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正文 第603章 永井同学

正文 第603章 永井同学

    远野家,和商店街那边不同,是真正的居住区,安静的环境相当受欢迎,独门独户每一家都像别墅一般,当然价格也不便宜,每个月的租金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高成跟着众人走进屋内起居室。

    房子还算整洁,意外的是里面居然还有一个香龛供桌,隐约闻到一股香味。

    “这是我先生,”远野太太看到高成停在香龛照片前,忙解释道,“他一年前生病过世了,虽然住院半年努力治疗,还是没办法”

    “抱歉。”

    高成收回视线看向房子里的其他地方。

    “那学姐,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呢?”

    “是,”远野太太给众人倒上茶水,“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好像有人闯空门了,一点钟左右,我带优太一起出门,大概两个小时,我好像是忘了锁上窗户门,结果”

    高成逗了逗在旁边玩玩具的小孩,回头看到远野太太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

    “这房子的房租都是现金交给房东的,”远野太太取出信封内的钞票道,“今天早上我去银行领钱后就装到这个信封里,好像之后被人拿出来过,又原封不动放回来,钞票上面还有崭新的折痕”

    “只有这个吗?”高成站起身问道,“刚才我们看到警察来过。”

    “还有,”远野太太拿起香龛前的笔记本,“这本日记也好像被什么人翻看过,而且有人在这里点香祭拜过”

    柯南开口问道:“你回来的时候香还在烧吗?还剩下多少呢?”

    “这个嘛,差不多有一半吧”

    “那这支香应该是在你们回来前15分钟左右点的,因为一支香大概可以烧三十分钟。”

    “哼,”园子压着眉头看向插嘴的柯南,“这个小鬼专门懂一些奇怪的东西。”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兰迷糊道,“如果说真的有人到这里来过,到底要做什么?”

    “会不会是跟踪狂?”园子怀疑道,“居然还看人家日记,说不定现在还拿着望远镜在附近看着呢!”

    “咳。”

    高成转过身去,面向看起来幸福美满的远野家全家福。

    家里男主人这么年轻就去世,看得出来这个家庭也挺不容易

    “可是,”远野太太微微摇头道,“除了日记,其他东西都没被看过,其他房间的东西也都好好的我觉得心里毛毛的,所以才会请警察过来看一下,可是他说既然没有东西被偷,警方也无从搜查起”

    “学姐,”高成拿起日记本,“我可以看一下吗?”

    “喂,城户,”园子慌忙拉住高成,“怎么能随便看人家日记呢?”

    “但是犯人的举动太奇怪了,不知道他到底看了什么的话,很难进行推断。”

    远野太太咬了下手指:“这个,可以倒是可以,我也没写什么特别的内容,每天工作和带孩子,像蜡烛两头烧一样,都是这种很普通的事情。”

    小兰有些感伤地看向远野太太:“百合子学姐你好辛苦,一个人维持这个家庭”

    “其实,”远野太太轻叹道,“我曾经也想过自杀,可是因为有优太在,又想到我先生最后想要努力活下去的模样,我就断了自杀的念头”

    园子擦了擦眼角哽咽起来:“原来还有这种事情,那个小偷一定是看了日记被感动才没有偷东西。”

    “拜托”高成无奈看了几人一眼,快速翻看起日记。

    就像远野太太说的,日记里都是一些生活琐事记录,还有帮自己打气以及写给去世丈夫的思念话语。

    闯空门的人不会真的是因为感动才没偷东西,把钱又放回去的吧?

    高成狐疑看向感性的园子跟小兰。

    有这种小偷吗?不但不偷东西,还特地上了柱香

    除非跟远野家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会看远野太太的日记很大可能是认识远野太太。

    一直翻到日记最后,倒是写到遇上很苦恼的事情。

    十天前左右,跟一位骑脚踏车的先生发生了轻微的擦撞车祸,后来对方突然跑来说脖子没法转动,要求跟对方交往代替医疗费用,因为是相当恶劣的男人,担心孩子受到伤害的远野太太一直不敢找人商量。

    因为对方逼得很紧所以很烦恼

    “学姐,”高成面色微动,“十天前的车祸,那个男人今天有找你吗?”

    远野太太低下头:“没有,他出差到傍晚才回来,所以我想说今天闯进屋里的不是他,就没告诉警察”

    高成顿了顿:“这种事情不管的话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我会帮学姐处理好的。”

    “处理什么?”柯南踮起脚也想看日记。

    “我知道了!”另一边的园子忽然激动道,“那个家伙之所以什么都没偷,只是点柱香拜拜就离开,这个特别的人,也许就是高中时代暗恋学姐的人!”

    “暗恋?”

    “对呀,所以才会特地看心上人的日记,说不定以前还给学姐写过情书呢!”园子自信满满地看向远野太太,“怎么样,学姐?”

    远野太太愣了下:“情书的话我是收到过一次,我从来没和那个人说过话,就连他的长相跟名字都不知道,从一年级到三年级也没跟他同班过,可是他好像一直很喜欢我,就在高三的一月写了一封情书给我”

    “单恋三年啊?”园子摸了摸下巴,好奇道,“然后呢,学姐,信里面都写些什么?”

    “信里面说想约我在米花公园的喷水池前见面”

    “啊?这不就跟小兰一样吗?”

    “那学姐有赴约吗?”

    园子和小兰紧紧盯住远野太太。

    “虽然有些犹豫,不过我还是去了,然后坦白说了,说感谢他的心意,但我心里只有考试的事情,他就默默地回去了。”

    “可以知道他是谁吗?”高成放下日记本追问道。

    “毕业相簿里应该有”

    远野太太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拿走日记的柯南,走到柜子抽屉里找出一本帝丹高中的相簿。

    “后来我还特地找过对,就是永井同学。”

    “永井修平?”

    高成顺着看向相册,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在帝丹高中剑道社外遇到的针织帽青年,粗粗的眉毛,只是相册里更年轻也没有戴帽子。

    趁着远野太太跟园子几个讨论起高中时候的事情,高成思索地走到被闯空门进入的玻璃门边上。

    从外面路上刚好能看到房间,闯空门的可能性的确很大,也很有可能就是那位永井修平,因为认出了高中时候的暗恋对象才把偷走的钱又放了回去

    毕竟不是什么大案子,虽然推理结果很普通,但从线索看来,就是这种情况。

    “园子,”高成朝讨论中的几个女人说道,“我出去看看,有什么事在联络。”

    “我也去。”

    柯南心虚地咧了咧嘴,放下日记本,在小兰几个呆呆的目光中匆匆追向高成。

    园子眨了眨眼睛:“他们两个怎么了吗?”

    “不知道”

    “好可疑。”

    黄昏时分,龙神不动产后面小巷,一名肥胖的男人手持钢管走向痛苦倒地的永井修平,虽然一身社长打扮,但怎么看都像黑社会。

    嫌弃地踢开掉在一旁的竹刀,男人居高临下冷笑看向永井修平:“你想干嘛啊?是那个女人的男人吗?”

    “不是,”永井修平疼得满头大汗,吃力地想要支起身体,“不准不准你再接近她!不准伤害小孩子!”

    “是吗?那倒是再坚持一会啊,这么快就不行了,一点都不过瘾啊!”

    男人再次狠狠踢了永井修平一脚,高高挥起钢管。

    “果然在这里,永井先生。”高成带着柯南出现在小巷入口,影子被夕阳拉得老长,一下子就吸引住男人注意。

    “喂,”男人皱起眉头,“你们又是干什么的?怎么还有小鬼?”

    “我只是想来找永井先生,”高成走上前捡起地上的竹刀,“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不过永井先生至少很有勇气。”

    永井修平睁开微肿的眼睛:“你是帝丹高中的那个”

    “和你一样是毕业生。”