抽到了创作入门,不过他没有改行当家的想法,收获聊胜于无,只能权且当个纪念。

    “可恶,又是这样!”毛利大叔跟在后面有些愤愤然。

    为什么要加又呢?他也不知道,应该是每次都这样,就没度过一次完整的假,所以他才不想碰到高成。

    而且每次有高成在,“沉睡小五郎”就失灵,不知道是不是八字犯冲,除了打麻将,其他就没赢过。

    打麻将?

    “城户小子,”毛利大叔心情好了点,“等录完口供,回去好好搓几把麻将怎么样?听说米花又新开了一家麻将馆”

    “我才不打。”

    回到东京一段时间后,高成又开始了普通的侦探生活,外出工作,家里宅,还有和邻居们串串门。

    打死他都不想和毛利大叔打麻将了,特别是小兰在的时候,不管是打麻将还是抽奖,只要是赌运气的项目,他都不想碰到这一家人。

    再打麻将剁手。

    “是吗?因为抽到了免费畅饮招待券,大叔这几天晚上一直去n酒吧?然后呢?”

    城户侦探事务所,高成才工作完回到办公室就接到小兰打来的电话。

    “大叔昨天晚上被歹徒弄错,还遭到了袭击?”

    “嗯,晚上回家的时候,差点被从工地高楼上推下的钢条砸到,”小兰担心道,“爸爸好像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虽然我报了警,可是”

    “我知道了,我会帮他的。”

    高成挂断电话,看向办公桌上堆积的文件。

    才给客户送了报告书,真是一点都坐不住,不过大叔的事情的确很严重,已经涉及到谋杀了,于情于理他都应该过去一趟。

    和小哀说了一声后,高成立马就收起手机下楼。

    到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正好高木警官也在场,看样子这次的意外把小兰吓得不轻。

    “我们查过发出昨天那封简讯的手机,”高木说明道,“那是一支匿名账户签购的手机,另外,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没发现任何姓木村的人发生过交通意外或是卷入任何刑事案件”

    “所以说只是什么人在恶作剧,”毛利大叔不耐地靠在椅背上,看了看沙发上的小兰,“不但找了警方,居然连城户小子都叫过来了,你也太会添麻烦了,小兰,再说对方只是把我误认成那个叫木村的而已”

    “可是”

    “毛利先生,”高木严肃道,“歹徒要是没有发现自己弄错人,又找机会攻击毛利先生的话就危险了,小兰也是担心这点”

    高成拿起一支被撞在证件袋里的手机按动。

    里面除了一封简讯外没有任何信息,连个联系人都没有,简讯就是昨天晚上意外之后发过来的恐吓信。

    “下次绝不会失手,一定会取你的小命”

    根据小兰的说法,大叔昨晚从n酒吧回来,结果拿错了一位叫作木村的客人的外套,到现在也没找到那位木村。

    不过也太奇怪了,一般人的手机上会没有一个联系人吗?

    甚至说眼下这个手机根本没多少使用过的痕迹,磨损很少,几乎找不到什么划痕。

    至于那件外套,除了领口位置绣着“木村”两个字,其他东西什么都没有,领口袖口都不像经常穿的样子。

    新衣服吗?

    高成拿过外套闻了闻。

    淡淡的酒味,应该是昨天毛利大叔穿过的关系。

    有些奇怪,那个叫木村的人

    “高木警官!”佐藤匆匆进入办公室,“有项目击情报,一个学生正好住在昨天那个现场附近,据说那条钢板掉下来之后,他看到一个男人快速离开现场,虽然没看清楚长相,不过对方右手肘上有个类似烫伤的疤痕

    “另外,案发现场没有找到任何可疑指纹,也没有什么相关线索”

    “嗯,”毛利大叔摇头抱起手臂,“这样一来,你们就只能先找到木村先生,再循线索揪出歹徒了”

    “爸爸,”小兰急道,“你怎么说得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大叔无奈道:“本来就是嘛,我又不是木村,总之,快点找到那个木村就是了。”

    n酒吧。

    “事情就是这样,”毛利大叔带着高成走进酒吧,“那个叫木村的人在我睡觉的时候到这里喝酒,然后把我的外套拿走了,可是店长也不知道他住哪”

    “是这样没错,”酒侍打扮的店长在吧台边擦拭着酒杯,指了指后面酒架上的一瓶酒说道,“木村先生是来这里的新面孔,才来没几次,我也是因为这瓶酒才知道他姓木村毛利先生早上就来问过了,还没有找到吗?”

    高成顺着看向酒瓶,瓶上挂着一个“木村”的小牌子,和酒架上的一部分酒一样,似乎都是客人留在这里。

    “嗯?”

    高成视线扫过店长手指,微微一顿。

    “对了,你知道那个木村一般什么时候会过来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店长手上动作顿住,“好像都不怎么定时的样子,也不是每天都过来。”

    “那如果看到他的话就联系一下我们。”

    “我就说这里没什么线索吧?”毛利大叔插着双手走出酒吧,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警方都已经在找了,我们过来干什么啊?”

    “接下来再到附近找找看”

    小兰没有理会大叔的抱怨,认真地找一家洗衣店询问起来。

    “木村先生?”洗衣店老板才刚要出门送衣服,有些懵然地看着一家老小式的奇怪组合。

    “他穿着这一码的外套,”小兰指了指另一边对着外送摩托后视镜玩弄小胡子的大叔,“身材应该跟我爸差不多,他有衣服寄放在这里吗?”

    洗衣店老板皱着眉头翻看登记本:“他应该不是这里的客人”

    高成和佐藤警官那边联络过,思索着走向小兰几个,忽然看到一辆卡车脱离马路,径直撞向路边的毛利大叔。

    “什么?!”

    察觉到卡车的大叔猛地变了脸色,急忙避开冲撞,咬牙扑向门口的小兰跟柯南两个:“危险!”

    高成目光紧了紧,顺手从空气中抽出木刀拦在卡车前面。

    司机蒙着面看不到样子,不过露在外面的双眼却是饱含着杀意,浑然没有减速刹车的意思。

    目标是毛利大叔

    时间仿佛定格下来,高成余光看了看紧急想要将小兰两个推出卡车撞击路径的大叔,手上木刀翻转高高举起。

    基础起手剑道,没有多余动作,带着残影直直斩击收刀。

    “咔嚓!”

    “砰!”从卡车冲撞开始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才眨了眨眼卡车就骤然从中间一分为二,从两边撞出去,一半翻了个圈斜斜滑到路边,一半则随着惯性冲进洗衣店,只是冲击劲头大减,堪堪撞破了外面的玻璃橱窗。

    “没事吧?”高成救下差点被吓尿的洗衣店老板,回过身时,卡车司机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狼藉一片的现场。

    刚才那个司机,好像有些眼熟

    “可恶,”毛利大叔恼火地站起身,“又是那个歹徒吗?逃得还真快!”

    “应该是那个人了。”高成收拢思绪,扶着哆嗦个不停地洗衣店店长到旁边坐下。

    虽然他已经够注意了,店长也没有受伤,但还是免不了受到了惊吓,还好今天街上也没什么人。

    “卡车怎么分成两半了?”

    没能追到歹徒,大叔注意力又回到了现场,看到卡车残骸不禁一愣:“城户,刚才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高成回过头,“好像自己就分开了。”

    “自己分开?”

    “不说这个了,还是先联络佐藤警官他们吧,这已经是第二次袭击了。”

    高成自顾自地掏出手机。

    他真的有些同情大叔了,经常碰到命案不说,现在自己都成为目标了,能够活到最后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