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583章 谁才是推理王

正文 第583章 谁才是推理王

    “那么,”服部愤愤地转向毛利大叔,“大叔你呢?”

    “这个嘛”

    毛利大叔摸了摸下巴:“还是看让人热血沸腾的甲子园好了不不,等一下,华丽热情的宝塚好像也不错”

    一排黑丝长腿美女的踢腿画面浮现在大叔脑海里。

    去看表演的话

    “到底哪边啊?!”服部跟和叶发火催促道。

    “呃那、那就这么办好了,”大叔心虚道,“我们用推理来比赛吧,谁赢就去谁推荐的那里”

    “推理比赛?”

    “我不是说了吗?等会要去办一个案子。”

    大叔清了清嗓门,详细说明道:“就在上个月,有个公司的事务所发生了杀人事件,因为有很多疑点,目暮警官就拜托我帮他想想,虽然用杀人事件来打赌不太好,但是犯人一直没抓到,就当是为了早点破案”

    “可是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和叶不高兴道,“比推理我怎么可能赢得了平次嘛?”

    “放心吧,”毛利大叔臭屁地换了个身姿,自信保证道,“我沉睡的小五郎一定会帮你的,和叶,这总行了吧?”

    “真的吗?”和叶高兴起来,“谢谢你,大叔!”

    “哪里,我沉睡的小五郎一向是站在弱者这边的”

    大叔再次得意忘形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看得高成嘴角微抽。

    呵呵,有这个大叔帮忙才是倒霉,没有柯南的话

    “既然这样,”服部憋着笑意,任由和叶将毛利大叔跟小兰拉过去,“城户不去大阪就用不着参加比赛,你们那边又已经有两个帮手,我就勉为其难,姑且让这个四眼小鬼帮我好了”

    “嘻嘻,”和叶吐了吐舌头,完全没注意服部眼底的狡猾。

    “等一下,”高成看不过去打断道,“其实我也喜欢站在弱者一方”

    “你不是不去大阪吗?”服部黑炭脸抽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高成笑道,“大叔毕竟是被目暮警官找去帮忙,参加推理比赛不好交代,还是当裁判的好,对吧,大叔?”

    大叔愣愣摸起下巴:“说得倒有些道理”

    服部一阵磨牙盯住高成:“那就比比看,昨天是因为你提前去过正影家,又刚好一直盯着星河先生,才能先一步破案,比推理我可不怕你!”

    嘿嘿,西方的服部再加上东方的工藤,还真就不相信赢不了。

    “要不要也比比剑道?”高成无语看着较真的服部。

    活该一直单身没结果,跟自己的青梅竹马都能争成这样,完全就不会体谅女孩子的直男一个

    “毛利老弟,正等着你呢,特地让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杯户町辻谷玩具制作所,已经等候多时的目暮到楼下迎接大叔,见到后面的高成还有服部几个,心都颤了一下,脸色瞬间古怪起来。

    “城户老弟,你们不是还要到东京游玩的吗?”

    “玩的话什么时候都一样,”服部先一步上楼道,“当然是案子更重要”

    “哎?”目暮愣了愣,匆忙跟上,“喂喂,不行啊!我只找了毛利,无关的人不能进入现场啊!”

    “有什么关系,反正鉴定科的警官们早就查得差不多了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

    目暮有些揪心。

    的确是因为一直破不了案才把毛利这家伙找来的,高成也是警视厅特别顾问,参与办案倒是没什么问题

    可是这么大一票人,又是女生又是小孩的,要是被记者拍到怎么办?

    “被杀害的是这个玩具公司的社长,长谷贤仁,53岁,这里是他住的地方顺便用来当做公司地址”

    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里,高成跟着目暮查看命案现场,可以看得出来是一间办公室,中间一张大长桌上摆满了工具,旁边地面就是血迹还有用白色带子圈出来的尸体形状。

    “推测死亡时间是6月29日,星期日下午五点左右,被发现是在第二天星期一上午十点左右,”目暮对着笔记说明道,“发现者一共四人,都是这家公司的职员,这四个人一直都是在上班时间之前到这栋大楼对面的小吃店,一边吃早饭一边等待社长招呼他们

    “因为已经过了九点半的上班时间,社长还没去叫他们,所以四个人就用备用钥匙进入这里”

    服部蹲到尸体痕迹前接话道:“也就是说,他们4个人是同时发现尸体的吗?就是那个被人用绳子绑住,然后用高尔夫球杆打死的社长”

    “嗯?”和叶愣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平次?”

    “看一下就知道了啊,”服部打量办公桌上翻倒的墨水瓶说道,“尸体倒下的背后都是打翻的墨水痕迹,恐怕是犯人在和社长起争执的时候打翻的,而且没有扶起来就把社长绑在这里所以沾有墨水的绳子痕迹在地板上到处都是,这些是社长被绑住挣扎的证据”

    “那为什么是用高尔夫球杆呢?”

    “因为只有头部的地方有血迹,在头部边上有好几个10厘米左右的细长痕迹对吧?这应该是在击打被害人头部时,好几次打歪了的球杆头部金属部分的痕迹”

    随着服部一边检查现场一边分析,小兰跟和叶对视一眼,同时担忧地看向高成。

    “城户,”和叶可怜巴巴问道,“你一定会赢吧?”

    “应、应该会吧”

    高成暗暗擦了把汗。

    好像就不该卷进来

    “后悔了?”小哀又挂上淡笑,看起来有些幸灾乐祸。

    “我只是帮帮忙而已。”

    高成站在原地继续寻视四周。

    对面的保险箱还敞开着,里面空空如也,看起来像是个入室抢劫现场。

    “凶手可能是要逼问出保险箱密码,”服部思索道,“是不是外来的犯人还不知道,但是犯人绑住了社长逼问出保险箱密码,之后又用高尔夫球把看到自己长相的社长杀害,这点应该不会有错

    “当然,这些是只要看到了现场就连警察都能知道的事情。”

    服部转向目暮问道:“还有其他线索吗?”

    目暮一脸僵笑:“其他的确还有”

    连警察都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